<dd id="ptfwa"><noscript id="ptfwa"><video id="ptfwa"></video></noscript></dd>
    <tbody id="ptfwa"></tbody>
  • <th id="ptfwa"></th>

    <th id="ptfwa"></th>
    <tbody id="ptfwa"></tbody>
    <tbody id="ptfwa"><p id="ptfwa"></p></tbody>

    <button id="ptfwa"><acronym id="ptfwa"><u id="ptfwa"></u></acronym></button>
    <dd id="ptfwa"></dd><rp id="ptfwa"></rp><th id="ptfwa"></th>
    <th id="ptfwa"></th>
    <th id="ptfwa"></th>

    您的位置 : 語樂文學網 > 穿越 > 鳳凰于飛(全二冊)
    鳳凰于飛(全二冊)

    鳳凰于飛(全二冊)木子玲

    主角:衛清歌,宴之
    主角是衛清歌宴之的小說《鳳凰于飛(全二冊)》,可以說是作者木子玲十年磨一劍的上乘佳作,引得網友爭相拜讀!小說《鳳凰于飛(全二冊)》主要講述的是:她是貌美傾城的皇妃。鐵血豪情的她,確是一枚精美的棋子。一場錯嫁,毒酒、休書、淪為癡傻皇妃……面對一場場迫害,她隱身份、戰場謀、巧入宮,踩著刀尖在各種勢力間周旋。他是南梁國二皇子。初遇,他救她于懸崖下。再遇,他是她的丈夫,而她卻是他眼中殺手。他和她的每一次相遇,都是暗濤洶涌的交鋒。衛府內,他挑逗她面容姣好,她內心澎湃,暗潮洶涌。她對他危險將至,他對她傾心鐘情?;蕦m內,她含淚刺傷他,他假死躲暗殺。別景院內,他擁她入懷,她拿起鳳釵刺入他胸膛,換來他七個字:“清歌,你可認得我?”她問:“得成比目何辭死!”...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24-02-19 04:49:29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 章節預覽

    這夜,大雪紛紛揚揚的下著,幾十匹快馬馬不停蹄的衛府奔去,在十字路口前方有人穿著厚厚的棉衣早已等候多時。見快馬疾馳而來兩眼大放光彩,急忙朝地上跪了下去,高聲道:“參見二殿下?!?/p>

    一位穿著錦衣貂裘的男子胯下汗血寶馬,急急扶起地上的人:“李城,你可查清楚清歌在哪了么?”

    李城面色有些僵硬,略微踟躕道:“別景院?!?/p>

    難怪他一直沒有找到清歌的下落,原來在別景院,被關在那里的人最后不是癡就是傻……那男子踉蹌向后退了幾步,積雪被踩的嘎吱作響。身后的大將似是不忍見他這般模樣,欲要上前扶他,他卻已是緩過了心神,快步上馬朝身后人道:“去衛府,若是清歌有什么三長兩短,我要整個衛府來為她陪葬!”

    衛府此時正張燈結彩,歌舞升平。天寒地凍的大寒夜,府上的侍女皆穿著厚厚的棉襖在臺下看人唱戲。那戲子正捏著腔唱著:“柴門聞雁聲,良人何時歸……”

    戲臺子下眾人皆被戲子的唱詞打動,有人在偷偷的抹淚,衛天抱著手爐亦是陶醉其中,大門忽然被人撞開,衛天猛地起身,見來人是冉照,仰天大笑道:“還等什么,將他給我抓起來?!?/p>

    隱藏在四處地暗衛頃刻間拿起刀劍與冉照的人拼殺,原本熱鬧非凡的衛府此刻猶如人間煉獄,不停的有人死去。

    冉照如今得知衛清歌的藏身處,自然不會再對衛天手下留情,他提劍朝衛天殺去。

    自冉照進了衛府后,大門便從里面被封上,衛天本想這次在衛家殺了冉照,卻不料又有許多的官兵沖了進來,將衛府圍得水泄不通,難道衛府出了奸細!他自知大勢已去,卻仍握緊手中的劍與冉照廝殺。

    原本在暗處的月婧此刻亦是拔劍沖著衛天殺來,見月婧竟然幫助冉照對付他,他不由怒問:“為什么?”

