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懸疑 > 陰人劫
陰人劫

陰人劫鬼手君 著(zhù)

主角:李春生,宋瑤
主角是李春生宋瑤的小說(shuō)《陰人劫》,可以說(shuō)是作者鬼手君十年磨一劍的上乘佳作,引得網(wǎng)友爭相拜讀!小說(shuō)《陰人劫》主要講述的是:嫂子去世了,我父親叫我回家送葬,奇怪的是,嫂子陽(yáng)間不見(jiàn)尸體,陰間不見(jiàn)鬼魂......但嫂子卻是經(jīng)常來(lái)找我,我并不知道她是人是鬼.........
狀態(tài):已完結 時(shí)間:2024-05-10 20:37:43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床底下,那只曾經(jīng)在掛葬區抓過(guò)我的黑手又出現了。而且黑手上還抓著(zhù)一只會(huì )動(dòng)的小手。那小手我看著(zhù)也覺(jué)得眼睛熟,似乎就是在掛葬區那只野狗咬住的那只手。

這些東西怎么會(huì )跑到我房間來(lái)呢?

二爺爺坐在地上驚慌的對我說(shuō):“先不要管這些了,你趕緊去你爺爺房里拿個(gè)靈符過(guò)來(lái),看能不能把它鎮住,其他的事慢慢再說(shuō)?!?/p>

我想也是,于是一咕嚕爬起來(lái)就往爺爺的房間跑。

跑出房間我才發(fā)現,整個(gè)村子都已經(jīng)亂成了一鍋粥,爺爺他們也不在家,估計都在參加救火吧。

我現在也顧不上救火的事情了,我自己的屁股還沒(méi)擦干凈呢。

到爺爺房間拿了一張靈符就回我自己房間去了。

進(jìn)去的時(shí)候,二爺爺已經(jīng)跪在地上念經(jīng)了。

二爺爺平時(shí)不信佛也不信道,如今只是臨時(shí)抱佛腳,嘴里嘰里咕嚕的也不知道念的什么。

我說(shuō):二爺爺靈符拿來(lái)了,現在怎么辦?

他睜開(kāi)眼睛詫異的看著(zhù)我說(shuō):“這個(gè),應該是貼在那個(gè)黑手上吧?”

“你也不知道?”

二爺爺搖搖頭說(shuō):“我看你爺爺以前就是這么做的,應該沒(méi)錯吧?!?/p>

“好吧?!蔽覠o(wú)奈!

說(shuō)著(zhù)我就鼓足勇氣走到床邊,小心翼翼的拿著(zhù)靈符靠近了黑手。

那黑手估計感覺(jué)到了靈符的威力,不停的扭動(dòng)起來(lái),那只小手也不停的扭動(dòng)著(zhù),看上去十分恐怖。

我當時(shí)已經(jīng)害怕到極限了,閉著(zhù)眼睛大叫一聲,就把靈符貼在了黑手上。

那黑手冒出一股黑煙,呼啦一下就不見(jiàn)了,不過(guò)那個(gè)小手卻留在了地面上。只是現在小手不動(dòng)了。

“趕緊撈出來(lái)看看,說(shuō)不定這就是你嫂子給你的線(xiàn)索?!倍敔斪诘厣暇o張的說(shuō)道。

不撈出來(lái)也不行啊,總不能把一只會(huì )動(dòng)的手放在床底下吧?

我找來(lái)一根木棍,小心翼翼的把手從床底撈了出來(lái)。

那是一只嬰兒的手,看上去就像一只泡過(guò)水的雞爪子,慘白而肥胖。再仔細一看,那小手上似乎還拿著(zhù)什么東西。

我也顧不上害怕了,用力掰開(kāi)了那幾只小手指。

那手上竟然握著(zhù)一張小小的紙片,紙片是粉紅色的,上面還有淡淡的字跡,寫(xiě)的什么已經(jīng)看不清了,但那字跡很明顯是我的。

“這確實(shí)是嫂子給我的線(xiàn)索?!蔽铱粗?zhù)紙片,嚴肅的對二爺爺說(shuō)道。

“哦,那她說(shuō)了什么?”

