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懸疑 > 骨魂
骨魂

骨魂紙點(diǎn)江山本尊 著(zhù)

主角:巫陽(yáng),宋鈺
最近,想必很多網(wǎng)友被巫陽(yáng)宋鈺所迷倒,他們是小說(shuō)《骨魂》中的主角人物,是作者紙點(diǎn)江山本尊筆下的一對羨煞旁人的伴侶?!豆腔辍泛?jiǎn)介:人活一世,氣運跟隨一生;有人窮困潦倒;有人惡疾纏身;死后氣運化骨,變成骨魂。骨魂做牌,可影響氣運,甚至逆天改命;但稍有不慎,就會(huì )被反噬。我家世代做玉骨牌行當,因不小心破壞規矩,半夜女鬼爬上了我的床,對我……...
狀態(tài):已完結 時(shí)間:2024-05-11 10:35:12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突如其來(lái)的變故,頓時(shí)讓周?chē)娜硕蓟帕似饋?lái)。

拉著(zhù)繩子的那個(gè)中年人,此時(shí)呆呆的站在井口,往里面看了一眼,大喊道:“小壯,小壯!”

陳揚頌忙三步并兩步的走了過(guò)去,看了一眼旁邊的中年人,皺眉道:“怎么回事?繩子怎么會(huì )斷了?!”

中年人呆愣的搖搖頭,道:“不知道,我不知道啊,小頌爺,現在怎么辦?怎么辦??!我可就這一個(gè)兒子啊,他要是有個(gè)好歹,我們家可就完了!”

“別急,我想想辦法!”陳揚頌安撫著(zhù)中年人,拿出手機開(kāi)始打電話(huà)。

我掃了一眼中年人,他所說(shuō)的話(huà),倒是讓我想到了一種職業(yè)——水鬼。

水鬼不是真的鬼,而是一種職業(yè)的代稱(chēng),一般來(lái)說(shuō),大型建筑在打地基的時(shí)候,有些機器的鉆頭,會(huì )掉進(jìn)深井里面,這一個(gè)鉆頭就價(jià)值不菲,負責人這個(gè)時(shí)候,就會(huì )招來(lái)水鬼,下去打撈鉆頭。

一般來(lái)說(shuō),水鬼由最親近的人配合,在上面拉繩子的,一定要是下去找鉆頭的直系親屬,只有這樣,才不會(huì )被故意陷害。畢竟萬(wàn)一水鬼打撈不成功死在了下面,賠償金能到六位數是最低的。

看中年人的狀態(tài),在下面打撈的,是他的親兒子,這繩子肯定不是他故意弄斷的,看這井的深度,也有幾十米深,人在下面時(shí)間久了,很容易出事兒。

我有些想不明白,用水鬼下去打撈骨魂,真的有這個(gè)必要?

在此靜靜等待了一會(huì )兒,陳揚頌打完電話(huà)回來(lái)之后,便把那個(gè)中年男子拉到一旁,兩個(gè)人不知道在說(shuō)些什么。

過(guò)了許久,中年男子才一臉呆滯的轉身,走到井口旁,看了一眼里面之后,猶如行尸走肉一般的,離開(kāi)了玉米地。

我詫異的看著(zhù)這男子離開(kāi),隨即看了一眼陳揚頌,他走過(guò)來(lái),沖我搖頭無(wú)奈一笑,道:“上級的命令,我也不好說(shuō)什么?!?/p>

“就……不管了?”我沒(méi)有想到,之前在網(wǎng)上看到的傳說(shuō),水鬼一旦出了事兒,基本上就撈不上來(lái)了,不僅費時(shí)費力,而且就算是打撈上來(lái),時(shí)間也晚了。

更有一種稍稍古怪的傳言,說(shuō)是有些大型工程開(kāi)工的時(shí)候,本就需要活人祭祀,所以有些水鬼,就是祭祀用的,這是這一個(gè)行當里面,不成文的行規。

眼前的這一幕讓我還有些沒(méi)有反應過(guò)來(lái),陳揚頌拍了拍我的肩膀,道:“本來(lái)叫巫老板過(guò)來(lái),是想看看成色不錯的骨魂,沒(méi)想到遇上這檔子事兒,實(shí)在是不好意思!”

“真的不救了?這是一條人命??!”我有些不能接受,瞪著(zhù)眼睛問(wèn)道。

陳揚頌笑了笑,道:“這不是你該管的事情,我也插不了手,咱們還是來(lái)聊聊,這玉骨牌的事情吧?!?/p>

說(shuō)著(zhù),攬著(zhù)我出了玉米地,走到外面的田埂上面,看著(zhù)遠處,對我說(shuō)道:“不瞞你說(shuō),那塊木牌,確實(shí)是一位老先生轉交給我的,我來(lái)找你,也是為了玉骨牌的事情,本以為巫老板會(huì )樂(lè )呵的答應,只是沒(méi)想到啊,巫老板三番兩次把我拒之門(mén)外,哎!”

