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ptfwa"><noscript id="ptfwa"><video id="ptfwa"></video></noscript></dd>
    <tbody id="ptfwa"></tbody>
  • <th id="ptfwa"></th>

    <th id="ptfwa"></th>
    <tbody id="ptfwa"></tbody>
    <tbody id="ptfwa"><p id="ptfwa"></p></tbody>

    <button id="ptfwa"><acronym id="ptfwa"><u id="ptfwa"></u></acronym></button>
    <dd id="ptfwa"></dd><rp id="ptfwa"></rp><th id="ptfwa"></th>
    <th id="ptfwa"></th>
    <th id="ptfwa"></th>

    您的位置 : 語樂文學網 > 青春 > 如若有你,一世歡喜
    如若有你,一世歡喜

    如若有你,一世歡喜錦竹

    主角:李欣桐,宋子墨
    《如若有你,一世歡喜》是作者錦竹寫的一部青春小說,其主角是李欣桐宋子墨,整個故事情節跌巖起伏,扣人心弦,不禁令人拍案叫絕!小說《如若有你,一世歡喜》介紹:人的一生中會迎來無數次的相聚與別離,唯有深愛過,才懂失去后的痛徹心扉。五年前她費盡心思追求他,然而最終卻落得狼狽離場。五年后他炫目回歸,成為身家億萬的總裁,手指卻多了一枚婚戒……她曾經愛戀他三年追逐他三年,如今卻閉上心扉斷了念想。他又是因為什么停滯了自己的回歸,曾經放棄的代價,在今后的追逐中還能否換回重來一次的機會?有些人你也許并不知道她有多重要,直到你失去了她,直到你再遇見她……...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24-02-22 01:52:14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 章節預覽

    那些曾經對李欣桐而言,是美好又殘酷的。

    但對宋子墨而言,只是一個不算好的夢,醒來便可忘。

    【1】

    水榭樓臺,A市高檔的休閑會所之一。一間典雅的包廂里,一男一女坐在暗淡又迷離的燈光中。順著柔和的光線,面帶微笑的男人長得極為英俊,他正慵懶地靠在座椅上,用一雙深莫測的眼注視著對面的女人,聽她侃侃而談。

    “Allen先生,我覺得貴公司在門前擺放一尊玉貔貅,一定財源滾滾?!迸颂痤^,圓圓的眼睛帶著稚氣又充滿期待地看著對面的男人。

    Allen是宋子墨的英文名字,他長居國外五載,回到中國,也忌諱換回自己的中文名字,所以一般人只知道他叫Allen。這個名字在掩蓋了宋子墨這個名字的同時,也將5年前的他一同遮掩了。

    宋子墨從始至終都聽著對面女人的講述,未發一言,即便是那女人已經停止說話了,他依舊沒有接話的打算。他這態度已然很明顯,做玉器推銷的王笑笑也識趣,聳聳肩:“既然Allen先生沒有這意愿,我也不勉強。若是以后想要的話,可以聯系我?!?/p>

    王笑笑優雅地把自己的名片遞給宋子墨。宋子墨禮貌地接過,看了兩眼,又是“花氏珠寶”的珠寶推銷員!這段時間,他已被花氏珠寶推銷員半路攔截多次,而他們似乎已盯了他許久,知道他愛獨自來水榭樓臺吃飯,常常突然“沒禮貌”地推門而入,向他推銷珠寶玉器。想必是

    知道他的公司要搬遷,裝飾必不可免,都想來搶這塊肥肉。宋子墨也不惱,終于開了尊口:“好?!?/p>

    又是一陣沉默加尷尬。王笑笑有自知之明,她并不受歡迎,挫敗地借故離席。

    花氏珠寶在A市珠寶行業,算得上小有名氣??蛇@所謂的“名氣”,不是歸于公司品牌,而是歸于花氏珠寶銷售部的推銷員們?;ㄊ现閷毜耐其N員們相信一句話:把面子狠狠踩在腳底下,才能走向成功之路。因此,花氏的推銷員們都有極其強大的內心,一旦看準目標,不管被拒絕多少次,都能面不改色的將死纏爛打進行到底。

    銷售部貫徹了這個宗旨后,業績噌噌往上攀,可謂蒸蒸日上。碰壁自然有,但沒有攻克的目標真是少之又少,除了宋子墨這一單,公司已經換了好幾個推銷員,就算是有口皆碑的銷售皇后出馬,也還是無功而返,整個銷售部因此充滿了陰霾。王笑笑鼓著腮幫,捶胸頓足:“我這一大美人就坐在他面前,他居然可以面無表情一副毫無興趣的樣子!太可氣了!”

    同樣被宋子墨潑冷水的琳琳也一臉無奈:“可不是。我們銷售部可愛型的、妖嬈型的、清新型的美女,甚至各大美男都出動了,沒一個拿下來,你說這個Allen到底看見哪種類型才不會冷面相待???”

    “誰知道,上級下達命令了,務必要把這只大肥羊拿下,要不然這個月沒有獎金了……”王笑笑哭喪著臉,樣子看起來倒也楚楚可憐。

    “呃,我們銷售部能拿得出手的,怕只有欣桐了!”

    “她最近忙著相親釣金龜,哪里有心思接受這種高難度的挑戰?”

    話音一落,全銷售部人員頓時又集體萎蔫。

    【2】

    此時A市南區的一棟歐式別墅內正緊張地布置著當晚的豪華宴會。

    設宴之人是珠寶界頂級設計師Eva。Eva也是A市上流圈的大媒婆,為各千金、少爺牽線搭橋,成就了不少姻緣。Eva平易近人,各階層朋友都有,其中也有平民階層的姑娘因她一夜飛上枝頭變鳳凰,因此Eva是許多普通姑娘想要依附的“朋友”。

    對于急需用錢的李欣桐而言,她十分迫切地想結識Eva;而這次宴會,無疑是個契機。

    這次宴會請來的都是高干子弟或商業精英,通俗點說,是金字塔頂端世界的人。顯然李欣桐并不屬于那個世界。李欣桐的表姐蘇珊在Eva工作室工作,即便如此,也沒有拿到邀請函的資格。但蘇珊是真心想幫李欣桐一把,不想讓她錯過這次機會,就偽造了一張邀請函。

    李欣桐懷揣著可能改變她未來的邀請函,心里波濤洶涌。為了晚上的宴會,她特意去租了一件價格不菲的晚禮服,弄了發型,把自己打扮得與被邀請的嘉賓沒有兩樣。的確,她并不比那些嘉賓差,無論是樣貌、學歷、品位等等。唯一不及他們的,是出身。

