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懸疑 > 死亡潛規則
死亡潛規則

死亡潛規則河東二水 著(zhù)

主角:秦奮,蔣游
小說(shuō)《死亡潛規則》是作者河東二水最新的一部良心作品,它的橫空出世,引眾網(wǎng)友爭相閱讀!該小說(shuō)是一部懸疑類(lèi)型的男頻小說(shuō),主要介紹的是:將人逼上絕路的,要么是命,要么是錢(qián)。我不缺錢(qián),但有些事情不是錢(qián)可以解決的,畢竟錢(qián)不是萬(wàn)能的。我叫秦奮,警校大學(xué)生一枚。有時(shí)候我都會(huì )罵自己,是不是變態(tài),畢竟自己造下的孽太多了,是不是該講游戲結束,這是一場(chǎng)死亡游戲,從加入之后它就不會(huì )讓你退出。一切的故事從我使用‘滴滴的車(chē)’打到一個(gè)靈車(chē)以后……死亡降臨了!...
狀態(tài):已完結 時(shí)間:2024-05-12 12:38:16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死亡潛規則:令人驚悚的死亡之聲又傳來(lái),那個(gè)恐怖的‘死亡潛規則’節目開(kāi)始了!我發(fā)現這一切真的超出了我的認知,那個(gè)被掛在墻上差點(diǎn)成了干尸的我的室友,竟然回到了宿舍……

校園內,走在操場(chǎng)的綠茵草地上,清風(fēng)徐徐,讓人有一種淡淡的涼意,此時(shí)的天氣很明顯不是夏天出來(lái)納涼的時(shí)候,還是有點(diǎn)冷。

王一帆那家伙應該是睡不著(zhù)了,看著(zhù)他吐了一路,不過(guò),就算張玉新死的樣子再凄慘,對于我來(lái)說(shuō)只是剛開(kāi)始看到的時(shí)候有一點(diǎn)不適,倒不至于會(huì )吐得昏天暗地的。

讓我苦惱的是,李穎的離開(kāi),宣告著(zhù)殺人俱樂(lè )部的解散號角已經(jīng)吹響。如果是以后真的犯病了,是否還能壓制下去,難道真的讓自己淪為以殺戮為目的的變態(tài)殺人狂?這明顯不是自己想要的結果,看起來(lái)聽(tīng)李穎的,去國外選擇治療比較好。

雖然,我之前的下手目標都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從法律的角度來(lái)看,他們都罪不至死。一切只不過(guò)是我的一種自我安慰,就像我在‘天上人間’溺亡那個(gè)女子說(shuō)的話(huà)一樣。

“雖然我并不是什么正義的人,但是罪人就該接受懲罰,你去怎樣逃避法律的制裁,我沒(méi)權利干涉,但卻要接受我對你的審判!”這些只不過(guò)是自己強加的一種自我安慰,其實(shí)還是犯罪了,不是嗎?

我一邊胡思亂想著(zhù),一邊往宿舍的方向走去,忽然,我停下了腳步,周?chē)那闆r不太對!怎么會(huì )突然這么安靜?靜悄悄的一個(gè)人都沒(méi)有?

平常的這個(gè)時(shí)間,校園里都不少人,更別說(shuō)今晚上可是出動(dòng)了好幾百人‘找尸體’的尋寶游戲,現在怎么一個(gè)人影都沒(méi)有?

我有些緊張的看了看四周,那種強烈的預感越來(lái)越不好,但是等了一會(huì ),還是沒(méi)發(fā)生什么事情。

我繼續往前走,在路口轉彎處,看到了一個(gè)人影,“誰(shuí)!誰(shuí)在那?!”

