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短篇 > 衛寧
衛寧

衛寧福豬豬哈 著(zhù)

主角:李昭,衛安
有一種上癮,叫反復拜讀小說(shuō)《衛寧》,卻百讀不厭。該小說(shuō)《衛寧》由作者福豬豬哈編著(zhù),主角是李昭衛安,主要講述的是:我的夫君李昭和阿弟衛安因為我毀了楊溪的容,恨透了我。在我生產(chǎn)時(shí),阿弟在外攔住穩婆,夫君眼睜睜看我活活疼死。我重生后開(kāi)始復仇,破壞楊溪對我的誣陷,解除婚約,設計李昭在楊溪與二皇子大婚當日被當眾撞破。后來(lái)李昭被報復入獄,衛安陷害衛家不成也被流放,楊溪陪二皇子終身幽禁。我也離開(kāi)京城,游歷山河。...
狀態(tài):已完結 時(shí)間:2024-06-11 02:07:58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滿(mǎn)京城都傳遍了,我因嫉妒京城第一才女楊溪,毀了她的容。

我的夫君和阿弟因此恨透了我。

在我生產(chǎn)時(shí),阿弟在外攔住穩婆。

夫君在床前眼睜睜看我活活疼死。

事后他們向楊溪邀功:

「小溪,我們給你報仇了?!?/p>

楊溪神情哀愁:「雖然她死了,但我的疤痕卻永遠留下了?!?/p>

那是一個(gè)不仔細瞧根本看不出來(lái)的痕跡,卻讓兩個(gè)人心疼不已。

再睜眼,我回到了楊溪毀容的這天。

1

肚子痛的快要裂開(kāi)了,被褥浸滿(mǎn)了我的鮮血。

「夫君,快叫穩婆!」

我的夫君李昭走到床前,沒(méi)有動(dòng)作。

我終于注意到他的不對勁。

此刻他臉上面無(wú)表情,全無(wú)自己夫人即將生子的擔憂(yōu)與激動(dòng)。

我滿(mǎn)頭冷汗,虛弱求他:「李昭,我們的孩子要保不住了,叫穩婆來(lái)好不好?」

李昭面色平靜,語(yǔ)氣冷漠:「不會(huì )有人來(lái)?!?/p>

「什么意思?」

「你阿弟在外守著(zhù),不會(huì )放任何人進(jìn)來(lái)?!?/p>

我嘶聲道:「李昭,求求你,這是你的孩子呀?!?/p>

他不再看我:「今天你會(huì )死于難產(chǎn),溪兒再不會(huì )因你煩惱?!?/p>

目眥欲裂,我伸手死死抓住李昭的衣裳,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氣。

……

重新睜開(kāi)眼,看著(zhù)眼前的并蒂牡丹。

并蒂牡丹極其難得,更何況還是名品。

三年前,貴妃得了這株牡丹,特意舉辦牡丹花會(huì )讓大家欣賞。

同時(shí)也有相看各家小姐,為皇子選妃的意思。

我愣了兩秒反應過(guò)來(lái)。

這是,三年前的牡丹花會(huì )。

就是在這里,我「毀了」京都第一才女柳溪的容。

徹底成為京城人人避之不及的惡女。

我是大將軍之女,性格張揚直爽,喜歡舞刀弄槍。

柳溪,不知道誰(shuí)封的第一才女,平時(shí)弱柳扶風(fēng),喜歡傷春悲秋。

但心眼極小,因我搶了她兩次風(fēng)頭,便被她恨上了,明里暗里給我使絆子。

我又不好打女人,只是把她罵了幾頓。

落到別人眼里就成了我欺負她。

就是在這里,她故意撞我。

自不量力,沒(méi)撞動(dòng)我,反被我反彈倒在石頭上,磕破了額頭。

要是我被她撞倒,毀了這株牡丹,絕對沒(méi)好果子吃。

但她最后卻反咬一口,說(shuō)我推她。

在嬌弱惹人憐惜的她和我之間,眾人都選擇相信她。

所以就成了我嫉妒她,故意毀她容。

我百口莫辯,性格直爽成了不知禮數,打抱不平成了刁蠻任性。

余光看到柳溪朝我這邊走來(lái)。

死前的劇痛仿佛還殘留在骨子里,指甲狠狠刺破掌心。

管他現在是不是夢(mèng),既然重來(lái)一次,都來(lái)賠我和我孩兒的命!

