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短篇 > 被廢后之后,我把皇上廢了
被廢后之后,我把皇上廢了

被廢后之后,我把皇上廢了藍水10 著(zhù)

主角:蕭權,顧玲瓏
主角是蕭權顧玲瓏的小說(shuō)《被廢后之后,我把皇上廢了》,如神一般的存在,在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界引起一波爭相拜讀的浪潮。小說(shuō)《被廢后之后,我把皇上廢了》主要故事內容是:女主與男主是青梅竹馬,少年帝后。男主卻因疑心太重,密謀刺殺了女主的將軍父兄,廢了女主,將女主禁閉在宮中。女主無(wú)意知曉?xún)惹楹?,假裝與男主逢迎,逐漸掌控軍權。男主還以為女主一直愛(ài)自己,不停封妃,只為氣女主。直到女主帶著(zhù)男二密謀奪權,他才知道女主早就不愛(ài)他了,后悔不已。...
狀態(tài):已完結 時(shí)間:2024-06-11 01:49:37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我和蕭權互相折磨十年。

他廢我后位,前后換了三位皇后。

我握著(zhù)他的大半兵權,嫖男妓養戲子。

小戲子長(cháng)得唇紅齒白,嘴甜會(huì )哄人,嚷著(zhù)要我給他一個(gè)名分。

我一時(shí)心軟,便應了他。

所有人都以為我在和蕭權賭氣。

他們不知,這次我是認真的。

我真的不要蕭權了。

可我要他的皇權。

1

在我出征的半年里,蕭權又換了一個(gè)皇后。

除去我,這已經(jīng)是這十年的第三位了。

淑妃淑妃說(shuō),她和我很像。

我并沒(méi)把她的話(huà)當真,畢竟曾經(jīng)的前兩位她也是這么說(shuō)的。

她說(shuō)這次這個(gè)不一樣。

不是臉,是像年少時(shí)的我。

年少時(shí)我是什么樣子?

時(shí)間久了,都不記得了。

直到看到顧玲瓏。

她打馬揮鞭,彎弓射箭。

額上一朵梅花形花鈿,身著(zhù)紅衣,張揚,熱烈。

還帶有少女的天真單純。

對比我,久經(jīng)沙場(chǎng),手上沾了太多的血。

掩蓋不住的戾氣,就像座羅剎。

她扔了一只鮮血淋漓的兔子到我腳邊,吵著(zhù)要和我比試,「看到天上的大雁了嗎?若是我射得比你多,你就得把你的破云弓箭給我!」

這破云弓箭還是長(cháng)公主在世時(shí)賜我的,跟著(zhù)我數十年,取過(guò)多少敵軍的腦袋。

她也敢要。

她配嗎?

我笑她自不量力,拿起一個(gè)果子放在腦袋上,「這多沒(méi)意思,這樣吧,你射中我頭上果子,這副弓箭就當作本將軍送給……你這第三任皇后的禮物?!?/p>

她惱羞成怒,立馬拉開(kāi)弓箭,不管不顧朝我射來(lái)。

一瞬,我手上持著(zhù)的玉箸,破空而出,早已插到了她的發(fā)髻上。

顧玲瓏氣得跺腳,「你、你不守規矩!」

我一腳踢開(kāi)地上的兔子,「小皇后,戰場(chǎng)上敵人的箭,可沒(méi)有規矩?!?/p>

淑妃笑我小心眼,欺負小姑娘。

是的。

我嫉妒她。

她年輕,漂亮。

更忌妒。

蕭權愛(ài)她,護她。

2

蕭權來(lái)找我時(shí),我正在換衣衫。

紅衣灼灼,只是染上了灰塵。

我學(xué)著(zhù)顧玲瓏的模樣,在額心畫(huà)上梅花花鈿,問(wèn)他,好看嗎?

他卻看都沒(méi)看我一眼,只關(guān)心顧玲瓏。

他說(shuō),葉小風(fēng),我求你了,別招惹她。

有點(diǎn)好笑了,我何時(shí)招惹她了?

我脫掉衣裙,手伸進(jìn)他的里衣,「找個(gè)這么像的,我的替身?」

蕭權躲開(kāi)了,他要為顧玲瓏守身如玉。

「別這樣,我不想讓玲瓏生氣。你想要什么,后位?還是黑甲軍的兵權?我都給你,只要你別傷害玲瓏?!?/p>

呵。

可真是感天動(dòng)地的愛(ài)情啊。

就是我們年少,他最?lèi)?ài)我的時(shí)候。

也沒(méi)這樣拋下一切地去愛(ài)過(guò)我。

我狼狽地穿上衣服,輕笑了一聲,「找個(gè)那么像的,我的替身?」

蕭權嘲諷,「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你配嗎?」

我大笑,「是,我不配!既然你這么說(shuō),那就封我為皇后吧。說(shuō)好了的,我們要互相折磨一輩子?!?/p>

是的,折磨一輩子。

他眉心緊皺,眼神嫌惡,「別學(xué)玲瓏,你穿紅衣,很丑?!?/p>

我的心空落落的,可這件紅色衣裙是他送給我的。

他曾說(shuō)過(guò),我的小風(fēng)無(wú)論穿什么都好看。

他怎么可以忘了呢。

淑妃讓我別再執迷不悟了,蕭權都放下了,我也該有自己的生活。

放下?

