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ptfwa"><noscript id="ptfwa"><video id="ptfwa"></video></noscript></dd>
    <tbody id="ptfwa"></tbody>
  • <th id="ptfwa"></th>

    <th id="ptfwa"></th>
    <tbody id="ptfwa"></tbody>
    <tbody id="ptfwa"><p id="ptfwa"></p></tbody>

    <button id="ptfwa"><acronym id="ptfwa"><u id="ptfwa"></u></acronym></button>
    <dd id="ptfwa"></dd><rp id="ptfwa"></rp><th id="ptfwa"></th>
    <th id="ptfwa"></th>
    <th id="ptfwa"></th>

    您的位置 : 語樂文學網 > 青春 > 回憶停在那一邊
    回憶停在那一邊

    回憶停在那一邊云葭

    主角:羅唱晚,蕭愷中
    《回憶停在那一邊》是一部青春題材的小說,在同類作品中堪稱經典神作,其作者云葭也是深受網友喜歡的一名作家。小說《回憶停在那一邊》主要介紹的是:一場陰謀讓在外留學的羅唱晚歸國,因為十年前兩個阿姨的死,她很討厭蕭愷中,卻很喜歡同她一起長大的大哥哥方峻巖。她懷疑蕭愷中為奪取她外公的產業而陷害自己,便處處針對蕭愷中,想方設法找他的麻煩,甚至還鼓動公司的女明星找機會制造與蕭愷中的緋聞,蕭愷中一一化解,并且在一天天的相處中,拉近了與羅唱晚的距離。外公的公司遭遇危機,羅唱晚原以為這場危機是她同母異父的妹妹周凱麗一手策劃,孰料在幕后操控一切的人竟然是……...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24-02-21 11:25:19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 章節預覽

    (一)

    我左手托腮,一邊看似無聊地轉動正冒著熱氣的青瓷茶杯,一邊豎起耳朵偷聽蕭愷中和葉芳的談話。我背對著他們而坐,雖然看不清后桌的情況,但還是感覺到了他們之間寒冰一樣的氣氛。我鄙夷地輕哼一聲,給我發郵件的那個人果然沒說謊,不枉我翹了課千里迢迢跑回國,若收拾不了蕭愷中,我不光對不起柯檸,還對不起這來回的機票錢。

    想得太入神了,我忘了茶水是燙的,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難受得差點噴出來,捂著胸口一個勁地咳嗽。服務員小姐很周到地送了疊餐巾紙過來,我道了聲謝,暗自慶幸后桌那一對完全沉浸在他們的世界里,沒有被我影響到。然而,我的思緒卻被音響中剛切換的曲子給打亂了。

    這是一家極雅致的茶館,古韻的氣息仿佛能把人待到幾百年前,我一點都不意外他們的音響中會傳出《漁舟唱晚》的旋律,只是事隔多年,再次聽到這首古箏曲,我還是平靜不下來。我的小阿姨生前是位古箏高手,《漁舟唱晚》曾是她最喜歡彈的曲子,這也是她給我取名叫“唱晚”的原因。小阿姨的死一直是個謎,我甚至懷疑她還活著,只是不想見我們才故意躲了起來。前幾天收到那封沒有署名的郵件,我的第一反應是,郵件是小阿姨發給我的。因為我實在想不出來,除了她之外還有誰這么討厭蕭家,還有誰會擔心柯檸被蕭愷中騙,我那對極度厭惡蕭家的爸媽才沒閑工夫理我。

    就在我腦子里一團亂的時候,蕭愷中和葉芳之間的戰火燃燒起來了。在一聲杯底接觸桌面的輕響后,我聽見蕭愷中不冷不熱地說:“葉小姐,你應該知道規矩。你跟了我這么多年,我對你的工作能力一向很滿意,所以才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事到如今,不用我多說什么了吧?”

    嘖嘖,私底下還叫葉小姐,假正經。我鄙夷,琢磨著他們今天大概是來談分手的。

    “我知道?!比~芳輕輕啜泣,“明知說出來也沒用,可我就是想把我的心里話告訴你。抱歉蕭總,讓你失望了,我知道該怎么做。明天我就遞交辭呈?!?/p>

    我咬咬牙牙,蕭愷中不愧是個狠角色,兔子吃窩邊草也就罷了,吃干抹凈后還把草根都掘了!我心里暗罵蕭愷中,一低頭,不經意瞥到右后方的黑色錢包一角,那一瞬間我心頭的郁悶全部煙消云散。錢包肯定是從蕭愷中口袋里掉出來的!

