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ptfwa"><noscript id="ptfwa"><video id="ptfwa"></video></noscript></dd>
    <tbody id="ptfwa"></tbody>
  • <th id="ptfwa"></th>

    <th id="ptfwa"></th>
    <tbody id="ptfwa"></tbody>
    <tbody id="ptfwa"><p id="ptfwa"></p></tbody>

    <button id="ptfwa"><acronym id="ptfwa"><u id="ptfwa"></u></acronym></button>
    <dd id="ptfwa"></dd><rp id="ptfwa"></rp><th id="ptfwa"></th>
    <th id="ptfwa"></th>
    <th id="ptfwa"></th>

    您的位置 : 語樂文學網 > 短篇 > 為救戀愛腦,閨蜜怒當小狗
    為救戀愛腦,閨蜜怒當小狗

    為救戀愛腦,閨蜜怒當小狗尚鐘夏

    主角:宋曉航,李靜白
    《為救戀愛腦,閨蜜怒當小狗》是尚鐘夏的一部小說,小說類型是短篇,在同題材小說中可以說是佼佼者,深受讀者追捧和喜愛?!稙榫葢賽勰X,閨蜜怒當小狗》故事摘要:被渣男背叛后我確診抑郁,得到一只撫慰犬,我聽見它的心聲:“放你娘的狗屁!老娘哪是撫慰犬,是上輩子說再勸你一次就當狗的閨蜜!”金毛暖女白天逼我腳踢渣男拳打小三,晚上還要哄我睡覺,在我耳邊溫柔地叮囑:“戀愛腦不得好死,再為情愛要死要活頭給你擰掉?!币凑f呢,拯救戀愛腦還得是姐妹!...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24-05-24 11:02:14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 章節預覽

    宋曉航和趙清月要訂婚了,在院系大群里發了邀請函。

    我手腳冰涼,顫抖著給他發消息:

    【能不能不分手?或者退一步,你可以和她結婚,但能不能別丟下我?我可以加入你們的?!?/p>

    宋曉航沒回我,而是轉手截圖發到了群里。

    【清白是男人最好的嫁妝,我要清白忠貞地和清月結婚,有些人自重哈?!?/p>

    他才不清白呢,和我戀愛七年,其中六年都在追趙清月。

    最終竟然還真讓他追到了,他就毫不猶豫地甩了我。

    可……可我還是好想他。

    即便宋曉航截去了備注,但所有人一下就猜到是我。

    一片嘲諷。

    說我不如趙清月,配不上宋曉航,只能像陰暗爬蟲在屏幕后攻擊人家的幸福。

    還說我活該得抑郁癥,哪天死了就是賤死的。

    其實我不難過的,最近吃藥控制后,心里只剩下木然。

    可眼淚還是嘩嘩地流。

    噠噠噠。

    前幾天申領的撫慰犬跑過來,慣性般地開始哄我。

    又是用臉拱我,又是作揖在地上滾來滾去,企圖逗我開心。

    它叫公主,是只很漂亮的大金毛。

    我隔著淚眼一看,公主的臉比我的命還……算了,論起來那還是我的命苦。

    這么一想,我哭得更大聲了。

    「娘!奶!咱別哭了,實在不行你讓我哭來!」

    耳邊突然響起幽怨的嘆息,我一僵。

    「早知道這個死老娘們這樣,就聽我媽的選警犬了?!?/p>

    不是幻覺。

    目光緩緩平移,我終于確定。

    聲音來源就是公主!

    我不哭了。

    開始趴在地上觀察公主的一舉一動,聆聽它的心理活動。

    它在想——

    「上輩子殺人放火,這輩子當撫慰犬?!?/p>

    「算了算了,這是一份崇高偉大的工作,我得努力勝任。我畢竟是一只無敵可愛的小雞毛啊,照鏡子都會被自己可愛到,還怕拿不下誰?」

    「可我要是個人就好了QAQ!想吃巧克力炸雞奶茶,想戴金鐲子背PRADA?!?/p>

    我一愣,小狗還知道PRADA呢?