怎能放下?

3

做蕭權皇后的美夢(mèng)還是沒(méi)有實(shí)現。

顧玲瓏不樂(lè )意,闖入軍營(yíng)來(lái)鬧我。

「蕭權都不愛(ài)你,你憑什么當他的皇后!你既然搶了我的后位,我就搶你這飛鴻將軍的名頭!」

將士們一哄而笑,有人為我出頭。

「好大的口氣!我們將軍十八歲就直取敵軍將領(lǐng)首級,二十三歲率大軍為大周連收十二城池!豈是你一個(gè)黃毛丫頭能比的!」

顧玲瓏一臉羞憤,我揮了揮手讓他們閉嘴。

我問(wèn)她,「想當將軍?」

顧玲瓏昂起頭,「你可以當,我憑什么不可以!」

我挑了挑眉,指向前方扛著(zhù)沙袋揮汗如雨的隊伍,「看到?jīng)],我就是從這樣過(guò)來(lái)的,你這細胳膊,細腿的,能行嗎?」

她冷哼一聲,抗起一袋就加入了隊伍里。

我笑了笑,還挺有志氣。

淑妃捂著(zhù)帕子走來(lái),「瞧瞧,你以前就是這么遭人嫌的?!?/p>

是嗎?

怪不得她以前看不慣我。

我笑道,「可蕭權喜歡啊?!?/p>

她失神地望著(zhù)遠處「是啊,他怎么就那么喜歡呢?!?/p>

她又突然話(huà)鋒一轉,瞇眼看我,「話(huà)說(shuō),我往你府里送的那堆男人,你就沒(méi)一個(gè)喜歡的?」

我罵她,「林書(shū)月,你爹知道你這么風(fēng)流嗎?煩死人了你!」

4

顧玲瓏連來(lái)了一個(gè)月,已經(jīng)和軍營(yíng)的士兵打成了一片。

說(shuō)實(shí)話(huà),我挺羨慕她的。

看著(zhù)她,我仿佛看到了年少時(shí)的自己。

我和蕭權就是在這里相識的。

多少歲來(lái)著(zhù),八歲,好像是。

那時(shí),蕭權還不是皇帝,淑妃還不是淑妃,我也不是將軍。

蕭權說(shuō)他要和我仗劍走天涯,林書(shū)月說(shuō)她想遠離他爹,去大周最北邊看看。

到底是,我們都被困在了一起。

蕭權不知何時(shí)走到了我身旁,「你把玲瓏弄哪去了?」

我沒(méi)應他,笑著(zhù)指向遠處的馬場(chǎng)說(shuō),

「還記得沒(méi)?小時(shí)候我們三個(gè)逃課來(lái)這玩,我不小心放走了馬場(chǎng)的馬。林書(shū)月怕被她爹罵,主動(dòng)把我供了出去。就你傻傻的,替我扛了下來(lái),白白挨你姑姑打了十大板?!?/p>