我搖搖頭說(shuō):“這個(gè)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這是我給嫂子寫(xiě)的一封信?!?/p>

“你這混小子,你哥哥和宋瑤結婚以后,你還私底下和宋瑤來(lái)往?”二爺爺皺著(zhù)眉頭問(wèn)道。

“沒(méi)有!這是宋瑤成為我嫂子以前的事情。我沒(méi)有那么混蛋?!?/p>

二爺爺這才放心的說(shuō):“我就說(shuō)你不是那種人的。那么接下來(lái)我們應該怎么辦呢?”

我想了想,說(shuō):“我估計嫂子還會(huì )給我傳遞線(xiàn)索的,我們先把這些線(xiàn)索保存下來(lái),也許等線(xiàn)索多了,我們就能知道嫂子要說(shuō)什么了?!?/p>

二爺爺點(diǎn)頭說(shuō):“看來(lái)也只能這樣了。但是我覺(jué)得我們還應該做點(diǎn)什么,不能這么干等著(zhù),因為我覺(jué)得你嫂子現在估計也很痛苦,要不然她也不會(huì )急著(zhù)找你?!?/p>

“可是還能做點(diǎn)什么呢?要不然明天我再到掛葬區去一趟?”

二爺爺拿出水煙筒抽了幾口,說(shuō):“去吧,我和你一起去,萬(wàn)一遇到什么事,也有個(gè)幫手,瑤兒變成這個(gè)樣子,我也很心痛!”

“那行吧,我們明天一起去。不過(guò)這只手要怎么辦?”我問(wèn)道。

“找個(gè)地方埋了吧,這也不知道是那個(gè)可憐孩子的手!”

我用一塊布把手包起來(lái),打算等天亮了再去埋。這時(shí)突然想到一個(gè)問(wèn)題:這手和嫂子有沒(méi)有什么關(guān)系呢?

想著(zhù),我就回頭問(wèn)二爺爺道:“這些年我嫂子就一直沒(méi)有懷過(guò)孕嗎?”

二爺爺很淡定的說(shuō):“唉,要是懷過(guò)孕就好咯,瑤兒是個(gè)苦命的孩子??!”

“可是嫂子的身體那么好,怎么會(huì )不能懷孕呢?”

“誰(shuí)知道呢?村里的醫生也來(lái)過(guò)幾次,也說(shuō)你嫂子的身體好著(zhù)呢!”

二爺爺剛說(shuō)完,就聽(tīng)見(jiàn)外面有人進(jìn)來(lái)了,我趕緊藏好那只手,出門(mén)一看,原來(lái)是爺爺他們回來(lái)了。

哥哥看到我就生氣的說(shuō):“別人都在救火,你一個(gè)年輕人躲在家里干什么?讀了幾年大學(xué)就學(xué)會(huì )貪生怕死了?”

我窩火的說(shuō):“誰(shuí)貪生怕死了?你以為我在玩嗎?簡(jiǎn)直莫名其妙!”

爺爺已經(jīng)累得站不穩了,不耐煩的瞪了我一眼,說(shuō):“做錯了事還敢頂嘴?趕緊去幫你父親做飯!和你父親一樣沒(méi)出息!”

我還想再說(shuō)些什么的,但是二爺爺卻攔住我說(shuō):“去幫你父親燒火吧,別說(shuō)了?!?/p>

我看在二爺爺的面子上,沒(méi)有再說(shuō)什么,轉身就走進(jìn)了廚房。

可是廚房里的父親卻擺擺手說(shuō):“別來(lái)給我添亂,該干嘛干嘛去!”

我郁悶的站在廚房門(mén)口,心想我這是做錯了什么,怎么都朝我發(fā)火呢?

可他畢竟是我父親,我也不好和他頂嘴,只好郁悶的回房去了。

因為害怕床底下會(huì )再出現什么怪東西,我幾乎一夜沒(méi)合眼,翻來(lái)覆去的想這些事情??墒沁@些事情似乎根本就毫無(wú)聯(lián)系,一個(gè)木箱子、一只黑手、一張片和一只嬰兒的手,這到底說(shuō)明了什么呢?

宋瑤啊宋瑤!你到底想跟我說(shuō)什么?

