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懸疑 > 蛇妻
蛇妻

蛇妻冷宮小白 著(zhù)

主角:陳長(cháng)生劉丹
冷宮小白是小編非常喜歡的一名作家,成為他的忠實(shí)粉絲始于拜讀小說(shuō)《蛇妻》,該小說(shuō)的主角是陳長(cháng)生劉丹,看了著(zhù)實(shí)讓人神魂顛倒!《蛇妻》內容簡(jiǎn)介:如果有一天你突然發(fā)現自己死了,你會(huì )害怕么?公司委派我去老家工作,意外發(fā)現自己已經(jīng)死了一次。河中飄尸,河鬼索命,陰陽(yáng)先生害我,更離譜的是我還娶了蛇仙當老婆,為了活命,我走上了一條常人不能理解的路!...
狀態(tài):已完結 時(shí)間:2024-05-10 21:22:55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手機鈴聲吵醒,一看來(lái)電是劉丹的,迷迷糊糊接了起來(lái),就聽(tīng)這丫頭在那頭焦急說(shuō)了幾句,大概意思是村子又出事了,而且這次出事的是老村長(cháng)。

我一下子就醒了,連忙叫起來(lái)了九叔,匆匆忙忙就趕回了村里。

進(jìn)村的時(shí)候,老村長(cháng)家已經(jīng)被圍的水泄不通,警察拉起了警戒線(xiàn),我靠近的時(shí)候,就有村民看向了我。

也不知道是誰(shuí)先說(shuō)的話(huà),罵我是掃把星,說(shuō)我回來(lái)村里就事情不斷。

還有人說(shuō),老村長(cháng)就是被我害的,因為他昨天趕我離開(kāi),我懷恨在心。

這一些話(huà)就跟刺一樣扎在我的心里,看著(zhù)這些熟悉又陌生的人,其中不乏我的發(fā)小。

不知道為什么,我忽然有點(diǎn)惡心。

九叔這時(shí)候在我邊上問(wèn)我,還要不要救他們。

說(shuō)真的,看他們這般惡心的嘴臉,真想那女水鬼殺他們一個(gè)干凈。

先人就是惡人,后人也是如此。

但轉念一想,不管怎么說(shuō),我也是在這個(gè)村子長(cháng)大的,他們也許只是太過(guò)于害怕了吧。

這么安慰自己,我沒(méi)有跟他們太過(guò)于計較,打電話(huà)給劉丹后,劉丹就出來(lái)了。

就見(jiàn)她脫著(zhù)滿(mǎn)是血跡的手套,過(guò)來(lái)的時(shí)候,從一輛車(chē)上拿了一份早餐,坐到我邊上遞給我,問(wèn)我吃不吃。

我看著(zhù)那手套上的血,就沒(méi)了食欲,搖搖頭問(wèn)她情況怎么樣。

剛說(shuō)完,老村長(cháng)家就出來(lái)幾個(gè)民警,一個(gè)個(gè)趴在門(mén)上就吐,然后對著(zhù)這邊喊劉丹,說(shuō)找到了之類(lèi)的話(huà)。

我看那些警察這般反應,有些好奇,剛想起身的時(shí)候,劉丹將早餐遞給我道:“你還是不要過(guò)去了,我怕你會(huì )嚇死!”

她這么一說(shuō),我有點(diǎn)不服氣了,好得是一個(gè)男人,總比女人強吧。

就嘴硬說(shuō)沒(méi)事,劉丹頓時(shí)一笑,說(shuō)既然叫我過(guò)來(lái),就自然想我幫忙,去看看也沒(méi)事!

