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短篇 > 回報滅門(mén)之恩
回報滅門(mén)之恩

回報滅門(mén)之恩萬(wàn)藍心 著(zhù)

主角:沈清念,阿栩
萬(wàn)藍心是一位出類(lèi)拔萃的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家,在諸多作品中,他的優(yōu)秀之作《回報滅門(mén)之恩》可以說(shuō)是風(fēng)靡全國。該小說(shuō)主要故事內容:我在自幼生在的梧桐寨救下了奄奄一息的當朝大公主沈清念,可她在得救后,卻為了滅口,殺光了寨里的寨民,包括我的家人、即將完婚的未婚妻,我眼睜睜地看著(zhù)他們在我眼前被燃燒成了灰燼,仇恨怒火滔天,我入門(mén)成了沈清念的第六房面首。...
狀態(tài):已完結 時(shí)間:2024-06-11 02:15:11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為報答沈清念的滅門(mén)之恩,我入門(mén)成了她的第六房面首。

后來(lái),她紅著(zhù)雙眼,堂堂一個(gè)公主,無(wú)助又可憐。

「阿栩,你就這么恨我?」

我笑了,

「公主,你忘了,三年前,梧桐寨所有寨民之死,皆是拜您所賜啊?!?/p>

1.

燭火搖曳,滿(mǎn)堂的富麗映入眼簾,

屋內燈火繾綣,映出臥在芙蓉帳中的女子和跪在她塌邊的男子,上下地位分明。

「阿栩,你終究只能是我的?!?/p>

一雙芊芊玉手撫摸著(zhù)我的臉,如同在撫摸一件珍寶,卻讓我感受到無(wú)法忍耐的灼痛感。

我忍下巨大的不適,朝榻上的沈清念勾了勾唇:「能服侍公主,是阿栩幾生修來(lái)的福報?!?/p>

沈清念似終于滿(mǎn)足一般,欲迎還羞地勾著(zhù)我的衣帶,將我扯入帳中。

2.

沈清念是當朝的大公主,是陛下最受寵的女兒,極有可能被封為皇太女。

可我恨透了她,

當年她打獵意外墜馬,若不是梧桐寨的村民們救了她,她早就命喪黃泉。

可承受了恩惠的沈清念非但不曾感激,

反而一把火,燒死了寨中除了我外所有的村民,包括我的家人,即將完婚的未婚妻槿柔全部命喪當場(chǎng)。

晨光熹微,

我披上一件藏青色的錦服,一雙手從背后環(huán)住我,

「阿栩穿上這藏青色的袍衫,果真好看,與我夢(mèng)中那般俊朗?!?/p>

「公主喜歡,以后我都這么穿便是了?!?/p>

可我素來(lái)最討厭的便是暗色的衣服,從前在梧桐寨中,我只喜亮色的衣袍,襯得整個(gè)人意氣風(fēng)發(fā)。

沈清念帶著(zhù)我去到正堂,見(jiàn)過(guò)她的駙馬,

「駙馬爺,請喝茶?!刮叶酥?zhù)滾燙的熱茶獻給上座的男人,

只見(jiàn)他眼里閃過(guò)一絲嘲諷,抬手故意將茶杯掀翻,

滾燙的茶水全部澆到我的手上,我的手立馬通紅起泡。

手背的疼痛讓我不由自主地擰了下眉,

段意安卻恍若未聞,狠狠抓著(zhù)我的傷處「什么東西,也配給我看茶?!?/p>

旁邊站著(zhù)的另外五房面首見(jiàn)狀都捂嘴偷笑,

我抬眼看了看沈清念,她眼底露出心疼,卻絲毫沒(méi)有開(kāi)口阻止的意圖。

段意安更加肆無(wú)忌憚起來(lái),以我對他無(wú)禮為理由,

罰我在屋外跪上十個(gè)時(shí)辰。

「不跪滿(mǎn)十個(gè)時(shí)辰,不準起?!?/p>

我就這么頂著(zhù)來(lái)來(lái)往往的下人們的目光跪在屋外,

我知道,那些人少不了在背后笑我,諷我,

可如今的我又能如何呢?我抿下心中的苦意。

天公不作美,不一會(huì )便雷聲大作,下起暴雨,

豆大的雨點(diǎn)擊打在我身上,很快便將我的衣衫浸濕,沾了風(fēng)寒的膝蓋鉆心的疼。

段意安和沈清念衣衫完好的坐在廳內,在下人面面俱到地服侍下看著(zhù)我跪,

而我狼狽地看著(zhù)他們用完精致的午膳,晚膳,準備就寢。

就在我即將承受不住之際,一旁監督的仆人告訴我十個(gè)時(shí)辰已經(jīng)到了,可以回去了。

我一手撐在滿(mǎn)是泥濘的地上才能堪堪起身,

冒著(zhù)風(fēng)雨一瘸一拐地往回走。

3.