    大約七點過后,李欣桐來到設宴別墅門前,看著門前??康母鞣N名車,李欣桐心里冷笑了一下,深吸一口氣,落落大方地走進別墅。別墅大門內有兩位侍應,正在檢查邀請函,李欣桐大方地拿出邀請函,等待驗收。

    接過李欣桐邀請函的侍應看了兩眼,眉毛皺了皺,再把目光投向李欣桐。李欣桐朝他淡然一笑,侍應便把邀請函收好,朝她紳士地鞠躬,手伸向屋內,一個“請進”的標準動作。李欣桐微笑入門。

    屋內設施可謂是富麗堂皇,豪華的百墜水晶吊燈掛在廳中央,金黃的燈光在室內流轉。來往的男女走過,縈繞著高檔香水的淡淡香味。他們在李欣桐眼前晃來晃去,銀光閃得李欣桐有點厭惡。她并不喜歡這樣的場合,但只有這樣的場合才能達成她的奢望——嫁個有錢人。她現在需要錢,可她沒本事賺大錢,唯有嫁給有錢人,才能達成所愿,盡快解決她的燃眉之急。

    “欣桐?!碧K珊躲在柱子后面,小聲地朝李欣桐喊了一聲。李欣桐聞聲看過去,見是蘇珊,便朝她走去。

    蘇珊負責布景,可以自由出入。她把李欣桐拉到柱子后面,指著前方二十米處穿著寶藍色亮片晚禮服的女人:“她就是Eva。她旁邊站著的是她的一位美籍朋友,聽說在美國是個很有名的女醫生。這次回國度假……”

    李欣桐對所謂的女醫生沒興趣,她的目光緊緊注視著Eva。她笑得很知性,周身散發著“成功”的成**性氣息。李欣桐美則美,但她知道,她永遠不可能做這種女強人。李欣桐深吸一口氣,優雅地朝Eva走過去。

    誰知由于目光鎖定了Eva,心無旁騖的她并未注意旁邊,與一人稍稍撞了一下。那人正好手持酒杯,黑紫色的紅酒灑到自己租來的禮服上了。這本是一件小事,賠禮道歉也能作罷。

    只能說李欣桐運氣背,所撞之人,正好是她前不久得罪的富家太太木婉琳。李欣桐的職業是珠寶推銷,打交道的自然是有錢的大老板。由于自身長得不錯,職業所迫又要常常主動聯系大老板,往往會被誤認成狐貍精。幾天前,她只不過和木婉琳的老公談談合作的事情,沒想到木婉琳來了一出“捉奸”,一出場便對她破口大罵,讓她十分難堪。

    木婉琳似乎還記得李欣桐,看著低頭整理禮服的她,先錯愕,后嘲諷地笑了起來:“這是什么宴會?檔次這么低?怎么什么人都邀請進來?一個珠寶推銷員也能參加?”她故意把聲音抬得很高,周圍的男女如她所愿,全轉頭看向他們。

    李欣桐攥緊拳頭,忍著不發作,轉身打算離開。木婉琳卻得意地笑著說:“靠出賣色相賺錢的騷貨也配來這里,真是國際笑話!”

    李欣桐駐足,冷漠地又朝木婉琳走來。木婉琳依舊一副得意的樣子。李欣桐冷笑著問她:“你靠出賣色相,在你老公那里賺了多少錢?再說了,現在你就算搔首弄姿,你老公大概也會朝你扔錢叫你趕緊滾遠點吧?”

    全場錯愕。本想過來勸架的Eva突然停下來,滿臉興趣地看著接下

    來要發生什么。

    木婉琳顯然料不到前幾天懂得忍氣吞聲的軟柿子今天如此猖狂。她氣得呼吸急促,抓起桌上的酒杯朝她臉上潑去。被潑了一臉酒的李欣桐臉上未有一絲怒氣,同樣抓起桌上的酒杯,以牙還牙地朝她回潑了過去。

    全場震驚。

    忽略那一雙雙詫異的眼睛,李欣桐滿不在乎地說:“我和你老公合作很愉快,這是我給你的敬酒?!闭f完,李欣桐轉身瀟灑地離開,留下原地哭鬧跺腳的木婉琳。

    蘇珊擔憂地看著李欣桐的背影,又看看自己的老板。若是她這么直接追上去,精明的老板肯定會猜到是她把李欣桐弄進來的;可若是放任李欣桐離去,她這個做表姐的也太不負責了。經過內心激烈的斗爭,蘇珊還是義無反顧地追了出去。

    死就死吧,大不了換工作。

    【3】

    五月的夜晚有些冷。哆嗦著逃出不屬于自己世界的李欣桐環抱雙臂,身上酒精的蒸發,冷得她直打寒戰,重重地打了個噴嚏。她身上忽然多了一件粗線毛衣,上面還帶著體溫。李欣桐回頭一看,是蘇珊自責的雙眼。

    “對不起欣桐,讓你受委屈了?!?/p>

    “怎么會?來這里本來就是可恥的行為。想飛上枝頭當鳳凰,滿腦子都是錢。那富太太說得對,我就是賣身的。表姐,可是我不知道還有什么辦法?!崩钚劳o奈地嘲諷著自己。

    蘇珊拉著李欣桐坐在花壇旁,雙手緊緊握住李欣桐冰涼的手:“欣桐,你要是難過就大哭一場吧,不要憋在心里?!碧K珊是看著李欣桐長大的,從來樂觀積極對待生活的表妹,人生本來一直一帆風順,卻突然,遭到男友拋棄,家庭背負巨債,相依為命的父親又身染重病。所有的不幸全部壓在當時大學剛剛畢業的表妹身上,明明已是絕望卻不能棄地繼續生活。

    “表姐,我想不出其他方法能穩定地賺足夠的錢去還債,給我爸治病?!崩钚劳┎恢抢涞么烬X哆嗦還是因為哽咽,語氣顫抖得厲害。

    “會有辦法的?!碧K珊緊緊握住李欣桐的手,想要給她注入力量似的。

    因為錢,本來在國稅上班的李欣桐毅然辭去一個月只拿固定工資的鐵飯碗;因為錢,自尊心極強的李欣桐做了珠寶推銷員;又是因為錢,李欣桐不得不找個有錢人……

    從洋房搬到公寓,再從公寓搬到出租房,原本衣食無憂雖不算大富大貴的李欣桐好歹也算資本家的千金,從敗家女一夕之間變成拜金女,如此之快的心酸轉變,也只有李欣桐能體會出來。

    她有要好的閨蜜,家境都不錯。但她不想請求她們幫忙。因為這一大筆錢,她還不起。她還不起的東西,她不會借。她是個固執的女人,偏執于自己的原則,自己認為能完成的事,即使滿地荊棘,她也愿流著淚赤腳走過去。

