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ptfwa"><noscript id="ptfwa"><video id="ptfwa"></video></noscript></dd>
    <tbody id="ptfwa"></tbody>
  • <th id="ptfwa"></th>

    <th id="ptfwa"></th>
    <tbody id="ptfwa"></tbody>
    <tbody id="ptfwa"><p id="ptfwa"></p></tbody>

    <button id="ptfwa"><acronym id="ptfwa"><u id="ptfwa"></u></acronym></button>
    <dd id="ptfwa"></dd><rp id="ptfwa"></rp><th id="ptfwa"></th>
    <th id="ptfwa"></th>
    <th id="ptfwa"></th>

    您的位置 : 語樂文學網 > 短篇 > 女將軍她廢帝稱王
    女將軍她廢帝稱王

    女將軍她廢帝稱王肥肥鯊手

    主角:林恣遠,月歌
    《女將軍她廢帝稱王》是作者肥肥鯊手寫的一部短篇小說,其主角是林恣遠月歌,整個故事情節跌巖起伏,扣人心弦,不禁令人拍案叫絕!小說《女將軍她廢帝稱王》介紹:前世我女扮男裝上戰場,為皇帝肝腦涂地,謀得一世安穩。卻不想功高蓋主,被賜毒酒染了污名。重生后,我背地籌謀,立誓要撕碎皇帝老兒假面,可最后才發現昔日敬重的恩師才是幕后黑手。既然如此,這個皇位也該由我坐一坐了。...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24-05-24 10:18:52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 章節預覽

    前世我女扮男裝上戰場,為皇帝肝腦涂地,謀得一世安穩。

    卻不想功高蓋主,被賜毒酒染了污名。

    重生后,我背地籌謀,立誓要撕碎皇帝老兒假面,可最后才發現昔日敬重的恩師才是幕后黑手。

    既然如此,這個皇位也該由我坐一坐了。

    1.

    “跪下?!?/p>

    夜幕籠罩下的定國將軍府肅穆莊嚴。

    我坐在太師椅上冷冷開口,堂下是照顧我了十六年的老管家。

    他被府兵捆縛住,滿臉的不可置信:

    “少爺,我在林府兢兢業業三十余年,是眼看著您長大的,您就如此對我?”

    叔父趕來時身上只披著一件外袍,顯然是被驚醒的。

    他急匆匆的上前攔我。

    “遠兒,林伯是犯了什么大事,你何至于此?”

    “二爺,請您給老奴做主!我女兒病重,我一時起了貪心,拿了些不值錢的東西去變賣,不想被少爺發現了。這等小事,少爺便要老奴的命??!”

    見到他,林伯就像是有了主心骨兒般,流淚聲辯著。

    “小事?”我嗤笑一聲,“一塊帕子,確實不是什么要緊東西??缮厦娴淖?,真是值錢的很?!?/p>

    我將錦帕遞給叔父,叔父看完以后滿目驚愕,連手都在顫抖。

    只因為那一行行字跡,把將府里的日常描述得事無巨細。

    里通外敵,兵家大忌。

    叔父一腳踹在他心口,“你是受了誰的蠱惑,居然背叛我林家!快說!”

    眼見事情敗露,林伯一言不發癱在地上,

    嘴角鮮血溢出,不斷咳嗽著。

    叔父見此情狀眼里流出些許不忍:“來人,打三十大板,將他趕出林府?!?/p>

    “不。殺了他?!?/p>

    府衛還沒有來得及應答,便被我冷硬的話語驚到。

    “遠兒,這不合適……”

    迎著眾人訝異驚恐的目光,我站起身,慢慢走到了正在顫抖的老管家身旁。

    環顧四周,我眸色幽深,一字一句,將叔父阻攔的話語噎在喉嚨里:

    “定國大將軍府內,以我林恣遠為尊?!?/p>

    “誰叛,誰就要死?!?/p>

    “林伯,你安心上路吧?!?/p>

    ⒉.

    屏退下人,叔父在堂前來回踱步。

    “遠兒,你到底是怎么了?我自小就教育你,要平和謙讓,你……”

    “可二叔,我父親一生忠君體國如今何在?您為了林家延續百般求全,又有什么好結果?”