隨即,她帶著(zhù)我過(guò)去,等靠近老村長(cháng)家,我就聞到了一股血腥味。

看向里面的時(shí)候,就看到門(mén)前躺著(zhù)一個(gè)中年男子的尸體,那是老村長(cháng)的兒子,并沒(méi)有老村長(cháng)的尸體。

等我問(wèn)劉丹老村長(cháng)的尸體時(shí),就見(jiàn)一個(gè)民警端著(zhù)一大鍋出來(lái),放下后,紛紛撇過(guò)頭,我看過(guò)去的時(shí)候,就見(jiàn)一個(gè)人頭在鍋里,那臉是認不住來(lái)了,已經(jīng)煮熟了,鍋中一絲絲白發(fā)在漂浮。

瞬間,胃里一陣翻涌,再看劉丹遞給我的早餐,當看到饅頭的時(shí)候,轉身就吐了出來(lái)。

沒(méi)敢繼續呆下去,邁步就往出走,等回到剛才位置,就見(jiàn)九叔臉色陰沉道:“看來(lái)有貓膩啊,得先看看此地風(fēng)水了,以前也是聽(tīng)說(shuō)這村子的事情,昨天也沒(méi)來(lái)得及看,走,帶我到村里轉轉!”

他說(shuō)著(zhù)就拉我,我見(jiàn)劉丹在忙,自己也不想進(jìn)那屋子,就帶著(zhù)九叔在村子轉悠了起來(lái)。

轉悠了一圈之后,他帶我來(lái)了村中祠堂,剛進(jìn)門(mén),一陣冷風(fēng)呼嘯。

我剛想進(jìn)去,九叔拉住了我,我人就不敢動(dòng)了。

看向九叔,他的臉色異常凝重,足足幾秒后,他才看向我,嚴肅道:“村子里還有沒(méi)有年歲大的長(cháng)輩,頭腦清醒的那種!”

“怎么了?”

我問(wèn)了一句。

“沒(méi)時(shí)間跟你廢話(huà),這里面事情有些不對,快,不然不單單村子里的人沒(méi)命,就是你也難逃一死,我說(shuō)這十幾年那女鬼怎么真的不找你,原來(lái)是在這兒等著(zhù)你呢!”

他莫名其妙說(shuō)了一句,我是一頭霧水,但能聽(tīng)懂他話(huà)里的嚴肅,事情肯定不簡(jiǎn)單了。

仔細回想,上次來(lái)簽約的時(shí)候,倒是見(jiàn)過(guò)幾個(gè)比老村長(cháng)還年長(cháng)的老人,憑借著(zhù)記憶,我帶著(zhù)九叔過(guò)去,來(lái)到了村后面的幾座老宅子前。

看過(guò)去,幾個(gè)老人正在門(mén)堂前乘涼,一個(gè)個(gè)老態(tài)龍鐘,仿佛隨時(shí)會(huì )去了一般。

當看到我和九叔過(guò)來(lái)時(shí),一個(gè)老爺爺看向我問(wèn)道:“陳家那孫子,你怎么又來(lái)了?來(lái)看太公我么?”

我見(jiàn)他跟我說(shuō)話(huà),回答道:“是啊太公,不過(guò)今天我是有事情來(lái)找您的!”

“好好好,我們幾個(gè)老家伙也好久沒(méi)和年輕人聊天了,說(shuō)說(shuō)看,什么事情!”

說(shuō)話(huà)的老爺爺狀態(tài)比起另外兩位還是好的,抬手敲了敲他手上的老煙斗,我很識趣的給他上了火。

然后他讓我搬來(lái)凳子,我和九叔就坐了下來(lái)。

顯然,對于村子里最近的事情,他們三個(gè)長(cháng)壽老人是一無(wú)所知的,不然對我的態(tài)度也不會(huì )好到哪里去。

當即,我組織了一下語(yǔ)言,盡量用嘮嗑的方式從三位老人口中套話(huà),可剛說(shuō)到村中以前那個(gè)事情的時(shí)候,那最開(kāi)始和我說(shuō)話(huà)的老人,立馬不開(kāi)口了,眼神都變了,盯著(zhù)我道:“這是你爺爺告訴你的?”

