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ptfwa"><noscript id="ptfwa"><video id="ptfwa"></video></noscript></dd>
    <tbody id="ptfwa"></tbody>
  • <th id="ptfwa"></th>

    <th id="ptfwa"></th>
    <tbody id="ptfwa"></tbody>
    <tbody id="ptfwa"><p id="ptfwa"></p></tbody>

    <button id="ptfwa"><acronym id="ptfwa"><u id="ptfwa"></u></acronym></button>
    <dd id="ptfwa"></dd><rp id="ptfwa"></rp><th id="ptfwa"></th>
    <th id="ptfwa"></th>
    <th id="ptfwa"></th>

    您的位置 : 語樂文學網 > 短篇 > 玫瑰逃亡進行時
    玫瑰逃亡進行時

    玫瑰逃亡進行時碼字貓

    主角:顧懷,沈安然
    碼字貓是一位腦洞很大的作家,在網絡小說寫作方面極具天賦,他既可以做到天馬行空,又可以收放自如,這種寫作風格在小說《玫瑰逃亡進行時》中體現的淋漓盡致?!睹倒逄油鲞M行時》內容介紹:顧懷猛地抓起我的衣領逼我與他對視。我拼命搖頭解釋:「不是,不是,我只是路過,真的只是恰好路過?!诡檻杨~頭的青筋暴起,很明顯他并不相信我的話。他一把推開我,我跌撞到一旁,額頭撞擊到書柜上,瞬間額頭上腫了一個包。...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24-05-24 13:09:12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 章節預覽

    我與顧懷成婚三年,形影不離。

    所有人都說,顧懷愛我入骨。

    可只有我知道,顧懷的愛是病態的,讓我喘不過氣的。

    又一次深夜飽受折磨后,我靈魂飄蕩,眼見雙親最后還是慘遭毒手。

    再睜眼,我回到了剛認識顧懷時。

    閨蜜目不轉睛地望著前方的顧懷,小聲嘟囔著:「要是顧懷是我的就好了?!?/p>

    1

    「你為什么要看他,是不是對他有意思?」

    顧懷猛地抓起我的衣領逼我與他對視。

    我拼命搖頭解釋:「不是,不是,我只是路過,真的只是恰好路過?!?/p>

    顧懷額頭的青筋暴起,很明顯他并不相信我的話。

    他一把推開我,我跌撞到一旁,額頭撞擊到書柜上,瞬間額頭上腫了一個包。

    可顧懷卻視若無睹,只是繼續盯著我看著,眸中滿是怒火。

    他上前兩步不顧我的阻攔將我的衣服撕碎:「沈安然,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顾缤瑝趑|一般不斷重復著這句話,在我身上肆虐侵犯著。

