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言情 > 開(kāi)車(chē)
開(kāi)車(chē)

開(kāi)車(chē)佚名 著(zhù)

主角:翟綱,霍黎
小說(shuō)《開(kāi)車(chē)》的作者佚名,是一名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作家,作為佚名的其中一部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開(kāi)車(chē)》可謂風(fēng)靡一時(shí),吸粉無(wú)數?!堕_(kāi)車(chē)》內容簡(jiǎn)介:在這之前,毫無(wú)疑問(wèn)我會(huì )給出否定的回答。老公翟綱一個(gè)月掙得又不多,很多時(shí)候還要開(kāi)網(wǎng)店的我去貼補,加之天天暴曬在太陽(yáng)下,從不抹防曬,黑得像一塊碳,我覺(jué)得年輕女孩應該大多不會(huì )看得上他。...
狀態(tài):已完結 時(shí)間:2024-06-11 02:05:30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我是在老公每天開(kāi)的那輛教練車(chē)上發(fā)現的不對勁。

老公所在的駕??拷髮W(xué)城,他的學(xué)員里自然也不乏那些長(cháng)相好看的女學(xué)生。所以,偶爾從他車(chē)內看到女生遺留下來(lái)的發(fā)夾、防曬、遮陽(yáng)帽,甚至是口紅、唇釉,我絲毫都不會(huì )感到奇怪,因為司空見(jiàn)慣了。

但那一天卻發(fā)生了意外。

因為早上趕不及,我就開(kāi)著(zhù)老公的教練車(chē)送孩子上學(xué)。

可在俯身系安全帶的時(shí)候,我卻注意到座位縫隙里,有一小塊不太顯眼的黃色污漬。

雖然已經(jīng)干涸,顏色看著(zhù)卻十分眼熟。

有時(shí)我回娘家住幾天,翟綱換下的內褲也不情愿洗。作為一個(gè)經(jīng)常幫他洗內褲的人來(lái)說(shuō),幾乎是一瞬間,我便分辨出那癱污漬是什么。

那是已經(jīng)干涸的精液。

可是我沒(méi)有失憶,我清楚地記得自己不曾膽大到與他在車(chē)上做那種事。

所以,一切似乎不言而喻。

翟綱出軌了。也許就在不久前,他和一名女性就在車(chē)內狹小的空間里顛鸞倒鳳。

意識到這一點(diǎn)的時(shí)候,我腦海里的那根弦“啪”的一下,斷了。

車(chē)內還坐著(zhù)孩子,這個(gè)點(diǎn)也不好打車(chē)。我幾乎是逼著(zhù)自己不往那方面想,才穩穩地發(fā)動(dòng)了車(chē)子,往孩子的學(xué)校開(kāi)去。

送完孩子,我坐在車(chē)內,久久沒(méi)有擰動(dòng)鑰匙。

我害怕帶著(zhù)紛繁復雜的情緒上路,會(huì )出事。

翟綱這事讓我想起了我媽。

20年前,她親眼撞見(jiàn)爸爸出軌的事情時(shí),是怎么做的?

她選擇了隱忍和原諒。

而她的退讓是有用的,后來(lái)爸爸的確回到我和媽媽身邊。我們搬了家,他和那個(gè)女人徹底斷了聯(lián)系。

“男人嘛,都會(huì )犯錯的。收了心,以后就會(huì )回歸家庭了?!?/p>

從那之后,媽媽時(shí)常會(huì )把這句話(huà)掛在嘴上,并用來(lái)勸解他人。

從小都受媽媽影響的我,思考良久,還是決定先假裝不知道。

我的孩子才只有10歲,身為媽媽?zhuān)也荒茏屗@么小就要在不健全的家庭生活。我和翟綱夫妻之間十多年的感情,我不相信,在他心中,我和孩子的分量會(huì )低于那個(gè)才認識不久的女人。

我勢必要打贏(yíng)這場(chǎng)家庭保衛戰!

做下決定后不久,我便開(kāi)始著(zhù)手調查小三是誰(shuí)。

其實(shí)我心里有一個(gè)人選。

翟綱所在的駕校,教練幾乎都是男性,但負責錄入學(xué)員信息的人卻是女人。

她長(cháng)得漂亮,身材也好。有一次去看翟綱,我還注意到她經(jīng)過(guò)的地方,男教練,男學(xué)員的目光都會(huì )似有若無(wú)地落在她身上。

雖然翟綱的目光很隱晦,但依然沒(méi)有逃脫我的眼光。

忘了說(shuō),翟綱雖然因為常年暴露在陽(yáng)光下,皮膚黝黑,個(gè)子也不高,但卻有著(zhù)一張娃娃臉,這讓他看起來(lái)就像個(gè)二十來(lái)歲的小年輕,站在一幫大老爺們里面,也是矮子里面挑將軍。

后來(lái)我偶然去駕校找他時(shí),發(fā)現他和那名新來(lái)的記錄員已經(jīng)處成了“兄弟”。

可已婚男人和未婚女人之間,哪有什么所謂的“兄弟情”?

當晚他回家,我就開(kāi)始質(zhì)問(wèn)他。

翟綱似乎被我戳中的心思,當時(shí)還說(shuō)再不和那個(gè)女人親近。

他說(shuō)的信誓旦旦,我也就相信了。

可駕駛座上的那癱污漬,卻狠狠甩了我一巴掌。

我想起那天開(kāi)車(chē)回到家后,翟綱氣憤的話(huà)。

他說(shuō):“你怎么沒(méi)經(jīng)過(guò)我同意就把車(chē)開(kāi)走了?我上午還要帶學(xué)員去練科目三!”

可難道只有氣憤嗎?

我明明從中察覺(jué)到了一絲慌亂。

于是我笑著(zhù)說(shuō):“孩子要上學(xué)嘛,我早上起遲了,打車(chē)都來(lái)不及。你先別生氣,今晚我給你做你最喜歡吃的麻婆豆腐,就當是賠罪了?!?/p>

翟綱從我的神情里判斷出我沒(méi)發(fā)現什么,暗暗松了一口氣。

可他的氣松早了。

因為我要開(kāi)始找小三了。

我瞞著(zhù)翟綱,將自己武裝打扮,只露出來(lái)一雙眼睛,站在駕校附近盯著(zhù)那個(gè)女人盯了好幾天,可卻意外地沒(méi)有發(fā)現什么。

非但如此,女人每天下班都會(huì )急匆匆地離開(kāi)。

我納悶。

直到有一天下雨,當看到她鉆入另外一個(gè)男人的傘底,兩個(gè)人親親熱熱地離開(kāi)時(shí),我呆愣在原地。

這樣一個(gè)和男友恩愛(ài)異常的女孩,會(huì )去給翟綱當小三?

幾乎是一瞬間,我便知道,小三另有其人。

書(shū)友評價(jià)

  • 鳳棲梧
    鳳棲梧

    《開(kāi)車(chē)》可以說(shuō)是同題材小說(shuō)中的優(yōu)秀代表,作者佚名在故事架構、角色創(chuàng )設中的手法獨特,為精彩情節的發(fā)展營(yíng)造了神秘氛圍。值得一讀!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