我人一頓,看了看九叔,最后點(diǎn)了點(diǎn)頭。

下一秒,三個(gè)老人對視了一眼,然后起身,我連忙去攙扶,問(wèn)他們去哪里,就見(jiàn)拿煙斗的老人沉聲道:“村里肯定是出事了,我說(shuō)你小子怎么沒(méi)事陪我們嘮嗑,好了,出去看看吧!”

他這么一說(shuō),我略微一愣,有些吃驚。

這時(shí)候九叔在邊上小聲道:“人老成精,別看這些老家伙都不出去,他們那年代經(jīng)歷的事情,比你小子吃的飯還多,你那幾句話(huà),和你的神情,人家就看透了,姜,還是老的辣!”

“那現在怎么辦?你可是一句沒(méi)問(wèn)啊,還有,你都沒(méi)告訴我發(fā)生了什么!”

我反應了過(guò)來(lái),問(wèn)了一句九叔。

九叔這時(shí)候一笑道:“這樣更好,這些老人看的比那個(gè)老村長(cháng)透,他們知道的,也肯定比老村長(cháng)多,等他們先去了解情況吧!”

聽(tīng)他這么說(shuō),我將信將疑,沒(méi)再多話(huà),跟在三個(gè)老人后面往村子前面過(guò)去。

等回到前村,劉丹等人還在處理現場(chǎng),三個(gè)老人看到后,臉色微沉,就見(jiàn)他們詢(xún)問(wèn)了一下村子里的人,然后轉頭看向我。

隨即,就見(jiàn)他們對村民們說(shuō)了幾句,大家立馬就散開(kāi)了。

之后,三個(gè)老人在我幾個(gè)發(fā)小的攙扶下,來(lái)到我邊上,其中一老人看著(zhù)我道:“陳家小子,去你家吧!”

說(shuō)完,他們三就往我爺爺家去了。

我沒(méi)多話(huà),和他們一起過(guò)去,等開(kāi)了門(mén)讓大家坐下后,老人看向了九叔,開(kāi)口道:“小子,說(shuō)說(shuō)你想知道的吧!”

我有些意外,看向九叔的時(shí)候,就見(jiàn)他一笑道:“老人家,還是你看的透,有些事情是瞞不住的,我要知道的很簡(jiǎn)單,當年你們村子請過(guò)法師,可知道那個(gè)法師的名諱?”

“不清楚,當時(shí)是村里幾個(gè)長(cháng)輩請的,我們這些青年并沒(méi)有參與,只知道當時(shí)村里怨氣太重,不得已才請法師來(lái)想辦法,只是后人不信這些,時(shí)間一久就荒廢了,才有了后來(lái)的血案,不過(guò),那血案解決后,村子太平到如今,這次前后出了那么多的事情,你能不能跟我說(shuō),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人說(shuō)完,九叔點(diǎn)頭,淡淡道:“時(shí)間到了!”

“河道口的那位?”

老人問(wèn)了一句。

“是的,但現在可能還不是那么簡(jiǎn)單,我之前對于村中之事只是聽(tīng)說(shuō),從未來(lái)過(guò),今天一看,你們這村子,應該是被什么術(shù)士改動(dòng)成了什么陣法,你們村子口有槐樹(shù),后面也有槐樹(shù),槐樹(shù)招鬼,當年那法師沒(méi)跟你們說(shuō)么?”

他這話(huà)一落,那老人眼神一咪:“你的意思是,那法師沒(méi)救我們村子,還設計害我們?”

書(shū)友評價(jià)

  • 柳夢(mèng)璃
    柳夢(mèng)璃

    最近,一直再追這部小說(shuō)《蛇妻》,每當夜深人靜之時(shí),輾轉反側,回味無(wú)窮:人生百態(tài),千滋百味。有些人,有些事,成為鏡花水月;有些人,有些事,卻成為我們內心中最美麗的風(fēng)景。放棄應該放棄的,珍惜應該珍惜的,未嘗不是一種智慧和人生之美。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