    淚水從我眼眶中無助地滴落。

    和顧懷結婚三年,這已經不知道是他多少次的“犯病”了。

    每每只要我多看他人一眼,他就會像是對待一個犯人一樣審問我,在我解釋后又會不顧一切的侵犯我,占有我。

    在這顧懷只手遮天的地方,我求助不了任何人,我只能逃。

    可每每當我想要逃離的時候,他都會將我抓回來,跪在地上求著我告訴我:「安然,我只是太愛你了,太害怕失去你了?!?/p>

    若我執意要走,他便會變本加厲的折磨我,再用我父母的安危來威脅與我。

    「沈安然,只要你好好留在我身邊,那么你父母一定安然無恙,他們會過著世界上最好的生活?!?/p>

    一字一句,一言一行,猶如針扎般刺進我心口。

    外邊似乎下起了雨來,顧懷還在我身上肆虐著。

    額頭上的痛楚越演越烈,仿佛牽扯著我全身上下所有的細胞。

    桌上的銀釵映入我眼簾,這還是前段時間顧懷為討我歡心為我拍下的一件百年前的孤品。

    我腦海里瞬間迸發出一個可怕的念頭。

    也許,也許我馬上就可以不再受他的威脅了,也許,我馬上就可以解脫了。

    雨停了,顧懷的動作也終于停了下來。

    他將頭埋在我的頸肩,在那上邊撕咬著:「安然,我給你多留幾個印記,這樣所有人就都知道你是我的了?!?/p>

    發泄完后,他又如同往常一樣,用小狗般可憐兮兮地眼神望著我:「安然,對不起,我,我,我今天又失控了?!?/p>

    我沒說話,只是笑了笑。

    他起身尋來毛巾替我一遍遍擦拭著身體。

    趁著他低頭的空隙,我拿起開始就握在手中的銀釵朝他猛地扎了下去。

    顧懷發現得很及時,他迅速躲避開來,銀釵只來得及劃傷他的手臂就被他揮倒在了地上。

    他怒視著我,手掐著我的脖子。

    「沈安然,你竟然想要我死?」

    他掐得我喘不過氣,我掙扎著就著他的手咬了他一口。

    顧懷吃痛,一把將我甩在了地上。

    我整個人都跌倒在書柜旁,后腦勺撞擊在書柜角落,瞬時血流一地。

    2

    我無力地癱軟在地上,手上再沒有力氣。

    顧懷踢了我一腳:「沈安然,你給我起來?!?/p>

    我起不來,只覺得渾身體溫漸漸流逝,眼前變得茫然起來。

    「安然,安然?!?/p>

    見我沒有動靜,顧懷慌了。

    他搖晃著我,緊緊抱著我:「安然,你醒醒,你醒醒啊?!?/p>

    靈魂陡然一輕,我飄蕩在了顧懷的頭頂。

    我看著顧懷抱著我的尸體淚流滿面:「安然,都是我的錯,我錯了,你醒醒,醒醒好不好?!?/p>

    醒醒?

    受了你顧懷這么多年的折磨,我怎么還可能愿意醒過來呢。

    見我始終沒有動靜,顧懷突然將我的尸體打橫抱抱了起來,他跌跌撞撞地往外跑去。

    我試了無數回想要飄走,可我的靈魂卻不??刂瓢泐檻炎叩侥睦锉愀侥睦?。

    不知道是我突然的死給他帶來了太大的沖擊了還是怎么的,明明是他自己的家,他卻走得跌跌撞撞的,連同抱在懷里的我的尸體都不知道被他撞擊了多少次。

    終于到地下室的時候,我整個靈魂都止不住顫抖了起來。

    這個地下室說是地下室不如說是一個冰窖,這里邊甚至還擺著一張冰床。

    去年有一次,我和一個同學因為多聊了兩句被顧懷發現了,他把渾身赤裸的我關在這里邊整整一個小時,出來的時候,我差點凍成了冰棍。

    如今瞧見這冰窖我還是有些后怕。

    顧懷將我的尸體放在床上,隨后像是瘋魔一般笑了:「沈安然,在這里,你就永遠不會消失了?!顾谖业哪橆a上輕吻了一下:「你安心躺著,我每天都會來看你的?!?/p>

    我從來都知道顧懷對我的愛是偏執的,病態的,可我不知道他竟可以瘋癲至此。

    這天,顧懷打了一通神秘的電話。

    掛斷電話的時候,他嘴角突然勾勒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

    我的心突然咯噔了一下。

    第二天,別墅的門鈴突然響了起來。

    顧懷喜靜,別墅里除了定時定點來的傭人外,基本上是沒有人會過來的。

    顧懷站在窗臺前看著來人走進別墅。

    我探過頭往下看去。

    是我閨蜜姜清還有我父母。

    我的心瞬間一沉,他們怎么來了。

    突然,我想到了昨天顧懷打的那通電話,莫非......

    顧懷和父母寒暄幾句和便帶著父母往地下室走去。

    越往下走溫度越低,父親忍不住搓了搓手:「顧懷啊,安然今天怎么想著到地下室去了啊,這里這么冷,她身子本就不好,這哪里受得了啊?!?/p>

    顧懷沒說話,只是在前邊帶著父母繼續走著。

    還是姜清笑了笑在一旁說道:「叔叔阿姨,你們就別多想什么了,安然定然是有什么驚喜要給你們吧?!?/p>

    直到走到地下室門口的時候,顧懷才開口:「爸,媽,安然就在里邊等你們了,你們進去吧?!?/p>

    姜清也站在一旁笑著:「叔叔阿姨,既然是安然讓你們進去那我就不陪你們進去了?!?/p>

    在看到我躺在冰床上的身影的時候,父母焦急地朝我奔了過來:「安然——」

    他們的聲音中帶著顯而易見的焦急還有擔憂。

    顧懷站在門口輕笑了一聲:

    「安然平日里最是掛念你們了,我想,你們下去陪陪她的話,她會開心許多的?!?/p>

    大門被關上,我在上空撕心裂肺地喊著不要,可一切都只是徒然。

    姜清依靠在門邊,長腿在顧懷的腿上撩撥著:「我幫你把她爸媽給騙過來了,你說說準備怎么報答我吧?!?/p>

    原來,姜清和顧懷竟是一起的?

