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懸疑 > 道士重生:從拜九叔為師開(kāi)始
道士重生:從拜九叔為師開(kāi)始

道士重生:從拜九叔為師開(kāi)始紙吹雪 著(zhù)

主角:江烈龍,林九
江烈龍林九是小說(shuō)《道士重生:從拜九叔為師開(kāi)始》中一對神仙伴侶,他們感人的愛(ài)情故事,在作者紙吹雪揮灑自如的筆下,猶如一支舒緩悠揚的曲子,令人沉醉!《道士重生:從拜九叔為師開(kāi)始》介紹:江烈龍重生九叔世界,拜九叔為師。在這僵尸橫行,厲鬼肆虐的世界,他覺(jué)醒了前世小游戲作為金手指。只要有效行走就會(huì )統計步數,有步數就有積分,有積分就能升級掌心雷。于是倒霉的九叔在已有兩大坑貨徒弟之后,又喜獲一名疑患躁動(dòng)癥的三徒弟?!巴2幌聛?lái),根本停不下來(lái)。我要更多,我還要更多!”沉迷升級不可自拔的江烈龍,抽筋似的轉圈走,不知不覺(jué)就成為了一個(gè)傳說(shuō)。...
狀態(tài):連載中 時(shí)間:2024-05-17 00:53:37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江西本就多山,其中比較有名的山峰包括廬山、龍虎山、三清山、武功山等。

山脈更有幕阜山、九嶺山、武功山、羅霄山、萬(wàn)洋山、諸廣山、大庾嶺、九連山、武夷山等

江烈龍被九叔帶飛,走這多山之地,倒也不算是太辛苦的事。

于是在近晌午時(shí),一大一小兩師徒,來(lái)到了目的地孟家鎮。

被取下腿上的甲馬后,江烈龍終于能活動(dòng)自己的小胳膊小腿了。他好奇的打量著(zhù)這座陌生的小鎮,同時(shí)觀(guān)察著(zhù)這個(gè)小鎮的人。

整座小鎮顯得并不太大,與其說(shuō)是座小鎮,倒像座被放大了幾倍的村堡。

看得出來(lái)鎮子目前并不太平,在江烈龍被師父九叔帶著(zhù)走進(jìn)鎮口時(shí),還遭到了盤(pán)問(wèn)。

或許是師父這一身嶄新的道袍打扮比較唬人。流里流氣,一身土黃軍裝穿出廢土味道的倆保安團士兵,并未收取兩師徒的通行捐。

當然更可能的是因為自報了與孟家鎮的霸主孟公館有關(guān)。

總之穿過(guò)人流不多的鎮中街道,踩著(zhù)黃土夯實(shí)的路皮,塵屑飛揚間,江烈龍跟在九叔身邊來(lái)到了一座白色的巨大公館前。

孟公館!

三個(gè)神采奕奕的顏體大楷,書(shū)就在漆黑門(mén)匾,懸掛于雙開(kāi)巨大鐵門(mén)上。于此同時(shí),門(mén)匾四周還有諸多鎏金刻印遍布,彰顯著(zhù)孟家人的來(lái)歷不凡,實(shí)力強大。

兩頭巨大的石獅子,威武霸氣雄踞于石頭基座上,守護在大門(mén)兩側。

兩個(gè)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的持棍家丁,懶洋洋的靠在門(mén)邊柱子上,昏昏欲睡。

“勞煩通報一聲,任家鎮駐莊法師林九攜弟子江烈龍,前來(lái)拜訪(fǎng)?!?/p>

“行,你們等一下?!?/p>

正是晌午時(shí)候,便已一副昏昏欲睡的守門(mén)家丁中的瘦子,聞言不耐煩的轉身離開(kāi)了,從雙開(kāi)鐵門(mén)旁邊的二門(mén)跨進(jìn)去通報。

“師父,你注意他的影子?!?/p>

原本便不自在的江烈龍,在那高個(gè)瘦子走進(jìn)里面,恰好被照出影子的一瞬間,嚇得瞳孔一縮,連忙小心扯了扯九叔袖子,小聲提醒道。

江烈龍從一來(lái)到這個(gè)鎮子,便感覺(jué)渾身難受。就像被人光溜溜扔進(jìn)了草垛里,蟄癢得不行。

他一開(kāi)始就注意到剛才那個(gè)瘦如麻桿的家丁臉色蒼白,腳步虛浮。

但這個(gè)年代的人抽鴉片跟抽煙似的普遍,鴉佬們都是這幅要死不活的德性,所以他也就沒(méi)有多想。

可就在那瘦子家丁,離開(kāi)門(mén)檐遮蔽,被午陽(yáng)照出影子時(shí),他終于發(fā)現了蹊蹺。

他的影子太淡了,淡得幾乎快沒(méi)了!