2

我站在并蒂牡丹面前,假裝認真觀(guān)賞。

在柳溪即將撞上我的瞬間,快速靈活閃躲。

「咣當~」

「啪唧~」

牡丹打碎在地上的同時(shí),柳溪也摔趴在地上。

柳溪看著(zhù)碎裂的花盆,面上一瞬驚慌,但是馬上冷靜下來(lái)。

反應極快的抬手指向我,語(yǔ)氣帶著(zhù)驚訝:「衛寧,你……」

沒(méi)給她說(shuō)完的機會(huì ),我用中氣十足的嘹亮嗓音道:

「哎呀,柳溪把并蒂牡丹摔碎了,快來(lái)人??!」

眾人迅速?lài)^(guò)來(lái)吃瓜。

「這不是第一才女柳溪嘛,怎么回事?」

「我的天爺啊,她把貴妃娘娘最喜歡的花摔了!」

「這可是這兩年唯一一枝并蒂牡丹!」

「……」

柳溪還柔弱的倒在地上沒(méi)有起來(lái),在眾人七嘴八舌中終于慌了。

手又往我這指:「不是我,是她……」

我走上前擋在柳溪前面:「大家聽(tīng)我說(shuō)一句,柳姑娘不是故意的,她剛才沒(méi)站穩一下子就撞上去了?!?/p>

「大家別圍著(zhù)了,保持現場(chǎng),等貴妃娘娘來(lái)?!?/p>

我從小身體就倍棒,比起弱柳扶風(fēng)的柳溪,聲音能大三倍。

她干著(zhù)急插不進(jìn)話(huà),氣的臉通紅。

我繼續:「各位有沒(méi)有人愿意來(lái)扶一下柳姑娘的?」

眾人紛紛向后退了一步,不敢扶,不敢扶。

她的丫鬟早就被擠到外圍去了。

我嘆了口氣,上前扶起柳溪,狠狠抓住她的胳膊,嘴上溫聲道:

「柳姑娘,大家都看著(zhù)呢,是我扶的你,你待會(huì )可別誣賴(lài)我?!?/p>

柳溪感受到疼痛,使勁掙脫胳膊。

「你放開(kāi)我?!?/p>

她抬頭與我對視,被我眼里尖銳的恨意嚇到,瑟縮了下。

「柳溪,你大膽!」

貴妃娘娘過(guò)來(lái),看到地上的牡丹,氣的橫眉倒豎。

「娘娘,不是我,是衛寧推我的!」

柳溪趕緊跪下,滿(mǎn)臉梨花帶雨的反駁。

貴妃娘娘憤怒的眼睛轉向我。

我趕緊擺手:「跟我沒(méi)關(guān)系啊,大家可以作證?!?/p>

「這個(gè)柳溪怎么這樣啊,衛寧剛才好心扶她,她轉眼就去誣陷人家?!?/p>

「是啊,我們都看到了,是她摔倒撞上牡丹的?!?/p>

對,你們也算看到第一現場(chǎng)了。

「還第一才女呢,這品行,嘖嘖嘖?!?/p>

「……」

前世柳溪操控流言,敗壞我的名聲,讓我有口莫辯。

現在她知道被流言裹挾的滋味了。

況且,她并不無(wú)辜。

貴妃娘娘目光又移回了柳溪身上。

貴妃在氣頭上,厲聲道:「來(lái)人,給我掌她的嘴?!?/p>

兩個(gè)嬤嬤過(guò)來(lái),一人按住柳溪,一人就要上手打。

「不要,不要,娘娘,真的不是我撞的?!?/p>

柳溪哭的極為可憐,任哪個(gè)男人看了都會(huì )心生憐憫。

二皇子及時(shí)站出來(lái):「母妃消消氣,柳姑娘肯定不是故意的,她平日最是喜歡這些花花草草,況且今天是賞花的吉日,母妃先饒了她吧?!?/p>

李昭上前溫聲說(shuō)道:「貴妃娘娘,莫要讓這點(diǎn)小事擾了您的雅興?!?/p>

我的阿弟衛安姍姍來(lái)遲,朗聲道:「貴妃娘娘,要不罰柳溪給您做首詩(shī)吧?!?/p>

二皇子、李昭和衛安,都是柳溪籠絡(luò )的裙下之臣。

前世柳溪在嫁給二皇子后,依舊和兩人聯(lián)系不斷。

衛安背叛全家獲得我爹的兵權,成為柳溪的助力。

李昭為她出謀劃策,步步鉆營(yíng)。

李昭和衛安一文一武,一直對她癡心不改,直到助她登上后位。

3

我笑著(zhù)接話(huà):「是啊,貴妃娘娘,今天是吉祥的日子,這并蒂牡丹也是祥瑞,但是您開(kāi)心才是我們最大的福氣,可不要讓不相干的人破壞您今天的心情?!?/p>

柳溪臉色蒼白看向我,同時(shí)李昭也向我投來(lái)探究的目光。

并蒂牡丹是祥瑞,破壞它的人是什么呢?