    我擦拭著父親留下的寶劍,話語里帶上濃濃諷刺。

    “父親不明不白地死在南疆戰場,您這些年對陛下更是言聽計從,可我們得到的只有猜疑和欺辱,難道我們真的要一輩子都忍下去嗎?”

    “更何況林伯那樣的心腹之人都被收買。二叔你和我真的能夠安穩度日嗎?”

    叔父身形一晃:“遠兒,你..你想做何?”

    我擦拭劍身的手停頓一瞬,劍芒閃過面龐,前生歷歷在目。

    叔父離世后,我隱藏女兒身,秉承父親遺愿,接過了林家軍的旗幟。

    戍衛大懿南疆六年,屢戰屢勝,狄戎再不敢來犯。

    可就在我聲蓋九州,少年意氣風發,以為可以報效家國時,

    林伯在我飯食中下了藥,借著我昏厥無力便任由陛下派來的太監將毒酒給我灌下。

    原來什么少年天才,在陛下眼里都是不可不除的眼中釘。

    再次睜開眼,我對上病榻前叔父擔憂的眼眸。

    我回到了十六歲。

    ......

    可這些,不能讓叔父知道。

    我揚唇一笑:“二叔你放心,遠兒心里有數?!?/p>

    我要的,是這江山!

    文人酸儒常言自古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可我林恣遠偏要萬壽無疆,壽與天齊!

    我扭頭看向蒼老的叔父,我自知他和我父親一樣是天底下最好的將軍,可他們卻只剩下了愚忠。

    我長嘆一口氣:“二叔,我要參軍?!?/p>

    叔父一愣,隨后反應過來,伸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不愧是我林家的孩子,只要你想,二叔支持!”

    我點點頭,將沒說完的話壓了下去。

    ⒊.

    隔日,將軍府里來了位女子。

    她瑟縮的跪在我面前,臉色蒼白,說話時聲音哽咽:

    “父親因罪而死,小女子不敢有怨言。只求少將軍見憐,讓我將尸首帶回去,好好安葬?!?/p>

    美人梨花帶雨,自有一番情致。

    我望著她的臉,驀然想起上輩子她被林伯獻給了皇帝蕭祁為妃。

    在那年我回京述職拒絕了皇家賜婚時,是她安撫住了暴躁如雷的皇上。

    彼時人恰是眼前人。

    心頭心思百轉,也不過只是一瞬:“你起來罷?!?/p>

    “林七,帶這位姑娘去領人?!?/p>

    我喚來了自幼跟隨我的暗衛,正要站起身子離去時,姑娘膝行上前,抓住了我的衣角。

    “少將軍,月歌還有一事相求?!?/p>

    我眉尖微蹙:“何事?”

    “請您允準月歌留在府上灑掃伺候,替父贖罪?!?/p>

    呵,才走了個老的,就來了個小的。

    蓄意接近?

    勾起嘴角,我興趣盎然的應下:“好啊?!?/p>

    我冷眼瞧著她在府上的一舉一動,卻意外的發現她乖順得很。

    對我百般用心,卻沒有曲意逢迎勾引。

    照顧我的日常起居,卻不探聽、不謀求。

    直到她在蕭祁登門做客那日,換上華麗衣裙,傾城一舞。

    我這才明白,她的目標不是我。

    今生,她仍舊想要去到帝王身側。

    “恣遠,你長大了,也很是懂事??!”

    蕭祁曖昧的揉捏著月歌的肩膀,不住口的贊我,“來,跟朕說說,有沒有什么愿望?朕都許給你!”

    若是換了上輩子,我應該已經跪在地上,直言不諱的說自己想要重振林家的沙場榮光。

    可此時此刻,我只是舉起酒杯,迎著帝王試探的目光,從容一笑:

    “臣只愿陛下,福壽綿長?!?/p>

    4.

    沉寂在府中許久,在懿都下了第一場瑞雪之際,我敲開了當朝宰相樊雍的府門。

    他與父親私交甚篤。自我幼時便教我識文斷字,胸中經略丘壑,一直令我拜服。

    管家將我帶到內院時,他正臨窗描一副字帖。

    “相爺,定國將軍府的少將軍來看您?!?/p>

    聽到管家傳話,兩鬢斑白的男人這才抬起頭,臉上如春風般和煦:

    “是小遠來了啊?!?/p>

    我欠身行禮,語氣恭敬:“許久不曾登門拜訪,您瞧著神清氣爽,身體可安康?”

