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懸疑 > 神算詭盜
神算詭盜

神算詭盜三月 著(zhù)

主角:王探,老黑
拜讀三月的小說(shuō)《神算詭盜》,是一種享受,是一種樂(lè )趣,它能帶給我們強大的精神力量,讓我們變得更加堅強。小說(shuō)《神算詭盜》主要內容:我姓王,單名一個(gè)探,家族世世代代依靠算命為生。俗話(huà)說(shuō),知天命,但這也并非是一件好事。我爸很早就不見(jiàn)了,我爺爺告訴我說(shuō),如果我二十三歲前找不到我爸,我就會(huì )死。一日,我遇見(jiàn)一個(gè)神秘人,帶著(zhù)我爸的黑金匕首,從此走上了倒斗的不歸路。依靠著(zhù)占星卜卦,我爸的暗中幫助,也算有驚無(wú)險。危險悄無(wú)聲息,詛咒襲來(lái),身上生出角質(zhì)鱗片,我不得不追尋著(zhù)我爸的腳步,探尋詛咒的真相。將軍墓,海底墓,懸空墓,溶洞墓……一次次的追尋中,謎題一點(diǎn)一點(diǎn)的被解開(kāi)。...
狀態(tài):已完結 時(shí)間:2024-05-12 03:17:50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等我們買(mǎi)好,已經(jīng)是晚上了,一個(gè)登山包看著(zhù)大,實(shí)際上裝了這些東西后,也就沒(méi)多少空間了。

至于洛陽(yáng)鏟,這東西不好弄,還是老李托了關(guān)系,花了三千多,才從一個(gè)老頭子手里騙來(lái)的。

晚上,我和老李找了一個(gè)燒烤攤,叫了一盅小燒,一直談到很晚,約定了日子才各自回家。

躺在床上,聞著(zhù)街道里傳出來(lái)的腐臭味,我出奇的沒(méi)有任何睡意了,酒也醒了大半。一道黑影從窗戶(hù)外閃過(guò),緊接著(zhù)門(mén)被敲響了,老黑鬼鬼祟祟的推門(mén)進(jìn)來(lái),又小心翼翼的掩上門(mén),好像做賊一樣。

“老黑!”我有意嚇唬他,故意大喊了一聲。

老黑渾身一哆嗦,舉著(zhù)手回頭,哭著(zhù)一張臉說(shuō):“小兄弟,你就別玩我了,我這次是來(lái)給你傳遞消息的?!?/p>

“哦?”我被老黑提起了興趣,問(wèn)他:“是什么消息?”

老黑眼珠子一轉,跑到我身邊神神秘秘的說(shuō):“我調查了一下那個(gè)俄國佬的信息,他可是一個(gè)財主,據說(shuō)是因為年輕的時(shí)候倒斗碰了不該碰的東西,沾染了詛咒。這不,老了全找上了,兒子死的死,殘的殘,女兒也只剩下最后一個(gè)了?!?/p>

“你猜,他女兒是誰(shuí)?”

“行了,你就別賣(mài)關(guān)子了!”我沒(méi)好氣的瞪了他一眼,說(shuō):“快點(diǎn)說(shuō),是誰(shuí)?”

老黑嘿嘿一笑,說(shuō):“你還記得那個(gè)帶你走的女人嗎?就是她!”

“她不是中國人嗎?”我一愣,狐疑的看著(zhù)老黑,心想著(zhù)該不會(huì )又是他編出來(lái)騙我的吧?

更何況,從年紀上算,俄國老頭都足夠做那個(gè)女人的爺爺了,這也太難以置信了。

老黑看出了我的懷疑,連忙解釋?zhuān)骸斑@俄國佬不止一個(gè)情人,光是孩子就有十幾個(gè),你說(shuō)有一個(gè)中國老婆奇怪嗎?”

老黑說(shuō)完,我仔細一想,那個(gè)女人的眉宇間確實(shí)有幾分大氣,身材高挑,皮膚雪白,也許真的是混血也不一定。

而且算算年紀,那俄國老頭年輕的時(shí)候恰好是一夫一妻制剛開(kāi)始實(shí)行,能有幾個(gè)老婆也不奇怪。

想來(lái),這俄國老頭年輕的時(shí)候還是一個(gè)風(fēng)流浪子?

我轉頭看著(zhù)老黑,問(wèn)他:“你和我說(shuō)這些干什么,和我們接下來(lái)的行動(dòng)有關(guān)系嗎?”

“當然有!”老黑恨鐵不成鋼的看著(zhù)我,說(shuō):“你看,這俄國佬都半截入土了,肯定不能下去吧?隨行的人他又不放心,不然也不能請了這么多人了。唯一有可能的,就是他女兒,她肯定要跟下去!”

我也不笨,老黑這么一解釋就明白了,隨即反應過(guò)來(lái),問(wèn)他:“這個(gè)女人下去,還不是要壞事?”

老黑雙手重重一排,說(shuō):“可不就是這么回事嗎?這女人要下去了,指手畫(huà)腳的,再不聽(tīng)指揮亂跑亂碰,你說(shuō),這不是找死嗎?”