    見左右沒人,我便小心翼翼地伸出右腳,一點一點把錢包給勾了過來,然后把我自己的錢包碰到地上,俯下身去撿的時候順道把蕭愷中的錢包一并收了。

    等我完成這一系列動作,葉芳已經凄凄慘慘戚戚地離開了。我別過頭去偷瞄了一眼蕭愷中,他似乎還沒有要走的意思,繼續端著杯子喝茶,邊喝邊裝深沉。剛上樓的一位時髦美女不斷地向他拋媚眼,一副恨不得馬上黏上來的樣子。估計是受不了美女的頻頻放電,蕭愷中終于開口喊服務員買單了。我那顆興奮的心一下子蹦得老高。

    就在蕭愷中說“服務員買單”的五秒鐘之后,我嗅到空氣中有股尷尬的味道。這時候蕭愷中肯定在低頭找他的錢包,不過我不敢回頭看,萬一被他發現了,我怎么死都不知道。

    半分鐘之內后面沒有一點動靜,但我猜得到是什么情況。他蕭愷中這輩子最不缺的就是錢了,沒想到也會有付不出茶錢的一天。我咬著嘴唇強忍住笑意,感覺他再不走我就要憋出內傷來了。

    又過了幾秒鐘,蕭愷中聲音低沉地朝服務員說了句抱歉,然后拿出手機開始打電話。像他這種人肯定死要面子,讓他說出“我在茶館喝茶沒錢買單,你過來給我送點錢”之類的話是絕對不可能的。我只聽見他報了地址,叫人來接他。

    如此輕易就把蕭愷中給整了,我心情好得不得了,好幾次想回頭看看蕭愷中的喪氣樣兒,又怕被他看出端倪,只好偷著樂。

    過了好久,有個男人過來幫蕭愷中付了錢,聽他們的對話,這男人要么是蕭愷中的司機,要么是他類似于跟班似的下屬,說話老是一股畢恭畢敬的腔調。聽他們的腳步聲越來越遠,我回頭,他們的身影已經消失在樓梯口了。我終于沒能忍住,伏在桌子上笑得渾身發顫。

    我沒想過要留下蕭愷中的錢包,要不我就成小偷了,可是我一時想不出要怎么處理這個錢包,索性掏出來朝窗口扔了下去。然而,錢包一離手我就后悔得想去撞墻。得意忘形的我根本沒注意蕭愷中就在下面,他剛往前走了一步,錢包不偏不倚落在他的腳邊。那一瞬間我腦子里一團亂,愣在原地動彈不得,直到蕭愷中抬頭,目光落到我臉上的時候,我才驚覺,飛快地掏出錢扔在桌上,一邊喊“服務員買單買單”一邊逃之夭夭。

    好在這家茶館設在購物中心,二樓有一扇門通向商場。我慌慌張張往人多的地方跑,正好看見前面的電梯門開了,我不顧一切地沖了進去,待電梯門關上,我終于狠狠舒了一口氣。

    蕭愷中沒想到他會有這么一天,我也沒想到自己會有這么一天。高中時跟學校的大姐大打群架,我眼皮都沒眨過一下,如今被蕭愷中掃了一眼我就嚇成這樣,我并不想承認,其實早在第一次見他的時候我就有點畏懼他的眼神。

    第一次見到蕭愷中,我十六歲,他二十四歲。蕭家財大氣粗,蕭愷中不過接手他們家旗下一家子公司,他爸就大張旗鼓地搞了個慶祝晚宴,我爸媽還有柯檸都收到了請柬。以我爸媽對蕭家的厭惡程度,他們本來是極不想去的,又怕落人話柄,不得不強擠出笑臉去參加。當時我因為接連氣走三個班主任,剛轉了新學校,我媽非得把我也帶去蕭家的晚宴,說是讓我看看別人家的女兒如何端莊賢淑,讓我學著點。我死活不愿去,還跟我媽大吵了一架,我媽就讓柯檸來勸我??聶幚业氖中跣踹哆栋雮€小時,見她說得快哭了,我才不情愿地點了點頭。

    那天晚上的柯檸美得不可思議。我一直都覺得柯檸很美,但是穿上禮服站在璀璨燈光下的她還是令我驚艷了,和她一比,那些濃妝艷抹的女人在我眼里就跟村姑似的。媽媽希望我能學學人家的女兒,她怎么就沒想過,我們家有柯檸這么一位真正的淑女,要是能學乖我早學乖了。自從多年前因為那件事跟爸爸媽媽鬧翻后,我徹徹底底變成了別人眼中的壞女孩,除了我從就小就暗戀的方峻巖,我只聽表姐柯檸的話。

    原以為柯檸會是那場宴會唯一的閃光點,可是西裝筆挺的蕭愷中一出現,聚集在柯檸身上的目光馬上被吸引走了一半。那些女孩們花癡般地看著蕭愷中,眼睛里像是冒出了動畫片里的粉色愛心泡泡。討厭蕭家一切的我只承認蕭愷中帥,但絕不會認為他是個好人,他也就長了副光鮮的皮相騙騙善良小女生。

