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短篇 > 隱婚五年后,我悟了
隱婚五年后,我悟了

隱婚五年后,我悟了南方 著(zhù)

主角:許晟言,白薈安
今天,小編給大家帶來(lái)了一部南方的優(yōu)秀作品,小說(shuō)名叫《隱婚五年后,我悟了》,在同題材小說(shuō)中可以說(shuō)是首屈一指!這部小說(shuō)《隱婚五年后,我悟了》主要講述的是:和許晟言結婚五年,他朋友罵我:「晟言和宋瑤才應該是一對,你趁早放手吧」他公開(kāi)維護我:「我的妻子是白薈安?!闺[婚五年,他終于在朋友面前承認我的身份??墒俏也幌胍?。...
狀態(tài):已完結 時(shí)間:2024-06-08 09:46:09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和許晟言結婚五年,朋友親屬都不知道我們領(lǐng)證。

他在酒吧和青梅熱烈擁吻,我竟心如止水。

我在公司和年輕弟弟共進(jìn)午餐,他直接甩盤(pán)走人。

后來(lái),我外出意外流產(chǎn),哭著(zhù)向他求助。

他正在陪青梅看房,直接掛斷電話(huà)。

他朋友罵我:「晟言和宋瑤才應該是一對,你趁早放手吧」

他公開(kāi)維護我:「我的妻子是白薈安?!?/p>

隱婚五年,他終于在朋友面前承認我的身份。

可是我不想要了。

1

結婚紀念日那天,我獨自做了場(chǎng)手術(shù)。

進(jìn)手術(shù)室前,醫生問(wèn)我,家屬在哪里。

兩個(gè)小護士路過(guò),邊走邊講八卦。

「你看到?jīng)],剛剛陪宋瑤來(lái)檢查的那個(gè)人好帥??!」

「我可聽(tīng)說(shuō)了,這個(gè)男人和宋瑤是青梅竹馬,從小一起長(cháng)大的緣分啊,不知道宋瑤什么時(shí)候官宣啊?!?/p>

「看他們的模樣,肯定快了!」

青梅竹馬呀……

我身邊也有這樣一對呢。

想到那兩個(gè)人,心口泛起細密的疼,我垂著(zhù)眼,跟醫生說(shuō):「我自己可以?!?/p>

醫生開(kāi)口勸說(shuō):「白女士,雖然這不算大手術(shù),但是術(shù)后是需要家屬陪同的?!?/p>

我笑了笑,告訴他,我已經(jīng)找好了護工。

我沒(méi)辦法跟他說(shuō),我的家屬,在我們結婚紀念日這天正陪著(zhù)他的青梅。

他顧不上我,我也不想看見(jiàn)他。

結婚五年了,我和許晟言的婚姻,好像快要結束了。

我在手術(shù)室待了兩個(gè)多小時(shí),過(guò)程還算順利。

我醒來(lái)的時(shí)候,天已經(jīng)黑了。

打開(kāi)手機,許晟言的來(lái)電就出現在屏幕上。

我剛接通,宋瑤的聲音就傳了過(guò)來(lái)。

「薈安姐,我剛剛才知道,今天是你和晟言哥的紀念日,對不起啊,我今天身體不舒服,晟言哥非要陪我去醫院?!?/p>

「剛剛他買(mǎi)了一束花給我,又約了朋友慶祝我檢查沒(méi)事,這樣吧,我讓他把花帶回去送給你?!?/p>

「你別嫌棄啊,這么晚了,晟言哥也找不到地兒買(mǎi)禮物了?!?/p>

下一秒,許晟言就拿過(guò)手機。

「你別管了,我自己知道?!?/p>

兩人幾乎不分前后說(shuō)出這句話(huà)。

我甚至能聽(tīng)到宋瑤嬌嗔的嗓音:「你個(gè)大木頭,你看看薈安姐生不生你氣?!?/p>

「以前你可沒(méi)錯過(guò)跟我有關(guān)的紀念日,現在,怎么回事呀?!?/p>

耳邊傳來(lái)許晟言低笑聲時(shí),我還聽(tīng)見(jiàn)了有人起哄:「那可不,瑤瑤的哪個(gè)紀念日許哥會(huì )錯過(guò)啊,話(huà)說(shuō)你兩什么時(shí)候在一起???大家伙可都等著(zhù)呢?!?/p>