    【4】

    第二天上班,李欣桐還未進辦公室,王笑笑就巧笑著擁上前,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眼巴巴地望著她。李欣桐也能猜出個八九不離十,肯定是有客戶搞不定。

    這段時間她忙于相親釣金龜,工作擱淺下來沒去理會,上頭安排給營銷部的客戶她也沒能出點力。推銷員是按合同拿提成的,一般都是爭著搶客戶,李欣桐可不相信同事會懂得分她一杯羹。她想這一杯羹要么是餿了食不下咽,要么是太燙吃不下嘴。

    當王笑笑把那一杯羹的資料呈現在她眼前之時,她已料定是后者。李欣桐想嫁給有錢人,所以她對A市的有錢人多少有點了解。Allen這個名字對于A市本地人而言比較陌生,他不是A市本地富豪,只是剛來A市創業的美籍華人。他的資料目前無法打探,唯一能下手的只有他在A市的創作伙伴麥英奇。麥英奇何許人?A市餐飲業龍頭老大的寶貝獨子,卻不靠家里發展,十六歲留美,二十六歲回國已是億萬富豪。原先以為是他一人之力創造的輝煌,后來才知是另有高人相助。而這高人,就是低調的Allen。Allen為人極其神秘,不參加Party,不參與博展,幾乎沒有在媒體平臺露過臉。不知者,覺得他高深莫測,知他者呢?

    “讓人毛骨悚然的怪咖、冷血動物?!蓖跣π赐曩Y料后總結。

    辦公室其他同事,無論男女,紛紛點頭贊同。

    李欣桐覺得好笑,這些早已修煉成精的“不要臉”們,也有膽怯的時候?全辦公室的同事早已向她投來“最后救命稻草”的目光,李欣桐就算不樂意也得硬著頭皮接下來;更何況,她真的對這個Allen有些好奇了。

    李欣桐從王笑笑手上拿到Allen的日常行蹤,當即愣在那兒。

    王笑笑似乎早已料到李欣桐這種反應,撇撇嘴說道:“吃驚吧?一個億萬富翁居然隔三岔五千里迢迢從南區的經濟中心趕到北區的小吃街去吃杜記魚丸面還有街邊臭豆腐?!?/p>

    “嗯……”李欣桐皺了皺眉頭,有些心不在焉。北區小吃街的杜記魚丸面和街邊臭豆腐并不出名,可這兩樣,是讓她懷念的過去。她都不記得自己有幾年沒去吃過了。

    “欣桐,這個Allen就交給你了。上頭說了,拿下這個Case,光是提成就能拿到二十萬,比我們一年拼死拼活接的合同還要多!好好把握,反正我是無福消受了?!?/p>

    【5】

    李欣桐并不認為自己就能馬到成功。與同事比較,她的優勢是什么?或許是她能講一口流利的英語。李欣桐是個利索的女人,并不喜歡拖泥帶水,她直接打電話到Allen的公司預約,自然也在意料之中被拒。推銷員的精神是什么?夾縫中求生存,見縫插針,不放過任何時

    機。李欣桐抬手看了看手上高仿的卡地亞女表,快到午餐時間,可以去水榭樓臺守株待兔了。

    李欣桐剛提包出了辦公室等電梯,手機卻意外地響了。這個時候,幾乎沒人會找她。她看了來電顯示,是她表姐蘇珊。

    “表妹,現在不管你有沒有空,這次一定要給我擠出時間去相親?!崩钚劳﹦偨与娫?,蘇珊就在那頭噼里啪啦下達命令。

    李欣桐有些錯愕:“給個必須去的理由?!?/p>

    “Eva中午有個飯局,說是要帶你出席,懂了嗎?”

    “Eva帶我出席?Eva又不認識我,怎么會……”李欣桐有點摸不著頭腦,滿臉的疑惑。

    “這事說來話長。那天你在宴會上,Eva注意到你了,然后我就把你的事跟她說了一下,也不知她是出于同情呢還是多管閑事,愿意幫你牽個線唄。你也別問了,稍微打扮一下。到了水榭樓臺,給我打個電話?!?/p>

    蘇珊匆忙掛了電話,未給李欣桐質疑的機會。本來終于有機會認識有錢人是件值得高興的事,但李欣桐此時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天上掉下來的餡餅,也不知這餡餿沒餿?

    李欣桐懷著忐忑的心情推開水榭樓臺的門,迎賓小姐朝她微笑:“小姐幾位?”

    “找人?!崩钚劳﹦偰贸鍪謾C想給蘇珊打電話,蘇珊正好從走廊口走出來,四下張望,見到李欣桐,朝她招了招手。李欣桐剛靠近蘇珊,蘇珊就上下好一陣打量,幫她拍拍背上的灰塵,捋了捋她稍顯凌亂的發:“房間A09。麥英奇知道嗎?Eva給你介紹的就是他?!?/p>

    李欣桐驚得眼都直了。蘇珊又說道:“里面還有他的合作人Allen以及Allen的前妻……”

    “前妻?”李欣桐又是一驚,這是什么飯局?太奇特的組合了!

    “本來Eva只約了麥英奇,誰知道正好碰見在這里就餐的Allen和他前妻。他前妻你應該認識的,就是那晚宴會站在Eva旁邊的那個美籍女醫生?!?/p>

    “哦?!崩钚劳┯行┬奶摰貞艘宦?,那晚她的目光只注視了Eva,站在她旁邊的女人,她完全忽視了,連個模糊的影子她都想不起來。

    “磨蹭什么,趕緊進去,午餐時間不是很長?!碧K珊推著李欣桐的后背,可謂是皇帝不急太監急。

    李欣桐死命定住腳,問她:“我以什么身份進去???”

    蘇珊恍然大悟地拍了拍自己的腦袋:“這事給忘了,你給Eva推銷過珠寶,一見如故。你是個對珠寶設計有獨到見解的愛好者?!崩钚劳┒抖蹲旖?,果然相親是五分夸,四分騙,一分看眼緣。

    【6】

    李欣桐在A09的門口頓足,有些緊張地深吸了一口氣,抬手叩響了門;另一只手轉動把手,面帶微笑地打開門。

    曾有人說,不期而遇故人,是緣。那么不期而遇曾經最愛卻又傷你最深的人,是不是孽緣呢?從宋子墨不守約定未歸開始,李欣桐就在想,后會無期??稍趺磧H僅只有五年,他們又再一次相見了?

    宋子墨知道這場飯局,是Eva想給麥英奇介紹女朋友所設。他本不想摻和其中,無奈玲可與Eva是摯友,Eva邀請他們去熱場,盛邀難推??伤f萬想不到,Eva口中特別的女生竟是李欣桐!