“我學(xué)藝不精,現在幾乎不做玉骨牌的生意,所以抱歉?!?/p>

想起爺爺的告誡,我開(kāi)口解釋道。

“玉骨牌這行當賺錢(qián)不說(shuō),總比巫老板開(kāi)個(gè)小店 要強得多吧?我這手上有幾單生意,今兒約巫老板來(lái),主要目的也是想著(zhù)跟巫老板合作一把,共同發(fā)財不是么?!标悡P頌說(shuō)著(zhù),從自己的包里遞給我幾張紙,又道:“這里面是一些客戶(hù)的需求,加起來(lái)總價(jià)超過(guò)二十多萬(wàn)了,巫老板你看?”

這幾張紙的分量,就是一沓沓的人民幣,對我來(lái)說(shuō),確實(shí)有足夠的誘惑力,但爺爺的告誡還在耳邊,而且上次玉骨牌出事兒,雖說(shuō)沒(méi)有鬧出什么大的幺蛾子,但是對我來(lái)說(shuō)也是敲響了警鐘。

見(jiàn)我遲遲不說(shuō)話(huà),陳揚頌再次說(shuō)到:“和誰(shuí)做生意都是做,錢(qián)都放在這里,巫老板不掙白不掙不是?”

我心中拿定主意,將紙張收下,看了一眼上面的生辰八字和要求,并沒(méi)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也就答應了下來(lái)。

“合作愉快!”

陳揚頌伸出手對我呵呵一笑,事情就這么敲定了下來(lái)。

本以為陳揚頌找我,會(huì )有什么急事兒,但現在看來(lái),只是合作的事情,這倒是讓我覺(jué)得有些奇怪。

和陳揚頌互留了聯(lián)系方式后,我便和趙順利離開(kāi)了玉米地,蔣濤將我們送回店里就開(kāi)車(chē)離開(kāi)了。

下車(chē)之后,趙順利眨著(zhù)眼睛,看了看我,道:“巫老板,是不是想讓我幫忙找骨魂???”

“你說(shuō)呢?”我翻了個(gè)白眼,拿著(zhù)手中的紙條晃了晃,道:“這些都是錢(qián)啊,有錢(qián)不賺王八蛋不是?!?/p>

說(shuō)到此,趙順利嘿嘿一笑,又道:“我跟你說(shuō),你們倆說(shuō)話(huà)我可都聽(tīng)見(jiàn)了,這一塊玉骨牌都上萬(wàn)的價(jià)格,我幫你尋骨魂,你才給一千,這有點(diǎn)說(shuō)不過(guò)去吧?起碼,也得漲漲價(jià)不是?!?/p>

趙順利搓著(zhù)手給我比劃著(zhù),小眼神里閃出精光。

我哼了一聲轉身進(jìn)了店鋪,道:“若是按你頭一次合作的那種表現,我給五百就嫌多。再說(shuō)了,你只是提供個(gè)信息,這些錢(qián)已經(jīng)可以了,想加沒(méi)門(mén),你要是不愿意,我出錢(qián),自然有人愿意干!而且你別忘了,你身上的尸毒,可還沒(méi)有去干凈呢!”

趙順利聽(tīng)我一頓說(shuō),連忙擺手:“算了算了,不加就不加了,就這么的吧?!?/p>

“別急啊,來(lái)看看這些客戶(hù)需求,你知不知道有什么符合的骨魂,咱們現在就得干活了!”我沖他招招手,示意他過(guò)來(lái),

趙順利看了一眼,隨即停留在一個(gè)生辰八字上面,這上面的訴求,是求財,趙順利告訴我說(shuō),倒還真知道一個(gè)喪主,特別符合這個(gè)需求。

據他所說(shuō),這座墳就在不遠處的一個(gè)斜坡上面,生前是解放前的大財主,樂(lè )善好施并且為人不錯,死后散盡了家財,也算是一個(gè)大善人了。

我斜眼看著(zhù)他,問(wèn)他這些信息是否準確,要是再出事兒,我可承受不了。

趙順利拍著(zhù)胸脯對我再三保證,說(shuō)這個(gè)絕對沒(méi)問(wèn)題,那喪者生前的名聲,附近村子里的老人都知道,我們去了一打聽(tīng),就能了解到。

最新小說(shuō)

書(shū)友評價(jià)

  • 切克鬧
    切克鬧

    作為八零后,一個(gè)看書(shū)近二十年的讀者,我只想說(shuō)作者紙點(diǎn)江山本尊很用心。這年頭能有這么高質(zhì)量的作品真是太少見(jiàn)了,大多是一些爽文,小白文,無(wú)腦文。就憑這本小說(shuō)《骨魂》設定合理,邏輯清晰,我認為《骨魂》足以稱(chēng)得上神作。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