我突然覺(jué)得傷口太疼了,疼得我想哭。

哭出來(lái)之前,我掛斷電話(huà)。

看著(zhù)許晟言再次打過(guò)來(lái)的電話(huà),我直接關(guān)掉了手機。

我住院觀(guān)察了三天,就趕緊回到了公司。

我手里有正在洽談的項目,這個(gè)項目對我來(lái)說(shuō)很重要,關(guān)系到我能不能把副總監的「副」字去掉。

這個(gè)項目聽(tīng)說(shuō)還有其他公司在搶?zhuān)偁幜艽蟆?/p>

我正忙著(zhù),聽(tīng)到大門(mén)口傳來(lái)模糊的聲音。

他說(shuō):「我找白薈安,她在哪里?!?/p>

幾秒鐘后,我辦公室的門(mén)被推開(kāi),許晟言站在那里,臉上掛著(zhù)溫柔的笑容。

我手里翻著(zhù)文件,煩躁地愣住了。

他怎么會(huì )來(lái),他說(shuō)過(guò)最討厭工作跟感情牽扯在一起。

他說(shuō)他來(lái)找我的,我心里升起一絲莫名的希望。

沒(méi)一會(huì )兒我悲哀的發(fā)現,面對他的到來(lái),我內心并沒(méi)有高興太久。

他背后突然突然探出一個(gè)腦袋,笑嘻嘻地跟我打招呼。

是宋瑤。

「白副總監,麻煩你帶她轉一圈?!?/p>

原來(lái)突然來(lái)找我,是因為她啊。

許晟言的視線(xiàn)幾乎沒(méi)有停留地從我身上掃過(guò)。

辦公室里除了我,還有其他兩個(gè)小助理。

見(jiàn)到許晟言,戰戰兢兢起來(lái)問(wèn)好。

我不明白,他是看不見(jiàn)我在忙嗎。

難不成不但心盲了,眼也瞎了?

宋瑤繞過(guò)許晟言走向我,熱絡(luò )地打招呼:「薈安姐,好久不見(jiàn)啦!」

「我來(lái)附近有點(diǎn)事,我就想著(zhù)來(lái)看看晟言哥,沒(méi)想到他有點(diǎn)忙,就非要找你帶我走一走,他的公司我能不熟悉嘛,哪里就需要麻煩你了?!?/p>

