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ptfwa"><noscript id="ptfwa"><video id="ptfwa"></video></noscript></dd>
    <tbody id="ptfwa"></tbody>
  • <th id="ptfwa"></th>

    <th id="ptfwa"></th>
    <tbody id="ptfwa"></tbody>
    <tbody id="ptfwa"><p id="ptfwa"></p></tbody>

    <button id="ptfwa"><acronym id="ptfwa"><u id="ptfwa"></u></acronym></button>
    <dd id="ptfwa"></dd><rp id="ptfwa"></rp><th id="ptfwa"></th>
    <th id="ptfwa"></th>
    <th id="ptfwa"></th>

    您的位置 : 語樂文學網 > 青春 > 網游之竹馬猛于虎
    網游之竹馬猛于虎

    網游之竹馬猛于虎沐依晨

    主角:顏安歌,蘇陌
    當你因失戀而悲痛欲絕時,這本小說《網游之竹馬猛于虎》是幫你走出陰霾的神器,該小說由作者沐依晨編寫,主角分別是顏安歌蘇陌,主要講述了:網游里,顏安歌作為唯一沒有結過婚的女玩家,竟然無意中得到大神山河永寂的青睞,兩人攜手共進,暖昧頓生。卻不想三年前讓她聲名狼藉、被人唾棄的前男友金紹華從美國歸來……...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24-02-20 04:23:17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 章節預覽

    明明之前也有看見過跟他一樣類似的裝束跟面容,可是為什么她還是獨獨覺得他跟別人不一樣?

    繁華熱鬧的揚州城內,一場迎親大會正在熱熱鬧鬧地舉行。

    說是十里紅妝桃花滿地絲毫都不為過,顯然,心有言岸是狠著心砸了銀子下去的,而這銀子的效果,直接擺明在了這樁婚禮上。

    在游戲里,有人可以直接去月老廟公證結婚,也有人直接舉辦一場熱熱鬧鬧的婚禮,完成結婚儀式就可以結婚成功,只是前者比較低調一點省錢一點,而后者需要花更多的人民幣進去,只是不管怎樣,世界上都會高調地傳出結婚的消息。

    盛大的送親隊伍,幾個吹著嗩吶穿著喜慶的NPC在前面開道,中間兩個樣貌可愛的小丫頭邊走邊撒著花瓣,緊接著后面是八臺大轎,氣勢非凡。而這條迎親的隊伍周圍,圍滿了不少圍觀的人,還有人不停地在世界上刷屏。

    【世界】特洛伊木馬:“婚禮開始了婚禮開始了,誰要來賭一把的,就賭今天心有言岸能不能娶到紅蓮業燼?!?/p>

    【世界】冰雪❤妹妹:“哇塞,婚禮陣容超豪華啊,心有言岸好有錢!紅蓮業燼幸福死了!”

    【世界】圣斗士&大神:“本人有一把玄女劍,便宜甩拍賣啊,賣賣賣,大家來看看誒!”

    顏安歌優哉游哉地看著電腦屏幕,屏幕下方傳來的是心有言岸的私聊。

    【私聊】心有言岸:完成這最后一個任務了,就好了。晚點就將那筆錢就打到你帳上。

    顏安歌挑了挑眉,在心里嘖嘖了半響,回了一句話過去。

    【私聊】紅蓮業燼:好啊。

    前段時間無意間掃到有人找代練的消息,正巧她最近閑著無聊,就先把自己“妖精口袋”那個號放在一邊,就接了這個單,她現在的老板就是“心有言岸”,而幫他代練的號就是這個“紅蓮業燼”。

    從新手村出來一步一步練級打BOSS,好歹心有言岸還算大方,她買裝備掏的銀子都是那邊掏的錢,她也不客氣,盡職盡責地幫人把號刷到50級,現在她的BOSS——心有言岸卻說,等完成結婚這最后一個任務之后,就可以了。

    她曾經也問過心有言岸,很多人找代練只要幫人代練到可以起步,或者轉職之后,但是這個人卻要求一直往下練。如果不是上次她做任務爆出了一把極品裝備——錦天神劍的話,估計,也不會有今天的結婚的。

    就在前兩天,她單槍匹馬無聊殺怪升級,輕輕松松地砍掉終極大BOSS,正看著紅蓮業燼這個號的經驗值和攻擊力突突飛漲,忽然就看見大BOSS的身上爆出裝備,她指尖微動,走過去撿起來,就接受到一條系統消息。

    【系統消息】恭喜您剛剛獲得錦天神劍一柄。

    同一時間,世界上也爆出消息。

    【系統消息】剛剛紅蓮業燼在紫竹林殺掉紫竹怪物,獲得錦天神劍一柄。

    初時顏安歌還覺得沒什么,反正這個號也只是幫別人代練而已,就隨手往背包里一放,就接著去練級刷怪了。

    可是,沒多久,就漸漸不一樣了,世界上開始各種鬧騰,而且關鍵詞竟然都統一地圍繞著“錦天神劍”。

    【世界】親親要被大風吹:“我擦?。?!剛剛我沒看錯吧!錦天神劍!哪里冒出來一個錦天神劍??!然后手賤去官網一搜,最后我就震驚了!”

    這一條消息看似不起眼的消息傳出,沒過幾秒,世界被迅速刷屏。

    【世界】當時我就,震驚了?。骸爱敃r我就震驚了?。?!那柄劍的攻擊力竟然是五萬??!五萬?。?!老紙拼死拼活花了我將近一千大洋銀子換了一把劍尼瑪才5000的攻擊值,這個紅蓮業燼,居然打個紫竹怪就爆出個這個神器!”

    【世界】菊花殘:“老娘昨天才去紫竹林打怪!怎么沒撿到!”