    當晚除了我和柯檸之外,所有年輕的女孩子都圍著蕭愷中轉,我不屑地斜了他一眼,對柯檸說:“和他爸一樣,都是披著羊皮的狼?!笨聶幯谧煨?,輕輕打了一下我的頭。

    我和蕭愷中至少隔了二十米的距離,他附近又有那么多鶯鶯燕燕嘰嘰喳喳的,正常情況下他絕對聽不到我罵他。所以當他轉過頭往朝我看時,我心虛得有些不知所措,但還是裝作若無其事地與他對視了一眼。蕭愷中的目光在我臉上停留了不到三秒就面無表情地轉身走了,那眼神讓我極度懷疑自己是隱形的。

    剛才在茶館樓下,蕭愷中抬頭朝我看的那一瞬間,我恍然有種回到六年前的感覺,他的眼神和我第一次見他的時候一模一樣,從容、安靜,若無其事,就像無風時未起波瀾的湖面。而我依舊心虛驚慌,比從前更甚。幸好我能肯定,蕭愷中沒認出我來,且不說當年我只是個沒長開的黃毛丫頭,他壓根就沒留意我。

    柯檸和我們家所有人一樣,對蕭家的人沒有什么好感。得知柯檸和蕭愷中在一起的消息時,我正一邊刷網頁一邊吃冰淇淋,剛要送進嘴的冰淇淋掉到了裙子上,直到它融化,我還是沒有回過神來。我一直以為柯檸和我一樣默默暗戀著方峻巖,她若真的跟方峻巖在一起了,我可能會難受一兩個月甚至一兩年,可如今她喜歡上了蕭愷中,這比收到她和方峻巖的結婚請柬還讓我震驚。

    我在商場四樓轉了好久,確定蕭愷中不會追過來,才放心地去坐電梯下樓。

    出了商場我才猛然意識到,天已經黑了,而我卻不知道下一步該做什么。這次偷跑回來純屬一時腦熱,起初收到郵件告密說柯檸和蕭愷中在一起,我半信半疑,總覺得柯檸不至于這么沒底線,挑誰不好偏挑一個我們家人人都討厭的。但是僅僅過了兩天,網上關于蕭愷中和柯檸的緋聞就傳得沸沸揚揚,鋪天蓋地的。身在國外的我都能看到這些消息,更別說我爸媽了,還有我那一天不看報紙就渾身難受的外公,得知這一消息他肯定氣得肝顫。

    那個發郵件給我的人仿佛早就猜到了我的心情,就在我按捺不住的時候,又給我發了一封郵件,點破蕭愷中接近柯檸不過是為了我外公的財產,其實他身邊的女人多得跟走馬燈似的,去一撥又來一撥,他的秘書葉芳就是他的情人之一。

    我雖不是沖動的人,但一時間聽說這么多事,哪里還有心情再去干別的,一怒之下我就買了次日的機票回來了,壓根沒考慮回來后該做什么。直到下飛機打開手機時,我收到了一條短信。那一瞬間我突然生出一股巨大的恐懼感,似乎我的一舉一動甚至是心里產生的一個毫不起眼的念頭都被人窺探著。發短信和發郵件給我的應該是一個人,就是他告訴我,蕭愷中約了葉芳在這家茶館見面。

    如果真的像我僥幸的猜測那樣,發郵件的人是小阿姨,那就再好不過了??扇绻皇切“⒁?,豈不是意味著我已經陷入了別人為我設好的局?我從小就不喜歡被人牽著鼻子走,要不是因為太擔心柯檸,我才會這么冒冒失失回來。對方似乎已經徹底摸清了我的心思,他知道我最在乎和最討厭的。

    我對著那條短信發了半天呆,最終還是走了人家替我安排好的這一步。

    所幸我并非一無所獲,很少有人能讓蕭愷中當眾出丑,但是我做到了。

    折騰到現在,我又累又餓,有家卻不敢回。爸爸媽媽要是知道我偷跑回來,我的耳根子就別想清凈了。想來想去,我決定還是先去柯檸那兒待幾天,順便問問她和蕭愷中到底怎么回事。

    (二)

    我走到天寧大廈樓下,抬頭一看,柯檸的辦公室果然還亮著燈。她不算真正意義上的工作狂,但執著起來比工作狂還可怕。就在她和蕭愷中傳出緋聞的前不久,外公把公司的事都交給她打理了??聶幰粋€二十五歲的女孩子,一時間很難讓公司上下都聽她的,以我對她的了解,在這個關鍵時刻她必定會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工作上,廢寢忘食那是輕的。唯一讓我想不通的是,聰明如柯檸,怎么會在這個時候去招惹蕭愷中?