    可是,姜清素來不是最討厭顧懷的嗎!

    等第二天,我再見到父母時,他們已經化成了冰雕。

    他們倆人緊緊摟著我,面上一片平靜。

    似乎是,只要和我在一起,哪怕是身死也無事。

    淚水止不住地從我的眼眶滴落下來。

    當我發現自己作為一個靈魂竟還能落淚時,周邊的一切仿佛都隨著我的淚水慢慢化成了一股白煙。

    3

    再次睜開眼的時候,我被眼前熟悉的一切震驚到了。

    我重生了!

    我來不及多想,就連鞋子都忘記穿了直接朝外邊奔了去。

    在樓梯上我瞧見顧懷坐在客廳,這讓我突然想到了,上一世我好像也是和顧懷這么認識的。

    那天也是顧懷的爸爸帶著顧懷來我家做客,后來我瞧著顧懷的皮相正中我心巴便開始了對他的追求。

    我會三不五時的找他出去,也會跟在他身后做他的跟屁蟲。

    長此以往下來,我和顧懷就這么在一起了。

    剛在一起的時候顧懷對我真的很不錯,乃至于剛結婚的時候,顧懷對我也很是體貼。

    直到,顧懷的父親去世以后。

    顧懷的性情大變,他見不得我和任何人交談,我不被允許有朋友,我不能夠隨意出別墅,甚至如果我多看了路邊一個男人一眼的話,那我就會受到他給我的相應的懲罰。

    在第一次受到所謂的懲罰后,我便偷摸給父母打了電話。

    哪知道我手機也被顧懷給監聽了,在我說出第一句話的時候,顧懷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他用十分溫柔的聲音在我耳邊說著:「你要是敢給你爸媽說一句我的不好,那么你以后就別想再見到他們了?!?/p>

    這是威脅,但我知道,顧懷說得出就一定做得到。

    從那之后,我便再也不敢和父母多說任何一句有關于顧懷不好的話。

    想到這里我不由握緊了拳頭。

    上一世是我蠢笨如豬,竟然被顧懷的表面所蒙蔽,這一世,老天爺好不容易給了我一次重生的機會,我一定不能再重蹈覆轍。

    想到父母上一世抱著我凍成冰雕的模樣我忍不住落下淚來。

    這一世,我定然不能再讓父母慘遭顧懷的毒手,我一定,一定要保護好自己更保護好父母。

    4

    收拾好后,我站在門口打了聲招呼就準備出去。

    這時顧伯伯突然出聲了:「顧懷啊?!?/p>

    他雖然是叫著顧懷的名字,但是眼神卻是看向我的:「我和你阿姨說點生意上的事,你就和安然一起出去走走吧?!?/p>

    媽媽聽見顧伯伯這么說后也朝我笑了笑:「對啊,安然,你就帶顧懷一起出去走走吧,你們年輕人肯定有自己的小天地?!?/p>

    媽,你可真的是我親媽啊。

    對于這顧懷我真的避之不及,你反而還站在那邊把他往我身上推。

    雖然想要拒絕,但是我知道,這個時候我沒有辦法拒絕。

    我只能笑著禮貌地說道:「好的?!?/p>

    出門后,我站在馬路邊看了看,姜清還沒有來。

    在下樓的時候我就已經約好了姜清。

    上一世的時候她就最討厭顧懷最反對我和顧懷在一起的。

    我和顧懷在一起后,她沒少說顧懷的壞話。

    從說顧懷這個人看起來不太好相處到告訴我看見顧懷和別的女人牽手。

    最后我和顧懷結婚的時候,她甚至還送了我一個分手娃娃。

    可上一世成為靈魂的時候,瞧見的那一幕讓我到如今都不能釋懷。

    原來,之前姜懷在我面前所表現的一切,竟都是騙我的?

    她早就已經不知道在什么時候勾搭上了顧懷,甚至,可能還在背后耍了不少我不知道的手段。

    「沈安然?」

    顧懷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的思緒被他打斷,不由皺眉看向他:「做什么?」

    「你好像很討厭我的樣子?」顧懷挑了挑眉朝我說道。

    嘖,原來他知道啊。

    我冷笑了一聲:「既然你知道我討厭你,那么就麻煩你離我遠一點好嗎?」

    顧懷還想說什么的時候,就被一個清脆的聲音打斷了。

    「安然,我來了?!?/p>

    是姜清。

    她朝我笑了笑后挽起了我的胳膊,小聲在我耳邊說道:「你旁邊這帥哥是誰???你新交的男朋友?」

    男朋友?他也配?