    在游戲的世界里,最爽的不是什么升級強化技能,而是你打怪的時候打著打著就爆出一個價值超高的神器!這才叫真正的爽!

    半小時內,錦天神劍一躍而成江湖十大兵器排行榜榜首,而價格更是被炒到有市無價的地步。顏安歌這才后知后覺地去查看屬性,然后身體瞬間僵硬,那一瞬間她的腦袋只無限循環著一句話——她撿到寶了?她撿到寶了?她撿到寶了?。?!

    不過,下一秒她就淡定下來,這個劍,就算價值再高,也不是她的。

    撿到寶的結果就是被各種或文藝或小白或粗暴的青年進行各種不同類型的求婚,如果不是礙著紅蓮業燼是江湖排行榜上排名第十的高手的話,估計直接把她擄去的都有。

    一時間,關于各種求婚的信息撲面而來。

    后來,她將這樣的消息告知給了心有言岸,心有言岸只沉吟了半響就說,“晚點跟我結婚?!?/p>

    心有言岸是男號,而她這個是女號,當心有言岸發了這條消息過來的時候她有那么一瞬間的怔楞,然后開始在心里YY,這個號,不會是心有言岸專門為自己的小媳婦準備的吧。

    玩這個號花了太多的時間了,她對這個號已經漸漸有了些感情,但是不是自己的東西她從不奢求,于是專心致志地跟心有言岸完成最后一個任務,剩下她就跟她這個衣食雇主徹底說拜拜了。

    顏安歌緩緩轉過頭,用一種極為鄭重的語氣對著身旁電腦上的雷雨說道,“小雨你給我看住了,一會兒要是有人來搶親,你就給我擋住了,等婚禮儀式完成我請你吃飯?!?/p>

    雷雨點了點頭,面不改色地看著屏幕,“我要吃醉香樓的飯?!?/p>

    這廝就是看她賺了這個心有言岸不少錢所以決心狠宰她一頓是不?。?!

    一行人沿著城中的路緩緩走著,周圍圍滿了不少看好戲的人,等到快要經過一座橋的時候,變故突然發生。

    幾個人突然從人群中冒出,突然就向迎親隊伍沖去,走在前面騎著白馬一身新郎服眉目清秀的心有言岸的身形一頓,朝那幾個人發起攻擊,企圖在那人幾個人在進入技能施展的范圍內拖延住幾人。

    【世界】那些花兒:“紅蓮,嫁給我吧,我會對你好的?!?/p>

    【世界】美艷艷:“紅蓮業燼,這么多人向你求婚你怎么就嫁給心有言岸了?我哥多好啊,我哥裝備比心有言岸好,技術比他強,操作比他準確得多。你怎么就答應了心有言岸的求婚了呢??!”

    她看了看屏幕上的心有言岸,心里默念,雖然人家技術不怎么樣,可是人家有錢啊,裝備什么的都是浮云,雖然他沒給自己買什么裝備但是她紅蓮業燼一身的裝備可是要花不少錢的??!

    【世界】尼瑪尼瑪哄:“真的有人搶親?。。?!要是心有言岸沒結成婚,那大伙兒單身的男人都有機會了!看誰能打動美人的芳心誰就美人武器一把抓了!”

    【世界】紅蓮業燼520:“嫁給我吧嫁給我吧,看在我誠心誠意的份上!就不要嫁給那什么心有言岸了?!?/p>

    【世界】雷聲雨點一起大:“你有什么好的,人家要嫁給你?。?!”

    顏安歌默默汗了汗,瞪了眼身旁嘴角噙著微笑的雷雨:“我說你就別在這里瞎起哄了好么?過程你又不是不知道?!?/p>

    她現在只想趕緊結完婚,然后閃人。

    轎子里的新娘穩如泰山不動,雷雨操控著自己的號“雷聲雨點一起大”上前沖殺,給心有言岸幫忙,就這一停頓的時間,有圍觀的人躍躍欲試想要沖破兩人的防守,幾個早早就蹲守在旁的心有言岸的兄弟看此情況迅速鎮壓,場面一片混亂。

    有一些好事者愛看熱鬧的圍觀人群還站著不走,打算直接看現場直播看最后錦天神劍到底會花落誰家,而世界上關于錦天神劍的賭注再一次轟轟烈烈地展開。

    是的,是再一次,這不是第一次了,早在錦天神劍被全游戲玩家展開討論的時候,如果能拿到了這把劍,是不是就可以稱霸武林?不過僥幸的是,她本身也算是個小神,雖然比不上那居于江湖排行第一的山河永寂,但是紅蓮業燼也不是那么好招惹的。

    直到大婚將至。

    NPC的速度都是控制好的,此刻完全不受場上的干擾,耳機里還是響起熱鬧的嗩吶之聲,一些宵小之徒也迅速地被她的小號和心有言岸的幾個朋友干脆利落地解決了,迎親之隊還是緩緩行走,在路過月拱橋的時候,卻再次被攔截了。

    不過,這次攔截她們的對象,竟然是蟬聯三個月江湖上武林高手排行榜第一的大神,山河永寂。

    心有言岸發來私聊消息。

    【私聊】心有言岸:“他怎么來了?”