想到半夜,我突然聽(tīng)到一個(gè)女人的喊叫聲,那聲音凄厲而驚恐,似乎是從后山的的某個(gè)地方傳來(lái)的。

我驚訝的一骨碌爬起來(lái)仔細聽(tīng)了一下,發(fā)現那聲音越來(lái)越清晰,越來(lái)越凄慘。

“會(huì )不會(huì )是嫂子在叫呢?”

我趕緊跑到二爺爺房間把他叫醒,想讓他也聽(tīng)聽(tīng)那叫聲。

可是二爺爺坐在床上聽(tīng)了半天,卻什么也沒(méi)聽(tīng)到。

“可能是你太緊張了,去喝口酒好好睡吧?!倍敔斆院恼f(shuō)了一句,就倒下去繼續睡了。

回到我的房間以后,我竟然又聽(tīng)到了那個(gè)聲音。而且聲音越來(lái)越大。

我想:如果真的是宋瑤在求救,但我卻沒(méi)有去,那么宋瑤一定會(huì )恨死我的。

這么想著(zhù),我就壯起膽子打算到后山去看看。

可是我剛走出院子門(mén),就看到一道白光在我眼前晃動(dòng)了一下,隨后就又刮起了一陣旋風(fēng),把我嚇得立刻又躲回房間了。

回到房間后,那聲音也消失了。

“難道有人在暗中幫助我?會(huì )是誰(shuí)呢?會(huì )不會(huì )是王狗兒?”

躺在床上,我又開(kāi)始胡思亂想了。

就這么迷迷糊糊的熬到了天亮,我的頭都快爆炸了,肚子也餓得發(fā)慌,掙扎著(zhù)爬起來(lái)想去吃點(diǎn)東西的,可是到廚房一看卻什么吃的也沒(méi)有。

回到房間想再躺一下,剛閉上眼睛,卻又被外面的吵鬧聲給吵醒了。

急忙跑出去一看,原來(lái)是儺公和族長(cháng)帶著(zhù)一群人到我家里來(lái)了。

爺爺也被驚醒了。

“大清早的吵什么?”爺爺披著(zhù)衣服,不耐煩的說(shuō)道。

儺公面帶難色的說(shuō):“出大事了!”

“天塌不下來(lái),什么事兒?”

這時(shí)李青扶著(zhù)老實(shí)巴交的李俊上前說(shuō)道:“我女兒不見(jiàn)了!”

“我女兒也不見(jiàn)了!”

另一個(gè)李姓族人李天平也痛苦的說(shuō)道。

爺爺皺著(zhù)眉頭半天沒(méi)說(shuō)話(huà),似乎沒(méi)明白是怎么回事兒,儺公卻說(shuō):“這個(gè)事情確實(shí)太奇怪了,得想辦法呀!”

“想辦法?你是儺公,這不是你的責任嗎?跑到我這里來(lái)鬧什么?”爺爺生氣的說(shuō)道。

“可是這些事情是因為你們家的事情引起的,你不能不管呀!”儺公也有些生氣的回了一句。

爺爺嘆了口氣,自顧自的說(shuō)了一句“造孽!”

隨后就要上前去安撫那兩個(gè)丟了女兒的族人。

可剛走了幾步,就看到遠處又有一群人哭著(zhù)朝我家走來(lái)。

“這又是怎么了?”爺爺有些不淡定的問(wèn)了一句。

等那群人走近了才知道,是昨天晚上的大火燒死了三個(gè)人。而且那幾個(gè)人的尸體還特別的奇怪。

爺爺、儺公和族長(cháng)相對看了一眼,都說(shuō):“昨天晚上沒(méi)聽(tīng)說(shuō)死人,這會(huì )兒怎么就死了三個(gè)人呢?而且死相還這么難看?!?/p>

書(shū)友評價(jià)

  • 初戀只是一場(chǎng)小感冒
    初戀只是一場(chǎng)小感冒

    《陰人劫》是鬼手君的一部懸疑小說(shuō),鬼手君語(yǔ)言清新雋永、詼諧有趣,干凈樸素又耐人回味,著(zhù)實(shí)吸引了大批青年讀者。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