那時(shí)我清醒后,村寨與寨民們都被燃燒成地上的灰燼,他們死前該有多絕望,我不敢想象。

我的師傅師娘,還有槿柔,被火勢灼燒時(shí),他們得有多疼多疼。

明明水桶冒著(zhù)煙,可我卻通身冷得直發(fā)顫,手心不知不覺(jué)快要掐出了血,

在我還無(wú)法脫離情緒操控時(shí),

沈清念來(lái)了,她抬起手,摸了摸我跪得青紫甚至磨出血的膝蓋。

「阿栩,意安只是見(jiàn)我帶來(lái)新人心中不快,你不要和他計較?!?/p>

我垂眸掩蓋住眼底的恨意和諷刺,「公主,臣知道的?!?/p>

「意安畢竟是宰相之子,在朝堂上,能助本宮許多,而你出身卑賤......」

她雖未把話(huà)說(shuō)全,但我已然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若想登上皇太女之位,少不了謝意安家中助力,

我只是區區一屆草民,能成為她的面首已然是恩賜,

她不會(huì ),也不能為了我,得罪她的駙馬,

我應該自己懂事些,忍下才是。

我不動(dòng)聲色地掩蓋住臉上的厲色,只一瞬,變換成理解的神色。

「臣知道的,臣不會(huì )給公主添麻煩?!?/p>

沈清念很滿(mǎn)意我的懂事,也為此對我多了一分愧疚,

命人為我拿來(lái)最好的膏藥,治療淤青傷處極好,

甚至親自替我抹上膏藥,

我側頭看著(zhù)眼前雍容爾雅的女人,語(yǔ)氣閑散又意有所指:「不過(guò)是舊毛病,公主不必擔心?!?/p>

我膝蓋本就有舊疾,是當年救下墜馬的沈清念所致,

一遇濕寒,便會(huì )疼痛難忍,莫說(shuō)今日在風(fēng)雨下跪了這么久。

眼前的女人果然更加愧疚了,「阿栩,駙馬既不喜你,以后便不用去駙馬那請安服侍了?!?/p>

見(jiàn)目的已經(jīng)達到,我也不再多說(shuō),隨口哄了她幾句,將她哄得喜笑顏開(kāi)。

4.

雖然沈清念免了我去駙馬跟前請安,

但按耐不住段意安對我厭惡至極,他可以派人以各種借口將我請過(guò)去折辱我。

「方栩,你出身鄉野,想必粗活做得極好?!?/p>

段意安眼睛里泛著(zhù)寒光冷漠微瞇,輕飄飄地說(shuō):「那以后,我院里打掃的粗活便交給你了?!?/p>

打掃這等粗活本是下等的奴婢該做的,

他是在警告我,哪怕公主再怎么喜歡我,在他眼里我依舊是個(gè)卑賤的下人。

正當我打掃到大半,他便故意讓人將我清掃出來(lái)的灰塵落葉繼續灑在各處,

他一直撒,我便一直掃,

一直從天亮掃到天黑,

手腕疼得快抬不起掃帚,手心也被磨得出血,鮮紅的血蔓延到掃帚上,

終于我腕間痛到失力,掃帚砰的一聲掉在地上。

段意安身邊的奴人立即雙眼一蹬「大膽方氏,你可是不服?」

段意安等了一天,這下終于抓到了我的把柄。

他示意了他身邊的林侍從,親近之人一眼便知自家主子的意思,

一腳將我踹在地上,一道又一道的鞭子隨即落在我的身上,

「賤人,你這個(gè)出身卑賤的賤人,占著(zhù)恩情霸著(zhù)公主不算,如今竟敢不將駙馬爺放在眼里,你算什么東西,你這個(gè)賤人,不將你打得皮開(kāi)肉綻一頓,你豈不是敢登天了?!沽质虖囊贿吅莺莸厮1拮?,一邊咒罵不斷。

