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ptfwa"><noscript id="ptfwa"><video id="ptfwa"></video></noscript></dd>
    <tbody id="ptfwa"></tbody>
  • <th id="ptfwa"></th>

    <th id="ptfwa"></th>
    <tbody id="ptfwa"></tbody>
    <tbody id="ptfwa"><p id="ptfwa"></p></tbody>

    <button id="ptfwa"><acronym id="ptfwa"><u id="ptfwa"></u></acronym></button>
    <dd id="ptfwa"></dd><rp id="ptfwa"></rp><th id="ptfwa"></th>
    <th id="ptfwa"></th>
    <th id="ptfwa"></th>

    您的位置 : 語樂文學網 > 短篇 > 被賽博角色搶走身體后我贏麻了
    被賽博角色搶走身體后我贏麻了

    被賽博角色搶走身體后我贏麻了尚鐘夏

    主角:許如琛,應微
    當你煩惱時,不妨拿起一本小說,它會為你驅逐煩惱,制造開心!作者尚鐘夏的小說《被賽博角色搶走身體后我贏麻了》是你的不二之選!《被賽博角色搶走身體后我贏麻了》主要講述的是:未婚夫跟游戲角色出軌了,因為她比我更像他的白月光。他將我和賽博小三的靈魂互換,把我困在游戲世界,和小三在現實逍遙快活。卻不知這正如我愿:我終于回家了!后來他發瘋跪求我回去,我笑得開懷:「天天在你眼前晃都認不出我,還敢叫我白月光?」...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24-05-24 09:43:47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 章節預覽

    許如琛失約了我們的訂婚宴。

    我和親友干等他一整天,人人都笑我,人人都可憐我。

    午夜賓客散去,我這個準新娘冒著大雨,拖著泥濘的婚紗,去找失約的未婚夫。

    他果然在工作室,戴著游戲頭盔,想必正在游戲世界里遨游。

    我凝視他很久,將訂婚戒指套在他的無名指上,輕輕一吻,才戴上頭盔登入游戲。

    長街短巷、燈籠如海徐徐在眼前鋪開。

    這是許如琛一手打造的古風沉浸游戲,「盛世京華」,玩家身處其中,感受與現實無異。

    人群熙攘中,我一眼就找見了他。

    他站在城墻最高處,被層層走高的燈籠簇擁,天神般俯瞰蒼生。

    還擁著一個身穿華服的女人。

    他笑得難得溫柔,伸手打個響指,天邊便炸開無數絢爛煙花,將夜照如白晝。

    我記得,這是他忙得連陪我挑禮服酒店都沒時間,熬了好幾個大夜,才編出來的煙花程序。

    確實很美。

    煙花海中,他低頭吻她,眼神比煙花還灼灼。

    抬起頭他才看見呆站的我,先是錯愕,然后彎起眼睛一笑。

    「今天是情人節,機會難得,我不想讓眠眠錯過專門為她設計的煙花。抱歉,我忘記通知你了?!?/p>

    不想讓她錯過游戲里的情人節,所以缺席了現實中我們的訂婚宴?