    “怎么了?我讓你失望了?”麥英奇見李欣桐如此錯愕的表情,打趣地說道。

    李欣桐立即換上她在鏡子面前練習了無數次篩選出來的最美的微笑:“麥總說笑了,我只是覺得世界真小,在這里遇見了故人?!?/p>

    “故人?”Eva與麥英奇幾乎同聲質疑。

    李欣桐朝宋子墨笑了笑,不著痕跡地打著招呼:“宋學長,還記得我嗎?”

    宋子墨沒料到李欣桐會與他“相認”,英俊的臉上生出幾絲惘然與隱忍。他沒有回答她,好看的眉眼深深地皺著,他就那樣靜靜地看著她,帶著別人辨別不出的情緒。反而是他旁邊的賈玲可落落大方地微笑:“是桐桐嗎?”

    桐桐?李欣桐在心里冷笑片刻,臉上卻掛著開心的笑容:“玲可姐,好久不見?!?/p>

    賈玲可淡淡地笑了笑:“是好久不見了。這些年過得怎樣?”

    “挺好的?!崩钚劳┎幌朐凫龖鹄跸氯?,只想結束這個飯局??伤?,這才剛剛開始。

    Eva看著兩人不自然的神情,抿著紅酒調笑著問道:“你們以前很熟?”

    可就這一句話,讓氣氛又瞬間降到冰點。李欣桐怕Eva和麥英奇想太多,當笑話說道:“我是宋學長的債主,大學沒少借錢給他。后來他欠了我一屁股債出了國找玲可姐雙宿雙飛,我們就斷了聯系。宋學長表情不要這么嚴肅,我不會找你討債的,也沒幾個錢?!边@話外人聽來是笑話,可是當局者聽來,則是不著痕跡的暗諷。

    “你現在翻個幾千倍,我想Allen也不會介意的?!丙溣⑵嬉矞愡^來打圓場。聰明如他,他太了解宋子墨這個搭檔,放進情緒的東西太少,對任何事情都不過分關注,可他卻在用心地看對面的女人,其中情緒,是他看不明白的。

    可有一點,他知道,他們的關系并非她說的那樣不痛不癢,他們有故事。

    整個飯局,說話最多的是麥英奇,其次是Eva,平時能言善道的李欣桐盡量配合,但多數是搭腔。佳肴上來后,李欣桐似乎找到了著重點,注意力轉移到美食上,心情也跟著不那么沉重,同時說話也自然了許多。

    “李小姐,這里的香辣螃蟹不錯?!丙溣⑵娉律系南憷斌π放?,熱情地朝李欣桐笑了笑。

    李欣桐頓了頓,斟酌片刻,臉上有些為難。

    “她螃蟹過敏,吃不得?!彼巫幽珱]看她,但又十分理所應當地闡述著關于她的一個事實。

    麥英奇掛在嘴邊的笑容有些僵硬,李欣桐卻突然夾起一塊香辣蟹,吃了起來。Eva問:“不是螃蟹過敏嗎?”

    李欣桐津津有味地邊吃邊答:“哪有,是宋學長記錯人了?!?/p>

    如此果斷地撇清他們之間的關系。宋子墨不動聲色地蹙了蹙眉,一雙深邃的眼眸固執地盯著她。坐在他旁邊的賈玲可給他夾一塊鐵板牛肉:“這家餐廳的牛肉都是美國空運過來的,該符合你的口味?!?/p>

    宋子墨卻站起來,拿起椅背上掛著的西裝外套:“我先回公司?!比缓箢^也不回地離開了。

    “子墨?!辟Z玲可朝在座的幾人抱歉地頷首,追了出去。

    宋子墨的離開仿佛與她無關,李欣桐無知又迷茫地看著對面的麥英奇。麥英奇抱歉地說道:“Allen比較忙,見諒?!?/p>

    而后的就餐,李欣桐也不想施展女性的魅力。麥英奇和宋子墨有關,就算他是一只千載難逢的大金龜,李欣桐也不想釣。私歸私,公歸公,不能白白浪費了這次契機,李欣桐開始旁敲側擊夸自己公司的玉器,圓滑地扯到麥英奇新公司的裝潢上,順水推舟地談到合作上。

    李欣桐不顧在旁的Eva臉色漸差,只管推銷自己的產品。這個決定她已權衡再三。Eva幫人牽線只牽一次,她這次是必然失敗,而她以后又與Eva毫無交集,得不得罪,又有何關系?

    當李欣桐和麥英奇的合同當場簽署之時,Eva豎起大拇指:“李小姐的敬業精神實在是讓人敬佩?!?/p>

    手里還拿著簽字筆的麥英奇一臉無奈地看著李欣桐:“李小姐,你要是想換工作的話,可以找我,我公司正缺你這樣如此努力為公司掙錢的好員工?!?/p>

    李欣桐干笑兩下,有些不好意思。

    午飯時間并不長,合同簽好后,聊了幾句,便散了場。李欣桐死活要買單,所以她最后一個離開。她小心翼翼地抱著剛剛簽好的合同,兩

    眼放光,仿佛這幾張紙變成了二十萬,一股激動之情油然而生,差點讓她落淚。

    忽然有人從她手中抽走合同。李欣桐驚恐地猛一抬頭,看見憤怒的蘇珊。

    “你怎么搞的?放著大金龜不要,得罪一票人就為了這張你只能拿到一點提成的合同?”蘇珊用恨鐵不成鋼的目光盯著李欣桐。蘇珊很了解這個表妹不是個笨蛋,可此次,是人都能看得出來,她干了一件多么蠢的事。

    李欣桐撇撇嘴,從蘇珊手里奪回合同:“你不懂,我和麥先生不可能在一起?!?/p>

    “他明確說了?還是你這外貌協會的覺得他人不夠英???”蘇珊瞪著燈泡眼,語氣已然接近吼了。

    “你知道他的合作人是誰嗎?”

    “Allen啊,長得很英俊,比麥英奇還要勝一籌。哎呀,你該不會是看上了Allen吧?他可是離過婚的,而且看他和他前妻關系還不錯,肯定是一時沖動才離婚,你還是別想……”

    沒等蘇珊勸完她,李欣桐抬起眼十分冷靜地說:“Allen是宋子

    墨?!?/p>

    “宋子墨?中文名字不錯?!碧K珊一時沒反應過來。當李欣桐再重復一遍宋子墨的名字時,腦袋忽然死機,張著嘴,不可置信地看著她,“宋子墨!你暗戀三年,追了三年,在一起一年,然后他卻跟比他大八歲的老女人雙宿雙飛的宋子墨?”