    顏安歌回憶了一下,自己跟這個大神也沒有絲毫的交集啊,難道大神也覬覦錦天神劍么?可是,以她聽來的對于大神的各種傳言而看,就以大神超高水準的戰斗力和攻擊力,無比精確的操作,怎么也不會看上她這把劍的啊。

    雖然,這把劍確實是全服最厲害的,前無古人,后無來者。==

    【私聊】紅蓮業燼:“唔,不知道啊?!?/p>

    山河永寂一身白衣站在橋頭正中央,手執一柄綠色長蕭,靜靜地站在橋頭,看著默默走來的這一喜慶列隊。

    棱角分明的臉龐,好看如畫般的眉眼,挺直的脊背,一身白衣勁裝,肩頭兩枚黃金鎧甲,發絲在風中微微飄揚,獨自一人站在這瞧上,衣袂翩翩,看起來卻毫無一絲清冷之意。頭頂金光閃閃的級數,代表了他的不可超越。

    明明之前也有看見過跟他一樣類似的裝束跟面容,可是為什么她還是獨獨覺得他跟別人不一樣?

    之前做任務有好幾次都遇見過他,也有在城中擦肩而過,只是不知道,他獨自一人站在這橋上,竟然會有一種別樣的感覺。

    像是山河破碎,土崩石裂當前,他都可以絲毫不為所動,依舊如此,淡然,從容。

    這是由里而外散發出來的氣場,她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的“妖精口袋”的那個號,同樣也是江湖排行榜上的成名人物,妖精口袋,就顯得要市儈許多,顏安歌給自己的定義的一個詞,叫“接地氣?!?/p>

    山河永寂是九重天外的一抹仙,而她卻是八里地外的一捧泥。

    可望,而不可及。

    顏安歌微微收斂了心神,抬眼望去,看見心有言岸下馬,上前做了一個雙手抱拳的姿勢,“山河兄,你這是?”

    山河永寂的身子卻不為所動,顏安歌心神一緊,坐在旁邊電腦上的雷雨嘴里不自覺地發出“嗚嗚”的聲音,她轉頭看去,見雷雨眼睛亮晶晶的,眼睛緊緊盯著屏幕。

    【世界】雷聲雨點一起大:“大神,山河永寂,你好帥,我好喜歡你??!”

    【世界】白色妖姬:“❤❤❤大神!”

    【世界】紅蓮業燼520:“大神你也是來搶親的么??。?!你這讓我們怎么活?。。?!大神,紅蓮業燼是我的,你給個面子,不許搶?!?/p>

    大家等了許久,顏安歌眼睛牢牢地盯著屏幕,心里不知道為什么,有一種怪怪的感覺。

    就在大家快要忍受不住的時候,山河永寂的身子微微動了動,往后一退,側開身。

    她松了一口氣,心有言岸上馬,轎子迅速從大神的身旁走過。

    中間還有幾個不怕死的人上來搶親的,但是都被心有言岸一一打發走了,剩下的就是酒樓包場的婚宴,倆人結完婚,入洞房。

    【私聊】紅蓮業燼:“OK,我的任務完成了。我把號還給你,晚點你自己記得改一下密碼?!?/p>

    【私聊】心有言岸:“好,把銀行卡號發我,明天我就將錢打到你賬上?!?/p>

    顏安歌咬了咬唇,跟心有言岸合作過幾次,幾番接觸下來,倒是跟心有言岸產生了不少革命情誼,終于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你要這個高級別的一個號做什么?”

    賣錢,不可能,花了錢再換錢,何必費這心這力?

    【私聊】心有言岸:“呵呵,留給我未來老婆的?!?/p>

    【私聊】紅蓮業燼:“^_^,你老婆真幸福?!?/p>

    【私聊】心有言岸:“嗯?!?/p>

    啊啊啊啊啊啊?。。。?!心有言岸他喜歡的那個人好幸福!顏安歌萌得眼淚花花的。

    【私聊】心有言岸:“我還有事,我先走了。記得把銀行卡號還有姓名發過來?!?/p>

    【私聊】紅蓮業燼:“嗯嗯,拜?!?/p>

    顏安歌換了號上線,妖精口袋。

    妖精口袋是一個紅衣女俠的身份,當初轉職業的時候,她偏偏選了這把大刀,她一直覺得大刀這個身份符合她內心那個彪悍的靈魂,于是就入了天煞。

    后來選定了這個職業之后發現了這個職業怒氣很快,屬于戰士型的,高攻擊,高爆發力,而且又有持久力,讓她頗為滿意,特別是每次打BOSS的時候拖著一把大刀猛沖,一個技能釋放過去,看起來巨帥無比。

    她是靠她的彪悍登上江湖排行榜排名第四的位置,而山河永寂卻以一管玉簫,卻榮登第一居高不下,一直是她心里最景仰的存在。

    想起山河永寂,心念一動,鼠標微點,點了傳送,將妖精口袋傳送到了揚州城內,跑到那座拱橋上,見山河永寂還站在那里。

    之前喜慶熱鬧的場面已經散盡,城鎮里再次恢復到了之前的場景,有很多玩家在里面跑來跑去,小河流水,人潮涌動,小河邊的垂柳下,有各種擺攤的賣著東西的玩家。

    大神,站在那里的時間似乎太長了點吧。

    鼠標輕點,妖精口袋慢慢往前走,眼看著就要接近到大神了,顏安歌的心里開始糾結起來。

    說到底,還是想跟大神說說話的,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每次遇見,她都開不了口。

    【系統消息】山河永寂請求加您為好友,同意OR拒絕?

    耶?大神居然會主動加她?顏安歌趕緊手腳利落地點了同意,并且迅速加上山河永寂。

    【好友】山河永寂:“不好意思,剛剛不小心點錯了?!?/p>

    【好友】妖精口袋:“呃……”

    屏幕上,兩個人的距離太近,從畫面上看,幾乎就只隔了一指的距離,這么一看,倒也情有可原。

    只是,好囧啊。

    【好友】妖精口袋:“沒事?!?/p>

    【好友】妖精口袋:“那什么,如果沒有事的話,我先走了?!?/p>

    【好友】山河永寂:“等等?!?/p>

    顏安歌的心一提,一雙大眼睛迷蒙地看著屏幕,等等?等什么?

