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短篇 > 女帝穿成虐文女主
女帝穿成虐文女主

女帝穿成虐文女主風(fēng)火火 著(zhù)

主角:柳云舒,凌浩
有一種錯過(guò),叫你竟不知道熱門(mén)小說(shuō)《女帝穿成虐文女主》,該小說(shuō)《女帝穿成虐文女主》由風(fēng)火火撰寫(xiě),主角是柳云舒凌浩,主要講述了:我跟百億總裁離婚了,穿著(zhù)女傭衣服被凈身出戶(hù),全世界都等著(zhù)看我笑話(huà)。...
狀態(tài):已完結 時(shí)間:2024-06-10 21:49:32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我跟百億總裁離婚了,穿著(zhù)女傭衣服被凈身出戶(hù),全世界都等著(zhù)看我笑話(huà),結果等來(lái)四位大佬搶著(zhù)寵我,愛(ài)我,要我雨露均沾。

世界冠軍是我的司機保鏢!

頂流歌手夜夜給我唱催眠曲!

全國首富只想賺錢(qián)給我花!

權門(mén)太子爺給我拎包!

雨露均沾?

朕做不到??!

1

“柳云舒,你今天要是不跪下跟青青道歉,我們就離婚!”

我抬頭看著(zhù)長(cháng)得還算好看,但是很沒(méi)教養的男人:“我選擇離婚?!?/p>

我是一個(gè)架空文的女帝,正在廣挑皇夫的時(shí)候,被雙開(kāi)的作者,送到隔壁虐文當戀愛(ài)腦女主了。

因為作者寫(xiě)虐文太憋屈,讓我知道全文大概劇情,并且希望我替女主翻身。

這才到給白月光下跪道歉,后面還輸血割腎坐牢等虐戀情節呢。

把男主虐我千百變,我對男主如初戀演繹到極致。

可去你的吧,我堂堂一女帝是可以三宮六院,七十二寵妃的,稀罕你一個(gè)背著(zhù)全本法律的的人渣?

到了民政局,狗男主還在問(wèn)我:“柳云舒,你真的要離婚?”

我利落的在離婚協(xié)議書(shū)上簽字,順便催促他:“麻利點(diǎn),別影響我泡小奶狗?!?/p>

狗男主咬牙切齒的簽完字:“柳云舒,你不跪下跟青青道歉,是要凈身出戶(hù)的!”

還沒(méi)有人敢叫朕下跪。

我麻利的一腳踹中他的膝蓋,看他跪下,恩典似得擺擺手:“跪安吧?!?/p>

2

我歡喜的揣著(zhù)離婚證出了民政局,回家收拾東西,拎著(zhù)行李箱下樓了。

狗男主和他的白月光涂青青就坐在沙發(fā)上,他揉著(zhù)膝蓋,看來(lái)跪疼了。

“你懂不懂什么叫凈身出戶(hù)?”

他看著(zhù)我的行李箱:“除了你自己,其他東西都不能帶走,包括你身上穿的衣服?!?/p>

這可真是一個(gè)狗男人!

擱我的國家,他早就被我閹了做太監!

涂青青很好的幫我說(shuō)話(huà):“慕哥哥,別這樣對云舒,好歹讓她穿一身衣服離開(kāi)啊?!?/p>

“青青你真善良?!?/p>

狗男主抬頭恩典一樣的跟我說(shuō):“只要你現在跟青青道歉,我就允許你穿一套衣服出去?!?/p>

“玩石可琢,朽木可雕,如爾腦殘,不可救藥?!?/p>

3

我丟下這句話(huà),轉身找小女傭借衣服去了,聽(tīng)他們嘰嘰咕咕的討論這句話(huà)什么意思。

倆文盲!

