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短篇 > 我死后,媽媽想贖罪
我死后,媽媽想贖罪

我死后,媽媽想贖罪佚名 著(zhù)

主角:許天耀,許賤妹
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我死后,媽媽想贖罪》堪稱(chēng)世紀佳作,作者佚名文筆極佳,妙語(yǔ)連珠,可見(jiàn)其才高八斗,學(xué)富五車(chē)。小說(shuō)《我死后,媽媽想贖罪》講述了:我死的那天,家中舉辦喬遷宴。爸媽想用我的豪車(chē)給哥哥撐場(chǎng)面,才想起給我打電話(huà)。沒(méi)人接。他們罵我白眼狼??墒?,他們給哥哥買(mǎi)房的錢(qián),都是我給的。爸媽從小就不喜歡我,因為我不是兒子。他們說(shuō)我是賠錢(qián)貨,剛出生的時(shí)候就該掐死我?,F在如他們所愿,我真的死了。...
狀態(tài):已完結 時(shí)間:2024-06-11 01:43:28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我死的那天,家中舉辦喬遷宴。

爸媽想用我的豪車(chē)給哥哥撐場(chǎng)面,才想起給我打電話(huà)。

沒(méi)人接。

他們罵我白眼狼。

可是,他們給哥哥買(mǎi)房的錢(qián),都是我給的。

爸媽從小就不喜歡我,因為我不是兒子。

他們說(shuō)我是賠錢(qián)貨,剛出生的時(shí)候就該掐死我。

現在如他們所愿,我真的死了。

……

今天,爸媽在家里舉辦了一場(chǎng)盛大的喬遷宴。

爸爸換上了正裝,昂首挺胸地站在屋子中間,與過(guò)來(lái)的賓客一一握手。

「還是你們兩口子有福氣啊,女兒那么能干,兒子也買(mǎi)了房?!官e客忍不住感慨。

「哎~」媽媽聽(tīng)到這話(huà)立刻走過(guò)來(lái),沖賓客擺擺手:「那死丫頭可比不上天耀,這房子是天耀自己憑本事買(mǎi)的?!?/p>

賓客張大了嘴,對許天耀連連稱(chēng)贊。

「哎,過(guò)獎了,過(guò)獎了?!箣寢尩哪樞Τ闪艘欢浠?,她得意地揚起頭:「我們家天耀只是比旁人努力一點(diǎn)?!?/p>

我就跟在媽媽身后,聽(tīng)到她的話(huà),瞥了一眼在不遠處和別人打麻將的許天耀。

買(mǎi)房的錢(qián)是我出的,和許天耀一點(diǎn)關(guān)系都沒(méi)有。

我張了張嘴,卻沒(méi)有聲音發(fā)出來(lái)。

一陣大風(fēng),險些將我吹散。

我這時(shí)才想起來(lái)。

我已經(jīng)死了。

媽媽的這番話(huà)引起了在場(chǎng)賓客一陣轟動(dòng),他們紛紛來(lái)詢(xún)問(wèn)媽媽育兒之道。

「教育孩子其實(shí)很簡(jiǎn)單,平時(shí)多陪伴孩子、多鼓勵孩子就好了?!箣寢屖艿疥P(guān)注,虛榮心得到滿(mǎn)足,臉上洋洋自得。

我無(wú)聲道。

不是這樣的媽媽。

你們只是那樣教育許天耀,卻不是這樣教育我的。

許天耀好吃懶做又性情暴躁。

你的教育方法,分明失敗了。

沒(méi)有人能聽(tīng)見(jiàn)我的話(huà)。

媽媽還在和賓客侃侃而談。

「話(huà)說(shuō)回來(lái),今天怎么沒(méi)見(jiàn)到梅梅啊?!?/p>

媽媽一聽(tīng)到這句話(huà),臉色立刻就沉了下來(lái),她連連擺手:

「別提了,這沒(méi)良心的死丫頭,好久沒(méi)回來(lái)過(guò)了?!?/p>

爸爸湊了上來(lái),呸了一聲:「虧我們辛辛苦苦把她拉扯這么大,當年為了生下她,我們小兩口可是連單位上的工作都丟了,不知感恩的小白眼狼。早知道這樣當年還不如直接掐死?!?/p>

爸,我現在死了,還不算太晚吧。

聽(tīng)者邊聽(tīng)邊搖頭,也跟著(zhù)爸媽一起對我進(jìn)行口誅筆伐。

這時(shí),剛剛還在打麻將的許天耀突然冒了出來(lái),一把扯住爸媽的胳膊,拉到一旁無(wú)人的地方。

他問(wèn)道:「爸、媽?zhuān)奂矣泻儡?chē)嗎?!?/p>

爸爸看了看四周,確定沒(méi)人后,這才小聲道:

「咱家哪來(lái)的豪車(chē)啊?!?/p>

「許賤妹不是有嗎,上次還見(jiàn)她開(kāi)回來(lái)過(guò)呢?!乖S天耀搖了搖爸媽的胳膊:「爸媽?zhuān)叶几笥芽湎潞?诹?,必須要一輛豪車(chē)來(lái)?yè)螆?chǎng)子,不然我的臉就丟盡了?!?/p>

媽媽點(diǎn)點(diǎn)頭,按住許天耀的手:「你別急,我給她打電話(huà),讓她趕緊開(kāi)豪車(chē)回來(lái)?!?/p>

我看著(zhù)媽媽拿出手機,在通訊錄里找到『賤妹』,打了一次電話(huà)。

未接通。

又打了一次。

未接通。

再打了一次。

依然是未接通。

正如我臨死之前,給媽媽打的電話(huà)一樣。

聽(tīng)著(zhù)冰冷的機械女聲,媽媽對著(zhù)手機憤怒開(kāi)口:

「許賤妹!翅膀硬了!竟敢不接你媽的電話(huà)!」

爸爸和許天耀也都拿出手機給我打電話(huà)。

結果也是一樣。

書(shū)友評價(jià)

  • 黑毛警長(cháng)
    黑毛警長(cháng)

    有一種上癮,一旦愛(ài)上,便無(wú)法戒掉!我想我已經(jīng)對小說(shuō)《我死后,媽媽想贖罪》徹徹底底上癮了,更不可自拔的愛(ài)上了小說(shuō)中的主角許天耀許賤妹,多么希望現實(shí)中也有這么一個(gè)人等著(zhù)我!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