    只是還容不得她細想,就聽見雷雨刻意壓低了的聲音從身后傳來,顏安歌回過頭,看見雷雨抱著手機躲到宿舍門后捂著手機講電話。

    “陌涼陌涼,我告訴你,剛安安玩游戲被游戲里的那誰誰誰**了,我剛好看到了哦……”

    顏安歌深深呼吸,一聲怒喝聲從她那張櫻唇小口中發出,“雷雨!”

    身后是顏安歌的怒氣騰騰,雷雨聽見話筒那邊傳來一聲輕笑,心里晃了晃神,默默念叨了一下顏安歌不識真玉然后再轉過身,笑得諂媚無比,“誒,快到點了,一會兒還有課吶?!?/p>

    顏安歌看了看時間,還有十分鐘時間上課,也不打算跟雷雨再計較,趕緊跟山河永寂打了招呼就下了線。

    【好友】妖精口袋:“嗯,山河兄,我一會兒還有課,我先下了?!?/p>

    顧不得等待山河永寂的回話,顏安歌匆匆下了線,簡單地收拾了課本,跟著雷雨兩人抱著書就往教學樓的方向跑去。

    這邊蘇陌涼掛掉電話,看著屏幕里漸漸暗淡下去的紅衣女子,嘴角難得地勾起微笑?!吧胶有?,呵……”

    陽光從窗外灑落進來,窗戶開著,有微微的涼風掀開了垂落在一旁的窗簾穿堂而過,蘇陌涼的發絲輕輕飄散幾縷在眼前,高挺的鼻梁上架著一副黑框平光眼鏡,看起來格外成熟穩重,性感薄唇微微勾起,劃出一抹完美的弧度,身體慢慢后仰,靠在身后的椅背上,一只腳懶懶散散地伸在桌子底下,一直腳微微曲著。

    若是顏安歌看見,肯定會說,明明才不過大她一屆,卻是一副成熟穩重的模樣,你就裝吧!可是就連她,也不得不承認,蘇陌涼的身上,確實有太多的資本。

    優秀的成績,俊朗頎長的身姿,聰明的腦袋,還有著讓人羨慕嫉妒的好人緣,上天似乎將所有的美好全都贈與給他,讓他這二十二年來一直都順風順遂。

    不過,也只有蘇陌涼自己才知道,他到底有怎樣的一個暗傷。

    蘇陌涼正要下線就看見心有言岸在滿世界的刷屏。

    【世界】心有言岸:“妖精口袋,妖精口袋,你在么?”

    【世界】美艷艷:“嘖嘖,你這人,剛剛才結婚就找妖精口袋,你就不怕你家那位紅蓮跟人跑了???看來我哥還是有機會的?!?/p>

    【世界】紅蓮業燼520:“我家紅蓮冷艷高貴,那妖精口袋算什么?”

    心有言岸?言岸?顏安?蘇陌涼搖了搖頭,嘴角苦笑一片,隨即斂了眉,不再去看世界上亂七八糟的對話,下了線。

    電腦里面那個白色的人影漸漸暗淡下去,很快,屏幕出現短暫的黑色,然后瞬間恢復藍色的電腦桌面。

    電話鈴聲響起,蘇陌涼走到陽臺接電話。

    “您好,請問是蘇陌涼先生么?”

    “嗯?!?/p>

    “您上次的作品我們看了,我們考慮了一下,覺得您的設計很有發展前景,可以投資,您看,我們什么時候有時間討論一下合作的細則呢?”

    哪怕是聽完這樣的話,蘇陌涼的表情卻仍然是淡淡的,“那下周一吧?!?/p>

    明天就是周末了,是他每周要回家的日子。

    顏安歌上完最后一節課,回到宿舍發現蘇陌涼站在宿舍樓下的身影。

    八月里,校園的桂花樹開得燦爛,米黃色的小米粒般的花蕊綴在樹上,而蘇陌涼穿了一件暗紅色的格子襯衫,下面一條簡單的藍色牛仔長褲,靜靜地站在桂花樹下,那張好看的俊朗的容顏惹得過往的女生頻頻側目,而他卻恍若不覺。

    顏安歌聽見有旁邊經過的女生說著話,“誒,那個就是計算機系的蘇陌涼學長,唔,你猜猜他是在等誰?”

    “還能等誰?金融系的那個女生啊,聽她跟蘇涼陌學長從小一起長大的,兩棟樓挨在一起的,真是好命,有這樣一個帥哥陪在身邊?!?/p>

    “???那他們倆是情侶???”

    “哪兒能呢?我看蘇學長只是把她當成妹妹罷了,你看我們這學校這么多女生,說不定蘇學長早就心有所屬了?!?/p>

    鼻尖本來還淡淡的桂花香味忽然間有些濃郁起來,惹得人心煩意亂的,顏安歌狠狠地瞪了過去的那兩個女生一眼,旁邊是雷雨吃吃的笑聲。

    “誒,安安,我先上去了啊?!贝蛄藗€招呼,趕緊先遁了。

    蘇陌涼自然早早地就看到她了,看見雷雨走了過來,點了點頭,然后把視線放到不遠處抱著書還直挺挺站著的女生身上。

    女生滿臉怨念,很有些不滿,甚至,還帶了些殺氣,再次重復了那不下百遍的話,“我說了不要來找我了!我可以自己回家,我媽到底給了你多少好處?說!”