同樣的午陽(yáng)照射,瘦子家丁的影子明顯比門(mén)外兩座石獅子投下的影子淡很多。

同他們師徒相比,同樣淡很多。

事實(shí)上他們兩師徒和兩座石獅子投下的影子濃淡一致,而這也符合江烈龍上輩子的世界觀(guān)。

科學(xué)知識早就讓江烈龍有了一個(gè)牢固的印象:

影子是一種光學(xué)現象。由于物體遮住了光的傳播,不能穿過(guò)不透明物體而形成的較暗區域,就是常說(shuō)的影子。

所以這瘦子家丁違反常識的不科學(xué)一幕,當然很詭異。至少江烈龍無(wú)法接受。

“多看,少說(shuō)。凡事有為師在?!?/p>

九叔拍了拍江烈龍小小的胳膊,自個(gè)兒的臉色也變得嚴肅起來(lái)。

他整理了一下背繩,調整了一下背在后背的桃木劍。

顯然沒(méi)料到這趟裝樣充底氣的行頭打扮,竟真派上了用場(chǎng)。

但他明明記得很清楚,不久前離開(kāi)孟公館時(shí),還沒(méi)出這樣的詭異狀況。

很快,沒(méi)有等待多久。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門(mén)里傳來(lái),隨后向來(lái)非貴客不開(kāi)的兩扇大鐵門(mén),被整個(gè)敞亮的打開(kāi)來(lái)。

一個(gè)身穿綾羅綢緞的老年胖鄉紳,用一副終于見(jiàn)到親人的可憐模樣,率領(lǐng)一眾浩浩蕩蕩的兒孫妻妾下人,跨過(guò)那足有兩尺高的門(mén)檻,從門(mén)里涌了出來(lái)。

“林法師,您來(lái)得正是時(shí)候??!”

老年胖鄉紳在見(jiàn)到一身嶄新杏黃道袍打扮的九叔后,眼前就是一亮,開(kāi)口說(shuō)話(huà)時(shí)居然已經(jīng)有了些哽咽難言。

老年胖鄉紳這幅前倨后恭的模樣,倒沒(méi)讓見(jiàn)多識廣的九叔太驚訝。事實(shí)上他還小松了口氣,清楚自己小徒弟的事好辦了。

在這個(gè)混亂的吃人世道里,只有醫生和道士能比較容易的獲得人們發(fā)自肺腑的短暫感激。

畢竟生死之間有大恐怖。生死關(guān)頭救人性命,總能收獲被救者的感激。

當然,在那之后被當夜壺對待,就是另一回事了。

“不敢不敢,貧道看孟老爺神色急促,可是家中發(fā)生了什么不忍言之事?”

九叔老江湖人了,很知道花花轎子人人抬的道理。所以并未拿大裝喬,反而主動(dòng)給了個(gè)小臺階,讓孟老爺不至于在事后回想起來(lái)心里不得勁。

畢竟裝逼一時(shí)爽,事后火葬場(chǎng)。

總有些自持道法,甚至裝神弄鬼者覺(jué)得自己有點(diǎn)小本事,就不把凡人放在眼里,覺(jué)得這幫肥羊已被深深唬住。

但這世道有槍就是草頭王,道法也擋不住子彈手榴彈。

萬(wàn)一碰到個(gè)心胸窄的,腦子軸的,胃口貪的,那這幫裝逼犯就知道什么叫用人時(shí)朝前,不用人時(shí)朝后了。

江烈龍相信,之所以會(huì )留下江湖騙子混得風(fēng)生水起,怕死的肥羊自動(dòng)上門(mén)的刻板印象,必然是幸存者偏差造成的。

簡(jiǎn)而言之就是,只見(jiàn)賊吃肉,沒(méi)見(jiàn)賊挨打。吃肉的賊就一兩個(gè),挨打的賊多如過(guò)江之鯽。

“哎,林法師慧眼如炬啊?!?/p>

九叔的善解人意讓老年胖鄉紳感動(dòng)得不行,而他便是孟公館的主人孟東來(lái)。他的大兒子孟立新如今在大上海任保衛二旅旅長(cháng),所以在家鄉這一畝三分地,他們孟家也算是個(gè)不大不小的有力人士。

“這位便是林法師新近高徒吧?好好好,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倚。小法師你也算有造化的,你父母若泉下有知,必然深感欣慰?!?/p>

“承孟老爺吉言。所謂人有旦夕禍福,月有陰晴圓缺。生來(lái)命如此,也便只能如此。小子江烈龍,在這里也祝孟老爺福壽安康?!?/p>

小小個(gè)子的小少年,小大人般的一本正經(jīng)說(shuō)客套話(huà),讓本來(lái)心里焦躁的孟老爺見(jiàn)了,也是深感一奇。

隨后便是對九叔更有信心了。

“哈哈哈,我也承江小法師吉言。對了,小法師家里遺物我都已命人收好,小法師只管查驗。但有狗東西敢上下其手,只管跟我說(shuō)。我有辦法治他們?!?/p>

“哎,也是急糊涂了,我說(shuō)這些做什么?來(lái)來(lái)來(lái),二位快請進(jìn),快請進(jìn)?!?/p>

孟老爺扭著(zhù)肥碩的身子,將九叔師徒讓進(jìn)了門(mén)。

心細的江烈龍特意不著(zhù)痕跡的觀(guān)察了一下在場(chǎng)眾人的影子。

然后心里頓時(shí)一沉,孟公館是重災區。

書(shū)友評價(jià)

  • 溫暖的寒流
    溫暖的寒流

    有一種上癮,一旦愛(ài)上,便無(wú)法戒掉!我想我已經(jīng)對小說(shuō)《道士重生:從拜九叔為師開(kāi)始》徹徹底底上癮了,更不可自拔的愛(ài)上了小說(shuō)中的主角江烈龍林九,多么希望現實(shí)中也有這么一個(gè)人等著(zhù)我!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