好一會(huì )兒,聽(tīng)到狗男主憋屈的聲音:“腦子是個(gè)好東西,希望你有?!?/p>

不錯,有長(cháng)進(jìn),知道我在罵他們了。

我換好女傭的衣服出來(lái),涂青青厚著(zhù)臉說(shuō):“云舒,你現在離婚又沒(méi)錢(qián),跟我一起回家吧?!?/p>

狗男主又想虐我:“青青,別管她,她有小奶狗接的,不稀罕你的車(chē)?!?/p>

原著(zhù)女主被凈身出戶(hù)的時(shí)候,還真是穿著(zhù)女傭衣服,走路跨了半個(gè)城市回家。

這個(gè)時(shí)候,一輛法拉利停在了我面前,下來(lái)一個(gè)英俊帥氣的男人。

他下車(chē),走到我面前,畢恭畢敬的行了個(gè)臣禮:“女王陛下,臣接駕來(lái)遲了?!?/p>

這不是大內高手,我的貼身護衛,兼競選皇夫的美男之一凌浩嘛?

我坐在車(chē)上,看著(zhù)目瞪口呆的兩個(gè)人:“你們一定要好好走下去,我坐車(chē)?!?/p>

涂青青羨慕嫉妒恨:“他是誰(shuí)?”

狗男主咬牙:“她養的小白臉!”

4

在車(chē)上,我了解凌浩在這個(gè)世界的身份了,一個(gè)世界射擊,劍術(shù)冠軍!

“就你過(guò)來(lái)了嗎?那太傅他們呢?”

我可是從天下美男里,挑出了四個(gè)最出色的人,大內高手凌浩,還有太傅,樂(lè )師,以及走后門(mén)的攝政王。

凌浩眼神閃爍:“應當是沒(méi)過(guò)來(lái),臣對女王陛下最是忠心,女王陛下當選臣為皇夫?!?/p>

我舔了舔唇瓣:“那真是遺憾?!?/p>

女帝可以有很多皇夫,三宮六院,七十二皇夫。

凌浩提醒我:“女王陛下,這個(gè)世界一夫一妻制,重婚是罪?!?/p>

所以才遺憾。

5

我跟著(zhù)凌浩回家,那是一套精致的三層別墅:“有點(diǎn)小?!?/p>

凌浩面露愧色:“臣一定努力賺錢(qián)換大別墅?!?/p>

確實(shí)小了,女王陛下的庭院,都比這個(gè)別墅大。

我在凌浩家住了下來(lái),繼續享受女王的福利,買(mǎi)限量包包,買(mǎi)新款衣服,還有珠寶。

還請了五星級廚師,讓我吃到了這個(gè)世界各樣的美食。

不過(guò),總有人打破這幸福的日子,比如我那便宜父親,打電話(huà)就是一通怒罵。

“立馬給我滾回來(lái)!”

凌浩當場(chǎng)拔劍:“女王陛下,讓臣去砍了他的腦袋!”

竟然敢對女王不敬!

我按住他拔劍的手:“這是法治社會(huì )?!?/p>

凌浩送我回家,一進(jìn)門(mén),就聽(tīng)那便宜父親一聲怒喝:“跪下!”

唰!

我一下沒(méi)按住,凌浩已經(jīng)拔劍揮了過(guò)去。

誰(shuí)說(shuō)女人只會(huì )影響男人拔劍的速度,這不是超快的?

6

便宜父親的氣勢,當場(chǎng)就沒(méi)了,帶著(zhù)他的新老婆和繼女涂青青,雙手疊在小腹前,畢恭畢敬的站在我面前,特別的鵪鶉。

有幾分宮女太監的樣子了,我還算滿(mǎn)意。

便宜父親試圖挽回尊嚴,指著(zhù)站在我身邊的凌浩,問(wèn):“他是誰(shuí)?”

我盯著(zhù)便宜父親那被削出來(lái)的光滑禿頂,不知道怎么回答這個(gè)問(wèn)題。

護衛兼待選皇夫?

凌浩回答的很有氣勢:“保鏢,車(chē)夫,取款機,備胎!”

“……”

大家都被震撼了,大概第一次看到有人回答做備胎,那么的擲地有聲,十分驕傲。

涂青青怕他手中的劍,弱弱的說(shuō):“他不是你養的小白臉嗎?”

說(shuō)起小白臉,便宜父親終于找回他的威嚴和氣勢。

“立馬把這小白臉給踹了,我們家不養小白臉,太丟人?!?/p>

“你要是不跟小白臉?lè )质?,我就把你趕出家,斷絕父女關(guān)系!”