“秦奮,是我?!蓖跻环弥?zhù)一瓶綠茶走出來(lái),“剛才吐得嘩嘩的,去買(mǎi)了瓶綠茶壓壓?!?/p>

“哦,現在好點(diǎn)了吧?!蔽覊合滦睦锏牟话?,走在前面,王一帆跟在后面,兩個(gè)人一前一后回了宿舍。

當我看到舍管大爺還坐在門(mén)口時(shí),心里終于平靜了不少,似乎自己最近有點(diǎn)太過(guò)于驚弓之鳥(niǎo)了。

回到宿舍,打開(kāi)門(mén),“秦奮,你去洗澡吧?”王一帆問(wèn)道。

“我不去了,你去吧?!蔽一亟^道,這時(shí)候我只想躺床上好好的睡一覺(jué)。

“那我去廁所沖個(gè)澡了?!蓖跻环撏暌路?,就穿著(zhù)一個(gè)褲衩,拿起沐浴露和毛巾端著(zhù)洗臉盆走了出去。

我爬上自己的床鋪,拉上簾子,準備先休息一下,卻發(fā)現自己的筆記本處于開(kāi)機啟動(dòng)狀態(tài),不停地循環(huán)著(zhù)開(kāi)機模式,就是打不開(kāi)桌面,難道是系統壞了?腦袋迷迷糊糊的,沒(méi)心情考慮筆記本是不是壞了,放下筆記本,睡一覺(jué)再說(shuō)。

這時(shí)候,王一帆放在床頭的手機突然響起一個(gè)音樂(lè ),就像是播放器突然彈出來(lái)一樣,一個(gè)讓我驚恐的聲音傳來(lái),“死亡潛規則,天道好輪回,生死誰(shuí)能躲。各位朋友們,大家好,又到了我們最新一期‘死亡潛規則’節目開(kāi)始的時(shí)候了。今天我們將繼續我們的驚險之旅,請大家積極參與,并且希望在下個(gè)故事中我們還能再相遇,活下去?!?/p>

我并沒(méi)有睡著(zhù),耳邊響著(zhù)那個(gè)詭異的‘死亡潛規則’的聲音,可是當我想要起身時(shí),卻發(fā)現自己根本就動(dòng)彈不得,就算是眨眼都不行。

該死的,難道是鬼壓床?我開(kāi)始反抗,大部分人都經(jīng)歷過(guò)鬼壓床,只是在短時(shí)間內自己的身體意識不受控制,時(shí)間不長(cháng)就會(huì )恢復過(guò)來(lái)。

“故事的開(kāi)始,發(fā)生在一個(gè)警校內,北平人們警察學(xué)校,發(fā)生了一起很詭異的案件,一個(gè)女學(xué)生被千刀萬(wàn)剮的切割成上千塊,拋撒在校園的各個(gè)角落?!?/p>

她的男朋友被人掏空五臟,用棺材釘釘在墻上。這一切到底是邪惡的宗教儀式還是另有隱情?

噓!別出聲,宿舍的房門(mén)被打開(kāi),那個(gè)被釘死在墻上的男生……

他來(lái)了!

“嘭!”一道聲音響起,門(mén)被推開(kāi)了。

一個(gè)男學(xué)生走進(jìn)了宿舍,他走到自己的床鋪上坐了坐,然后來(lái)到了自己的書(shū)桌旁,打開(kāi)臺燈,想要拉開(kāi)抽屜時(shí)……卻發(fā)現自己的抽屜被踹開(kāi)了,不由得臉上露出一絲怒意。

這時(shí),門(mén)外又走進(jìn)來(lái)一個(gè)人,渾身濕漉漉的,手里拿著(zhù)一個(gè)洗臉盆,正是剛剛沖洗完的王一帆。

“哦,張玉新啊,你回來(lái)了?”王一帆顯得一副老好人的樣子,對每個(gè)人都是一副熱情的樣子。

“嗯,我女朋友今天有個(gè)閨蜜開(kāi)生日派對,所以我就回來(lái)住一晚?!睆堄裥抡f(shuō)道。

“其實(shí)回來(lái)住也不錯呀,經(jīng)?;貋?lái)住兩天,要不然宿舍顯得太冷清了?!蓖跻环χ?zhù)說(shuō)道。

“宿舍里不是還有兩個(gè)人嗎?”張玉新下意識的瞥了瞥被簾布拉起來(lái)的我的床鋪。

王一帆攤攤手,直了一下我的床位,作出了一副無(wú)奈的神情,我性格比較冷淡,所以很多時(shí)候宿舍真的很冷清。

張玉新突然想起什么,對著(zhù)王一帆問(wèn)道,“對了,你知道我的抽屜是誰(shuí)弄壞的嗎?”

