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短篇 > 長(cháng)公主她只想權傾朝野
長(cháng)公主她只想權傾朝野

長(cháng)公主她只想權傾朝野肥肥鯊手 著(zhù)

主角:安平,林霽
安平林霽是作者肥肥鯊手執筆的小說(shuō)《長(cháng)公主她只想權傾朝野》中的一對主角,深受讀者的追捧和喜愛(ài)。該小說(shuō)主要內容是:我本是冷宮當差的粗使宮女,卻被安平長(cháng)公主選中成為代替她和親突厥的假公主。就在我即將遠嫁的那天,尊貴高傲的皇后卻突然抱著(zhù)我又哭又笑?!班镟?,你才是我的乖女兒?!?..
狀態(tài):已完結 時(shí)間:2024-06-11 01:46:22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我本是冷宮當差的粗使宮女,

卻被安平長(cháng)公主選中成為代替她和親突厥的假公主。

就在我即將遠嫁的那天,尊貴高傲的皇后卻突然抱著(zhù)我又哭又笑。

“囡囡,你才是我的乖女兒?!?/p>

1.

我跪在人來(lái)人往的鵝卵石宮道上,面前站著(zhù)安平長(cháng)公主。

她珠翠滿(mǎn)頭,神情桀驁,看著(zhù)我如同看向一只螻蟻:

“穆公公,這便是你替本宮挑的替嫁之人?”

被她點(diǎn)名的公公忙不迭的點(diǎn)頭稱(chēng)是。

“是啊,殿下。雖然這賤婢的臉上有道疤,但若是敷上脂粉,旁人絕對看不出來(lái)!”

“哦?有疤痕?”原本神情不耐的安平公主變得饒有興趣,“抬起頭來(lái),讓本公主瞧瞧?!?/p>

我誠惶誠恐,連忙揚起下巴,露出那道長(cháng)長(cháng)的丑陋傷疤。

安平公主滿(mǎn)意一笑后,精致的繡鞋踩上我的手指。

“可本宮還是瞧著(zhù)你不順眼?!?/p>

“賞她五十個(gè)板子,然后再拖去給母后瞧瞧?!?/p>

扶著(zhù)自己云鬢上的金枝步搖,她吩咐著(zhù)一臉諂媚的穆公公。

穆公公一臉為難:“殿下,一頓板子下去,這人可就只剩下半條命了啊.....”

“啪”的一聲,安平的巴掌落在穆公公臉上,“怎么?你敢違逆本宮?”

“不敢,不敢,奴才這就照辦?!?/p>

我瑟縮在原地,不住的給這位大晉最為尊貴的嫡公主磕著(zhù)頭。

“求殿下饒命,求殿下開(kāi)恩......”

安平斜斜睨向我,嗤笑一聲:

“你以為你是誰(shuí)?塞給突厥的人,只要有口氣就行。享受了屬于本宮的潑天富貴,總得付出點(diǎn)代價(jià)?!?/p>

......

板子一聲一聲落下,豆大的汗珠從額角滑落。

股間一片血紅,我忍著(zhù)劇痛被抬進(jìn)了皇后殿。

一身又薄又破爛的衣服,腳上則是一雙遮不住通紅腳趾的破鞋,與這輝煌煊赫的大殿格格不入。

皇后見(jiàn)到這樣的我,下意識蹙起眉頭:“就讓你找個(gè)贗品,你是怎么搞的?”

“回稟皇后娘娘,來(lái)的路上,這奴婢對安平公主不敬,故而被殿下罰了兩下,不礙事的?!?/p>

“沖撞了安平?真是刁奴?!弊藨B(tài)雍容的蘇皇后毫不在意,施舍了我一眼后,“是有幾分神似,可這副怯懦模樣怎么與我金尊玉貴的安平相比?”

穆公公聽(tīng)了這問(wèn)罪之言,跪在地上頭也不敢抬。

而我失去了他的攙扶,腿上沒(méi)有力氣,不小心絆倒了自己。

這更讓皇后對我厭惡至極,就像是看到了什么臟東西一樣,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旁邊的安平見(jiàn)狀立馬說(shuō)到:“還不趕快將這骯臟低賤的東西拖出去,別污了母后殿里的磚石?!?/p>

穆公公連忙讓人把我扔出去,卻不想掙扎中,我破爛的衣服從肩部撕開(kāi),露出了半個(gè)梅花胎記。

蘇皇后瞬間瞳孔猛的一縮,立馬起身朝我跑來(lái)。

安平見(jiàn)狀很是不解,上前伸手阻攔卻被推開(kāi)。

她委屈的看著(zhù)皇后,“母后...你...“

可惜她的話(huà)還沒(méi)說(shuō)完,我就已經(jīng)被皇后緊緊擁在懷里。

她修長(cháng)的手指寸寸撫過(guò)那朵綻放在我肩上的梅花,聲音顫抖:“這,這胎記…”

“回稟皇后娘娘,這梅花自奴婢出生以來(lái)就有了。若有什么沖撞之處,請娘娘恕罪!”