    我一邊琢磨一邊往電梯走去,等到電梯門關上,我才意識到,我得找個正當的借口向柯檸解釋為什么會突然跑回來??偛荒芨嬖V她,我回來的目的是為了破壞她跟蕭愷中吧!不過仔細一想,我又覺得沒必要去找理由。她和蕭愷中在一起,就是她不對,理在我這邊,我根本沒必要糾結那么多。

    于是,我理好心情,昂首挺胸地朝柯檸辦公室走去。

    出乎我的意料,辦公室雖亮著燈,里面卻空無一人。我皺著眉往里間走,喊了幾聲柯檸的名字,沒人答應我。我有些莫名其妙,燈亮著門也開著,柯檸去哪了?

    掃了一眼空蕩蕩的辦公室,我忽然覺得心里毛毛的,掏出手機給柯檸打電話,誰知她關機了。我嘆了口氣,轉身出門。

    倒霉的事接踵而至,我剛走到電梯口,還沒來得及去按樓層,居然停電了!走廊上漆黑一片,我借著手機的微弱光芒找到了樓梯,心里叫苦連天。要知道柯檸的辦公室在最頂層,偏偏我還穿著高跟鞋,走樓梯下去會累死人的!可我實在不想把時間耗在這,一咬牙就下樓了。

    大概走了五六步的時候,我似乎踩到了木棍之類的東西,腳底猛地一滑,我驚叫出聲,緊接著后腦傳來一陣刺痛,黑幕徹底將我籠罩。

    陽光很燦爛,一直照到了我的病床前。我動了動酸痛的身子,不經意瞥到了正趴在床邊睡覺的柯檸。奇怪的是,柯檸也穿了一身病號服。我推推她的胳膊:“柯檸,別睡了?!?/p>

    柯檸撐開眼皮,看見我的剎那她馬上露出了笑臉:“唱晚,你醒了啊?!?/p>

    我正要問她為什么穿了身病號服,她抬起頭就對著我身后喊道:“阿姨、姨父,唱晚醒過來了?!?/p>

    聽到柯檸叫阿姨,我就知道我的麻煩來了。

    轉身,我看見爸爸媽媽坐在窗邊的沙發上,他們和柯檸一樣,也是一副剛睡醒的樣子,應該是在這守了我一夜。我的目光從他們身上掃過,抿了抿嘴,沒有說話。

    “羅大小姐,醒了???”爸爸的臉色不怎么好看,“我記得這個時候你應該在西半球上課吧,怎么突然跟變戲法似的出現在我面前了呢?難道是我年紀大了,記憶出錯了?”

    我沒好氣,“行了行了,少挖苦我,我就是偷偷跑回來了怎么著?不行???”

    “有你這樣對爸爸說話的嗎!”媽媽不淡定了,站起來氣呼呼念叨我,“真不知道我怎么會生出像你這樣不懂事的女兒,從小就不讓人省心!除了翹課打架喝酒胡鬧,你還會干什么?”

    “是是是,您是名媛淑女,富家千金,怎么可能會生出我這樣不堪的女兒!我就是個撿來的惹事精。對不起啊,給你們添麻煩了?!?/p>

    “你……”媽媽被我氣得臉色發白,“我懶得跟你說!不管你這次回來做什么,等你傷好了,馬上給我回去!”

    她好像還想說什么,爸爸趕緊阻止她,勸道:“你少說幾句,唱晚剛醒過來,你就別氣她了?!?/p>

    媽媽沉默了一會兒,不說話了。然后爸爸擠出笑臉走了過來,右手搭在我的肩膀上,“頭還疼嗎?醫生說你磕到了后腦,還得留院檢查一天。等你傷好了,我讓秘書給你訂回去的機票。還有一年你就畢業了,別耽誤了學習?!?/p>

    我皮笑肉不笑:“讓我趕緊回去,省得礙你們的眼是吧?”

    “說什么胡話!你是我們唯一的女兒,爸爸媽媽也是希望你好,你怎么就這么不懂事呢。唉,你要是有檸檸的一半,爸爸沒準能多活十年?!?/p>

    爸爸一提到柯檸,柯檸馬上接過話茬:“阿姨、姨父,唱晚身體還沒恢復,有什么事我們回家再說吧——還有你,唱晚,別使小性子了,一會兒我叫醫生來給你檢查檢查?!?/p>

    在柯檸的調停下,病房里總算恢復了平靜。

    其實爸爸沒說錯,我要是能有柯檸的一半,他和媽媽沒準真能多活幾年。這八年來,我要么不跟他們說話,稍微多說幾句就會吵起來。對此,柯檸已經見怪不怪了,我和爸爸媽媽之間的緊張氣憤也經常是在她的調停下才化解的。

    安靜了沒一會兒,敲門聲響了。一個護士推門進來,對柯檸說:“柯小姐,有位先生來看你,我就直接帶他過來了?!弊o士的話音剛落,一張男人的臉出現在了門口。

    我腦子里仿佛有條神經突然抽動了一下,刺疼刺疼的。我下意識回頭看了一下爸爸媽媽的反應,如我所料,他們的臉色也都不好看。只有柯檸微笑著跟剛進門的男人打招呼:“你怎么來了???”