不祥之人。

貴妃娘娘很是受用,笑著(zhù)說(shuō):「還是你這丫頭的直爽性子招人喜歡?!?/p>

又往外揮手,白了柳溪一眼:「算了,把她給我拖出去吧,晦氣?!?/p>

待眾人散去,我轉身緩緩勾起唇角。

柳溪,不出明天,「不祥」兩個(gè)字將會(huì )和你的名字一起傳遍大街小巷。

必不能讓你如前世般,事事如意。

我在家細細思索了幾日今后的復仇計劃。

等到了李昭來(lái)退婚的這天。

前世他來(lái)退過(guò)婚,但說(shuō)不出一個(gè)明確的理由。

他爹和我爹都沒(méi)同意。

嫁給他時(shí),我對情愛(ài)還沒(méi)開(kāi)竅。

他對我疏離有禮,我也并不往心里去。

以為他生性如此,還常常變著(zhù)法兒的逗他開(kāi)心。

我覺(jué)得既然兩個(gè)人成了婚,就應該赤誠相待,對他沒(méi)有一絲隱瞞。

沒(méi)想到,他心里竟恨我至此,活活看我和腹中的孩子死在他面前。

他自詡深情,將不得所愛(ài)的怨恨全部轉移到我身上。

想到這里,我胸腔里的恨意洶涌,恨不得拿刀砍了他。

他朝我行禮,端著(zhù)一副斯文有禮的模樣。

「衛姑娘,此事是我對不起你,但我心不在此?!?/p>

「那你心在何處?」

「若是他日你娶了一個(gè)「你心不在此」的姑娘,你當如何?」

李昭皺眉:「我不會(huì )……」

我步步緊逼,厲聲說(shuō)道:「你會(huì )怨她、恨她、傷她、害她,把你的不如意全都怪在她的身上!」

我的氣勢下,他不由向后退了一步。

他以為我的恨意是因為退親,不想再與我糾纏。

他蹙緊眉頭:「衛姑娘難道非要嫁給我嗎?」

「呵,李昭,你也太拿自己當回事了,你這樣自私冷血的偽君子,我看不上?!?/p>

「人在做,天在看,我自等著(zhù)你的報應?!?/p>

婚事在我的堅持下退了。

爹爹后怕的說(shuō):「剛才你那氣勢,我以為你要揍他呢,我都準備去關(guān)門(mén)了?!?/p>

我看著(zhù)慈眉善目的爹爹,忍不住笑出來(lái):「哈哈,老爹,我要打人,你不攔著(zhù)去關(guān)門(mén)干什么?」

「你這么生氣,揍他一頓也應該,但是被別人看到就不好了,關(guān)起門(mén)來(lái)打?!?/p>

爹爹雖然年紀大了,但是精神矍鑠,身體康健,對我和衛安十足的寵溺。

衛安攤在椅子上,撇了撇嘴說(shuō)道:「也不怪人家李昭,阿姐這么粗魯誰(shuí)會(huì )愿意娶,我們男人都喜歡溫柔的姑娘?!?/p>

他瞧不上我,覺(jué)得像柳溪那樣的才叫姑娘。

娘走的早,我從小對他極其疼愛(ài)、照顧。

凡是他喜歡的,我必謙讓不跟他爭搶。

不知何時(shí),竟讓他不聲不響長(cháng)歪了。

為了柳溪,他背叛衛家,背叛爹爹。

我冷下臉:「衛安,你過(guò)來(lái)?!?/p>

他白了我一眼,沒(méi)動(dòng)。

我快步上前飛起一腳,將他連人帶椅子踹出三米遠。

他倒在椅子的碎屑里,捂著(zhù)胸口,震驚的看著(zhù)我:

「阿姐……」

不明白向來(lái)對他予取予求的長(cháng)姐,為什么這么狠對他。

老爹也驚的目瞪口呆。

我拍了拍手,慢條斯理的說(shuō):

「衛安,我太縱容你了,讓你忘了對阿姐該有的尊重?!?/p>

「從今以后,見(jiàn)到我要么躲的遠遠的,別讓我看見(jiàn)你,要么就給我規規矩矩的?!?/p>

我俯下身,從上往下盯著(zhù)他,一字一句道:「否則,下次可就不是一腳的事了?!?/p>

書(shū)友評價(jià)

  • 我姓皇名上叫皇上
    我姓皇名上叫皇上

    很喜歡這部小說(shuō)《衛寧》里的人物李昭衛安,作者福豬豬哈將筆下的人物刻畫(huà)的入木三分,性格飽滿(mǎn),情感細膩真實(shí),讓人入戲很深,準備再刷福豬豬哈的其他小說(shuō)!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