    蘇珊沒見過宋子墨,可“宋子墨”三個字早已是如雷貫耳。因為沒有一個女人像李欣桐那樣愛著一個叫宋子墨的男人了。李欣桐愛宋子墨,愛得癡狂,愛得固執,愛得不懂得去愛自己。

    李欣桐利索地把合同折疊好,放進包里。然后一臉無謂地笑笑,捏捏早已表情僵硬的蘇珊的臉,哄著:“放心吧,我年紀大了,不會像以前一樣,一哭二鬧三上吊求他愛我。我知道,強求的愛沒有好結果的?!?/p>

    蘇珊憐憫地捧著李欣桐的臉,安慰地呢喃:“欣桐?!?/p>

    “這合同拿下,我能拿到二十萬,足夠我爸三個月的醫療費。這三個月我可以喘口氣了?!崩钚劳N爛地笑了起來,眼縫彎成月牙兒,嘴角的梨窩泛起,好似因為這樣燦爛的笑,陽光也跟著燦爛起來。

    蘇珊好久沒看見表妹如此卸下疲憊的笑容。擁有絕望而又不能放棄的生活,能笑一次,是難得的奢侈。

    李欣桐眾望所歸拿下了這份合同,同事們的心情既高興又難過。高興的是,不用扣工資;難過的是,這塊肥肉不是自己的。單子越大,任務也越重。玉器樣式挑選是第一步。麥英奇簽了兩尊大型玉雕,一個擺放在公司正堂,一個擺放在總裁辦公室。李欣桐要準備很多種樣式打印出來,供麥英奇挑選。李欣桐想盡快拿到提成,所以她辦事效率極高,下午就打印了將近一百種樣式,片刻不停留,向麥英奇預約時間。

    “你好,東岳集團總裁辦公室?!?/p>

    “你好,我是花氏珠寶的李欣桐,麥總在花氏訂了兩尊玉雕,樣式已經出來了,煩請麥總什么時候有空過目一下?”

    “稍等?!?/p>

    過了一會兒,電話那頭傳來麥英奇的聲音:“你好?!?/p>

    “麥總,我是李欣桐,玉雕的樣式我為您準備了一百種,您什么時候有空,我拿過去給您篩選?!?/p>

    “這么有效率?”麥英奇有些驚訝。

    “我公司一向如此?!?/p>

    “呵?!丙溣⑵嫘α诵?,“那你拿過來吧?!?/p>

    “現在?”李欣桐有些意外,還有半個小時就是下班時間,若是她現在趕過去,也要四十五分鐘。

    “不行嗎?”麥英奇反問。

    “當然可以?!崩钚劳┒嗌儆行┘?,她知道大公司的老板一般預約也要一兩天,而她這種不是十分重要的事,則會盡量延期,多則一個星期,少也要四五天。李欣桐仿佛看到二十萬在向她招手了。

    當李欣桐趕到東岳集團總裁辦公室,總裁辦的秘書們正在收拾包打算下班。李欣桐找了個面善的秘書:“林小婉秘書是哪位?”

    “我就是?!?/p>

    李欣桐忙不迭地自我介紹:“我是花氏珠寶的李欣桐,和麥總約好了的?!?/p>

    “麥總臨時接到通知開會,今天六點半的飛機去芝加哥,現在快登機了?!?/p>

    “???”李欣桐有些無措。

    “麥總吩咐,若是李小姐來了,可以找Allen總裁,他已經打好招呼了。直走右拐,第三間房就是?!?/p>

    “……”

    李欣桐有些郁悶地看著林小婉秘書棄她而去,再目送著總裁辦其他秘書一一離開。當人去樓空之時,李欣桐才肯直視前面的走廊。直走右拐第三間房有二十萬,轉身,就什么都沒有了。

    李欣桐不想見宋子墨,可她不能跟錢過不去。

    咬咬牙,李欣桐十分英勇地直走右拐,來到第三間房,抬手叩門。

    “請進?!狈績?,傳來她曾經最迷戀的磁性男聲。

    她深吸一口氣,轉動把手,打開門,微笑走進去。

    【7】

    李欣桐在進門前一秒,想著她必須表現得像對待其他客戶一樣對待宋子墨。

    于是她落落大方地走向他,朝他禮貌又疏遠地微笑:“您好Allen先生,我是李欣桐,貴公司購買的玉雕,這是樣圖,請您過目?!崩钚劳┌褬訄D放在他的面前,自己則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

    宋子墨似乎早已料到來人是她,從她進門后到遞來樣圖,并無驚訝之色。他拾起桌上的玉雕樣圖,一張張過目。

    被晾在一邊的李欣桐目光隨便瞄了瞄,不經意地看見他左手的無名指上有個白光閃亮的戒指。李欣桐在心中暗諷,聽蘇珊表姐說過宋子墨和賈玲可已經離婚了,卻還戴結婚戒指招搖過市,顯然是想重修舊好。

    第一次見面,賈玲可和宋子墨之間的那種親密,又哪里像是因為感情不和離了婚的?

    “就這魚躍龍門吧?!彼巫幽槌鲎约哼x中的樣圖,抬眼看向李欣桐。

    “好的,若是我公司有現貨,我們會立即送過來。Allen先生您先忙,打擾了?!崩钚劳┛蜌獾貙λπ?,她想把這單子速戰速決了。一是她急缺錢,二是她不想和宋子墨再有往來。

    當她打算轉身離開之際,宋子墨卻在她身后叫住她:“桐桐,一起吃個飯吧?!?/p>

    李欣桐聞言頓足,嘴角扯出一抹自嘲又無奈的笑。她覺得十分荒謬。李欣桐轉身看向背光而坐的宋子墨:“Allen先生,可以不要叫得這么親密嗎?我和你似乎不是很熟?!?/p>

    宋子墨高深莫測地凝望她,手肘拄在桌上,雙手交握放在唇邊,淺笑中浮現絲絲魅惑:“我知道你胸懷大‘痣’,你確定我們不熟?”

    “……”李欣桐壓抑住氣惱,皺著眉頭死死盯著他,仿佛這樣就能將他化為灰燼。她極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努力心平氣和地對宋子墨說道:“十分抱歉,我已有約?!?/p>

    “推了?!?/p>

    “……”李欣桐愣了愣,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他,他以為他現在是她的誰?他還以為她是當年的她?像哈巴狗一樣,跟他吃個飯就吐著舌頭、搖著尾巴興奮地跳來跳去?李欣桐最后十分傲慢地回道:“抱歉,不行。再見?!?/p>

    “你確定?”他把玩著手中的玉雕樣圖,“合同毀約的話,也就賠償百分之十吧?”

    要是毀約,李欣桐能拿到的也不過是百分之十的百分之一!不到五萬塊,而她善后的遠遠不止這五萬塊。李欣桐忍住內心的不快,算是默認和他去吃飯了,但眼神已是出離的憤怒。

    逼良為娼,娼反抗不得,就用怨氣熏死你!