蕭權微怔,過(guò)了許久,他才開(kāi)口,「小風(fēng),我們都長(cháng)大了?!?/p>

我喉嚨發(fā)澀,「回不去了嗎?」

他依舊是說(shuō),「玲瓏呢?」

顧玲瓏渾身是血被抬來(lái)時(shí),蕭權用劍指著(zhù)我,「葉小風(fēng),玲瓏要是有什么三長(cháng)兩短,我要你命!」

瞧瞧,曾經(jīng)用命護著(zhù)我的人,現在要殺我來(lái)著(zhù)。

顧玲瓏吐了口血,虛弱地拉住他的手,「蕭權,不怪姐姐,是我聽(tīng)說(shuō)姐姐想吃密林里的野兔,我擅自去的?!?/p>

我難可置信,直爆粗口,

「放你他娘的狗屁!那里面機關(guān)重重,我多次警告你不要踏入密林里,我又何時(shí)說(shuō)過(guò)自己想吃野兔!」

蕭權不信我,他掐住我的脖子,「葉小風(fēng)!你怎的變得如此歹毒!話(huà)話(huà)連篇!」

我眼球充血,眼角緩緩淌下一滴淚珠,沒(méi)有反抗,平靜地看著(zhù)顧玲瓏嘴角勾起一抹笑。

蕭權松開(kāi)我,手微微發(fā)顫,「小風(fēng),我……」

可顧玲瓏一喚他,他眼中就看不到我了。

5

淑妃知道后,興沖沖跑來(lái)鳳鑾宮找我。

她一邊感嘆一邊陰陽(yáng)我,

「真是沒(méi)想到啊,這竟是壺黑黢黢的綠茶。還好當初我碰上的是你,否則,我十個(gè)腦袋,就了掉十個(gè)!」

我躺在床上沒(méi)吱聲,望著(zhù)這座空蕩蕩的宮殿。

想當初,蕭權廢了我后,我死纏爛打,強硬霸占著(zhù)皇后的主宮明華宮不愿離開(kāi)。

十年了,也是該走了。

淑妃又嚷嚷,「行了行了,不就是三條腿的男人嘛,我那還有一堆,再給你送幾個(gè)?」

我從床上爬起來(lái),披上披風(fēng),「你那群歪瓜裂棗還是自己留著(zhù)吧,也不嫌長(cháng)得磕磣?!?/p>

「誒!你去哪?」

「聽(tīng)戲?!?/p>

6

我出宮門(mén)時(shí),蕭權和顧玲瓏正在城墻上放孔明燈。

見(jiàn)著(zhù)我,顧玲瓏拉著(zhù)蕭權跑下來(lái)攔住我,表情單純無(wú)害,

「今日中秋節,姐姐放燈了沒(méi)?蕭權說(shuō),只有在今日放燈向神仙祈禱,才會(huì )保佑我兩一輩子在一起??蓛扇丝傆幸粋€(gè)會(huì )先走的,他竟說(shuō),我要是死了,他也不活了。你說(shuō)他幼稚不幼稚?!?/p>

天空亮如白晝,蕭權寵溺地揉了揉顧玲瓏頭發(fā),仿佛他的世界里只有她。

我沒(méi)心思同她瞎扯,撩明那天的真相,

「密林里的機關(guān)都是要命的,就是我手下的得力干將進(jìn)去了,也得缺個(gè)胳膊,少個(gè)腿。不過(guò)才半月,皇后娘娘就活蹦亂跳了,有時(shí)就是演戲啊,也得演全套?!?/p>

蕭權神情無(wú)波瀾,果然,他是知道的。

我為自己感到心酸,直沖出了宮門(mén)。

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jué),后方隱隱傳來(lái)一句,「葉小風(fēng),你去哪?」

這是年少時(shí),蕭權最?lèi)?ài)問(wèn)我的問(wèn)題,只是沒(méi)有后面那一句「我陪你」了。

7

打馬回到將軍府時(shí),就見(jiàn)小戲子站在府門(mén)口。

我半年前撿到他時(shí),還是一副骨頭架子,如今養得越發(fā)好看了。

乍一看,與年少的蕭權有些相似,不過(guò)好看多了。

一席白衣,提著(zhù)個(gè)燈籠,目光炯炯地看著(zhù)我。

竟令我不自覺(jué)失了神,悄悄咽了口唾沫。

我晃了晃腦袋,好歹也是在男人堆里長(cháng)大的,怎能那么沒(méi)出息。

我故作正經(jīng)地問(wèn)他,「你怎么知道本將軍今夜回府?」

小戲子咬緊紅唇,猶如一個(gè)怨婦,

「將軍真是貴人多忘事,說(shuō)好了讓我在這等你,去去就回。這一去,竟是三個(gè)月?!?/p>

我有些尷尬,「所以,你這是在這等了我三個(gè)月?」

小戲子嘟囔,「說(shuō)好了的?!?/p>

我撩袍下馬,牽住他的手,輕聲哄他,

「行了,是我不對。走吧,小憐,今天將軍想聽(tīng)曲了,陪將軍一晚?」

小戲子先是害羞,聽(tīng)到后半句又突然白了臉,「小憐是誰(shuí)?」

我一愣,小憐不是他嗎?

難道我又記錯名字了。

小戲子似看穿了我,冷呵一聲,掙開(kāi)我的手,

「奴本來(lái)就是將軍半道撿來(lái)的一個(gè)解悶的玩意,自是比不得府里的那些妙人。不怪將軍,是奴還不夠好,得不了將軍的歡喜?!?/p>

怎么感覺(jué),他說(shuō)話(huà)和顧玲瓏一樣,茶里茶氣的。

他轉過(guò)身,徑直往前走,不再理我。

脾氣還挺大。

我只好舔著(zhù)老臉,一把抱起他。

小戲子臉更紅了,「葉小風(fēng)!我是個(gè)男人!」

我不解,「男人怎么啦!我照樣抱得起!」

書(shū)友評價(jià)

  • 黛眉
    黛眉

    《被廢后之后,我把皇上廢了》是一部令人百讀不厭的小說(shuō),作者藍水10具有嫻熟的駕馭故事能力,小說(shuō)情節錯綜復雜、險象環(huán)生、引人入勝。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