鋒利的鞭子不出幾下便讓我見(jiàn)了血,空氣中彌漫著(zhù)熏天的血腥氣,

我卷縮著(zhù)身體在地上挨著(zhù)打,手緊緊護著(zhù)這張讓沈清念喜歡的臉,

若是沒(méi)了這張臉,難保她不會(huì )厭棄我,那我又該如何接近她報仇,

鞭子打了不知道多久,打到我身上好像除了臉已經(jīng)沒(méi)一處好,快要失去知覺(jué)時(shí),

沈清念終于趕來(lái),看到地上血肉模糊的我,

整個(gè)人呼吸一顫,湊近看到我手下完好無(wú)缺的臉后,像是松了一口氣。

派人將我抬回屋內治傷,

等我熬過(guò)府醫包扎鉆心的疼后,沈清念終于遲遲來(lái)了,

她一開(kāi)口便是說(shuō)段意安的父親正在幫她查一樁很重要的事,她暫時(shí)不能動(dòng)他。

我虛弱地笑了笑:「臣知道,臣不會(huì )讓公主為難,可駙馬實(shí)在是厭惡臣,今日若不是臣死死護住臉,只怕是容貌盡毀了?!?/p>

沈清念瞳孔微縮,像是后怕極了,

「既然如此,往后,你便跟在我身旁,隨我辦公?!?/p>

我背過(guò)身去,臉上露出得逞的興奮,

今日絲毫不反抗被打成這般,本就在我的計劃之內,

待在這后院,怕是還沒(méi)找到機會(huì )報仇,便被段意安折騰死了。

跟在沈清念身旁,

既能躲避段意安的肆意折磨,又能更好的抓到她行事的錯處,找到報仇的時(shí)機。

可謂一石二鳥(niǎo)。

5.

「方公子,公主準您進(jìn)去了?!挂慌缘氖虖墓е斕质疽馕?,

我正走進(jìn),便看見(jiàn)沈清念雙眼迷離地坐在梨木攜花椅上,

整個(gè)人笑著(zhù)不停抽搐,在她身前擺著(zhù)了一個(gè)空了的藥丸盒,

見(jiàn)我走進(jìn),她像是清醒了一瞬,又像沒(méi)有,咧著(zhù)嘴如夢(mèng)似神仙,

「阿栩,你可知這是個(gè)好東西,只需來(lái)上一顆,便如登上極樂(lè )?!?/p>

我眼神眉毛一揚,并不感到意外。

在梧桐寨時(shí),沈清念便時(shí)不時(shí)地暴怒,情緒失控,面色萎黃痛苦,

每次在她扯著(zhù)嗓子哭喊要藥時(shí),槿柔總會(huì )一根銀針扎下替她暫時(shí)解了痛苦。

當時(shí)我便猜到,沈清念是怕是服了擾人心智的禁藥,犯了藥癮,可苦于身在梧桐寨她無(wú)法尋到禁藥解饞。

沈清念恩將仇報毀了梧桐寨,除了非要得到我,也有滅口的意思。

「阿栩,若是這好東西有多,本宮自然也會(huì )賞給你,讓你與本宮同赴極樂(lè )?!?/p>

沈清念從喜悅的神色中脫離一瞬,眉毛輕擰,像是遇到了什么難題。

「公主天之驕女,想要何物尋不到,便是要那天上的星星,也有人替公主摘來(lái)?!刮艺Z(yǔ)氣試探道。

「這物雖好,卻不可讓外人知,為我制藥一味的攝魂草和那藥師皆被二妹所把控,若我命人再去拿,不就正中了她的意?!?/p>

原是如此,我心下了然。

只見(jiàn)沈清念眉目緊縮,透露出她心中的沉重和不安,

若這藥斷了,她又該承受如千百只蟻蟲(chóng)蝕骨般的難受。

「阿栩,你可有法子?」她想起我也是醫者,可制藥,或許有辦法。

我想起什么,心中一計油然而生,嘴角含著(zhù)一抹若有似無(wú)的笑:「若公主信任臣,交給臣即可?!?/p>

最新小說(shuō)

書(shū)友評價(jià)

  • 愛(ài)它迷路了
    愛(ài)它迷路了

    萬(wàn)藍心的這部小說(shuō)《回報滅門(mén)之恩》,給了我一個(gè)很大的驚喜,在如今千變一律的創(chuàng )作背景下,萬(wàn)藍心能夠獨樹(shù)一幟,標新立異,實(shí)為難得!在此為萬(wàn)藍心打call。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