    然后公主又開始想罐罐,翻來覆去地哼唧。

    「有沒有心軟的神能給小雞毛打開一個罐罐,說公主請吃飯???」

    我便給它開了個罐頭。

    小狗哼哧吃得正香。

    盯著它的頭頂,我突然不合時宜地又想起宋曉航。

    小學某個寒冷的冬夜,我被同學堵在車棚欺負。

    其實這是習以為常的事了,畢竟我性格怪,又沒爸媽管。

    那是我頭一次遇見宋曉航,也是人生中的頭一縷光。

    他抱著一只濕透的小狗,英雄一樣從天而降,三兩句話就把他們嚇跑。

    他送我回家,才發現原來我們是鄰居。

    暖融融的路燈下,他喂小狗吃罐頭,又揉揉我的腦袋。

    「好人做到底,這只小狗我打算養著?!?/p>

    「還有,以后我每天等你上下學?!?/p>

    我們相伴十幾年,大學時正式戀愛,我以為會共度一生的人,突然就不要我了。

    我毫無征兆地哭出來,「公主,我好想他,怎么辦?」

    公主嘆氣,連罐罐都不吃了。

    「你就圍著他轉吧,書也別讀了,喜歡的事也別做了,就守著回憶祈禱他回頭愛你得了。天天問我怎么辦啊怎么辦,要不你報警吧,我小雞毛可救不了戀愛腦?!?/p>

    叮一聲,導師發消息說我的論文有點問題。

    論文是我和宋曉航一起完成的,我是主力,他做輔助,導師偶爾會給點建議。

    連我導都說這論文很重要,發布后一定會對我有很大幫助,特意將一作留給我。

    可我登網一看才發現,一作已經變成趙清月了。

    二作仍是宋曉航。

    至于我,連三作都沒有,直接被踢出了實驗組!

    一定是宋曉航。

    我該生氣的,可我竟然反而松了口氣。

    這樣真好,我就有理由找他了。

    公主罵罵咧咧,扒著欄桿不愿走,「你是不是傻啊,他上輩子又沒救你的命!」

    「不出門不給罐罐?!?/p>

    它松手了,「女人,你讓我感到惡心?!?/p>

    今天似乎有活動,到處都擺著玫瑰,一大群同學將宋曉航和趙清月簇擁在中間。

    又笑又鬧。

    我的到來卻仿佛一劑鎮靜劑,讓他們倏然靜下來,都滿臉不耐煩地盯著我。

    我好慌。

    下意識攥緊公主的繩子,聲音比蚊子還小。

    「我來問論文一作的事?!?/p>

    其實我只是想借機再看宋曉航幾眼。

    可他瞬間厭惡地皺起眉,「你能不能懂事一點?實驗我也有份,我把一作給清月有什么問題?」

    「但實驗一直是我主導的,趙清月根本沒參……」

    嬉笑聲突然打斷我的話,他們嘲弄我低頭小聲的樣子。

    「是~我~主~導~的~哈哈哈女的能搞什么學術?我看就是曉航給你做的,你現在還腆著張大臉要人家的心血?!?/p>

    「你以為清月稀罕你的破一作???她那么聰明漂亮,分分鐘就能弄出一篇論文來,要不是時間緊來不及,我們清月肯定自己做實驗了!」

    趙清月人如其名,清風明月一般靜靜站著,什么都不說,就有許多擁躉幫她。

    她只需要輕笑著結束話題,「都別吵了,是非成敗我都不在意,這件事就這樣吧,好嗎?」

    他們夸她大度,罵我斤斤計較。

    那種眩暈下墜的感覺又來攻擊我了。

    以前這種時候,救我的永遠都是宋曉航。

    可現在他站在我的對立面,牽著趙清月的手。

    我聽見自己顫抖的聲音,「宋曉航,你是不是真的不愛我了?」

    「當初和你在一起只是年少不懂事而已,我愛的一直都是清月,要想讓我愛你除非……」

    他認真思考一瞬,很惡劣地笑了,「除非你死了吧,哈哈?!?/p>

    他們哄堂大笑,這句話卻印在了我的腦海里。

    「媽的渣男賤女一堆傻子合伙欺負小可憐,氣死我小雞毛了!老娘今天就讓你們知道死字怎么寫!」

    公主突然擋在我身前,狂吠幾聲,猛地沖了出去。

    繩子瞬間脫手。

    我眼看它使勁追著趙清月狂奔。

    趙清月不小心摔了一跤,什么女神形象、白裙飄飄都顧不上了,四腳朝天蛤蟆一樣撲騰,扯著嗓子喊救命。

    但公主已經放棄她,去追宋曉航了——

    「唉算了,咬傷了小可憐還得賠,意思意思得了?!?/p>

    這件事以宋曉航被追進臭水溝里為收尾。

    他的西裝黑一塊白一塊,盯著滿臉臟污瞪我,門衛大爺還訓他不講衛生。

    公主像個騎士。

    叼著牽引繩優雅地向我走來,帶我回家。

    這天夕陽很暖,把我們的影子拖得長長的。

    我在天臺痛哭一場。

    公主急得圍著我轉,大嘴唇子甩來甩去,糊我一臉口水。

    「好寶不哭了,哭得我都心疼死了!」

    我緊緊抱著它,突然傻笑一聲,冒了個大鼻涕泡。

    長這么大,頭一次有人心疼我誒。

    可公主只是小狗,其實還是沒有人心疼我。

    沒關系,等我死了,就會有人愛我了。

    我踏上了天臺邊沿。

    風很大,吹得我衣裳都鼓起來,我的腳一寸寸往邊邊挪去。

    下面好像有小朋友在玩耍,我只好默默挪到樓的另一邊。

    風聲中夾雜著公主的嚶嚶哭泣,「來人救命啊,有人要跳樓啊啊??!你怎么這么傻啊,活著不好嗎,能吃巧克力喝奶茶,我都吃不到!」

    它一會兒咬著我的褲腳,一會兒又跑到天臺邊沿將我往回撞。

    我竟然真的前進不了半點。

    「公主,你不懂的。巧克力和奶茶當然很好,可在這個世界上,沒人愛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我撐不下去了?!?/p>