    “衛清歌是衛邙拼死保護的人?!痹骆豪淅溟_口。

    寥寥幾字讓衛天頃刻間明白,原來衛府的奸細是她……

    冉照本就武藝極好,此刻又有月婧相助,他如虎添翼,提著劍朝衛天胳膊上砍去,衛天大叫一聲,手中劍掉落在地。衛天欲彎腰去撿劍,他抬起腳將他踹出去很遠。

    此時此刻,衛天的精兵良將已被冉照的官兵壓制住,他躺在地上喘著粗氣,倘若沒有月婧的背叛,他也許能贏得這一回,正癡心妄想著,卻見冉照朝他一步步走來。

    冉照每向前走一步,都會想起清歌在他面前落淚時的容顏,她要他離開皇城好好地活下去,如今他好端端地活著,她卻在衛府吃了這么多的苦!這一切都是衛天造成的,他看著倒在地上的衛天,手執長劍狠狠刺進了衛天的心口,未了仍覺得不解氣,再抽出劍又刺了進去。

    月白錦袍浸染了觸目的鮮血,冉照狠狠捏住衛天的肩:“交出別景院的鎖匙,我饒你衛家免滿門抄斬!”

    衛天神色微愣,旋即哈哈大笑:“根本就沒有鎖匙?!?/p>

    冉照不欲與衛天多言,只跟身后侍衛沉聲道:“衛大人還沒看清現在的局勢,將人帶上來!”

    隨著話落,門外有人被侍衛連推帶搡的拉進了衛府,衛天看清跪在冉照腳下的人后臉色大變。

    跪在地上的那人看著院里陣陣哭聲的侍女,心口留著鮮血的衛天,哇的一聲哭出聲來:“爹!”

    衛天張了張口,卻只喊了孝兒兩字,再也沒了話語。衛孝是他的私生子,這事連衛邙都不知情,之所以他失去了衛邙都沒有傷心欲絕,也是因為孝兒還在,他衛家也不算絕后、可如今……

    冉照揮了揮手,讓侍衛將衛孝拖了下去,看著滿臉土色的衛天,他嘴角勾出一抹嘲諷,冷笑道:“你給我鎖匙,我給衛孝活路?!?/p>

    見衛天半晌未曾動彈,冉照又道:“衛孝可是衛家最后一個兒子、若是衛孝死了,衛家還剩下什么?”

    衛天指了指東門的方向,喘著氣道:“開別景院門鎖的六把鎖匙都在那口井里,以大石壓住……”

    衛天話還未說完,只覺心口劇痛不已,他低頭看去,胸口處刺進一根發簪,這發簪他看著竟是有些眼熟,卻又一時想不起。

    冉照見衛天盯著發簪看出神,在他耳邊提醒道:“大人莫不是忘記了清歌進宮選秀,你將這發簪親自帶為她戴上,還交代了她要辦的事?”

    衛天想起來了,衛清歌若是沒有完成任務,便要她拿著此簪自盡與宮中……他布了這么大一盤棋,最后竟然輸給了小他幾十載的男人。

    很快的他便連抬眼也覺得費勁了,這簪子上涂有巨毒,見血只會讓毒散的更快。妄他處心積慮了這么多年,最后卻死在自己的棋子手中。

    衛天仰天大笑,很快口吐鮮血,倒地而亡。

    冉照冷眼看著衛天的尸體,沉聲道:“將衛大人抬回宗人府,活罪難逃,死罪難免。我要他一輩子無法入土,做鬼看著我跟清歌如何白頭偕老!”