    顏安歌的表情很不滿,絲毫沒給蘇陌涼一張笑臉,蘇陌涼似乎對這樣的狀況很習以為常,“你上去收拾一下東西,一會兒一起回家?!?/p>

    從五歲開始,她跟他上同一所幼兒園,同一個小學,同一個初中,同一個高中,原本以為終于可以擺脫掉他的光環,到最后卻又陰差陽錯上了同一所大學。

    別人都說,看啊,蘇家那孩子多聰明,從小到大都是班長,成績多好,老師同學都喜歡,看啊,蘇家那小伙子長得多俊啊,那么多女孩子喜歡他……

    自從懂事起,她就被女生的各種羨慕嫉妒恨的眼光圍繞,她覺得她總有一天,會死在這個人的手上。

    想到這里,顏安歌就更加沒了好臉色,“我這周末不回家了,你先回吧?!闭f完就怒氣沖沖地上了樓。

    蘇陌涼自然是不能進女生宿舍的,咬牙切齒的聲音從身后傳來,“顏安歌!”

    顏安歌卻裝作什么都不知道,捂著耳朵就跑上了樓,只留得蘇陌涼在女生們好奇打量的目光中,敗下陣來。

    雷雨從宿舍樓的陽臺伸個腦袋往下看,透過層層疊疊的桂花樹,依稀可以看見他的衣角,見蘇陌涼還在那里等著,雷雨嘖嘖有聲,“誒,我說,你就回去吧,反正你倆都是A市的,回家這么近的。你看人家蘇學長站在下面,多孤單多寂寞多凄涼啊?!?/p>

    顏安歌捂著耳朵登錄了游戲,就回到了之前的那個地方,山河永寂已經不在,不知道是去了哪里,倒是收到很多心有言岸發來的消息。

    【好友】心有言岸:“妖精口袋,你在么?我有事情問你?!?/p>

    這條消息還是她去上課前他發過來的,不過當時她一心在大神上面,之后又是急急忙忙地下了線,就沒注意到他。

    【好友】心有言岸:“妖精口袋,你在么,你在么?。。?!”

    【好友】心有言岸:“我電話,158*******,等你上線了電話我?!?/p>

    顏安歌看得莫名其妙地,以為是銀行賬戶那邊出了什么問題,趕緊回復。

    【好友】妖精口袋:“出什么事兒了?你直接說?!?/p>

    她并不想跟游戲上的人有多少現實之間的牽扯,對于心有言岸發過來的電話,她只存著,以防萬一,但是卻不想因此而無意中透露了太多的個人信息。

    等了老半天,也沒見心有言岸有回復,耳邊又是雷雨趴在陽臺上陰陽怪氣的念叨聲,“誒,這個蘇陌涼,老在這里等著,你讓來來往往的女生怎么想啊,別人怎么想無所謂,要是誤會了可不好了……”

    顏安歌深深呼吸,打了最后一行字上去,“我今天回家的,晚上會上游戲,看見留言了到時候再敲我吧?!比缓筮@才下了線。

    顏安歌簡單地收拾了一下東西,最終還是下了樓,樓下雷雨口中那個凄凄慘慘戚戚的蘇陌涼正低著頭溫柔地跟一個身材高挑的女生說著話,嘴角掛著微笑,輕輕低著頭,對面的那個女生抱著書本,像是聽到什么好笑的話,捂著嘴笑了出來,笑得花枝亂顫,真是一派和樂的景象,她在心里默默嘆了口氣。

    這個人,有一副天神共憤的好相貌,竟然可以逗得本系那一朵帶了刺的玫瑰笑得如此嬌美,還好這是女生宿舍,如若是男生宿舍,也不知道該怎樣了呢?不過,如果是在男生宿舍,以這個人的好人緣,又怕什么?

    顏安歌忽然間就覺得好挫敗。

    有些人,生來就是鳳冠霞帔光芒萬丈,可是有些人注定就是平平凡凡坎坎坷坷,難得撿到一個如此牛氣的裝備,卻不是自己的號;第一次的結婚,中途坎坎坷坷,對象也還不是自己的。

    王楠楠看見顏安歌站在宿舍樓門口的臺階上,然后不知道跟蘇陌涼說了什么話,蘇陌涼抬頭望了過來,倆人似乎是說了句道別的話吧,顏安歌看見王楠楠提著一個開水瓶上了樓,經過她身邊的時候還沖著她笑著點了點頭。

    王楠楠她是認得的,當初因為一些無聊人士弄什么?;ㄏ挡葜惖谋绕?,她跟王楠楠,曾經同時被提名系花,只是王楠楠嫻靜大方,低柔溫婉,跟大大咧咧渾身一股匪氣的她一比,顯然更有女性味道,所以最后還是王楠楠當了選。

    結果是怎樣她都無所謂,她本來就頂討厭這些東西,只是因為這樣,她們倆也算是認識了。

    顏安歌雙手抱胸站在臺階上斜著眼睛看著蘇陌涼,等到王楠楠的身影漸漸消失在樓梯口,她這才慢慢開了口,語氣有點陰陽怪氣的,“怎么,這么快就勾搭上了?”說完,把手上塞滿了東西的包包往蘇陌涼身上一扔。

    若是以往,蘇陌涼肯定會乖乖地幫他接住包,然后順其自然地轉過身,在前面走,而她拖著身子在后面不緊不慢地跟著,可是今天蘇陌涼也不知道怎么了,見顏安歌把書包扔過來,眼睛掃都不掃一眼,轉過身,自己晃晃悠悠地先走了。

    顏安歌那個棕色大帆布包包“啪”一聲落在地上,濺起塵土飛揚,只由得顏安歌氣急敗壞地在后面跺腳,“好你個蘇陌涼?。?!”

