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ptfwa"><noscript id="ptfwa"><video id="ptfwa"></video></noscript></dd>
    <tbody id="ptfwa"></tbody>
  • <th id="ptfwa"></th>

    <th id="ptfwa"></th>
    <tbody id="ptfwa"></tbody>
    <tbody id="ptfwa"><p id="ptfwa"></p></tbody>

    <button id="ptfwa"><acronym id="ptfwa"><u id="ptfwa"></u></acronym></button>
    <dd id="ptfwa"></dd><rp id="ptfwa"></rp><th id="ptfwa"></th>
    <th id="ptfwa"></th>
    <th id="ptfwa"></th>

    您的位置 : 語樂文學網 > 婚戀 > 滄海寄余生
    滄海寄余生

    滄海寄余生麥九

    主角:葉亭遠,聶梓煊
    這是麥九編著的一部名叫《滄海寄余生》的小說,屬于婚戀類型,在如今網絡小說參差不齊的形勢下,這堪稱一部佳作。小說《滄海寄余生》講的是:十年前,他為了她以身犯險,偷來了一段繾綣時光,變成了她心里新長出來的秘密;十年后,他因她身陷囹圄,明明身處懸崖的是他,刀懸在頭上頭上的也是他,但他關心的依然是她。他的愛讓人醉,他的愛讓人無畏。當很后他們走散在了無聲歲月里,他從葉亭遠變成了葉山川,失去了所有的記憶,她卻逐漸勇敢,成了執著等候的那一個。于她而言,與他在一起的剎那,前后皆成了永夜。...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24-02-21 20:27:11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 章節預覽

    2013年,一條新聞震驚了小小的溫陵城。

    本地知名企業家聶源失蹤十年的女兒聶梓煊找到了。聶梓煊失蹤時只有八歲,據傳言,她是被拐走的。而當年帶走她的是個年僅十六歲的少年,名叫葉亭遠。

    富商找到失蹤十年的女兒,本來是一件振奮人心的事??善婀值氖?,葉亭遠被抓,聶梓煊做筆錄時稱自己并不是被拐的,而是無法忍受父親的家暴,求葉亭遠帶她離開的。

    一時間,聶源陷入了“家暴門”。而在此之前,聶源作為一名經常出現在本地電視熒幕上,并和各種領導開會合影的企業家,在溫陵的形象一直很好,熱心慈善,為人誠懇。女兒的筆錄無疑給他帶來了不少非議和流言。很多人傳言,孩子是不會騙人的,估計聶源本就是這樣的人。

    “聶梓煊失聯事件”持續發酵,而關于聶源的傳言更是滿天飛,不僅豐富了市井小民的茶余飯后,還有很多人等著看聶源的笑話。

    而今天,葉亭遠拐賣兒童案正式開庭。

    由于當年的兩位當事人都是未成年人,所以法庭并沒有進行公審。但因為事情影響巨大,旁聽席上還是有幾家當地媒體的。

    聶梓煊坐在聶源旁邊,她已經十八歲了,是個很俏麗的女孩。她穿著一條簡單大方的藍格子連衣裙,身材修長,面容白凈,長相甚是秀美。她很好地遺傳了聶源的好相貌。

    聶源作為成功人士,和他的財富一起讓人津津樂道的,就是他的相貌——高大英俊,豐神俊逸,每次他和大腹便便的領導站在一起,總是讓人眼前一亮。

    流言似乎并沒有影響到他,一身正裝的聶源很沉穩地坐在女兒旁邊,不時地低頭和她說幾句話,看起來像是很疼愛女兒的慈父形象。

    和聶源相比,聶梓煊的精神并不好,水亮的眼睛有些紅腫,神色也有些許不安和焦慮,不時地抬頭看一眼門口——犯罪嫌疑人葉亭遠還沒被帶上來。

    “別怕?!甭櫾摧p聲安慰她。

    聶梓煊沒有說話,仍緊張地看著門口。

    來了,葉亭遠被法警帶上來了!