    我搖了搖頭:「我媽朋友的兒子?!?/p>

    姜清拽了拽我的胳膊在我耳邊小聲說道:「近水樓臺先得月,你不是最喜歡在這種類型的了嗎?」

    我輕咳了一下嗓子,正色道:「不喜歡?!?/p>

    從前的喜歡是被一時的表象所蒙騙了,如今透過面皮看他的本質,不僅僅是不喜歡,我甚至是嫌棄非常。

    我勾了勾唇,用只有我和姜清兩個人聽得見的聲音說道:

    「其實我覺得你和他挺配的,不然我介紹你們兩認識認識?」

    她兩只手繞著圈,眼睛不斷偷瞄著顧懷,明顯就是一副情動的模樣。

    「這個,不太好吧,畢竟他是你的朋友?!?/p>

    姜清雖然說的是拒絕的話,但是看她的表情聽她的語氣我心里也明白了。

    她其實就是看上了顧懷。

    只是可惜了上一世她竟然在我身邊隱藏了那么久。

    沒關系,這一世,我一定會好好撮合你們倆!

    我假意笑了一聲:「是嗎,既然你覺得不太好的話,那我就不介紹給你了咯?!?/p>

    果然,姜清迅速上鉤,忙拉著我的手小聲說道:

    「其實我喜歡他很久了,他是我們學校的籃球隊隊長,既然你認識他,不如撮合撮合我們唄?!?/p>

    5

    我和姜清是高中同學,一直關系就很不錯,雖然大學沒有在同一所學校但卻也時常不是我聯系她去找她就是她來找我。

    我記得我第一次帶顧懷見她的時候,她表現得也是完全不認識顧懷的樣子。

    后來我告訴她我和顧懷在一起了的時候,她還和我吐槽說長得帥的男生,一般都不可靠。

    甚至在第二天的時候,她還支支吾吾對我說:「安然,我,我今天好像在我們學??匆娔隳信笥蚜??!?/p>

    也是那時候我才知道,原來他們在同一所學校。

    「看見就看見了啊,怎么了嗎?」

    姜清欲言又止地望著我,直到過了半晌后才說道:「我看見他,他好像和別的女孩子接吻了?!?/p>

    聽見姜清這話后,我直接怒氣沖沖地去找顧懷算賬了。

    可到了顧懷學校后,我才知道,顧懷一整天都在自家公司實習根本就沒去學校。

    那么,姜清在學??匆娝蛣e的女孩子接吻的事也就不攻自破了。

    在聽到我說顧懷沒在學校后,姜清立馬改了口說可能是她看岔了。

    當時我并沒有多想,只是慶幸自己沒有好在沒有冤枉了顧懷。

    可如今想來,姜清當時不就是奔著拆散我和顧懷去的嘛。

    想要我誤會,想要我大鬧,想要我和顧懷分手然后她頂替。

    想到這些,我不由在心里嗤笑了一聲,姜清你可真是我的好閨蜜啊,你瞞得我好苦啊。

    「顧懷?!刮页檻炎呓?。

    他不解地望向我,似乎沒想明白我怎么突然之間對他的態度就變了。

    「聽說前邊看了一家游樂場,有個鬼屋還挺不錯的,不如我們去走走怎么樣?」

    顧懷微微蹙眉,在他準備開口拒絕的時候我歪著頭看向他:「顧伯伯說了,讓你和我一起走走?!?/p>

    對于顧懷我還是十分了解的,他這個人雖然對我很是偏執變態,但是對于他爸,他素來都是言聽計從的。

    果不其然,他挑了挑眉同意了我的建議:「可以?!?/p>

    而姜清這邊更不用說,見顧懷同意了之后她甚至還給我豎了個大拇指。

    要撮合兩個人之間有曖昧,那鬼屋必定是最佳場合。

    在那恐怖的氣氛下,你害怕,我保護,兩個人一抱,這不就一切都有機會了嗎。

    姜清似乎明白我的意思,一進鬼屋后,握著我的手都開始有些抖了起來。

    走了兩步后,我假裝系鞋帶,直接落了姜清和顧懷的身后。

    「啊——」

    聽著前方姜清驚嚇的聲音我不由冷笑了一聲。

    她怕個錘子哦,從前我們來鬼屋的時候都是她嚇裝作鬼的工作人員多。

    「好可怕?!?/p>

    姜清的聲音時不時傳到我耳邊,聲音嬌滴滴的。

    我想,她現在應該趁著害怕依偎在了顧懷的懷里吧。

    在路過有微弱燈光的時候,我往姜清聲源那邊望去。