    蘇陌涼不理會她,她憤憤地從地上撿起包包,快步上前對著蘇陌涼的褲子就是一腳,然后氣沖沖地跑到前面,蘇陌涼皺著眉頭看牛仔褲上清晰的腳印,然后看著前面那個翹著一個馬尾的女孩兒,有那么一晃神。

    一轉眼大家都這么大了,還真是有點快呢。

    他還記得他第一次遇見她的時候他才五歲,那天是他搬到新家的第一天,第一次來到這個這里,初來乍到,他一個人繞著這個小區四處晃悠,旁邊有一個小女孩從他的身邊匆匆跑過,那個女孩扎著兩個羊角辮子,然后用彩色的頭繩每隔一節就扎一個,色彩斑斕的,高高的豎起來,像兩個朝天椒,后面有一些些短短的頭發,干脆又扎一個辮子,像是個小尾巴,跑起來三個小辮子一晃一晃的,小女孩腳步輕盈,很快就跑進小區門口不遠處的一個小賣部,他抬腳正要走,那個小女孩又沖了出來,不知道為什么,他停住了腳步。

    那個小女孩兒就是顏安歌,顏安歌低著頭,慢騰騰的,倒騰著手中的盒子,那樣子竟是饞極了,可是又舍不得吃掉的樣子,等經過他的身邊的時候,看他一個人孤零零地站在這里,竟然主動跟他打了招呼。

    顏安歌是個標準的自來熟,此刻看見他了疑惑地看了半響,最后主動開口,“誒,你是這個小區的么?我怎么沒見過你?”

    “唔……我今天剛搬過來的?!彼敃r有些不好意思,臉頰有些紅,也不知道她有沒有看出來。

    “我四歲了,你呢?”

    “我五歲?!?/p>

    “你叫什么名字???你家在哪里?”

    蘇陌涼有些猶豫,媽媽告訴過他,不要跟陌生人說話,可是面前這個小女孩眼睛特別真誠。

    “我叫顏安歌?!?/p>

    “我叫蘇陌涼。我的家在那邊?!彼男∈种噶酥杆浇贿h處的那一棟房子,顏安歌看了半響,那棟樓有八層,也不知道他指的哪一家,不過她也不關心,點了點頭。

    顏安歌胖胖手上抱著小盒子,他看去,竟然是小盒子裝好的腌制楊梅,顏安歌見他望過來,極為忍痛割愛地將手上的透明小盒子往他的跟前一推,“要不要一起吃?!?/p>

    他點了點頭,于是,兩個人開始分食一盒楊梅,可是吃著吃著卻發現一個白色的肉條狀物體,顏安歌有些疑惑,用白色的小叉子戳了戳,“好像是蟲子?!?/p>

    他記得顏安歌當時表情認真地盯著這一條小蟲子,一點都不害怕的樣子,反而興致勃勃。

    兩人認識的第一天,分食了一盒楊梅,在快要見底的時候赫然發現盒子的下面靜靜地躺著一條已經死去多日的肉蟲。

    不過,同甘共苦的革命情誼倒是結下了。

    后來大家驚訝地發現,兩人的家離得很近,兩棟樓緊緊挨在一起的,如同兩人的感情。

    顏安歌在前一刻的心情還糟糕得要死,不過轉眼間就好轉了過來。

    兩人搭著回家的汽車,蘇陌涼舉著手抓著汽車的吊環,身后背著一個雙肩包,看起來干凈又明快,聽到短信傳來的提示的聲音,他轉過頭,身后的顏安歌低著頭看手機,眉尖微皺,有些疑惑,不過很快舒展開來,變成一抹輕笑,蘇陌涼終于忍不住,狀似無意地問道,“怎么了?”

    “沒事?!鳖伆哺鑼⑹謾C放到兜里,專心搭車,可是臉上的笑容卻是怎么也遮不住的。

    顏安歌一到家就往房間里鉆,顏媽媽怎么攔都攔不住,蘇陌涼沒有先回自己的家,而先到了顏安歌的家。

    蘇陌涼自發自覺的換了鞋,然后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看了半天,一句電視都沒看見去,耳朵卻悄悄地豎起來,聽著房間傳來的動靜。

    顏安歌正在跟心有言岸聊著天。

    【好友】妖精口袋:“剛剛收到銀行短信的通知,你給我打錢了?之前不是談好的價格不是我幫你練級,裝備點卡費用你掏,剩下再給我五百的費用么?怎么銀行發來的短信是一千?”

    【好友】心有言岸:“呵呵,你這么辛苦幫我練級,五百塊錢實在是有點少,一千才合適啊?!?/p>

    這么一來,顏安歌到有些不好意思了,幫人練級對于她而言也不算是什么很辛苦的事情,自己的武器是大刀,而紅蓮業燼這個號上練的是卻是靈活的九節鞭,自己算是新的嘗試啊。

    當初看到有人發代練的消息本來就是無聊的舉動,自己妖精口袋到了現在這個級數是怎么都上不去,一時間比較倦怠才想說玩新號的。沒想到,倒是無意間賺了一筆。

    【好友】妖精口袋:“嗯,那謝謝你了,錢我先收下了,以后有事要我幫忙的話,盡量開口啦。^_^”

    【好友】心有言岸:“我現在就有事情要你幫忙?!?/p>

    【好友】妖精口袋:“嗯?”

    過了好久好久,那邊才傳來心有言岸發來的消息。

    【好友】心有言岸:“我看你銀行卡號的名字是顏安歌的名字,是你的名字么?“

    【好友】妖精口袋:“是啊?!?/p>

    【好友】心有言岸:“那……A市……有多少個叫顏安歌的人?!?/p>

    語氣里的遲疑,遲鈍如顏安歌,都意識到了,心下慢慢警覺起來。

    顏這個姓在A市里本來就不多見,跟她同名的人,也沒有多少,這個心有言岸,不會真的是認識她的人吧?

    不會這么衰吧!