    或許我該傷心的。

    我手悄悄背到身后,狠擰了自己一把,淚水立刻浮上眼眶,看著仿佛心碎。

    溫熱的指腹拂過我的眼下,許如琛替我擦了眼淚,有些不滿。

    「你大度一點,這么愛哭,可不像她了?!?/p>

    「你看,眠眠是不是更像她?」

    我抬眸望去,城墻上那位佳人,鳳儀萬千,神情溫潤,正淡笑著看我。

    真的好像。

    「她」是許如琛求而不得的愛,是我揮之不去的夢魘。

    她叫應微,在游戲里是當朝皇后。

    初創角色時,許如琛幾乎將所有美好品質都賦予她,然后瘋狂地愛上了她。

    他想要她,便想到一個法子——

    在現實中找個「容器」,把她的靈魂灌進去。

    這容器就是我,苦追他十年的學妹。

    他將我迷暈,送上操作臺。

    不過可惜,靈魂灌注失敗了,應微徹底消失,不管是游戲外還是游戲內,連數據都沒剩下半點。

    留下的依然是我。

    我本該怪他的,但我沒有,我由此知道了他的喜好,便竭力扮演應微,以替身的身份留在了他身邊。

    一晃眼,已三年了。

    朋友都安慰我,說許如琛早就愛上我了,只是不自知。

    我信了,這才纏著他結婚,但沒想到原來他還沒死心。

    他用同樣的數據和操作步驟,創造出一個又一個角色,企圖再復制出一個應微來。

    但設計了好多人,每個都像她,卻每個都不是她。

    眼前的皇貴妃柳意眠,應該是我見過最像她的一個。

    甚至遠超過我。

    柳意眠說我驚擾了她,要罰我跪。

    許如琛本想攔著,可瞥見她眼底與應微如出一轍的淡靜,便什么都聽她的了。

    可當我跪下,柳意眠還覺不夠,又用繡鞋碾我的手指,一根根踩過去,笑得很快意。

    因為在游戲里痛覺減弱許多,我并不是很疼,但還是哭得很大聲,向許如琛求救。

    他走過來了,俯身將她的腳從我手上搬開。

    「你跟她生什么氣,她就是一堆數據?!乖S如琛安慰著我,可眼神卻溫柔地看向柳意眠

    我沉默地看著他們遠走,手上的痛好像更多了幾分。

    御花園里忽然傳來喧鬧,宮女太監驚慌失措地從石子路奔出來,個個都渾身是血。

    緊跟其后的是個手提長刀的瘦長男人,一邊踉蹌地追,一邊痛苦嘶吼。

    一瞧他身上的明黃色龍袍,我便意識到,這就是游戲里的皇帝,任無漾。

    他是應微的一生摯愛,所以許如琛恨他。

    在應微失蹤后大改他的程序,讓他患上嚴重的頭痛癥,從一個端方溫潤的君子,變成了一個殺人嗜血的暴君。

    周圍人能逃的都逃了,只有我孤零零跪在原地。

    任無漾提刀砍向我,我不動,只是用余光瞥許如琛。

    他驟然變了臉色,朝我跑來。

    許如琛愛我不自知?我想,或許的確是的。

    我悄然勾起唇角,回眸對上任無漾。

    玩家不會死,被砍了只會原地重啟,所以我不怕。

    但出乎我意料,任無漾的刀并沒落下來。

    他凝視我的眼睛,愣了神。

    任無漾頭疼時會撞墻,額頭紅腫一片,有好幾處化了膿,還滿眼血絲,看起來很可怖。

    他緊盯我,干裂的唇微張,眼神凄切,聲音嘶啞不成調,「啊——」

    我不敢與他對視,轉頭鉆進許如琛的懷里,顫著聲音,「我怕?!?/p>

    許如琛哄了我一晚上,看我的眼神由憐惜到乏味,因為應微是不會露出這種怯懦神情的。

    他又去找柳意眠了。

    我想跟著他,卻意外觸發了游戲劇情,被大太監攔下。

    游戲任務是聽琴辨意。

    任無漾和應微都擅琴,常以琴聲傳遞心意,自她失蹤之后,他每天只彈同一首曲子。

    老太監說,要我辨認出曲中意,將其寫下來埋在梅樹下。

    這琴沒什么好聽的,我早知道答案。

    沒等任無漾一曲彈罷,我就將紙條埋在了樹下。

    忽起一陣風,紅梅紛揚落我滿身,撲鼻淡香。

    任無漾不知什么時候來到我身后,近在咫尺,眼底通紅一片,「你答對了?!?/p>

    那答案不過是:

