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懸疑 > 天墓手札
天墓手札

天墓手札鐘連城 著(zhù)

主角:譚小苦,顧子業(yè)
小說(shuō)《天墓手札》作者鐘連城,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作家,作為一部非常不錯的懸疑類(lèi)型小說(shuō),講述了主角譚小苦顧子業(yè)之間牽扯不斷的情感和故事,值得一看?!短炷故衷穬热萁榻B:四十八疑冢,哪冢是王墓?暗器密布的墓道、至人死命的毒氣迷藥、神秘恐怖的咒符。盜墓者的鐵鏟掘遍了明、清兩朝,在五百多年漫長(cháng)的歷史煙云中,有多少王家陵墓慘遭洗劫?最終的“天墓”卻總是勿須親歷鬼火瞳瞳的墳場(chǎng)和魅影顯現的墓室……...
狀態(tài):已完結 時(shí)間:2024-05-10 07:06:19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蕭家是都梁望族, 喪期內大擺流水宴——也就是說(shuō),只要愿意來(lái)靈前給蕭軒亭下跪叩頭,無(wú)論親疏,都可以坐下來(lái)吃飯。

王辛卒從負責做道場(chǎng)的了空和尚處打聽(tīng)到,蕭軒亭要在家里停厝二十一才能出殯,下葬地點(diǎn)在北郊三里外的貓兒山。

出殯的那天,都梁城萬(wàn)人空巷,送葬的、看熱鬧的,人山人海,煞是熱鬧。

王辛卒和勞順民混在送葬隊伍一直跟到貓兒山。

倆人發(fā)現蕭軒亭的墓坑不是太深,不到八尺,規格屬中等以上。

同時(shí)也有人放出風(fēng)聲,蕭老爺生前留下遺囑,希望后輩“厚養薄葬”,不要任何陪葬物品。

王辛卒心里明白,這些話(huà)都是蕭家人放出來(lái)的,包括有意淺埋,目的就是想說(shuō)明棺材里沒(méi)有財物。

蕭家此舉對門(mén)外漢來(lái)說(shuō)也許管用,但對王辛卒這些洞庭湖“老麻雀”,無(wú)異于“此地無(wú)銀”。

為了防止朱子湘提前來(lái)到墳山,天一黑王辛卒和勞順民就潛伏在蕭軒亭墳墓附近,還特意扎了個(gè)稻草人立在墳包上。

深夜,王辛卒、勞順民果然發(fā)現有一高一矮兩個(gè)人向貓兒山走來(lái),到了離蕭軒亭墳墓不遠臥倒在地上……

他倆顯然是被墳包上的稻草人嚇壞了。

王辛卒知道這一高一矮正是朱子湘和譚小苦,他們苦等一陣墳包上的“人”并沒(méi)有離去的意思,才不得不放棄……

王辛卒、勞順民歡喜若狂,等朱子湘師徒一走,拿出工具從墳墓的后面開(kāi)始挖掘——這樣做二人是經(jīng)過(guò)一番商量的,盜掘“濕貨”正常的手法是從墓碑下面入手,他們反其道而行之,從墓尾入手目的就是要戲弄朱子湘——你不是有“絕活”么?有“絕活”就應該提前知道這是一??漳?。

盜墓在都梁延伸了數百年,業(yè)界已經(jīng)積累了豐富的經(jīng)驗。盜洞都不大,只有三尺見(jiàn)方,這樣既省了工程量,盜過(guò)后也容易恢復原貌。

其實(shí)都梁稍有家財的墓主幾乎無(wú)一例外被盜,但他們的后代都渾然不覺(jué),往往來(lái)年清明上墳,那里早已鶯飛草長(cháng)看不出任何破綻來(lái)了。

挖掘開(kāi)始了,王辛卒與勞順民說(shuō)好二人輪著(zhù)上陣,挖到四尺深的時(shí)候,越往深處挖難度越大,王辛卒玩起了狡詐,說(shuō)他的腳扭傷了,他要求留在地面負責吊土。

勞順民辛苦干了三個(gè)時(shí)辰,盜洞挖好了,這時(shí)候王辛卒的腳也不疼了,麻利地溜下坑內,手執蠟燭照著(zhù)勞順民把棺材擋板鋸開(kāi),再用斧頭背不輕不重敲打——擋板脫離了棺體,露出一個(gè)幽深的棺洞,一股樹(shù)香味飄然溢出……

這時(shí)候,兩人反而緊張起來(lái),既想盡快把棺內的尸體拽出來(lái),又害怕里面沒(méi)有多少陪葬品……

王辛卒把蠟燭交給勞順民,然后猶豫了好一陣,才把一只手伸入棺內——很快,他就摸著(zhù)了蕭軒亭的兩只腳……

勞順民見(jiàn)王辛卒遲遲沒(méi)有拽拉尸體忍不住問(wèn)道:“要幫忙嗎?”