    他被剃了個平頭,穿著橘色的馬甲囚服,如今已是個二十六歲的青年。

    和大家想象的猥瑣形象不同,葉亭遠看起來是個很精神,甚至是非??±实那嗄?。皮膚是健康的蜜色,五官分明,有如墨的眼和英挺的眉。特別是眼睛很黑,很明亮,用燦若星辰來形容一點都不過分。就是他的腿腳估計有點毛病,走路有點拖,有種高低不平的感覺。

    記者擁上來拍照,都不由得皺眉,原來還是個腿腳不好的。

    葉亭遠一被帶進來,眼睛就往前面一排的座位上看,好像是在找誰。直到他看到聶梓煊。

    聶梓煊也猛地站起來,直直地看著他,手緊緊攥著裙子,眼里有淚花在閃動。

    “坐下來?!甭櫾吹吐曊f。

    聶梓煊好像沒聽到,看著葉亭遠被法警帶著從面前走過,看他回頭看自己。直到他被帶到被告席上,而她被聶源拉了一下,才緩緩坐下。但她還是看著葉亭遠,眼圈紅了,喉嚨動了動,看得出來情緒很激動。

    聶源輕輕拍了拍她的后背,靠在她的耳邊又說了句什么,似乎在安慰她。

    庭審開始了。

    法官按照流程進行審訊,不過兩位當事人似乎都有點心不在焉。

    葉亭遠話不多,法官問什么,他就回答什么,簡明扼要,視線沒有離開過聶梓煊,甚至還對著她淺淺地笑了一下。

    聶梓煊的眼睛通紅,也艱難地勾起嘴角對著他笑了一下,眼淚在眼眶里打著轉。

    這里仿佛不是庭審現場,四周沒有法官、媒體、聶源,只有他們兩個人。

    直到聶梓煊走上證人席。

    被告席和證人席只隔著短短的距離,卻有著天差地別。一個是犯罪嫌疑人,另一個是證人。

    律師開始問:“根據4月18日葉亭遠被捕時你在警察局做的筆錄,你說2003年6月25日自己不是被拐賣了,而是求著他帶你離開的?”

    聶梓煊沒有馬上回答,而是愣愣地看著葉亭遠,葉亭遠也看著她。

    如果有人仔細觀察的話,一定會發現,葉亭遠看聶梓煊的眼神很溫柔,很包容,而聶梓煊看葉亭遠,也絕不是看一個拐賣犯的眼神。

    聶梓煊看著他,張了張口,無聲地說了句什么,似乎是“哥哥”兩個字。她又看了聶源一眼,垂著雙眸,終于開口,顫聲說:“不,不是。是我,我說謊了?!?/p>

    全場喧嘩起來,各家媒體精神一振,聶梓煊竟然當庭翻供了!

    包括在場的公職人員都愣住了,葉亭遠也瞪大眼睛,眼里全是不敢置信。

    只有律師還在繼續問:“說謊?你為什么要說謊?”

    “是葉……葉亭遠教我這樣說的。他說要是哪天被發現,如果我這樣說,他就不用坐牢了。而且我很生氣,這十年以來我每天都在等著爸爸來救我,可等了十年他才找到我。那天看到爸爸時,我心里特別怨他,恨他為什么不早點找到我,所以我就說謊了……”

    這次聶梓煊說話流利多了,低著頭,像背稿子一般說出來。

    坐在席下一直很沉穩的聶源聽到女兒的話,眼神中也有些愧疚和悲痛。

    “那你這是承認當年是被拐走的了?”

    “是的?!?/p>

    律師還在問,兩人一問一答,就像拿了臺本,早就對好了臺詞,聶梓煊也沒再看葉亭遠一眼。

    葉亭遠的臉色有些發白,但是仍看著她。奇怪的是,他望著她的眼神依舊很溫柔。

    “你在被拐之前,認識葉亭遠嗎?”

    “認識,他是我媽媽的學生?!?/p>

    “你們是什么時候認識的?”

    這次聶梓煊抬起頭來,她看著葉亭遠,一直強忍著的眼淚終于落下來,顫聲說:“十年前,在鹿安中學……”

    第一卷 鹿安往事

    書友評價

    • 你我無關風月
      你我無關風月

      喜歡麥九很久了,更喜歡他的這部小說《滄海寄余生》,它讓我明白:最浪漫的事是,遭遇風雨考驗后,還能與愛人牽手夕陽。經歷磨難后,仍和愛人細數滄桑,兩個人肩并肩,相互依伴。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久久国内精品情侣主播a级_伊人五月在线_老狼一区忘忧草欢迎您大豆男男_成人a视频片在线观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