    她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竟整個人直接掛在了顧懷的身上。

    她忙道歉: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我剛剛只是太害怕了?!?/p>

    直到走出鬼屋的時候,姜清還在給顧懷道著歉。

    「對不起,我今天,實在是失禮了?!?/p>

    不得不說,姜清道歉的模樣實在是誘人。

    她微微彎腰,低領的毛衣若隱若現,我輕瞥了顧懷一眼,他的目光正好停留在姜清要露不露的地方上。

    顧懷的喉結滾動,耳梢微紅。

    姜清抬眸與他對視片刻后又迅速低頭。

    瞧著倆人眉來眼去的模樣,我我強壓下胃里翻滾著的想要吐的惡心感上前一步在將姜清撞了一下。

    毫無防備的姜清就這么直接被我撞到在了地上。

    「安然,你......」

    我趕緊對姜清使了個眼色,她迅速會意:「啊,好痛啊——」

    6

    「沒事吧,姜清,你沒事吧?!?/p>

    我在一旁焦急地看向姜清:「對不起啊,我,我不是故意的?!?/p>

    姜清吸了吸鼻子委屈地看向我:「沒事的,安然,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是我自己沒站穩所以才摔倒的?!拐f著又泫然欲泣地看向顧懷。

    顧懷面色一片鐵青。

    在我伸手想要扶著姜清起來的功夫,他直接推開了我:「成事不足敗事有余?!?/p>

    顧懷將姜清公主抱抱在了懷里,姜清伸手拽著他的衣袖:「顧懷,我,我沒事的?!?/p>

    「別說話,我帶你去醫院?!?/p>

    說完顧懷將我丟在原地頭也沒回地就抱著姜清走了。

    看著兩人的背影我的內心一陣舒坦。

    等著倆人走了半晌我才從后邊追了上去:「顧懷,姜清,你們等等我啊——」

    等我好不容易趕到醫院的時候,顧懷已經陪著姜清看完了醫生。

    在看到我的時候,顧懷的面色明顯一黑。

    我并沒有搭理他,只是走到姜清身邊關切地問道:「姜清,你沒事吧?!?/p>

    姜清搖了搖頭:「沒事,醫生說只是有一點扭傷,沒有傷到骨頭?!?/p>

    「對不起?!刮伊ⅠR可憐兮兮地看向姜清:「都怪我,都是我不好,我開始沒注意,不小心把你撞到地上了?!?/p>

    「呵?!诡檻言谝慌岳湫α艘宦?,隨即用陰冷的眼神看向我:「你真的是不注意嗎?」

    他的語氣很是冰冷,聽得我渾身一顫。

    在我還準備說什么的時候,他直接抱起姜清就往外走,在走過我身邊的時候還特意撞了我一下,隨后低頭溫柔地對姜清說道:「我帶你回去,免得你遇小人?!?/p>

    看著兩人遠去的背影我不由冷笑。

    是啊,我就是小人。

    開始撞姜清的時候我確實是故意挑著在顧懷能夠看見的情況下撞的,我不僅要讓他看清楚是我撞得我還要讓他發現我是故意撞的。

    只有這樣他才會在對姜清有一點點好感的情況下更是心疼她,心疼她有我這么個會在背后捅刀子的閨蜜,這樣更能加速他們兩個人在一起的可能性。

    而我特意趕到醫院來也是為了加一把火。

    如今瞧著,這火是成功了,而姜清和顧懷兩人在一起的幾率也變大了。

    果不其然,晚上的時候我就收到了姜清的信息。

    「安然,謝謝你,我和顧懷在一起了?!?/p>

    不用謝我,這是你們應得的。

    書友評價

    • 鳴箏
      鳴箏

      碼字貓的這部小說《玫瑰逃亡進行時》,主線清晰明朗,節奏緊湊明快,角色塑造鮮明,敘事嚴謹有序,值得一讀。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久久国内精品情侣主播a级_伊人五月在线_老狼一区忘忧草欢迎您大豆男男_成人a视频片在线观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