    侍衛立刻上前,將衛天的尸身拉出了衛府,尸身后是一道長長的血印子,冉照踩著血跡朝東門古井走去。

    離古井越近,冉照步子就越快,最后竟是連奔帶走。

    來到古井處,他不假思索就要跳進去,身后一位大將急忙將他攔住,好意提醒:“殿下,正值隆冬時井水最寒,讓屬下去找鎖匙就好?!?/p>

    冉照揮手命其退下,清歌為他連命都可以不要,這點嚴寒又算得了什么。

    他縱身跳入古井,冰冷的井水令他關節僵硬。他吃力挪動井底的那塊大石,屢屢嘗試都未曾奴東半分。

    呵!衛天就是死也要讓他為難,可他怎么能放棄。

    不知試了多少次,在他全身力氣都用盡時,終于移開了大石,拿出了鎖匙。

    大將見之,立刻放下繩子將冉照拉了出來。

    一出了古井,冉照疾步向別景院走去。

    大將急忙拿了貂裘讓冉照暖和身子,冉照裹著貂裘滿心想著的都是衛清歌。

    她現在會是什么樣子?

    可會埋怨他來的晚了?

    見到她第一眼,他要說些什么?

    別景院那樣陰暗潮濕的地方,她……還好嗎?

    別景院內怪石嶙峋,樹影婆娑,因是衛府最邊上的院子,一到了冬天西北風總是吹的最烈。

    冉照將身上的貂裘裹得更緊了,他抬腳往前走了幾步,忽然發現步子邁不開了,這才低頭去看自己的衣衫,竟然全都結成了冰。

    “殿下,烤烤火吧?!鄙砗笥惺绦l不知從哪里找到了手爐,遞給他。

    冉照正欲接過,忽聽院子里有一間屋子發出隱隱約約的哭聲。

    這聲音他極為熟悉,是清歌!

    冉照再顧不上再去拿手爐,疾步朝那屋子走去。

    門內哭聲陣陣,令冉照心慌意亂,他推了幾次門都未曾打開,索性一腳踹了上去。

    門被踹開的那一瞬間,屋內的女子嚇得啊了一聲,急忙跳上床去拿被子捂住頭,哭著求饒:“我不哭了,求求你不要打我,我哪里做得不好我改就是了,求求你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那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弱。

    夾雜著害怕,更多的是凄苦。

    冉照邁出的腳步一頓,痛心疾首的看著床榻上的人。

    清歌一向性子冷清,喜怒不形于色,好惡不言于表。當初就是被他誤會重重,她連眉頭都未曾皺過一下,可如今卻……

    他小心翼翼的靠近清歌,盡量放輕了語氣,柔聲道:“清歌不要怕,從今往后再無人敢欺你一分?!?/p>

    他欲要掀開衛清歌頭上的棉被,卻又被她緊緊拽住。

    衛清歌悶悶地聲音從棉被里傳來:“你不要看我,我都被自己嚇到了,怎么那么丑啊?!?/p>

    清歌容貌傾城,冉照自認為絕不會被美色吸引,卻在初次見她時忍不住看了好幾次,她怎么會丑呢。他輕言輕語的哄道:“清歌美貌天下無人能及,我們回家好不好?”

    “回家?”清歌呢喃著這兩個字,不由松了手中棉被。

    冉照趁機將被子從清歌頭上拿開,在看清清歌的容貌后是滿眼的震驚。

    昔日清歌皮膚吹彈可破,指若削蔥,可如今她的臉上竟都是刀痕,有些還未結痂。

    冉照急忙又拉起她的手去看,著哪里還有半分往日手如玉筍的光滑,每一根手指都腫的厲害……他閉上了眸子,不忍再看下去。

    衛清歌見冉照這番樣子,以為是被自己的模樣嚇到,哇的一聲哭了出來。趴到他身上用拳頭去打他,嘴里連連喊著壞人,打了幾下便坐在床上連連喘氣。

    冉照將她緊緊抱在懷里,聲音低低地道:“清歌,對不起,我來晚了。你打我便是,我讓你打……”

    說罷,冉照去拉衛清歌的手,欲讓她朝自己臉上打,清歌卻慘叫了一聲。

    冉照順著她的手腕看去,竟然被自己這么輕輕一捏就出了血。他顫抖的去探清歌的脈搏,似是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事,她的筋脈竟然全部斷了。

    這也就能解釋為什么她會被困在這別景院。沒了武功她與其他的女子又有何分別?