    “聽說你住院了,來看看你。還好吧?”男人嘴角勾起,滿臉成熟的韻味,是現在小女孩子最喜歡的類型。然而我卻比誰都清楚,隱藏在這副好皮囊下的是一顆令人多么厭惡的心。

    蕭愷中出現在這里,我一點都不奇怪。所以當他的眼神落到我臉上的時候,我很大方地回了一個微笑,好像昨天那一幕根本沒有發生過。蕭愷中的演技比我還要爐火純青,從容不迫,大方得體。他保持著原有的笑臉,向我爸媽打招呼:“羅叔叔,顧阿姨?!笨戳丝次抑?,笑道:“這位就是唱晚妹妹吧?好多年沒見,都長這么大了啊?!?/p>

    妹你個頭!我心底叫罵,誰是你妹啊,搞得我跟你很熟似的!

    媽媽心里估計也是跟我一樣想的,她連表面的和諧都不愿裝,繃著一張臉。爸爸倒還好,除了蕭愷中蕭家人的身份外,他對蕭愷中本人并沒有什么意見。為了緩和氣氛,他禮貌性地回了蕭愷中一個微笑:“我家里還有些事,你們年輕人聊吧?!闭f完就把媽媽拉走了。走到門口,媽媽回頭瞪了我一眼,“回家再跟你算賬!”

    原本我是極希望爸爸媽媽趕緊走的,可是和蕭愷中比,我寧愿他們在我耳邊繼續嘮叨。

    蕭愷中把手中的百合花遞給柯檸,寒暄了幾句,繼而眼神落到了我身上。我懂得先發制人的道理,搶在他開口之前,不冷不熱地沖他說了句:“真不解風情,送什么百合啊,你應該送玫瑰,最好是九十九朵?!?/p>

    蕭愷中雙手插在褲袋里,哈哈大笑:“行,你要是喜歡的話,下次我可以送給你?!?/p>

    “誰稀罕,不知道有多少人給我送過,我收得手都軟了。而且送花多俗氣啊,俗人才會干這種事!”

    我和蕭愷中你一言我一語,打著心理戰。我當然不會僥幸希望他沒認出我來,昨天害他當眾出丑,他肯定想著怎么扳回一局。不過我不怕他,早在回國前我就做好面對他的準備了,我還真不信他敢把我怎么樣。

    我討厭蕭愷中,這點柯檸比誰都清楚。所以我剛開口和蕭愷中說話的時候,柯檸看上去特別擔心,幾次巧妙地打斷我們的對話。后來她見我并沒什么出格的舉動,也就漸漸不那么緊張了。

    蕭愷中走了之后,柯檸瞪了我一眼,“你呀,以后說話注意一點,別不分場合什么話都說?!?/p>

    我反問:“你是怕蕭愷中打你妹妹我,還是怕我欺負了你親愛的的蕭愷中???”

    “你聽誰說的?”柯檸的臉色一下子變了。

    “你以為我這次為什么偷偷跑回來?你和蕭愷中的事鬧得沸沸揚揚的,還指望我蒙在鼓里?”

    “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樣!”

    “那是怎樣?”

    “算了,看來我不告訴你實情,你是不會安心的?!笨聶幷f,“外公把顧氏企業交給我打理的事你是知道的,說實話我真的沒什么信心。公司的董事們也不看好我,他們各懷心思,而且已經有人蠢蠢欲動了?!?/p>

    我有些明白柯檸的意思了,“你是說……”

    “前陣子我們和蕭氏有合作,我和蕭愷中見面比較頻繁,不小心被記者拍到了。外公提議我將計就計,我找了蕭愷中商量,他答應得很爽快?!?/p>

    原來如此。這些年蕭愷中風生水起,柯檸和他的緋聞一傳開,顧氏的董事們也就不敢胡來了。他們可以欺負柯檸年紀輕資歷淺,但完全沒理由懷疑蕭愷中的能力。蕭家和顧家門當戶對,若柯檸真嫁給了蕭愷中,那群老狐貍就算有三個膽也不會以卵擊石。

    可是我知道,顧家的女孩是絕對不會嫁給蕭家的人的。十年前發生的一切已經把這個可能徹底摧毀了。

    我正陷入回憶,柯檸推了推我,“又在想那件事了?”