“你有這么好心,會(huì )管她的死活?”

老黑板起臉了,問(wèn)我:“怎么,我就應該讓她自生自滅啊,再怎么說(shuō)也是一個(gè)水靈靈的大姑娘,死在斗里,多可惜!”

老黑說(shuō)的義正言辭,可我還是從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絲皎潔。

我瞇起眼睛,忍不住笑道:“你是怕她死了,老頭遷怒我們,沒(méi)人給我們錢(qián)對吧?”

老黑被戳破了謊言有些尷尬,連忙笑著(zhù)說(shuō):“小兄弟果然聰明,她要死了,對你我都沒(méi)什么好處,你說(shuō)是吧?”

老黑說(shuō)了這么多,我心里也有了數,開(kāi)門(mén)見(jiàn)山的問(wèn):“行了,你有什么話(huà)直接說(shuō),別婆婆媽媽到底,不就是想讓我看住她嗎?”

“哎呦,小兄弟我真是小看你了,沒(méi)想到你這么聰明,我……”

我對老黑的臉皮厚度早就有了了解,連忙制止他繼續說(shuō)下去,說(shuō):“行了,我知道了,到時(shí)候我看著(zhù)她,你看住其他人,行了吧?”

“行!”老黑拍著(zhù)胸脯保證:“沒(méi)問(wèn)題,要說(shuō)對付女人我沒(méi)辦法,但倒斗,我老黑在行內還真是誰(shuí)也不服!”

“既然決定了,就定日期吧,兩天后,鎮江高速的天橋下見(jiàn),到時(shí)候會(huì )有人來(lái)接你?!?/p>

老黑走后,我慢慢收起笑臉,他還是沒(méi)有和我說(shuō)實(shí)話(huà),這次來(lái)他肯定是要試探什么,可惜的是,我根本猜不到。

又過(guò)了一會(huì )兒,我確定外面沒(méi)有人跟蹤后,去了老李的家里。

老李正呼呼大睡呢,被我從被窩里拉起來(lái),一臉不情愿的問(wèn)我:“哎呦,小王,我說(shuō)天還沒(méi)亮,你……”

他的話(huà)還沒(méi)說(shuō)完,被我直接打斷,語(yǔ)速飛快的說(shuō):“你先聽(tīng)我說(shuō),兩天后我們出發(fā),到時(shí)候我來(lái)找你,你準備好東西,最好再弄一些防身的東西?!?/p>

“哎,防身,你們……”老李還想說(shuō),我聽(tīng)到外面胡同里傳出一陣沙沙的腳步聲,心里一沉,在老李的手心寫(xiě)了個(gè)字,慌忙走了。

剛出門(mén),就見(jiàn)到一個(gè)人穿著(zhù)黑色斗篷從胡同里走出來(lái)了,我轉過(guò)身想要跑,沒(méi)想到他速度更快,幾步追上我,一個(gè)冰冷的鐵疙瘩頂住我的后腰。

緊接著(zhù),一個(gè)冷漠的聲音傳到我的耳朵里:“老爺子想要見(jiàn)你,別亂動(dòng),跟我走?!?/p>

夜里的風(fēng)有些涼了,嗖嗖地吹動(dòng)著(zhù)我的衣衫,我不禁打了個(gè)冷戰。

后腰上依舊頂著(zhù)那把冰冷的鐵疙瘩,讓我在這黑暗中前行的腳步越發(fā)小心。

走了一陣,身后那名戴著(zhù)黑色斗篷的人示意我停下,然后蒙上了我的雙眼,推著(zhù)我又繼續向前走去…

屋子里面靜悄悄的,鼠蚊吟動(dòng)聲清晰可聞。老李側身倚靠在床沿,微屈著(zhù)右手掌,眼睛不住地盯著(zhù)上面的兩個(gè)字。

橋子。這是王探留下來(lái)的字,只見(jiàn)他左手摸了摸腮幫子,隨即幾根手指伐動(dòng)掐算了幾下,嘴角抿出了一絲微笑…

像是走了很久,我終于到了。這次他們似乎又換了個(gè)地方,也不再是上次那片廢棄的建筑區。

那黑色斗篷被那人緩緩取下,在皎潔的月光下露出一頭淺黑色的長(cháng)發(fā)。果不其然,她就是之前那個(gè)女人,俄國老頭的女兒。

“老爺子吩咐,今晚你就在這休息,明天再見(jiàn)你?!迸巳匀槐3忠桓崩浔哪痈艺f(shuō)話(huà)。

書(shū)友評價(jià)

  • 小時(shí)可愛(ài)此時(shí)帥
    小時(shí)可愛(ài)此時(shí)帥

    真的很喜歡三月的這部小說(shuō)《神算詭盜》,它傳遞了那份我無(wú)法用言語(yǔ)表達的情感:愛(ài)你,就是見(jiàn)不到你的時(shí)候,心里有好多話(huà)想和你說(shuō);你在身邊時(shí),靜靜地靠近你,即使不說(shuō)話(huà),也感覺(jué)很好!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