我按住又想拔劍的凌浩:“我選擇斷絕關(guān)系?!?/p>

凌浩感激涕零,看我的眼神越發(fā)灼熱了。

便宜父親臉色不好看,他說(shuō):“斷絕關(guān)系,要發(fā)聲明,還要離開(kāi)這個(gè)家,以后我的財產(chǎn)跟你沒(méi)有任何的關(guān)系?!?/p>

我沉默著(zhù)算了一下便宜父親的財產(chǎn)。

便宜父親是上門(mén)女婿,這棟房產(chǎn)是母親的,柳氏集團也是母親的,我毫不猶豫的點(diǎn)頭:“可以?!?/p>

便宜父親皺了下眉,就讓人叫了律師來(lái),一起發(fā)了斷絕父女關(guān)系的聲明。

做好這些,涂青青就迫不及待趕人:“柳云舒,現在你可以滾出這個(gè)家了?!?/p>

便宜露出慈父的表情:“我也沒(méi)那么絕情,只要你跟青青道歉,你不用搬出去,我還會(huì )幫你再找一個(gè)有錢(qián)的男人,讓你無(wú)后顧之憂(yōu)?!?/p>

涂青青趕緊接話(huà):“上次宴會(huì ),吳總對云舒很有好感?!?/p>

便宜父親點(diǎn)頭:“吳總不錯,身價(jià)十幾億,又儒雅風(fēng)趣……”

我問(wèn)他:“你是說(shuō)那個(gè)女兒比我還大一歲的吳總嗎?”

便宜父親有點(diǎn)尷尬:“他有錢(qián),年紀大會(huì )疼人,你是二婚的,不虧?!?/p>

涂青青:“你一個(gè)離過(guò)婚的,能嫁身價(jià)十幾億的吳總,已經(jīng)是看得起你了,別身在福中不知福?!?/p>

唰!

凌浩又忍不住的拔劍,寒光一閃,頭發(fā)落地。

涂青青捂著(zhù)剩一半的短發(fā)尖叫著(zhù),直讓我們滾,還說(shuō)要告訴狗男主。

“凌浩?!?/p>

我只喊了一聲,凌浩就很有默契,一手扔兩個(gè),一腳踹便宜父親。

一眨眼,兩人已經(jīng)趴在庭院的地板上了。

我無(wú)視他們的謾罵,只是好心的提醒便宜父親:“你是上門(mén)女婿,這是我母親的房子,滾的是你們,還有準備好,過(guò)幾天我要去接手公司?!?/p>

凌浩又用腳送了他們一程,踹出了大鐵門(mén):“你這種不守男德的上門(mén)女婿,在古代是要被沉塘的?!?/p>

我正美滋滋的泡澡,追劇,享受這個(gè)世界的娛樂(lè )。

就聽(tīng)到樓下的怒喊聲。

“柳云舒,你給我下來(lái),你怎么敢這樣欺負青青?”

涂青青很柔弱:“慕哥哥,不怪云舒,她只是太愛(ài)你了,一時(shí)生氣嫉妒,才把我趕出家門(mén)的?!?/p>

狗男主帶著(zhù)涂青青又來(lái)找虐了!

7

他們蹬蹬蹬的上樓了。

狗男主:“把你趕出家門(mén),借此威脅我跟她復婚?她想的可真美!”

“她那樣惡毒蠢笨的女人,跪著(zhù)求我,我多看她一眼,我就是狗!”

唰!

在我門(mén)口的凌浩,毫無(wú)疑問(wèn)的拔劍了。

可惜,狗男主不愧是男主,反應很快,只被削掉了一縷頭發(fā)。

我盯著(zhù)狗男主依舊帥氣的發(fā)型看。

很遺憾,沒(méi)能看到地中海男主是什么樣的,還會(huì )依舊帥氣嗎?

凌浩最懂我,他自責的低頭:“我會(huì )繼續訓練的,下次絕不失手!”

這要是在鳳國,他已經(jīng)跪下請罰了。

狗男主怒氣沖沖的抬頭,可是卻又愣愣的看著(zhù)我,錯愕,驚艷:“柳……云舒?”

