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懸疑 > 我的五個(gè)師姐全是風(fēng)水大佬
我的五個(gè)師姐全是風(fēng)水大佬

我的五個(gè)師姐全是風(fēng)水大佬火狼 著(zhù)

主角:秦良,張蓉蓉
秦良張蓉蓉是小說(shuō)《我的五個(gè)師姐全是風(fēng)水大佬》中的一對主角,在作者火狼的創(chuàng )作下,他們活靈活現,令人心生喜愛(ài)。小說(shuō)《我的五個(gè)師姐全是風(fēng)水大佬》主要內容介紹:風(fēng)水救人,八卦改命,秦家后人得傳家《金麻術(shù)》闖都市。奇門(mén)遁甲,金錢(qián)卜卦,相人面識人心,斗惡鬼,捉妖魔,更有五位貌若天仙的師姐相伴,一路風(fēng)生水起。...
狀態(tài):已完結 時(shí)間:2024-05-10 13:53:51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求助事小,子時(shí)的烏鴉悲鳴事大。

我能從悲鳴聲中感受到烏鴉發(fā)出的神識強烈,必是受人指使。

能控制烏鴉神識者,定是對雷玉生下手的兇手。

陽(yáng)無(wú)偶,陰無(wú)配,未得相成。子時(shí)悲鳴,這是五行相克的大忌,兇手是要趕盡殺絕。

李云聰意識到問(wèn)題嚴重,趕忙喊道,“秦少爺,子時(shí)到,二十一已過(guò),祖訓不破,你已解禁,可以出手了?!?/p>

我趕忙打住,目光直落雷玉生。

此時(shí)的雷玉生已收回三魂,臉色正回緩。

可要完全清醒還需再出手,我若離開(kāi),便是中計。

“李大哥,你趕緊去門(mén)外生門(mén)位上三根香,紅布遮擋。死門(mén)位插上菜刀,刀口上翹,堵住兇邪再上門(mén)?!蔽伊ⅠR喊道。

李云聰不解,我再喊道,“這是破煞封魂,必須到位?!?/p>

見(jiàn)我口吻嚴肅,趕緊轉身沖出臥室。

張蓉蓉見(jiàn)雷玉生臉色好轉,趕緊從我懷里走開(kāi)問(wèn)道,“我二爸怎樣了?”

我沒(méi)瞞,直說(shuō)道,“剛才我用仙人指路將雷爺的三魂還魂入體,現在三魂七魄聚齊,要醒來(lái)還要再施法,不可著(zhù)急?!?/p>

“還要施什么法?我能幫上忙嗎?”張蓉蓉淡定的問(wèn)道。

我要的正是她這句話(huà),三魂七魄入體,還需要一位五行相生的人喊醒。

張蓉蓉的生辰八字早在五年前我就看過(guò),而當我看到雷玉生生辰八字到時(shí)候,我才真正明白為何張蓉蓉會(huì )叫雷玉生二爸。

雷玉生五行缺土,本命為金。

命格注定雷玉生榮華富貴,但缺土會(huì )導致他由盛轉衰,直到全家覆滅。

雷家莊園建在盧峰山寶地,占用靈氣保證雷家的富貴氣,不至于全家覆滅。

但也僅僅只是保雷玉生個(gè)人富貴,沒(méi)有雷家發(fā)跡之相。

要想發(fā)跡,必須填補雷玉生的五行所缺。

也就是找到五行屬土,命相發(fā)跡,才能救雷家全家之人。

土生金,意味短暫的平穩之后陰開(kāi)始快速聚集,有如云的聚集一樣,金即收斂,即指高度聚。

張蓉蓉便是他命中所缺之人,但也僅僅只是保證一時(shí),想要發(fā)跡,唯有成為雷家人。

成為雷家人的辦法有三個(gè)。

一是成為雷玉生的妻子,二是成為雷家媳婦,三是變成雷家后人。

雷玉生一定是聽(tīng)了高人指點(diǎn),收張蓉蓉為女,改姓雷,成為雷家后人保證雷家不滅。

如此填補,即便雷玉生死后也不會(huì )影響到雷家發(fā)跡。

我不知道這位高人是誰(shuí),但這種逆天改命是冒著(zhù)減壽的風(fēng)險換來(lái)的,即便給再多錢(qián)也不敢有人接,雷玉生真是走了狗屎運。