    正遲疑間,就看到那邊發來的消息。

    【好友】心有言岸:“沒事,我只是問問而已,我覺得,這個名字……很好聽?!?/p>

    【好友】心有言岸:“名字都這么好聽,想必……名如其人吧?!?/p>

    顏安歌這才慢慢松了一口氣,不過松完氣之后臉卻悄悄紅了起來,這么**裸的夸獎她不是沒有遇到過,只是她總是覺得這個人的嘴里,似乎還多了些意味出來。無意間瞥見桌子上那鏡子里的女生,粉面含春,眼波流轉,顏安歌的臉色更紅了,自己這是在瞎想什么呢??!正想將鏡子拿在自己面前細細查看,卻無意間從鏡子里看見身后沉默站著的某人。

    顏安歌一聲尖叫,手上的鏡子險險落地,等拿穩了手中的鏡子之后,才大力轉身,怒道,“蘇陌涼你走路沒聲音的??!你不知道進來之前要先敲門么?。?!”顏安歌先發制人,卻沒從蘇陌涼的臉上找到半點波痕。

    蘇陌涼似乎什么都未曾看見,沒有都未曾皺一下,雙手抱胸,“我敲了門的,只是你沒聽到?!?/p>

    “對了,你媽喊你吃飯?!?/p>

    顏安歌狠狠瞪著他,仿佛像是印證他的話似的,后面傳來顏媽媽的喊聲,“安安,陌涼,出來吃飯了?!?/p>

    蘇陌涼掃了眼她的電腦屏幕,似乎極為不屑,兀自轉身走了,顏安歌轉過身子,再次面對電腦,只是經過蘇陌涼這么一打岔,之前那種怪怪的氣氛倒是散去不少,她緩緩吐出一口氣。

    【好友】妖精口袋:“不好意思,我媽喊我吃飯,先走了?!?/p>

    【好友】心有言岸:“嗯,好,吃飯吃飽一點,^_^”

    顏安歌忽然間覺得有些……冷。

    聽到外面顏媽媽又傳來一次呼喊,顏安歌脆脆地應了聲“來了”,再次看了眼游戲界面,點了退出游戲,方才出了屋。

    顏爸爸不在家,兩人也不顧及到顏安歌,自顧自地先吃起來,顏安歌一屁股在蘇陌涼的身邊坐下,夾了面前的肉就往嘴里塞。

    一雙木制的筷子夾了一筷子綠油油的青菜放在了顏安歌的碗里,顏安歌往嘴里塞著飯,那些青菜卻是碰都不碰一下。

    “安安,不許挑食?!鳖亱寢尠逯?,瞪著她,她默默地拔了一下嘴邊的飯,又扒拉一下碗里的青菜,瞄了瞄旁邊的蘇陌涼,蘇陌涼面不改色地吃掉一顆青菜,她板下臉來,“媽,我天天在學校里都是這些青菜什么的,臉都吃綠了,難得回一次家自然要把一個星期都沒吃夠的肉全部給吃回來?!?/p>

    “這姑娘,怎么說話的!”顏媽媽眼睛一豎,就作勢要收拾顏安歌,顏安歌縮了縮脖子,表情紋絲不動,身子卻不自覺地往蘇陌涼的身邊縮了縮。

    蘇陌涼笑了笑,又夾了一筷子的肉放在顏安歌的碗里,“一起,吃完?!?/p>

    晚上,蘇陌涼回了自己的家,顏安歌洗完澡就趴到電腦面前接著打游戲。

    登錄。

    妖精口袋張羅著人一起去打BOSS呢,左下角里就突兀地傳出大神發來的消息。

    【好友】山河永寂:“你在哪里?”

    ???顏安歌微微長了嘴,有些沒反應過來,等回過神來,一行字就已經發了過去。

    【好友】妖精口袋:“在做連環任務呢,60環的連環任務,做了好幾天了,還有最后一環,我沒找到人,o(╯□╰)o,”

    【好友】山河永寂:“你要找李工部吧?他在岳飛墓的后面,你要繞過那片竹林,往里走就能看到一所小房子,就在房子的后面?!?/p>

    等她順利摸到位置然后交了任務之后,大神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面前。

    大神靜靜地立在妖精口袋的面前,顏安歌的心慢慢沉靜下來,大神不說話的時候,總是無端端地會讓人覺得……好有壓力。

    【當前】妖精口袋:“你怎么知道李工部在這里?”

    【當前】山河永寂:“上次做任務時候路過,無意中看到了,你怎么做這個?”

    這樣的連環任務又花時間,又得不了什么很有價值的東西,就是漲漲閱歷值,增增經驗,獲得幾個稱號之類的,一般很少有人做。

    被大神這么一問起,顏安歌頓時有些訕訕的。

    【當前】妖精口袋:“沒事做了,升級老是升不上去,干脆就做做這個采采藥什么的,打發時間?!?/p>

    顏安歌正想問大神來找自己做什么的,就被大神的一句話給震飛了魂魄。

    【當前】山河永寂:“我們結婚吧?!?/p>

    這……這……這……

    【當前】妖精口袋:“大神是被盜號了么?”

    【當前】山河永寂:“沒有?!?/p>

    【當前】妖精口袋:“那為什么……”

    為什么會找自己?自己一向深居簡出的,幫派什么的也很少參加,特別是最近在幫紅蓮業燼那個號練級,上的更是少了,顏安歌不禁有些疑惑,自己的身上,有什么東西是讓大神看重的么?

    【當前】山河永寂:“江湖排行榜上排名前十的女玩家就你跟紅蓮業燼,紅蓮業燼已經結婚了?!?/p>

    【當前】山河永寂:“我那些任務都做的差不多了,還沒試過夫妻任務呢。正巧你最近升級也慢?!?/p>

    【當前】妖精口袋:“……”

    什么叫還沒試過夫妻任務?。?!顏安歌囧囧有神地望著窗外的黑暗的夜幕……

    【當前】山河永寂:“你覺得怎么樣?”