“我……”王一帆顯得很是為難,然后搖搖頭說(shuō)道,“不知道誰(shuí)弄得,反正不是我?!?/p>

其實(shí)這個(gè)答案,已經(jīng)是告訴張玉新是誰(shuí)動(dòng)的手了,畢竟現在宿舍就只有兩個(gè)人常住。

“秦奮,你這家伙,踹壞我抽屜做什么!”張玉新隔著(zhù)簾子喊著(zhù),只是我并沒(méi)有什么回應。

“你這家伙!”張玉新正打算拉開(kāi)簾子,卻被王一帆攔住了,“這么晚了,估計睡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說(shuō)好了!”

張玉新也點(diǎn)點(diǎn)頭,畢竟同學(xué)之間,都住在一個(gè)宿舍,只不過(guò)是有點(diǎn)生氣罷了。

“先把沐浴露借我用一下,我去洗個(gè)澡?!?/p>

“行,拿去用吧!”

“謝了!”

‘嘭!’張玉新走出了宿舍,順便把門(mén)帶上了。

直到這個(gè)時(shí)候,我才從鬼壓床的狀態(tài)中恢復過(guò)來(lái),整個(gè)人馬上從床上坐了起來(lái),雖然不能動(dòng),但是鬼壓床的狀態(tài)我能感覺(jué)到外邊發(fā)生的一切,可是很清楚剛才是誰(shuí)回來(lái)了,就算是兩人的對話(huà),我都一清二楚。

我從床鋪上下來(lái),手里,緊握著(zhù)那把貼身的匕首。

王一帆正在玩著(zhù)手機,突然看到我從床鋪上下來(lái),手里還拿著(zhù)匕首,被嚇了一跳。

“秦奮,你怎么了……”王一帆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zhù)我。

“張玉新剛才回來(lái)了?”我提醒著(zhù)王一帆,張玉新已經(jīng)死了,被開(kāi)膛破肚的釘死在墻上,當時(shí)的一切都是我和王一帆親眼所見(jiàn)的。

“對呀,他剛回來(lái)?!蓖跻环悬c(diǎn)摸不著(zhù)頭腦。

我沒(méi)有繼續說(shuō)下去,同時(shí)努力控制著(zhù)殺死王一帆的沖動(dòng),我知道,肯定是有什么不對的地方,拿起王一帆的手機。

手機屏幕上,正在播放著(zhù)一首歌曲,只有伴奏響著(zhù),“死亡潛規則!”

該死的,果然是這個(gè)詭異的東西,它到底想做什么!

我緊緊的握著(zhù)手里的匕首,咬了咬牙,直接深吸一口氣,推開(kāi)宿舍門(mén),向著(zhù)廁所的方向走去。

‘嘩嘩!……’公用廁所中不斷的傳來(lái)洗刷聲,當我走到廁所門(mén)口時(shí),我看到了詭異的一幕,握住匕首的手都不由得顫抖起來(lái)。

正在沖澡的張玉新,一邊沖洗著(zhù)身上的松香,鮮血不停的流著(zhù),甚至有一截腸子掉在了地上!

最新小說(shuō)

書(shū)友評價(jià)

  • 醉南橋
    醉南橋

    《死亡潛規則》讓我明白了很多道理,也慢慢解開(kāi)了我的心結:我們在一起的時(shí)候,我總是放大你的好。我們分手的時(shí)候,我又放大了自己的悲傷,沉浸在瑣碎的記憶里,心底的痛,無(wú)以言表。原來(lái)走一起是緣分,一起走才是幸福!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