再看到張蓉蓉愿意主動(dòng)救雷玉生,我看到了雷玉生確實(shí)命不該絕。

子時(shí)已過(guò),我已沒(méi)了顧忌。

當即拿出朱塵筆往床前畫(huà)出一道天辰咒,拉到雷玉生床頭前。

將一枚銅幣卡在嘴中,朱塵筆從眉心掃到下顎。

“用力喊,一直喊到你二爸醒來(lái)為止?!蔽沂栈刂靿m筆喊了聲,隨即大步來(lái)到窗戶(hù)前。

輕輕拉開(kāi)窗簾,窗戶(hù)是正對山下,此時(shí)院子看得一清二楚。

只見(jiàn)一棵古樟樹(shù)上站著(zhù)一只黑烏鴉,足足有一頭牛那么大。

張嘴鼓著(zhù)雙眼瞪著(zhù)大門(mén),欲要攻擊。

此時(shí)的李云聰手持九節金鞭保護著(zhù)現場(chǎng)才沒(méi)讓黑烏鴉攻擊。

李云聰氣勢強大,一般邪惡之物不敢靠近,黑烏鴉只能立在樹(shù)頭瞪著(zhù)。

看到這,我松開(kāi)窗簾回頭。

張蓉蓉此時(shí)叫的聲音很大,雷玉生嘴角微動(dòng),有所反應。

那黑烏鴉聽(tīng)到張蓉蓉的喊聲又發(fā)出悲鳴。

黑烏鴉這是在叫魂,知道我已解禁會(huì )出手,故意叫走雷玉生的魂,將我引出去。

如果我真離開(kāi)臥室,便是中了兇手的調虎離山計,雷玉生今晚必死無(wú)疑。

我大步?jīng)_向雷斌,抓起他右手,朝食指用力咬破。

“啊???”

雷斌一聲慘叫,但為時(shí)已晚,手指已破,血流不止。

“要想救雷爺,馬上把這張黃符丟向黑烏鴉將它趕走?!闭f(shuō)完我握著(zhù)朱塵筆在出血處畫(huà)出一道驅邪符。

雷斌見(jiàn)一道血符出現,嚇得雙腿一軟,攤在地上。

我架起他嚴肅道,“驅邪符只有你的血才能起效,快去?!?/p>

雷斌嚇得哪敢動(dòng),好在雷默扶起雷斌往外走。

張蓉蓉沒(méi)敢停,不斷的喊聲下,雷玉生已有感覺(jué)。

眉頭聳動(dòng),但就是睜不開(kāi)眼。

就差最后一步睜開(kāi)眼,我趕忙再掀開(kāi)窗簾一角,露出縫隙看到雷默扶著(zhù)雷斌已到樹(shù)下。

李云聰上前指著(zhù)雷斌一頓臭罵,雷斌才勉強站起。

黑烏鴉看到驅邪符,張開(kāi)翅膀慘叫。

李云聰回頭甩出九節金鞭攻去,樹(shù)枝被劈開(kāi)一半,剛好抽在黑烏鴉腳上。

慘叫傳出,黑烏鴉噗嗤飛走。

“蓉蓉……”

“二爸,二爸你醒了,二爸……”

張蓉蓉的哭聲激動(dòng)的傳來(lái)。

我回頭看去,只見(jiàn)雷玉生微微睜開(kāi)的眼已恢復生氣。

我連忙上前說(shuō)道,“不要哭,讓雷爺先休息,今晚就你陪在身邊?!?/p>

張蓉蓉擦干眼淚嚴肅回道,“你放心,我哪里都不去,就陪著(zhù)二爸?!?/p>

雷玉生很欣慰,但看到我,瞳孔頓時(shí)放大,嘴唇微動(dòng)想說(shuō)話(huà)。

我打住道,“雷爺不必多說(shuō),你的事我清楚。先休息好,我還有要事需要你配合?!?/p>

隨即我又跑到樓下讓雷默馬上準備煮熟的糯米給雷玉生吃下。

雷斌知道雷玉生醒來(lái),驚訝到啞口無(wú)言。

雷默二話(huà)沒(méi)說(shuō)趕緊打電話(huà)安排,放下電話(huà)向我點(diǎn)頭后往臥室跑。

李云聰看了眼,豎起大拇指說(shuō)道,“秦少爺出手不凡,雷玉生醒來(lái),黑烏鴉逃走,皆大歡喜?!?/p>

此時(shí)還不能說(shuō)皆大歡喜,雷玉生醒來(lái)便意味著(zhù)接下來(lái)的行動(dòng)更危險。

見(jiàn)我沒(méi)有一絲微笑,李云聰也反應過(guò)來(lái),說(shuō)道,“黑烏鴉是受人指使,可以肯定兇手還躲在后山,現在追兇還不晚?!?/p>

“不急?!蔽亿s忙喊道,“兇手既然知道我已解禁,他肯定還會(huì )再出手?!?/p>

“我能救雷玉生,便能找到他,一旦讓我主動(dòng)出手,他必是死路一條?!?/p>

李云聰明白我的意思,但還是疑惑的問(wèn)道,“秦恩人沒(méi)將《金麻術(shù)》教給你,你又如何通過(guò)雷玉生反擊讓他主動(dòng)現身?”

書(shū)友評價(jià)

  • 騎著(zhù)羊兒去放狼
    騎著(zhù)羊兒去放狼

    真的很羨慕小說(shuō)《我的五個(gè)師姐全是風(fēng)水大佬》中的這對CP(秦良張蓉蓉),他們的愛(ài),如當空的皓月,是那么純潔,唯一、堅定與永恒。他們的情,如磐石那般堅固,風(fēng)雨不動(dòng)安如山。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