我連連磕著(zhù)頭,害怕極了的模樣。

而皇后聞言,語(yǔ)氣更柔,表情宛若天底下最慈愛(ài)的母親:

“囡囡,別怕。抬起頭來(lái),讓本宮再好好看看你?!?/p>

我猶豫片刻,方才緩緩抬頭,與這大晉后宮中最為尊貴的女人目光相對。

那是越瞧越覺(jué)得相似的兩雙杏眼。

“母后,她不過(guò)一個(gè)賤奴,您這是在做什么?!”安平扯著(zhù)蘇皇后繡著(zhù)金凰的寬大衣袖,向來(lái)跋扈的她面上竟有一絲驚慌。

“...安平,閉嘴!”

皇后側目呵斥她。

最尊貴的嫡公主何時(shí)受過(guò)這種委屈,淚珠當下就滾落下來(lái)。

皇后卻不像從前一般溫柔安撫她,反而像是急急要確定什么似的,緊握著(zhù)我手的同時(shí),沉聲吩咐著(zhù)自己的陪嫁嬤嬤。

“芳姑姑,你親自去請陛下,就說(shuō)本宮有要緊之事急需奏明。再把太醫院院首一起宣來(lái)?!?/p>

2.

一場(chǎng)滴血驗親后,皇后殿里寂靜無(wú)聲。

大晉如今的君上,成了我的父皇。

而初見(jiàn)時(shí)對我萬(wàn)分嫌惡的蘇皇后,此刻抱著(zhù)我涕淚漣漣:“女兒,我苦命的女兒……”

我眨巴著(zhù)眼睛不知所措:“皇后娘娘,奴婢……”

她摸了摸我干枯的頭發(fā),一臉心疼的嗔怪我:“還叫娘娘?你該喚本宮母后,知道么?本宮就是你的親生母親?!?/p>

“當年,本宮分明看見(jiàn)產(chǎn)下的孩兒肩膀上有個(gè)梅花胎記!總以為是本宮眼花,可原來(lái)!原來(lái)......”

沒(méi)錯。

血液相融,我與她是真正的母女。

這大晉國的嫡長(cháng)公主,亦是我。

而站在一旁,被帝后寵愛(ài)了十六年的安平長(cháng)公主,才是與皇族沒(méi)有半分關(guān)系的那一個(gè)。

此刻,她臉上一貫的驕矜蕩然無(wú)存,涕泗橫流,跪在了皇上和皇后腳邊:

“父皇,兒臣不知道當年發(fā)生了什么事,但您不可以不要女兒啊,父皇!”

“母后,我是安平,我自小在您膝下長(cháng)大,我就是您的女兒!您別不認我!”

她不安極了,急急的尋找著(zhù)對自己身份的認同。

哀求。

利用前十六年的親情哭訴哀求,不失為急中生智的一步好棋。

果然,握著(zhù)我手的皇后面露不忍,陛下的眼睛里也浮現出幾分心疼之意。

“莫哭了,安平,你亦是朕的女兒?!?/p>

帝王一句話(huà),保住了安平長(cháng)公主的身份尊榮。

而我再回到冷宮時(shí),身份已經(jīng)截然不同。

皇帝覺(jué)得虧欠于我,不僅欽定了安寧公主的封號,更是賜下江南最為富饒的三郡,作為我的湯沐邑。

而皇后,她對我缺失十幾年的母愛(ài)無(wú)處安放。

先是為我安排了座富麗堂皇的殿宇,而后又于三日后設下梅花宴,專(zhuān)為我接風(fēng)洗塵。

“阿寧姐姐今日這出明珠還朝的戲碼,可當真是精彩?!?/p>

我踏入冷宮時(shí),那用著(zhù)樹(shù)杈蘸著(zhù)鍋灰,正在練習寫(xiě)字的布衣少年抬頭看我,語(yǔ)氣淡淡。

我抿唇一笑,從袖子里拿出仔細用油紙包好的桂花糕,遞到他面前:“沒(méi)有提前和你商量,用這個(gè)跟你賠罪,可好?”

他沉默的接過(guò)去,沒(méi)說(shuō)好,也沒(méi)說(shuō)不好。

嗯,看來(lái)是還在生氣。

于是我面帶懷念,故意與他說(shuō)起從前來(lái)。

“霽兒,在這冷宮里,從來(lái)都只有你我二人相依為命?!?/p>

“那年除夕,因著(zhù)你想吃桂花糕,我厚著(zhù)臉皮去御膳房討要?!?/p>

“只是可惜,糕點(diǎn)討回來(lái)了,我的臉也被劃傷了。你可還記得?”