    他的視線漸漸變得一片模糊,清歌容貌盡毀、武功喪失,還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呢?

    冉照看著清歌的雙眸,見她對自己回來無一分喜悅之情,他看著他,眸子里是無盡的悲傷,似是不敢去問,又不得不去求證:“清歌,你可知道……我是誰?”

    衛清歌剛剛被他抓的疼了,眼眶里都是淚水,卻又不敢反抗,很認真地看了他半晌,搖了搖頭。她從來沒有見過他,也不知他為何要來這里。

    明明心愛之人就在眼前,可相見卻不識。冉照再無法面對,哽咽出聲:“我是阿照,你的阿照啊?!?/p>

    “阿照!”衛清歌眨著水靈靈的大眼睛,重復著冉照的話。似是對他的懷抱極為依賴,順從的靠近他的懷里。

    這讓冉照心里好受許多,正要將她抱起回宮時,卻見衛清歌拔下發上竹簪朝他心口刺去,他明明可以躲開,卻怕她撲了空、摔在地上哭著喊疼,不躲不閃讓她刺了進去。

    門外幾位將領見冉照被刺,紛紛進門,欲要查看冉照傷勢,看向衛清歌時都帶著股殺氣騰騰。

    衛清歌見這些人腰上都配著長劍,嚇得從床上爬起來,撲通一聲朝冉照跪了下去,不??闹^求饒。

    冉照被這一幕刺痛了雙眼,將來人呵退下去,將她從地上扶起來,輕言輕語道:“清歌,你的阿照沒有死,你只是失憶了,我會把你治好,我們現在就回家,好不好?”

    等那些氣勢洶洶的人都離開了,衛清歌的膽子才比方才稍微大了一些,又舉起手中的竹簪,滿眼警惕地盯著冉照。放佛他再抱她離開,她就要跟他拼命。

    清歌現在身子極為虛弱,他不能強行帶走她,唯恐她在掙扎之際又傷到身子,正猶豫不決間她卻先開了口:“得成比目何辭死?!?/p>

    “愿作鴛鴦不羨仙!”冉照看著清歌,淚不自主的就從眼眶里滾了下來。

    原來她就是失憶了,依舊記得他們曾經念過的詩句。

    冉照伸出手欲去牽住她,她卻歪著頭看著他默默流淚,忽而又癡癡地笑了。他有些捉摸不透,又見她丟掉手中竹簪,朝他慢慢走近,伸手去擦他的眼淚。

    “阿照已經死了,我親眼看著他死在我懷中?!彼谒樕下髦?,試圖想找到什么證據,證明他不是冉照,然而她摸了半天仍然沒找到一絲破綻。

    她眼神漸漸變得疑惑了,難道現在的人皮面具都做的這樣真了?

    冉照深深吸了一口氣,脫下了早已結冰的衣衫,赤裸著后背讓衛清歌看。

    一道又粗又丑的疤痕刺痛了衛清歌的眼,她淚眼迷蒙的去摸那道疤,隱約間好像看見了她的阿照在雨雪交加的夜晚與人廝殺……

    “你是阿照,你是真的阿照?!毙l清歌撲進冉照懷中,嚎啕大哭:“你為什么才來,我什么都沒有了,什么也不是了,我不能再跟你在一起了?!?/p>

    書友評價

    • 七世情
      七世情

      非常佩服小說《鳳凰于飛(全二冊)》的作者木子玲,他雖然是一名新生代網絡作家。但他卻用樸素老練的語言、曲折精彩的故事、性格飽滿的角色(衛清歌宴之)繪制出一部優秀巨作。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久久国内精品情侣主播a级_伊人五月在线_老狼一区忘忧草欢迎您大豆男男_成人a视频片在线观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