    「我,想你了?!?/p>

    我不耐煩地蹙起眉,「已經答對了,能放我走了吧?」

    雨雪霏霏,我推開任無漾,踏著被打濕的青石磚惶然逃離。

    我漫無目的地尋找許如琛,卻瞥見背后不知何時多了幾道黑影,飛檐走壁,都是高手。

    這可不是游戲應有的情節。

    我慌了神,拼命疾走,他們卻追得更緊,突地有人一刀砍在我后背,我頓時皮開肉綻,好在只是淺淺的疼。

    我忍著傷逃命,卻怎么都甩不掉他們。

    目光掃到不遠處的磚紅色朱墻,我遲疑一下,一頭撞了過去。

    我沒想自盡,這地方叫慕微巷——

    許如琛一定是愛極了應微,他在這世界里埋了好多關于她的東西,譬如所有人的房間布景中都會藏一幅她的畫像。

    又譬如,他專門為她建了一個隱藏的慕微巷。

    所有玩家和NPC都不知道它的存在,他也從不許團隊任何人進去,包括我。

    那是獨屬于他和應微的地方。

    我找對了地方,一頭悶進來,花香撲鼻,眼前乍亮。

    頭頂半是星空半是驕陽,巷里種滿了花,甚至還可以通過鏡子看到現實世界。

    這么精心設計,他該有多想帶她來啊。

    我小心翼翼避免踩到花,一抬眸,卻在巷子盡頭見到了許如琛和柳意眠。

    他們并肩站著,也在看我,那眼神像在看一個闖入他們甜蜜世界的外來者。

    而她的頭上,戴著他親手做的花環。

    我慢慢落下腳,剛才的小心頃刻間成了笑話。

    「林玥?」

    許如琛面色本就不悅,在看到地上的血時,更是勃然大怒。

    「誰允許你弄臟這里的?給我滾出去!」

    他沒想過哪來的血,也沒給我解釋的機會,只蠻橫地將我拖出慕微巷,丟在大街上。

    丟在了殺手面前。

    眾目睽睽之下,大刀沖我揚起。

    哧!

    我沒死,一支羽箭插進殺手的心窩,他轟然倒地。

    我看見百姓憎恨懼怕的眼神,循著他們的目光回頭,就見任無漾挽著長弓,幾箭連發,英姿赫赫。

    他是暴君,卻待我溫柔。

    他將我抱回皇宮,為我療傷上藥。

    我不言,他就不語。

    為我療完傷就坐在一旁,靜靜地支著腦袋看我,瘦削陰鷙的面容中,隱約可見舊時溫潤。

    我不大自在,便翻身下床,「謝謝你,我要走了?!?/p>

    他默了很久,才替我打開房門,垂眸喃喃。

    「記得回來?!?/p>

    許如琛是七天后才發現我受傷的。

    那時我已不理他了。

    人有時挺賤,愛他時他不在意,不搭理他了,他又顛顛湊上來。

    我神色冷淡時最像應微,比柳意眠還像。

    我便故意冷著他。

    他慌了,竭盡全力討好我,花一整天為我熬雞湯,把自己弄得灰頭土臉,端雞湯的手都遍布傷痕。

    我盯著他,覺得他像變了個人,原來愛和不愛差別真的這么大。

    許如琛舀一勺湯吹了吹,送到我唇邊,笑得分外溫柔,「干嘛這么盯著我看?怎么,想我了?」

    一滴淚落進湯里,我大哭出聲,被他心疼地擁進懷里。

    「想了……」

    自靈魂灌注以來,已經三年了。

    七天的變化,哪抵得過三年的消磨?

    我不是想你,而是想他了。

    我好想他。

    書友評價

    • 一米陽光
      一米陽光

      很喜歡尚鐘夏的這部小說《被賽博角色搶走身體后我贏麻了》,它不僅給我帶來快樂,而且讓我深刻意識到:初戀像檸檬,雖酸卻耐人尋味;熱戀像火焰,雖熱卻不能自拔;失戀像傷疤,雖痛卻無法釋懷。所以我們要懂得呵護愛情!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久久国内精品情侣主播a级_伊人五月在线_老狼一区忘忧草欢迎您大豆男男_成人a视频片在线观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