    宋子墨反用溫柔的目光注視她,讓她對他目不忍視,最后選擇了無視。

    兩人一前一后離開總裁辦。到了電梯口,李欣桐駐足的地方離宋子墨有三尺遠。

    “你這么怕對我舊情復燃,可以再遠點?!彼巫幽戎^,淡淡地發表他的想法。

    或許是宋子墨太了解李欣桐,果然因他這句話,李欣桐直接站到他旁邊。宋子墨的嘴角微微上揚,平時不茍言笑的臉笑起來,十分好看??上Ю钚劳┎⑽醋⒁獾剿涀顬橹缘男σ庹秊樗`放。

    當電梯下到B1地下車庫,李欣桐尾隨宋子墨來到一輛高級車旁,心里其實挺復雜的。宋子墨離開她,或許是對的吧?至少如果當初不離開,他就不可能擁有這樣的財力與地位,坐在高層,睥睨他人。

    李欣桐原本以為宋子墨會帶她去像水榭樓臺那樣的餐廳,可當車開到北區的小吃街,她的眼皮劇烈地跳了起來。車果然停在小吃街的門口。宋子墨解開安全帶,打算下車,但看李欣桐死死穩坐不動,他挑了挑眉,“不下去?”

    “宋學長是要帶我吃杜記魚丸面嗎?我吃那玩意兒會拉肚子。還有那路邊的臭豆腐,我吃了也會拉肚子?!崩钚劳┎幌牒退黄鹑セ匚丁霸浀奈兜馈?。

    但宋子墨似乎從來不會很溫柔地對待她。

    “拉肚子和合同,哪個重要點?嗯?”宋子墨直接讓她選擇。

    李欣桐張著嘴,不可置信地看著他:“你有沒有同情心???”

    “同情心可以給我什么好處?”宋子墨反問。

    李欣桐從未發覺宋子墨是如此尖酸刻薄之人,句句話能堵得她啞口無言。她的伶牙俐齒在宋子墨面前潰不成軍。李欣桐負氣地解開安全帶,先于宋子墨下車,熟門熟路地徑直朝杜記魚丸面店走去。

    杜記魚丸面的生意依舊紅紅火火,來往的食客絡繹不絕。門面裝修過,較李欣桐五年前最后來的那次,大了一倍。站在收銀臺前的老板娘

    似乎認識宋子墨,熱情地朝宋子墨招了招手:“來了啊,一碗魚丸面是吧?”

    宋子墨微笑地答:“兩碗?!?/p>

    老板娘眼睛一亮,犀利地把目光逡巡一圈,最后鎖定站在宋子墨身后的李欣桐,好奇地上下打量,再給宋子墨一個眼神的暗示,就開始下單了。老板娘把收據遞給宋子墨的時候,壞壞笑道:“今天我請客?!?/p>

    宋子墨也不客氣,平緩地說:“謝謝?!?/p>

    站在宋子墨身后的李欣桐感覺自己正在被人非法交易似的,覺得他們很不正常。

    魚丸面的味道與五年前相比,絲毫未變。無論是盛放的碗筷、湯料,就連她坐的位置也沒變。宋子墨把他的那份也端到她的面前,什么也不說,就眼巴巴地看著她。李欣桐被他看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嫌惡地問:“干嗎?”

    宋子墨有那么一剎那的失落,但臉上又不動聲色地恢復常態,淡漠地望著她碗里的魚丸:“把你的魚丸全夾到我碗里來?!?/p>

    “……”李欣桐的嘴唇抖了抖,拿起勺子,從她碗里挑出白嫩的魚丸,放進宋子墨的碗里。宋子墨似乎很欣賞這樣的畫面,嘴角溢出一抹他無法控制的微笑,看著她在認真為他挑魚丸。

    “好了?!崩钚劳┌阉哪欠葸f到他面前。

    宋子墨便開始吃起魚丸面。

    李欣桐也埋頭吃了起來。當年暑假他在A市打工,她知道宋子墨愛吃魚丸面,可她挑食,不怎么愛吃魚丸面,但她總想賴著他。所以每次她跟他來吃杜記魚丸面,她總會把魚丸挑給他,美其名曰,是想讓他多

    吃點他愛吃的。但宋子墨火眼金睛,總揭她的短,知道她是把不愛吃的給他吃。

    李欣桐絕對不會以為宋子墨帶她來,是想和她一起回憶曾經。那些曾經對李欣桐而言,是美好又殘酷的。但對宋子墨而言,只是一個不算好的夢,醒來便可忘。

    吃完魚丸面,李欣桐問:“吃飽了,可以走了吧?”

    “嗯?!彼巫幽c頭。

    李欣桐便拿起桌上的包包:“謝謝Allen先生的款待,我先告辭了。玉雕送貨時間,再另行通知?!?/p>

    宋子墨沒有挽留她,讓她自行離開了。其實李欣桐以為他會讓她搭便車,不過沒挽留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以后不會再有交集了。于她而言是件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8】

    關于合同簽訂的魚躍龍門玉雕,花氏珠寶在B市的分公司正好有現貨,這讓李欣桐十分雀躍,換句話說,只要她把玉雕直接送到東岳集團,這單生意她就算圓滿完成了。

    這遠比預期的快很多,而且出奇的順利,讓李欣桐不禁感嘆真是皇天不負有心人,自己也走運了一回!可她剛這么慶幸,公司的運輸部卻告訴李欣桐,沒有空車來運輸她的玉雕,公司的運輸車都已有安排,少則要等一個星期,多則半月,甚至一個月。這讓急需用錢的李欣桐怎么能等得了?

    B市是她讀大學的城市,離A市并不遠,大約兩個小時的路程。運輸費自己掏腰包也不過五百塊,她情愿掏這個錢,也不愿意等。

    李欣桐給銷售部的主任提了一下自己掏腰包運輸玉雕的事,主任嚴肅又明確地表示,可以是可以,若產生什么不可挽回的損失,這損失公司不予賠償。李欣桐當時聽著心里很忐忑,后仔細想想,能有什么損失?所謂的不幸發生率只有千萬分之一,她就不信,她能衰成這樣?李欣桐便給銷售部主任寫了保證書,明確表示此次出貨后果自負,銷售部主任才把出貨單給了她。

    拿到出貨單,李欣桐本想向表姐蘇珊借了車,獨自駕車去B市分公司。偏巧蘇珊電話停機,一時聯系不上,她只好乘大巴前去。人不走運,事事不順。她乘坐的大巴半路拋錨,乘客集體下車,等下一輛大巴。李欣桐從未有過如此的狼狽,站在偏僻地區的馬路上,吃著風沙,過往車輛像看猴子一樣看著風中凌亂的他們。

    忽然有輛車在她面前瀟灑地停了下來。李欣桐才打量這貴氣十足又有些眼熟的名車,車窗就打開了。坐在副駕駛座上的賈玲可伸出頭來,朝李欣桐熱情地招呼:“桐桐,上車吧,我們也是去B市?!?/p>

    李欣桐把目光越過賈玲可,看見了駕駛位上的宋子墨。距離有點遠,李欣桐看不到他此時的表情。

    “呃,玲可姐怎么知道我是去B市?”