宋瑤朝我勾起嘴角,眼底帶著(zhù)挑釁。

許晟言在她身后寵溺地看著(zhù)她笑。

我想起我們剛在一起的時(shí)候,許晟言跟我說(shuō),在公司要避嫌。

從我進(jìn)公司整整七年,除了公事,我們從來(lái)沒(méi)有私下說(shuō)過(guò)話(huà)說(shuō)過(guò)話(huà)。

偶爾會(huì )議上溝通工作,他也是盯著(zhù)資料,連一個(gè)眼神也不會(huì )看向我。

更不要說(shuō)帶我轉轉這種情況出現。

我自嘲地笑笑。

我真是有夠厚臉皮啊,居然會(huì )以為他只是單純的來(lái)找我的。

被我以太忙為由拒絕后的許晟言帶著(zhù)宋瑤在外面的工位區閑走。

我在辦公室里整理項目資料,余光看著(zhù)他們,突然心里生出了離婚的念頭。

我追了許晟言?xún)赡?,五年前我們領(lǐng)了證,終于把自己變?yōu)榱嗽S太太。

剛領(lǐng)證那會(huì )兒,我每天都會(huì )看好幾遍結婚證。

有時(shí)候看著(zhù)看著(zhù)就會(huì )自己笑起來(lái),跟許晟言炫耀他終于是我的了。

那時(shí)候的我,大概想不到五年后的我會(huì )主動(dòng)想著(zhù)離開(kāi)。

畢竟,誰(shuí)都知道,在我和許晟言的關(guān)系里,我是那個(gè)扒著(zhù)不放手的人。

我剛拉開(kāi)門(mén),就聽(tīng)見(jiàn)宋瑤拉著(zhù)許晟言嘟囔著(zhù)要去公司食堂感受一下員工餐。

「晟言哥,我肚子餓了?!?/p>

她假裝想了想,拉著(zhù)許晟言撒嬌,早就聽(tīng)說(shuō)你公司的員工餐好吃了,我可得去嘗嘗。

許晟言無(wú)奈地看著(zhù)她:「你不總說(shuō)怕自己上鏡顯胖嗎,只敢吃沙拉?!?/p>

她可愛(ài)地吐吐舌頭,沖他笑了笑。

小助理在我背后笑著(zhù)說(shuō):「聽(tīng)說(shuō)我們老板和宋瑤是青梅竹馬,是真的嗎?他們兩個(gè)人的相處好甜呀?!?/p>

我輕描淡寫(xiě)的接話(huà):「真的?!?/p>

小助理變得更加激動(dòng)了:「白姐,你知道他們的事啊,他們在一起了嗎?」

向我走來(lái)的宋瑤表情微微一變,又大大咧咧笑起來(lái)。

她接過(guò)話(huà)頭:「你別誤會(huì ),我和你們老板是從小一起長(cháng)大的?!?/p>

「以前被朋友起哄在一起過(guò),他呀,太忙了,我也忙,后來(lái)覺(jué)得還是做朋友好,就分手了?!?/p>

大家聽(tīng)到宋瑤的話(huà),覺(jué)得可惜的聲音此起彼伏。

有人大著(zhù)膽子問(wèn):「好可惜啊,那你們還會(huì )復合嗎?」

宋瑤俏皮回答:「那要看你們老板對我夠不夠好呀?!?/p>

大家都開(kāi)始起哄。

許晟言也笑了。

大概是我太過(guò)于格格不入,身邊的小助理突然問(wèn)我:「白姐,你覺(jué)得他們會(huì )復合嗎?」

我關(guān)門(mén)的動(dòng)作一頓,抬頭的時(shí)候,許晟言似笑非笑的盯著(zhù)我。

宋瑤突然出聲,抱著(zhù)許晟言的手臂跟大家求饒。

「大家都餓了吧,我也是,快去吃飯吧?!?/p>

「薈安姐,我們一起呀?!?/p>

眼前兩人親密地依靠在一起,襯托我像個(gè)孤家寡人。

我平靜地笑笑,說(shuō):「你們去,我就不打擾了?!?/p>

然后轉身向外面走去。

許晟言眉頭一挑,目光追隨著(zhù)我,表情不爽。

吃過(guò)午飯,回到辦公室,我坐著(zhù)休息。

忙了一早上,我的傷口開(kāi)始扯著(zhù)疼。

我打開(kāi)包包,翻出止疼藥,還沒(méi)來(lái)得及吃,許晟言突然推開(kāi)門(mén)。

他抱著(zhù)胳膊,站在門(mén)口,讓我去樓下買(mǎi)兩杯咖啡送到他辦公室。

「瑤瑤下午有個(gè)試鏡,擔心狀態(tài)不好,需要提提神?!?/p>

有試鏡不好好準備,到處跑,狀態(tài)能好才怪。

我端起水杯,冷冷一笑:「怎么公司的咖啡沒(méi)用?」

他低聲警告我:「她想喝樓下的,又不想麻煩別人跑一趟,你這是什么態(tài)度?!?/p>

「她一個(gè)明星,她不想讓人注意到她?!?/p>

我一肚子火蹭蹭往上冒,大聲反駁怎么了:「來(lái)公司晃了大半天,這會(huì )兒怕被人注意了?」

宋瑤聽(tīng)到動(dòng)靜,趕緊跑進(jìn)來(lái)。

「薈安姐,怎么了,有事好好說(shuō),是不是晟言哥說(shuō)什么過(guò)分的話(huà)了,我替他道歉?!?/p>

我笑了,問(wèn)宋瑤:「你以什么身份替他道歉?」

「讓我下樓給你買(mǎi)咖啡?」

「我很忙,再說(shuō)我也不是你生活助理吧?」

「聽(tīng)說(shuō)你下午有試鏡啊,很重要?還來(lái)公司宣誓主權?」

其實(shí)我一直不愿意對上宋瑤。

我和許晟言的感情有問(wèn)題,我們兩個(gè)人解決就好了,讓我去跟另一個(gè)女人扯,我覺(jué)得沒(méi)必要。

可是她非得不停的刷存在感,都舞到我面前了,當我是面人做的?

宋瑤沒(méi)想到我直接撕破了臉皮,愣了一下,拉著(zhù)許晟言表情無(wú)辜地跟我說(shuō)我誤會(huì )了。

我以為許晟言至少會(huì )推開(kāi)宋瑤,但是沒(méi)有,他甚至一聲不吭。

我皺起眉頭,看著(zhù)他:「麻煩你們離開(kāi)我的辦公室,我看到你們覺(jué)得有點(diǎn)惡心?!?/p>

宋瑤臉色一變,僵硬地笑了笑。

許晟言表情冷淡,盯著(zhù)我默然開(kāi)口:「白薈安,你不要太過(guò)分,跟瑤瑤道歉?!?/p>

我張了張嘴,還沒(méi)出聲,眼淚不由自主的涌了出來(lái)。

真丟人啊,白薈安,你之前就做的很好??!為什么現在忍不住了?