    “沒有?!蔽蚁朕D移話題,問她,“對了,你怎么住院了?昨晚我去你公司找你,你辦公室的燈還亮著呢?!?/p>

    柯檸皺了皺眉,把昨晚的事大致給我描述了一遍。她說看文件看到一半突然停電了,后來燈亮的時候,她感覺有人從走廊外跑過,一時好奇就想出去看看。后來發生的事和我遇到的一模一樣,她跟著那個人影下樓,不小心踩到了木棍,摔暈了過去。

    “可能最近總是熬夜,累壞了吧?!闭f完之后,柯檸補充了一句。她大概是不想讓我為她擔心。

    我說:“不,是有人故意設計我們!”

    我把最近發生的一切都告訴了柯檸,包括我昨晚在天寧大廈的遭遇,還有那兩封奇怪的郵件。

    (三)

    李阿姨做菜的手藝一如既往的好,一聞到廚房傳來的那股香味,我肚子里的饞蟲就開始動了。我剛出院,她特意買了很多菜,說是給我好好補補。

    我翻著從書房隨手拿的一本書,一邊翻一邊等開飯。那張舊照片剛從書頁中掉出來的時候,爸爸正好下樓。我撿起照片,似笑非笑地看了爸爸一眼:“給,你的寶貝。以后收好一點,萬一不小心被我弄丟了,你又該說我了?!?/p>

    爸爸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接過照片的同時順便把我手上的書也拿了去。這件事是他理虧,不管我怎么嘲諷他都不會對我發脾氣的,多年以前如此,多年以后的今天也是如此。早在我發現這件事的時候,我跟他之間原本親密的父女關系就已土崩瓦解。

    我知道爸爸真正愛的是照片上那個女人,我還一直為媽媽不平。不曾想到的是,媽媽本就是知情者,甚至她帶給我的震撼遠比爸爸要大得多。從那時起,我開始極度厭惡這個虛偽的家,我用盡自己一切能力去反抗,打架、喝酒,氣跑一個又一個班主任,轉一所又一所學校,從所有人眼中的好好學生變成了一個徹徹底底的小太妹。

    “可以開飯啦?!崩畎⒁虒⒆詈笠坏啦硕松狭俗?。

    爸爸回頭看了一眼正從樓上下來的媽媽,壓低聲音對我說:“別再提這事了,先吃飯吧。我幫你訂了下周一的機票,回去以后好好念書?!?/p>

    “你就這么急著想趕我走?”我輕笑,“可是我偏不想這么早回去?!?/p>

    “別任性了,唱晚,算爸爸求你?!?/p>

    “怎么了這是?”媽媽走到我身邊,坐下,“之前的賬還沒跟你算呢,小祖宗,你能讓我們清凈會兒嗎?”

    我沒理她,拿起筷子就要夾菜,結果她一句話又把我吃飯的興致給壓下去了。她說:“你這次偷跑回來,是因為蕭愷中?”

    “還讓不讓人吃飯了!”我把筷子一放,“你既然都知道了,還問我干嗎?”

    “離蕭愷中遠點,以后和他有關的事,你都不許插手??聶幰呀洸皇切『⒆恿?,她做事比你有分寸,你管好自己就行!還有,你爸爸的那件事,以后也不許再提了?!?/p>

    看來剛才我和爸爸的對話,媽媽在樓梯口都聽到了。我看了他們一眼,突然覺得很想笑:“你們還真是恩愛夫妻啊,鶼鰈情深,琴瑟和鳴,簡直太般配了?!闭f完我拎著包,頭也不回地走了。媽媽在后面喊我:“這么晚了你去哪?給我回來!”

    天不僅黑了,而且下著雨。還好雨不是很大,在這初秋時節打在身上也不是特別冷。

    隔著車窗玻璃往外看,一片燈紅酒綠。

    我用紙巾擦了擦臉上的雨水,又摸了摸餓扁的肚子,心里很不是滋味。進了醫院后我就沒吃過一頓好的,好不容易今天李阿姨做了一桌子好菜,全浪費了。為了避免再跟爸爸媽媽吵架,我決定去柯檸家住幾天。不過現在這個點柯檸肯定還在公司,在去她家之前,我還是得找個地方填飽肚子。

    的士停在一家餐廳門口,我抬頭看了一眼,覺得還行,就付了錢下車了。地方是我讓司機找的,我跟他說隨便給我找個能吃飯的地方,司機當時愣了,估計沒見過像我這樣坐車的。

    雨越下越大,我剛下車就有服務員小姐過來送傘。她問我幾個人,我說就一個,然后她笑著領我找了個位置坐下??墒钱斘尹c完菜的時候,她那美好的笑容僵了一下,不確定地問我:“小姐,您真的是一個人?”