王辛卒搖搖頭,說(shuō):“不用,這老頭身上沒(méi)一點(diǎn)肉,不沉?!蓖跣磷湔f(shuō)著(zhù)一咬牙——尸體被拽了出來(lái)……

勞順民手執蠟燭一照,發(fā)現老爺子睡得很安詳,“逍遙帽”上別著(zhù)一枚閃光的金微,衣服穿得很厚……

王辛卒一掃剛才的斯文樣子,發(fā)瘋一般解開(kāi)蕭軒亭的一層層外衣,直至發(fā)現那件昂貴的貂皮衣穿在死者身上,才如釋重負松了口氣,掩飾不住內心的激動(dòng)說(shuō):“還好,今晚沒(méi)白干?!?/p>

這一次的收獲比王辛卒預料的還要可觀(guān),除了那件貂毛內衣,還有一對藍田玉鐲、一個(gè)碧如意、兩枚金戒指、一枚金帽徽和大批銀器……王辛卒十分貪婪,他把蕭軒亭剝得一絲不掛,除了留下尸體,棺內的一切陪葬物品悉數拿走……

王辛卒的家住在半邊街17號,他回到家中的時(shí)候,雄雞已唱三遍——天快亮了。他和勞順民倒在涼席上囫圇睡了個(gè)覺(jué),醒來(lái)時(shí)已是日上三竿。

王辛卒、勞順民從涼床上爬起來(lái)去鎮南閣都梁酒家要了一個(gè)包房一邊吃飯一邊商量如何處理贓物的問(wèn)題。

王辛卒提議除了貂皮衣,其余諸物都可以出手,他的理由是貂皮衣要到冬天才賣(mài)得起價(jià),而現在是夏天,賤賣(mài)了可惜。勞順民害怕東西在王辛卒手中不安全,堅持要全部出手,一件不留。二人爭來(lái)爭去,最后王辛卒同意去問(wèn)個(gè)價(jià),如果價(jià)格合適也同意出手。

都梁北門(mén)閘有一個(gè)寄賣(mài)行,是蔣興和的產(chǎn)業(yè),交給妻弟殷楚云管理,殷楚云專(zhuān)與土匪、盜賊打交道,盜墓賊的贓物也都落在他的寄賣(mài)行,這些事蔣興和表面上都不過(guò)問(wèn)。

王辛卒認為贓物太多,帶到寄賣(mài)行去目標大容易暴露,不如二人先去北門(mén)閘把殷楚云接來(lái)看貨議價(jià),談成后等到天黑再把贓物送到寄賣(mài)行去。

勞順民想不出更好的辦法,表示同意。

殷楚云被王、勞二人請到半邊街,他看貨后,按寄賣(mài)行的價(jià)格,把除了貂毛衣以外的貨物折舊估價(jià)為一千大洋,再按“四六開(kāi)”行規,王辛卒、勞順民可各人分得三百大洋。對于這個(gè)價(jià)格,王辛卒、勞順民無(wú)異議,買(mǎi)賣(mài)很快成交。

隨后,殷楚云把貂毛衣也估價(jià)一千大洋,但他提出,眼下是熱天,要到冬天才能出手,寄賣(mài)行墊付的錢(qián)要很長(cháng)時(shí)間才可以收回,因此,“四六”應倒過(guò)來(lái)——寄賣(mài)行得六,王辛卒、勞順民占四。勞順民表示同意,王辛卒卻不贊同,最后殷楚云說(shuō):“我看最好還是你先保存幾個(gè)月,若無(wú)破損,到冬天我再按行情收購?!?/p>

殷楚云開(kāi)了口,勞順民也就無(wú)話(huà)可說(shuō)。殷楚云當即付了一百大洋定金。天黑后,王辛卒、勞順民把贓物藏在兩擔籮筐里送到北門(mén)閘,交接后,殷楚云付清了全部余款。

王辛卒、勞順民在返回的途中正巧看到朱子湘領(lǐng)著(zhù)譚小苦去了北郊貓兒山方向,都忍不住暗暗發(fā)笑。

再說(shuō)朱子湘一番辛苦盜了個(gè)空墓,內心的氣憤自不必說(shuō),把兼軒亭赤裸的尸體放回棺內,從坑里爬上來(lái)理了理思緒。他想既然墓碑前的土沒(méi)有動(dòng),那么盜洞肯定在墓尾!朱子湘來(lái)到墓尾舉起鐵鏟用力一插——果然,土是松軟軟的!

書(shū)友評價(jià)

  • 木洛夢(mèng)
    木洛夢(mèng)

    《天墓手札》是一部受眾人群很廣的小說(shuō),男女主角(譚小苦顧子業(yè))的性格與命運沖突,帶動(dòng)著(zhù)情節跌宕起伏,人物情感變遷主導著(zhù)讀者的閱讀體驗。非常值得閱讀!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