許晟言一愣,向我走了幾步,好像是想上前幫我擦掉眼淚。

但是被宋瑤拉住的手阻止了他的動(dòng)作。

我憋著(zhù)哭腔罵他:「你還想惡心我到什么時(shí)候,走不走!」

情緒激動(dòng)的我感受到腹部的傷口越發(fā)的疼起來(lái)。

像被人拿刀子捅進(jìn)去又拔出來(lái)。

我顫抖的摸到桌子上的止疼藥,就著(zhù)手邊的涼水,咽了下去。

許晟言突然扯下宋瑤的手,從我手里拿走藥瓶,黑著(zhù)臉看了看。

問(wèn)我:「止疼藥?你哪里疼?」

我慘白著(zhù)臉挪回到椅子上坐著(zhù)。

「跟你沒(méi)關(guān)系,請你帶著(zhù)你的青梅,從我辦公司滾出去!」

他一把抓住我的肩膀,眼神嚇人。

「你到底怎么了,不舒服你就在家里休息啊,公司離了你不能轉了是不是?」

「你現在給我回去,別逼我抱你出去?!?/p>

他抱我出去?在公司?太好笑了吧!

這些年,他為了和我保持距離可是做到了極致,又怎么會(huì )愿意打破自己的想法。

我扒下他的手,一字一句跟他說(shuō):「不、要、碰、我!」

話(huà)音剛落,身子一飄,許晟言真的把我抱了起來(lái),向門(mén)外走去。

剛踏出辦公室門(mén),就遇見(jiàn)了吃飯回來(lái)的同事。

我心里一窒,使勁拍打著(zhù)許晟言,讓他把我放下來(lái)。

他轉頭兇我:「你給我老實(shí)點(diǎn)!」

我本就沒(méi)怎么恢復的傷口,被許晟言這么一搞,疼痛翻倍,我下意識用手捂住腹部。

他神色一愣,直接伸手掀開(kāi)衣服下擺,漏出腹部幾個(gè)紅腫的手術(shù)創(chuàng )口。

「許晟言,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氣得狠狠拍掉他的手,看著(zhù)他想繼續伸過(guò)來(lái)的樣子,我死命瞪著(zhù)他:「你別碰我!」

「什么時(shí)候的事,我打你電話(huà)你為什么不接?」

「你做手術(shù)為什么不跟我說(shuō),我是你丈夫,你瞞著(zhù)我干什么?」

他憤怒的模樣不知道是在心疼我生病,還是生氣我瞞著(zhù)他。

我冷笑著(zhù)整理好衣服,不理他,想起剛剛撞見(jiàn)的同事,辦公室現在是暫時(shí)不能回了。

我這毛病持續了大半年了,前幾天實(shí)在不舒服就去做了檢查,發(fā)現卵巢囊腫,子宮還長(cháng)了肌瘤,在醫生的建議下,我做了手術(shù)。

想起醫生說(shuō)的需要家屬陪同,我給許晟言打了電話(huà)。

他是怎么說(shuō)的?說(shuō)最近有點(diǎn)忙,讓我別有事沒(méi)事總給他打電話(huà)。

我喉嚨一哽,我想告訴他,我生病了,需要手術(shù),需要家屬陪同。

可還沒(méi)開(kāi)口,就突然聽(tīng)到宋瑤的聲音:「晟言哥,我好好的,不想去醫院!」

許晟言無(wú)奈寵溺的聲音擊碎了我最后一點(diǎn)堅強。

「必須得去,在片場(chǎng)暈倒的人可不是我!」

又轉頭帶著(zhù)不耐的語(yǔ)氣告訴我:「好了,我回頭打給你?!?/p>

說(shuō)著(zhù)直接掛斷了電話(huà)。

我盯著(zhù)掛斷的電話(huà),前所未有的失望緊緊包裹著(zhù)我。

一直到手術(shù)當天,我的丈夫陪著(zhù)另一個(gè)女人出現在了醫院。

許晟言,為什么被忽略的人總是我,為什么你不能回頭好好看看我。

許晟言,我不想站在原地等你了。

書(shū)友評價(jià)

  • 木林森
    木林森

    可以說(shuō),《隱婚五年后,我悟了》是一部同題材小說(shuō)中的經(jīng)典之作,該小說(shuō)具有鮮明的網(wǎng)絡(luò )特色,構架宏大、深入淺出,跌宕起伏、環(huán)環(huán)相扣。在此感謝作者南方!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