狗男主驚艷也很正常,原主明明是個(gè)少夫人,可非得做傭人的活,洗衣做飯打掃衛生,做一個(gè)沒(méi)用的賢妻。

為了自證不是拜金女,不花狗男主的錢(qián),又出去上班,搞的灰頭土臉,疲憊不堪,憔悴的跟鬼見(jiàn)愁似得。

而這幾天,各種美容保養,健身,把精神氣和美貌給找回來(lái)了。

涂青青慌了,戲精上身,開(kāi)始轉移狗男主的注意力。

“云舒,大晚上的你家怎么還有男人,他是你的新男友嗎?你們已經(jīng)同居了嗎?”

果然,狗男主看向了凌浩,顯然是認出來(lái)是離婚那天接我的男人了。

他自覺(jué)的戴上一頂綠帽,頓時(shí)氣急敗壞:“我說(shuō)你怎么著(zhù)急離婚,果然是找著(zhù)小白臉了,柳云舒你可真不要臉!”

我抬眸睨著(zhù)狗男主,朝他勾了勾手指。

我還不知道,穿著(zhù)吊帶睡衣,頭發(fā)微濕的我,這樣的舉動(dòng),對于男人來(lái)說(shuō)是怎樣的一個(gè)魅惑勾引。

不過(guò)在我眼里看來(lái),狗男主是被我氣到臉紅耳根子紅。

他沒(méi)好氣的問(wèn)我:“干嘛?”

我說(shuō):“你多看我好幾眼了,是狗狗了,乖,搖尾巴叫幾聲?!?/p>

狗男主臉上的紅暈褪去。

“柳云舒,別以為你用這種方式把我叫來(lái),再租個(gè)小白臉,就能激起我的占有欲,這種欲擒故縱的手段,是沒(méi)用的?!?/p>

我歪頭:“你的臉,比天大?”

虐文男主都這么自以為是,自作多情的嗎?

狗男主真是氣急敗壞,抓著(zhù)涂青青的手:“我要娶的人是青青,這座房子留給你,但柳氏集團你休想要?!?/p>

我雙手環(huán)胸,抬頭睨著(zhù)他:“若我非要呢?”

狗男主低頭看我,也不知道他看到什么風(fēng)景,臉又紅了,耳根子也紅了。

“那你等著(zhù)我收購柳氏集團,送給青青當聘禮!”

“哦?!?/p>

涂青青趕緊虛偽阻止:“慕哥哥不要這樣的啦,要是公司被收購了,她養不起這位先生怎么辦,好可憐的,要不再給她一個(gè)機會(huì )吧?”

我歪頭看她:???

這綠茶火上澆油的本事,不錯。

不過(guò),比我的男寵樂(lè )師那是天差地別。

狗男主這才賞賜一樣的跟我說(shuō):“只要你現在跟青青道歉,并且親自去把你爸媽接回來(lái),我就不收購柳氏集團?!?/p>

他往我臉上瞥了一眼,又補充著(zhù):“我會(huì )再給你一個(gè)機會(huì ),做我的情人?!?/p>

我驚呆了。

情人等于妾!

我鳳國女子要納妾,都得聘禮,他一個(gè)現代男人,竟然用施舍的口吻,讓我做他的妾?

世上竟然還有如此厚顏無(wú)恥之人。

我忍不了這么無(wú)恥之徒,浪費我的美容時(shí)間!

“凌浩,放狗!”

凌浩拔劍唰唰唰,給狗男主和涂青青改變了一下服裝,很清涼,勉強遮羞的遮羞布。

然后放狗了。

一只狼犬,齜著(zhù)牙,兇猛的就往上撲,兩人都來(lái)不及開(kāi)車(chē),就開(kāi)跑。

狗男主還在咆哮:“柳云舒,有本事你別來(lái)求我!我絕對不會(huì )原諒你的!”

我打算睡覺(jué)呢,卻又迎來(lái)了三個(gè)男人!

書(shū)友評價(jià)

  • 陌上花開(kāi)遲
    陌上花開(kāi)遲

    《女帝穿成虐文女主》是一部非常走心的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作者風(fēng)火火文筆細膩,感情充沛,具有較強的現實(shí)意義,生活質(zhì)感飽滿(mǎn),語(yǔ)言流暢風(fēng)趣。在此力薦給大家!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