    賈玲可用嘴努了努一旁拋錨的快客,快客上有碩大的“A市——B市”。賈玲可說道:“我要回美國了,就算是送送我,行嗎?”

    不行!李欣桐當時很想如此回答,轉念想想,又不該如此,大家是成年人,哪里有過不去的坎?何況自己跟宋子墨的糾葛跟她又有何干系。李欣桐微笑道:“那麻煩你們了?!彼笳餍缘爻巫幽c頭表示感謝,也沒看清他是何種表情,便開了后車位門,坐在里面玩手機。

    賈玲可問:“桐桐去B市做什么?”

    李欣桐答:“拿貨?!?/p>

    “聽說你是做珠寶推銷的,這工作很折騰人。你怎么不到你爸爸廠

    子里上班?”

    “我爸廠子早倒閉了?!崩钚劳┑卣f。

    賈玲可吃驚地回頭:“什么時候的事情?”

    “我畢業那會兒吧?!?/p>

    賈玲可失神地點點頭,不經意地看了看宋子墨。李欣桐因坐在后面,看不見他們的眼神交流,也不想看到他們的交流。她再次把目光轉移到自己的手機上,百無聊賴地玩著方塊消消看打發時間。

    【9】

    B市國際機場。

    賈玲可拿到登機牌打算過安檢了,李欣桐分明看到她眼神流連在宋子墨身上表露出的戀戀不舍。她覺得這兩人真有意思,八歲的年齡障礙都能跨過,明明如此相愛,還有什么坎跨不過去?

    “桐桐?!辟Z玲可忽然喚了一聲。

    臨別之時,不跟宋子墨說說情話,而喚她這個無關緊要之人?

    賈玲可走到李欣桐面前,朝她微微一笑,這優雅的氣質真是能讓人忽略了她的年齡:“以后你有什么困難,子墨會全力幫助你的,你不用對他客氣,知道嗎?”

    李欣桐愣了愣,沒想到賈玲可和她說的竟然是這些。隨即見她別有深意地朝宋子墨調皮地眨了眨眼:“對嗎,子墨?”

    宋子墨沒應,只是微微瞇起眼凝視著賈玲可。

    賈玲可走至宋子墨面前,雙手抬起,為他整理脖子上的領帶,如母如妻地叮囑:“不要只想著工作,晚上不要喝太多咖啡,不要太糟蹋自己的身體?!毖凵裰谐錆M了憐惜,還有李欣桐看不懂的自責。

    她輕輕地把頭靠在宋子墨寬闊的肩膀上:“傻瓜,為自己活著,照著自己所想的去做,答應我?!?/p>

    站在一旁的李欣桐,清清楚楚地看見賈玲可眼角的淚水。

    “嗯?!彼巫幽珣煤軠厝?。

    賈玲可離開他的懷里,深吸一口氣,頭也不回地進了安檢。宋子墨和李欣桐目送她,直至再也看不到她。李欣桐發自內心地對宋子墨說:“我要是你,立馬去買下一班飛機,追過去。相信我,你們會重修于好的?!?/p>

    宋子墨冷冷地瞥了她一眼。李欣桐覺得自己這個建議不算太糟糕,不理解他干嗎如此“急凍”她。宋子墨岔開話題:“你待會兒去哪?我送你?!?/p>

    “花氏珠寶的分公司。就在我們以前大學的那個區?!?/p>

    “嗯?!彼巫幽鏌o表情地點頭,轉身先于李欣桐離開。

    李欣桐跟在他的身后,有點漢奸狗腿的派頭,與平時女王作風的她判若兩人。她都想笑話自己了,遇見宋子墨的她,怎么總是不正常呢?

    她跟著宋子墨上車后,又開始玩起手機的方塊消消看。

    宋子墨瞥了眼李欣桐,見她如此認真玩游戲,嘴角扯了扯:“你這種智商的人,玩這種幼稚的游戲很適合你?!?/p>

    “你信不信,你玩不過我?”李欣桐也同樣扯了扯嘴角,不屑地說。

    宋子墨當即靠邊停車,嚇得李欣桐心跳加速。李欣桐不可置信地瞪他:“你瘋了?這是高速?!?/p>

    “拿來?!彼巫幽蚶钚劳┮謾C。

    李欣桐這下真是哭笑不得了。他還是像以前一樣好勝,見不得她比他強,即使是一個游戲,他也斤斤計較。李欣桐無奈地把手機遞給他,有言在先:“要破我的紀錄,得挺長時間的,在這里玩不大方便?!?/p>

    “你開車?!?/p>

    “……”

    李欣桐十分憂郁地偷偷瞥了一眼坐在副駕駛位上正蹙眉玩手機的宋子墨。她目的地快到了,但看情景宋子墨似乎還沒破她的紀錄。

    花式珠寶分公司樓下,李欣桐踩了剎車,熄了火,解開安全帶,提起自己的手提包,一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的樣子。李欣桐干咳兩聲:

    “我要走了。手機?!?/p>

    宋子墨這才抬起頭,好看又深邃的眼眸靜靜地凝視她。李欣桐感覺自己的心“咯噔”一聲,壓制住內心的悸動有些慌亂地移開了自己的視線。

    “你進去辦事,我在這里等你,待會兒一起回A市?!彼巫幽袷窍逻_命令一樣,語氣毫無商量余地。

    李欣桐抿了抿嘴:“不用了,我這事要辦挺久的,現在我只要我的手機……”她眼巴巴望著他手里的手機,意思再明確不過。宋子墨確實

    還了一部手機給她,不過不是她的,而是他自己的。

    “用我的。辦事效率高一點,我只等你兩個小時,過期不候,到時候你的手機我恐怕會直接扔到高速公路上,合同我也會直接解約?!?/p>

    “你!”李欣桐死咬牙關,憤恨地看著他。

    “怎么?”他抬起手腕看看手表,“還有一小時五十九分?!?/p>

    “你狠!”李欣桐憤恨地關上車門,以此來表現自己憤憤的心情。

    李欣桐就這樣帶著憤怒的氣息來到花氏珠寶的分公司。誰知今天衰到底,經理在開會,要她稍等片刻。這所謂的片刻是幾刻?她可沒時間多等,但又必須等。

    半個小時后,李欣桐實在等不下去了。她從包里拿出手機,打算不管不顧打給分公司經理催促一下??伤稚系氖謾C不是她的,根本沒有分公司經理的手機號。找秘書要,這是會挨罵的事,肯定不會給。李欣桐煩躁地直接想摔手機。

    偏巧,這手機這時候響了。

    李欣桐看了看來電顯示,Mike。李欣桐怕是個重要人物,要是不接的話,怕耽誤宋子墨。斟酌再三,最終按了接聽鍵。

    “喂?!?/p>

    “咦?你是誰?”