    菜單上每道菜的標價都很高,我剛才差不多點了五個人的份,她要么就是怕我吃霸王餐,要么就是驚嘆我的食量。我遞給她一個惡作劇的微笑,說:“不好意思,我已經三天沒吃飯了,餓壞了?!?/p>

    她的表情和我想象的一般,嘴角抽了抽,默默轉身走了。趁她還沒走遠,我提高聲音道:“小姐,先給我拿兩瓶紅酒吧?!?/p>

    “你不怕喝醉?”聲音從我背后傳來。我能聽出來,說話的人是蕭愷中。

    他毫不客氣得拉開我對面的椅子坐下,嘴角噙笑,表情很欠揍。我心想我怎么就這么倒霉,冤家路窄,路再窄也不至于窄成這樣吧!

    蕭愷中大概從我的表情中看出了什么,他瞥了一眼窗外,“那兒就是我上班的地方,我剛想來吃個飯就碰上你了,算是冤家路窄吧?”

    我沒有說話,因為我實在不知道我跟他之間有什么好說的。他倒也不介意,表情怪異地繼續盯著我看。過了好久,第一道菜已經上來了,我再也不受不了這尷尬的氣氛,開口打破沉默。我說:“你臉皮還挺厚的啊,我又沒請你坐下?!?/p>

    “無妨。你要是介意的話,這頓我請?!?/p>

    “不需要。你要是有錢,另外開一桌去,我不習慣跟陌生人一起吃飯?!?/p>

    蕭愷中聽了這話,非但沒生氣,反而笑了。這跟我印象中的他一點都不像,我記得他喜歡繃著一張面癱似的臉,任憑美女們怎么放電他都是不茍言笑的。

    菜很快上齊了,酒也拿來了。那位服務員小姐看見蕭愷中,先是紅了紅臉,隨后愣了一愣,又小心翼翼瞄了我一眼,皺了幾下眉頭。她這一系列表情精彩極了,沒準心里正在大罵我無聊,明明不是一個人還耍她玩。天地良心,我可真沒耍她。

    我讓服務員加個酒杯,用同樣似笑非笑的表情看向蕭愷中,說:“既然你臉皮那么厚,那就陪我喝一杯吧,正好我也有話跟你說?!?/p>

    “洗耳恭聽?!?/p>

    “那天在茶館我就是故意耍你的,因為我看你不順眼,這點我不說你也知道吧?!?/p>

    “然后呢?”

    “柯檸告訴我了,你們的關系并非我所想的那樣,看來是我誤會你啦。我做事一向有原則的,既然是我的錯,那就借這個機會向你道個謙?!蔽页e了舉酒杯,“不過你可別假戲真做,柯檸是絕對不會跟你在一起的?!?/p>

    蕭愷中舉起酒杯跟我的杯子碰了下,一飲而盡,很給我面子。既然如此,我也不能失了面子,一口氣把杯子里的酒全喝光了。估計像我們這樣喝紅酒的,這餐廳里再也找不出第二對。

    “酒量不錯,不過女孩子家在外面最好別這么喝酒,容易吃虧?!笔拹鹬行α诵?,又給自己倒了一杯。

    他只字未提柯檸,我不知道他的想法,也沒法再繼續這個話題。

    差不多吃了八分飽,我又繼續喝酒,這一過程中我沒有再跟蕭愷中說過一句話??吹贸鰜?,他也不太想理我。

    “你跟柯檸感情很好吧?”他突然問了我一句。

    廢話,要是感情不好,我犯得著大老遠從美國跑回來幫她出頭么!我斜了他一眼,說:“柯檸是你的朋友,我可不是!我已經跟你道歉了,以后誰都別找對方的麻煩,見了面就當不認識。你要是心里還有氣,大不了把我的錢包拿走,讓我也出一次丑,這樣我們就算扯平了?!?/p>

    我把錢包掏出來遞給他,盡可能讓自己看上去真誠一點。誰知蕭愷中居然笑了,他抿了一口紅酒,抬眼盯著我看,“羅小姐是聰明人,要是身上沒有夠付這頓飯錢的現金,怎么會把錢包交出來。你這是想諷刺我笨呢,還是想說明自己笨?”

    “……”我咬咬牙,氣不打一處來。

    蕭愷中說的沒錯,我的包里確實還有錢。我之所以這么做,是想讓他覺得我是真心想跟他講和,并且以后都不會再找他麻煩。他若是相信了,就會放松對我的警惕,我才有機會繼續整他。只可惜棋差一步,蕭愷中狡猾得像只狐貍,他肯定猜到了我的小算盤。

    狐貍沒上鉤,我也就沒心情繼續陪他玩下去了,黑著臉叫服務員買單。其間我偷偷看了一眼蕭愷中的反應,他居然一點都不生氣,端著酒杯慢悠悠品味,好像還挺得意。我腦子里突然冒出一個想法,蕭愷中該不會是想報一箭之仇,故意激我生氣的吧?

    我把酒瓶里剩下的酒全倒了出來,直到溢出杯口。買完單,我端起杯子對蕭愷中說:“我不笨,你更不笨,我們算是扯平了,以后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永別,再也不見!”