    “好好好,好著呢?!彼哿宿酆?,連忙吩咐起下人,“噯,不用泡茶了,這小子自小就不愛喝這個,換杯熱牛乳來?!?/p>

    “多謝老師?!?/p>

    待到書房里只剩下我與他后,這位手握半朝權柄的宰相大人淡淡開口,眼底滿是精明睿智:

    “無事不登三寶殿?!?/p>

    “說吧,你這小猴崽子有何事相求?”

    我揚起唇角,眼底笑意盈盈:“真是什么都瞞不過您的眼睛?!?/p>

    窗外寒風吹動竹葉,沙沙作響。

    屋子里,短暫的靜默后,我鄭重地立在他面前,躬身到底,語氣懇切誠摯:

    “老師,我想承襲父親的遺愿,從軍之后,帶兵守衛南疆。請您幫我?!?/p>

    ......

    于是三日后的大朝會,由樊宰府舉薦,我與北靖侯世子龔清明、國子監大學士的嫡孫顧之瀾一同從軍。

    在京郊行營訓練的幾年里,我們三人也漸漸結為摯友。

    回京述職前的那個晚上,我與他們一同躺在草地上看著漫天星斗。

    龔清明率先開了口:

    “恣遠啊,我第一次見你時,可是滿心滿腹的不屑。你可別怪我,實在是你這個人太古怪了?!?/p>

    顧之瀾痛飲了一口酒后,搶過話頭:“可不是,不僅身板子薄,而且娘們嘰嘰的瞎講究?!?/p>

    我一個眼刀過去,顧之瀾瑟瑟發抖,連忙躲到龔清明身后:“小明明,你看阿遠要吃人了。幫幫我,我打不過他?!?/p>

    “哈哈哈......”

    不知是誰先笑了起來,三人竟是滾做一團,連酒壺里的佳釀都撒了不少。

    北斗掛在天際,啟明星閃閃發亮。

    “回京之后,你們想做什么?”

    玩笑過后,我側目看向他們,緩緩發問。

    “我?大概率就是繼承侯爵之位,做個富貴閑人?!?/p>

    龔清明長呼一口氣,有些無奈,“若不是我娘疼我,我爹是絕不允許我這個獨子來軍營摸爬滾打的?!?/p>

    顧之瀾嘖嘖一聲,大大咧咧的模樣:“我祖父是文臣,向來不愛拘束小輩。我就喜歡打仗,將來我要蕩平天下不平事!”

    說完,他用手肘杵了杵我,“阿遠,別光顧著問我們呀。你呢?你二叔在東營做兵馬指揮使,你也要去那兒領個閑差?你不會吧?!?/p>

    “當然不會?!?/p>

    在他二人的注視下,我坐起身子,慢慢開口:“我要去駐守南疆。那個埋葬著我父親尸骨的地方?!?/p>

    提起他,提起那個地方,不管多少次,每每總是梗得心臟扯著整個身子疼。

    小蟲躲在草叢里吱呀,青草的清香氣縈繞我的鼻尖。

    恍如前世,我被害死的那個夏日。

    可待我回過神來,眼前突然出現一個酒囊。

    兩張年輕俊逸的臉龐沖著我笑意盈盈。

    “狄戎兇險,我陪你一起去?!?/p>

    這是顧之瀾。

    “陛下善妒又多疑,輕易不會讓你去林家軍的地盤建功立業。我讓我爹幫你,助你一臂之力?!边@是龔清明。

    我開口,語氣澀然,用力眨了眨眼睛:

    “多謝?!?/p>

    5.