    李欣桐覺得這人的聲音并不陌生,但一時想不起來。她自動過濾他的問題:“你找宋子墨嗎?他現在不方便接電話,待會兒我讓他回你?!?/p>

    “不方便接電話?”Mike拖長音,意味深長地重復李欣桐的話。

    “是的?!崩钚劳┳匀幻靼啄侨诵睦锵胧裁?,那是他的自由,他往那邊想,她也沒有辦法。

    “你叫他宋子墨,而不是Allen?”

    李欣桐不知道哪里有問題,答道:“是的?!?/p>

    “你是他的前度吧?”

    “……”李欣桐覺得這人問的問題很古怪,好歹猜測她是他前妻賈玲可才是正常的不是嗎?因為不知道這人底細,也不想與他周旋,言簡意賅地說:“待會兒我讓宋子墨回你電話,我先掛了?!崩钚劳┎坏仁謾C那頭說話,直接掛了電話。她現在沒有心思跟別人閑聊?;馃济?/p>

    了,再不出來,她只好沖進會議室了。

    “哎呀,欣桐啊,讓你久等了?!狈止镜牧纸浝硇Σ[瞇地走進等候室,手里端了用一次性杯子盛的水,遞給李欣桐。

    李欣桐接過水,放在桌上,從包里拿出出貨單:“林總,貨我來明天提?!?/p>

    林經理看了看出貨單,皺著眉頭,一臉為難地說:“明天公司看倉庫的老劉請假,要么你今天把貨提走吧。要不就得等四天?!?/p>

    “今天?我跟物流公司約好的是明天?!崩钚劳┮灿X得郁悶。明天提不了貨,再等四天的話,她這提成就要拖到下個月,那她這個月給爸爸交的醫療費就沒著落了,所以她不能等,四天都不能等。

    林經理知道李欣桐等不了:“我有個朋友有輛貨車,找他幫你拉一趟,你覺得怎樣?”

    李欣桐愁容立散笑得曖昧:“林經理,就知道你對我最好?!?/p>

    林經理呵呵笑了起來:“這也沒什么?!?/p>

    李欣桐覺得今天雖然不順,但結果是可喜的,這就足夠了。李欣桐本來一個小時搞定可以回去了,但她就想讓宋子墨再等一個小時,說她幼稚也罷,說她無趣也好,她就不爽宋子墨那囂張的態度。于是,她就在等候室里沒心沒肺地看電視消磨這多余的一個小時。

    手機又響了,李欣桐瞄了一眼,來電顯示是一串熟悉的手機號碼——她的手機號……

    “喂?!崩钚劳┰俅谓油?。

    “嘟嘟……”回她的是一陣忙音。李欣桐愣了一愣,覺得莫名其

    妙,看看時間,還差半個小時,繼續看電視。

    【10】

    李欣桐是在宋子墨等她一小時五十九分后回到車上的,此時宋子墨正在似笑非笑地看著她,像是歡迎她及時回來,又像別有用心地算計她得逞后的模樣。李欣桐心里惴惴不安,勉強笑著問:“破紀錄了嗎?”

    宋子墨卻問:“電視好看嗎?”他早就沒玩游戲了,閑得無聊去了花氏珠寶的分公司,大致了解了這間分公司的狀態,是個并不怎么規范的小公司。

    “???”李欣桐的笑容僵了,不得不轉成干笑,“呵呵,我這不是多給你一些時間破我紀錄嗎?”她忙岔開話題,“哦,對了,剛才有個叫Mike的人給你打電話?!崩钚劳┌咽謾C還給他。

    “你接了?”宋子墨看了看通話記錄,挑眉問道。

    “嗯。怕是重要電話,耽擱了我可擔待不起?!?/p>

    “Mike是麥英奇。他沒好奇問你?”宋子墨一語驚醒夢中人。李欣桐本想問一問,為什么他說話總讓人覺得話中有話,又為什么一猜就知道她是他的前女友?可聽到此話,她又不想問了。

    問了又怎樣?她和宋子墨有關系嗎?答案是沒有關系。

    李欣桐搖頭:“沒問什么,你回個電話吧?!?/p>

    “沒事?!彼巫幽l動車子,開始認真開車。

    李欣桐望著車外,毫無心思且呆呆地看著沿路流動的風景。所謂逝去的記憶,即使長存于腦海,也只是一晃而過的風景,停駐不了,享受不得。

    回到A市已經是下班時間,宋子墨問她住處,李欣桐遲疑了會兒,最后報了個小區。車在小區門口停下,李欣桐下車,說了聲謝謝,便往小區里走。宋子墨抬眼望了望小區的整體建筑,算是中高檔的小區。他發動車子,轉動方向盤,馳向A區最為繁華的經濟區。

    隨即從小區門口走出一抹倩影,李欣桐看著宋子墨的車漸行漸遠,直至再也見不著了,她才招手打車離開。這小區是她以前的家,只是現在的她,沒錢住這里了。說她虛榮也好,自尊心強也罷,她就是不想讓

    宋子墨知道,她現在有多么落魄,有多么窮困,有多么見錢眼開。

    而見錢眼開的后果是李欣桐無法承擔的。幫忙運輸玉雕的貨車在運輸的過程中發生交通事故,被另一輛貨車追尾了。人沒出事,可玉雕被撞碎了。貨車司機明確表示,賠錢賠不起,要命有一條,讓李欣桐看著辦。這件事李欣桐早已向公司保證,后果自己承擔,這下她真的六神無主了,玉雕總價值近千萬,她怎么承擔得起?

    書友評價

    • 失眠人的艷遇
      失眠人的艷遇

      《如若有你,一世歡喜》是作者錦竹寫的一部青春小說,其實早就對錦竹有所耳聞,但并未拜讀他的作品。今天拜讀《如若有你,一世歡喜》后,對錦竹好感飆升,妥妥的路轉粉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久久国内精品情侣主播a级_伊人五月在线_老狼一区忘忧草欢迎您大豆男男_成人a视频片在线观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