    它一愣。

    我無奈嘆息,「我能聽見你的心聲,抱歉,我不是故意偷聽你想要小公狗和八塊腹肌男的,我也控制不了?!?/p>

    但還好,以后我就不會再聽見了。

    「你能聽見我的心聲就好辦了!李靜白我問你,我是誰?」公主突然提了一個我不認識的名字。

    「……我的撫慰犬?」

    寂靜好久,我往前挪,卻突然聽見公主暴怒的狂喝——

    「放你娘的狗屁!老娘哪是撫慰犬,是上輩子說再勸你一次就當狗的閨蜜?。?!」

    夕陽之下,回聲萬萬遍。

    公主說,她前世是個人,叫許珈音。

    我叫李靜白,我倆是一對閨蜜。

    我倆哪都好,可惜我是戀愛腦。

    她勸我八百來次沒一次勸得動,她每次都要罵,「再勸你一次我是狗!」

    于是轉世投胎一睜眼,她真成了狗。

    她好恨,恨為什么她成了狗,我卻還能做人。

    明明我比她狗。

    夕陽的光打在她金色的毛發上,又被風瑟瑟吹起,莫名有種BE的壯烈美感。

    「你前世有大好前途,偏偏愛上一個小混混,他淋雨你給打傘,他追白月光你當啦啦隊,你還到處借錢給他白月光打胎,最后他受不了你,一板磚把你拍死了?!?/p>

    「所以這輩子你應該怎么做?」

    我試探,「問問宋曉航會不會把我拍死?」

    許珈音一呲牙,我感覺她想咬死我。

    她真的想咬死我。

    盛大的夕陽下,開闊的天臺邊,一人一狗。

    我逃,她追,我插翅難飛。

    逃跑過程中我不小心跌了一跤,手機飛出去,屏幕亮了。

    宋曉航竟然給我發了條信息:

    【陳溪愿,我們復合吧?!?/p>

    「嘿嘿?!刮翌櫜簧纤拥奶弁?,捧著手機傻笑出聲。

    暖融融的日光下,絲絲寒意或者說殺意,在我背后探出頭。

    我抬頭,迎面就是公主的獠牙。

    「你憑什么能做人?老娘今天就咬死你這個不爭氣的死丫頭——」

    那天差點沒把我累死,晚上難得沒失眠,睡得格外香。

    公主也累了,躺在我懷里打著小呼嚕。

    迷迷糊糊間,她把爪子放在我頭上,輕輕拍了拍。

    「李靜白,我這輩子又遇見你了誒,真好。不疼,不疼了哦?!?/p>

    她翻了個身,好像清醒了一點。

    驀然收回爪子,跑到離我八丈遠的地方睡覺。

    「李靜白,qnmlgb,戀愛腦不得好死?!?/p>

    隔天宋曉航在樓下等我,捧著一束玫瑰。

    我正要高興,卻發現他清俊的臉上半點表情也沒有。

    眼底還有淡淡的遮掩不掉的厭煩。

    他說,導師最近會找我面談,只要我明確表示實驗是趙清月主導的,把一作讓給她,他就會跟我復合。

    「這份論文對清月很重要,她正在申博呢。你不是很愛我,還為我抑郁了嗎?就當是為了我,答應吧?!?/p>

    許珈音氣得直蹦,「啊啊啊下賤的狗男人!陳溪愿你給我清醒一點!」

    我垂眸。

    宋曉航突然嘆口氣,眼底刮起一陣繾綣的風,將我緊緊擁住。

    「溪愿,我想你了?!?/p>

    熟悉的洗衣皂味將我包裹,讓我恍惚間想起年少時。

    某個漫天風雨的下午,清瘦卻頂天立地的少年頂著滿臉血將我從廁所隔間拉出來,不介意我滿身臟污,把我抱在懷里。

    「溪愿,別怕,我來救你了?!?/p>

    清香的洗衣皂味驅散了我人生中所有惡臭和恐懼。

    我瞬間淚如雨下,回抱住他。

    「我,我也好想……」

    許珈音的怒喝聲打斷我,「想你奶奶個腿兒!陳溪愿我告訴你,我綁定了成人系統,只要你能徹底放下渣男打臉他們,我就能重新做人!」

    最新小說

    書友評價

    • 三生池水覆流年
      三生池水覆流年

      小說《為救戀愛腦,閨蜜怒當小狗》讓我明白,真正的愛人,應該是醬紫的:對于世界而言,你是一個人;但是對于我而言,你是我的整個世界。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久久国内精品情侣主播a级_伊人五月在线_老狼一区忘忧草欢迎您大豆男男_成人a视频片在线观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