    怎么樣?能跟大神搭檔做夫妻任務,還能怎么樣?

    游戲里的夫妻本就是做不得真的,今天做了夫妻,說不定明天就離了婚,大片大片為了做任務而結婚的,她本也不打算能在游戲里覓得真愛,當下,也不矯情了。

    【當前】妖精口袋:“好!”

    【當前】山河永寂:“那好吧,走,去月老廟?!?/p>

    ???不用這么急吧……

    山河永寂的身影就快要消失在視線里,顏安歌反應過來,點了傳送,傳送到月老廟。

    倆人本就是因為做任務而結的婚,所以完全不用向心有言岸那樣高調地巡游辦婚禮,顏安歌被大神渾渾噩噩地帶著,一路流程下來,就結了婚。

    《神天》游戲里的結婚要只要求男女雙方的等級在32級以上,雙方之間有2000的友好度,然后由男方這么去跟月老對話,然后倆人一同去找到陰陽八卦令回來叫給月老就好。

    因為陰陽八卦令找很好找的,必須要夫妻二人一同去才會顯示出來,所以基本上就是,山河永寂騎著馬打BOSS刷友好度,然后又騎著馬找陰陽八卦令,她就在后面跟著跑跑跑,然后回來,就莫名其妙地結了婚。

    同時,世界上也發了消息上去。

    【系統消息】山河永寂跟妖精口袋兩人在月老廟前正式結為夫妻,祝兩人百年好合,白頭偕老。

    很快的,這邊不停地有消息傳了進來,顏安歌頗為頭疼地一一看過去,大多是賀喜的聲音。

    【系統消息】:風吹屁屁涼經典版邀請您加入“妖精結婚了”的隊伍中,同意OR拒絕?

    鼠標滑動,點擊同意。

    【隊伍】風吹屁屁涼經典版:“老實交代吧?!?/p>

    【隊伍】請叫我萌萌:“怎么回事,我一上線就看見這樣的消息,新郎是……我沒看錯吧?!?/p>

    【隊伍】鎖&非愛:“怎么就結婚了?把大神帶過來看一看吧?!?/p>

    【隊伍】請叫我萌萌:“不是吧??!真的是大神山河永寂?。?!妖精啊,你這是走了什么桃花運?。?!”

    我也想知道我自己是走了什么桃花運啊,一天之內結婚兩次,還要不要這么刺激!

    顏安歌清了清嗓子,揉了揉自己僵硬的臉,手指迅速地在鍵盤上打了字上去。

    【隊伍】妖精口袋:“嗯,是大神?!?/p>

    【隊伍】風吹屁屁涼經典版:“一群八卦的女人,不過,我也好期待見到大神啊啊啊啊啊?!?/p>

    呃……

    這幾個人都是她之前一起打BOSS過來的伙伴,這里面也就風吹屁屁涼經典版這一個人是男人,最開始在眾人的心目中,屁屁就是那種……唔,很娘的那種男人。不過相處得久了才知道他的內心里有一個澎湃的小宇宙。

    【好友】妖精口袋:“那個……我朋友說,想見見你?!?/p>

    顏安歌猶豫著打了一行字上去,本以為會得到不痛不癢的拒絕,但是卻沒想到很快就得到了大神的回復。

    【好友】山河永寂:“好”

    大神回復得很快,讓她一直很恍惚,顏安歌定了定神,自我安慰道,大神也不過是個普通人,僅僅只是操作精準了點,裝備厲害了點,技能強悍了點,經驗……豐富了點。

    可是,大神還是大神??!

    顏安歌發了坐標過去,很快,大神就到了,屁屁發了個隊伍的邀請過去。

    【好友】山河永寂:“這個‘妖精結婚了’是……”

    顏安歌囧囧地回了句“是我們的隊伍”。

    【隊伍】風吹屁屁涼經典版:“大神居然真的加了我們的隊伍誒?。?!”

    顏安歌捂臉,自己怎么就認識了這號人。

    一青衣俠客,旁邊站著一粉一黑兩名女子,對面就是妖精口袋跟山河永寂,顏安歌看著看著,忽然有一種,丑媳婦要見公婆的感覺。

    【隊伍】鎖&非愛:“大神好?!?/p>

    【隊伍】請叫我萌萌:“不對,應該叫,姐夫好!”

    【隊伍】妖精口袋:“那什么,我跟他只是因為做夫妻任務才結的婚……”

    【隊伍】山河永寂:“沒關系,就叫姐夫吧?!?/p>

    呃……大神。

    所以,大神外表看似威風凜凜不可侵犯,其實都是這么平易近人么……o(╯□╰)o

    不過,看在另外那幾個人好半天都沒吐出一句話的份上,心里忽然就平靜了下來。

    【好友】山河永寂:“你明天什么時候有時間就敲我,我們去做夫妻任務?!?/p>

    【好友】妖精口袋:“好?!?/p>

    屏幕上大神的身影漸漸黯淡了下去,顏安歌抬起頭來看了看指針指向十二點的時間,卻無絲毫睡意,干脆拉著屁屁他們就去打BOSS升級。

    書友評價

    • 木洛夢
      木洛夢

      “時光靜好,與君語;細水流年,與君同;繁華落盡,與君老?!弊x罷作者沐依晨的小說《網游之竹馬猛于虎》,讓我感受頗深,也深深的明白了很多道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久久国内精品情侣主播a级_伊人五月在线_老狼一区忘忧草欢迎您大豆男男_成人a视频片在线观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