    一年后,南疆連下一個月的大雪。

    狄戎牛羊凍死,食不果腹,陳兵雁門關外。

    經過多方斡旋,皇帝最終同意了我領兵出征的請求。

    代價,是二叔被罷免軍職,留在京都賦閑。

    名曰修養,實則為質。

    出城門時他來送我,親自替我戴上護身符后,目光里全是擔憂:“遠兒,戰場刀槍無眼,你要小心些?!?/p>

    想起前世叔父的驟然離世,我反握住他的肩膀,細細叮嚀:“懿都并非福樂寶地,您也要照顧好自己,日常飲食要格外仔細,等著侄兒歸來?!?/p>

    “二叔知道的?!?/p>

    剛毅隱忍了大半輩子的男人眼眶微紅,偏過頭去,推了我一把:“去吧,孩子?!?/p>

    待大軍要出發時,蕭祁摟著月歌姍姍來遲,眼底一片縱欲過度的烏青。

    數年不見,月歌仍舊寵愛不衰,皇帝為了她修露臺,沉湎聲色,做了許多糊涂事。

    她生下了皇帝的幼子,成了僅次于皇后的月貴妃。

    見了我,她眸光閃爍一瞬,送上了一句祝福:

    “愿少將軍與顧家公子平安歸來。建功立業,夙愿得償?!?/p>

    皇帝朗聲大笑,捏了捏月歌的下巴:“愛妃說得好??!蕩平狄戎,亦是朕心中夙愿。此次我大懿雄獅,必然大勝!”

    沒等我回話,顧之瀾湊上來,歡歡喜喜的拉著我一起道謝:

    “多謝陛下,多謝貴妃娘娘。更愿陛下與娘娘和和美美,小皇子冰雪聰慧?!?/p>

    這話一出,蕭祁更加開懷,而顧之瀾沖我眨眨眼睛,示意我趕緊安排大軍開拔。

    待行軍到了傍晚,他才賊兮兮的湊過來:

    “你小子給我老實交代,你是不是跟月貴妃有段舊情?”

    我啞然:“什么烏七八糟的,沒有的事?!?/p>

    顧之瀾哼了一聲,開始陰陽怪氣:

    “還想瞞我?什么平安歸來,夙愿得償,加上貴妃臉上那不自然的表情,這些話已經足夠引人遐想了。也就老皇帝那糊涂蛋,只知道一個勁兒的啊對對對?!?/p>

    “照你這么說,下一步,是不是該輪到我弒君奪位,摟佳人在懷了?”

    我揚了揚眉毛,順著他的話頭往下說。

    “不夠啊,不夠,還差點什么?!鳖欀疄懻娴脑谧屑毸伎贾虑榈目尚行?。

    我勾著唇,一步一步引導他:“哦?差了什么?”

    “你林家三代人軍功赫赫,攢下奇珍無數,不缺銀錢。南疆都是你父親一手帶出來的嫡系,亦不缺兵馬。阿遠啊,你差在聲望與民心?!?/p>

    顧之瀾煞有其事的替我掰著手指頭,一樣一樣數過來。

    聽完我笑了,笑得詭秘。

    丟下一句話后,我馬鞭高揚,策馬先行。

    “別急啊,之瀾。我這不是正在掙么?”

    留下他呆愣在原地,臉上表情從頓悟到驚恐,驚恐里還夾雜著一絲絲的興奮。

    “林恣遠!你把話說清楚,不然我怎么和你一起玩命?!”

    ......

    大懿一百五十二年冬,少將軍林恣遠逼退狄戎于雁門關外,后又搗毀其王庭,將異族王梟首示眾,揚名立萬。

    有他駐守邊境,南疆上下得以休養生息,恢復了昔日繁榮。

    自將領到士兵,自城主至百姓,無不心悅誠服。

    三年里,皇帝蕭祁也從一開始的賞賜不斷,變成屢次三番宣召其回京,可他都未曾聽宣。

    又是一個暮春,林家二叔成功假死出京,顧之瀾的祖父也上奏乞骸骨,帶了一家老小回了松陽老家。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當年的戰神林將軍的墓前,站了個謙謙如玉的少年。

    雖然這墓立在山野間,可墳頭上野草被清理的很干凈,只有幾朵鮮艷的小花隨風搖曳。

    撫摸著墓碑上的名字,少年聲音低沉,慢慢跪了下去。

    “父親莫怪。女兒要反了?!?/p>

    書友評價

    • 賣女孩的小火柴
      賣女孩的小火柴

      有一種上癮,一旦愛上,便無法戒掉!我想我已經對小說《女將軍她廢帝稱王》徹徹底底上癮了,更不可自拔的愛上了小說中的主角林恣遠月歌,多么希望現實中也有這么一個人等著我!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久久国内精品情侣主播a级_伊人五月在线_老狼一区忘忧草欢迎您大豆男男_成人a视频片在线观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