他捏著(zhù)桂花糕的手攥緊了,用力到指節發(fā)白。

“霽兒自然記得?!?/p>

因為什么?

不過(guò)是撞上了皇后嫡出的安平公主。

被打扮得像個(gè)小仙童的女孩,用簪子戳進(jìn)我的臉,狠狠用力,往下劃出長(cháng)長(cháng)一道口子。

明明是與我相仿的年紀,聲音卻帶著(zhù)稚嫩的狠毒。

“你個(gè)賤人居然敢跟本公主長(cháng)得有幾分相似,真是晦氣!”

那日我在寒風(fēng)里跪了半宿,回到冷宮時(shí)膝蓋已經(jīng)僵硬,臉上傷口更是疼痛難忍。

霽兒急的雙眼通紅,心一橫,甚至想沖進(jìn)太極殿,去求那將他放逐至此的無(wú)情父親。

我攔住了他,咬牙自廊下抓了塊雪團子敷在臉上。

不會(huì )有人替我這樣命如草芥之人醫治。

更不會(huì )有人搭理一個(gè)無(wú)權無(wú)勢、被帝王厭棄的皇子。

所幸我命硬,挺過(guò)了那個(gè)冬天。

然而自此,膝蓋遇到風(fēng)雪天便會(huì )刺骨疼痛。

臉上的這道傷疤更是一直跟著(zhù)我,直到今天。

3.

“姐姐…”

他下意識張口喚我一聲,卻又不知道自己接下來(lái)該說(shuō)什么。

我走上前摸摸他的頭。

“林霽,自那日起,你就喚我姐姐?!?/p>

“如今,我當真是你的姐姐了。我們再也不必受人欺凌,你不高興么?”

他微微怔愣,良久后,嘆了一口氣:“高興?!?/p>

“姐姐,我十分高興?!?/p>

他來(lái)拉我的手,目光專(zhuān)注,語(yǔ)氣鄭重:

“改口喚你那日,我便說(shuō)過(guò)的。于我而言,血緣不重要。是否同路而行,最重要?!?/p>

初初長(cháng)成的少年,列松如翠般站在我面前。

即便一身破舊衣裳,也遮不住他的俊秀身姿。

我滿(mǎn)意勾唇:“這才是我的好霽兒?!?/p>

“我這第一幕戲已經(jīng)唱完,是時(shí)候該你登場(chǎng)了?!?/p>

遍邀世家權貴的梅花宴上,我坐在帝王下首,對面是一臉假笑的安平。

“父皇可一定要好好賞賜安寧姐姐才是。您瞧她雙手粗糙,臉有傷疤,從前定然是吃了許多苦頭?!?/p>

觥籌交錯的熱鬧場(chǎng)面被安平公主一句話(huà)打斷,大殿里寂然無(wú)聲。

帝王皺眉,而蘇皇后望向我的臉,面有責怪之意。

是了。

她一早便吩咐芳姑姑來(lái)替我上妝,想來(lái)就是為了遮住我臉上這道長(cháng)長(cháng)的疤痕。

尋回親生女兒后的一時(shí)激動(dòng)消散,取而代之的是身為后宮之主的算計與籌謀。

她想將我的身份立到極致,將來(lái)用到極致。

只是可惜,我不僅沒(méi)聽(tīng)話(huà),更是故意將這代表昔日屈辱的傷痕袒露,堂而皇之地擺在了眾人面前。

“安寧啊,你是朕好不容易尋回的掌珠。你可有什么心愿?父皇一定替你辦到?!?/p>

“父皇英明神武。兒臣有幸,能夠重回父皇膝下盡歡,不勝歡喜?!?/p>

我對著(zhù)帝王舉杯,將他抬的高高的。

他龍顏大悅,飲下一杯后,鼓勵我接著(zhù)開(kāi)口。

我跪拜在地,聲音不大不小,正好足以讓滿(mǎn)殿臣工聽(tīng)見(jiàn):

“兒臣照拂三皇弟林霽已久,只求父皇允兒臣接他出冷宮。日后同住棲云宮,略盡長(cháng)姐之責?!?/p>

書(shū)友評價(jià)

  • 少年多夢(mèng)不多心
    少年多夢(mèng)不多心

    《長(cháng)公主她只想權傾朝野》不愧是書(shū)迷爭相拜讀的一部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整個(gè)故事情節流暢、細節扎實(shí)、人物豐滿(mǎn)、基調向上,充滿(mǎn)催人奮進(jìn)的正能量。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