    喝完酒,撂下杯子,我瞪了蕭愷中一眼就走。從玻璃窗中可以看到,外面的雨已經很大了,打在地上都能濺起水泡來。我攥著包在門口徘徊了一會兒,正猶豫要不要走,蕭愷中神出鬼沒地出現在我的面前,雖然他臉上沒什么表情,但我還是從他眼睛里看出了嘲笑。他問我:“羅小姐沒帶傘吧,需不需要我送你一程?”

    就算被淋出病來,我也不稀罕讓蕭愷中送我。我瞥了他一眼,假裝清高:“我不喜歡跟陌生人單獨坐一輛車?!?/p>

    蕭愷中不怒反笑:“你喝了那么多酒,沒醉?”

    “笑死人了!想當年我夜夜泡吧喝酒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摟著美人軟玉溫香呢?!蔽曳疵嬒嘧I,說完之后再也不看他,正定從容地走進雨簾中。

    大約走了幾百米,我估計蕭愷中已經看不到我了,這才急匆匆跑進一旁的屋檐下躲雨。這鬼天氣,才一頓飯的時間雨就下這么猛了!長這么大我第一次后悔沒有聽我爸媽的話,他們讓我好好在學校念書,少惹是生非,我干嗎要跑回來!不然也不會看了他們的臉色之后又受蕭愷中的氣!

    我使勁一跺腳,踩扁了垃圾箱旁邊的一個可樂瓶,心里的氣卻一點都沒少。正郁悶,一股濃郁的酒氣撲鼻而來,回頭我就看見一個喝得醉醺醺的男人晃晃悠悠朝我走過來,他張嘴就是一股酒味:“妹妹,原來你在這呀,找的我好苦,來給哥哥親一下……”

    在他湊近我之前,我往后退了一步,猛然一腳踹過去,他一下沒站穩磕到墻上,人也清醒了幾分。

    “臭丫頭,你敢打我!”醉漢狠狠喘了幾口氣,朝我撲來。

    上高中那會兒,打架對我來說是比吃飯睡覺還頻繁的事,好多男生都不是我的對手。眼前這個醉漢個子不高,又喝得醉醺醺的,三兩下就被我撂倒了。我心里有氣,又碰上這么個倒霉鬼,于是所有不快全對著他發泄出來了,又是踢又是踹。醉漢在地上打滾,哇哇直叫。

    “你這樣會打死他的?!?

    “要你管!”我條件反射地回了一句,忽然覺得不對?;仡^一看,只見蕭愷中撐著一把悶騷的黑色雨傘站在雨中,他身后的車還沒熄火,車前燈一亮一亮的。

    蕭愷中是聰明人,我處心積慮針對他他不會感覺不到,所以我絕對不會認為他是因為擔心我才跟過來的。我看了他幾眼,不發一言。雨水順著我的頭發一直往下流,把我心里的寒意徹徹底底勾了出來。

    蕭愷中走到我身邊,將他的傘伸了過來,“你就打算那么一直站著?”

    “不關你的事?!蔽乙话淹崎_他,轉身就走,誰知才走了兩步就被他拽住了。他不顧我的反抗,使勁拉著我往車子那走。

    “你干嗎?放手!放開我!”

    “你以為我愿意管你?”蕭愷中聲音陡然提高八度,“要不是因為你是柯檸的妹妹,你死在這里我都不會管!”說完他打開車門,冷冷地看著我。

    雨已經很大了,打在車頂上,啪啪作響。我覺得確實沒必要在這時候跟蕭愷中賭氣,他說的對,他不過是看在柯檸的面子上才沒有把我扔在大雨中,我沒必要跟他慪氣。

    我抬眼看了看蕭愷中,老老實實上車。

    蕭愷中必定像我討厭他一樣討厭我,一路上他半個字都懶得跟我說。車外雨聲滂沱,車內音樂聲不斷,可在我看來,四周竟是死一般的沉寂。

    車子停在柯檸家樓下的時候,我特別意外。蕭愷中一路上都沒搭理我,出于面子我也不想主動跟他說話,原以為他理所當然會送我回家。

    “你怎么知道我要來這?”我忍不住問他。

    十幾秒中過去了,蕭愷中還是沒回答我,他那高傲的樣子看得我格外惱火。我哼了一聲,開門走人,連句謝謝都懶得說。

    書友評價

    • 挑眉少年
      挑眉少年

      遠離城市的喧囂,摒棄世俗的煩惱,利用周末的閑余時間,全身心的拜讀了這部小說《回憶停在那一邊》,不想對這部小說評頭論足,因為再美好的詞語也無法表達我對這部小說的喜愛!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久久国内精品情侣主播a级_伊人五月在线_老狼一区忘忧草欢迎您大豆男男_成人a视频片在线观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