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短篇 > 穿成虐文女主后我只會(huì )發(fā)瘋
穿成虐文女主后我只會(huì )發(fā)瘋

穿成虐文女主后我只會(huì )發(fā)瘋小田 著(zhù)

主角:許安,沈沂
小說(shuō)《穿成虐文女主后我只會(huì )發(fā)瘋》的題材為短篇,作者小田在運用小說(shuō)語(yǔ)言和把控人物心理上,均有上乘表現。作品貼近生活,引人思考,可讀性很強?!洞┏膳拔呐骱笪抑粫?huì )發(fā)瘋》主要內容:穿成虐文女主后,我決定靠發(fā)瘋改變命運。養女冤枉我推她入水,父母不聽(tīng)解釋辱罵我,我陰暗爬行,。欺負我,我抬起他的下巴,“男人,你這樣做是為了引起我的注意嗎?”,我直接打開(kāi)門(mén)邀請眾人圍觀(guān)……朋友:“你知道你已經(jīng)成為了最新的了嗎?”我:“哈?對不起女主,你的柔弱形象已經(jīng)被我崩的亂七八糟了?!?..
狀態(tài):已完結 時(shí)間:2024-06-11 02:18:37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老穿成虐文女主后,我決定靠發(fā)瘋改變命運。

養女冤枉我推她入水,父母不聽(tīng)解釋辱罵我,我陰暗爬行,反手將父母也推入水中。

校霸欺負我,我抬起他的下巴,“男人,你這樣做是為了引起我的注意嗎?”

老師想要猥褻我,我直接打開(kāi)門(mén)邀請眾人圍觀(guān)……

朋友:“你知道你已經(jīng)成為了最新的校霸了嗎?”

我:“哈?對不起女主,你的柔弱形象已經(jīng)被我崩的亂七八糟了?!?/p>

……

我穿書(shū)了,穿成古早虐文女主。

原主爹不疼,娘不愛(ài)。從小被拐,回家后被養女惡毒女配瘋狂欺負,在學(xué)校被校霸男主霸凌,變態(tài)老師猥褻。最后精神崩潰自殺了。男主則在女主自殺后發(fā)現自己愛(ài)上了女主,欺負她只是為了引起她的注意,后半輩子則在不斷尋找女主的替身。

系統:“您的任務(wù)是幫助女主擺脫原有命運,獲得幸福?!?/p>

我瀏覽劇情后,沉重的點(diǎn)點(diǎn)頭,一種使命感涌上我的心頭?!熬妥屛襾?lái)替你改變這個(gè)悲慘的命運吧,可憐的女孩?!?/p>

“許安,你這個(gè)賤人,你別以為你回來(lái)了爸爸媽媽就會(huì )重視你,你憑什么和我爭!”

女孩說(shuō)著(zhù),在我還沒(méi)有反應過(guò)來(lái)時(shí),一巴掌扇在了我的臉上,我臉上頓時(shí)一陣火辣辣的。

“敢打我?”我迅速抬起手,本能反應地回了一個(gè)更重還超響的巴掌。

看著(zhù)她一臉驚愕的捂住臉,我微微一笑:“抱歉,條件反射。雖然不知道你是誰(shuí)?!?/p>

系統音此時(shí)才姍姍來(lái)遲,“劇本已加載完畢?!?/p>

我迅速獲取信息。

此時(shí)是女主姐姐,當然是養女的生日會(huì )。

原著(zhù)中許憶盛裝出席,故意落水卻冤枉女主。第二天的新聞頭條則是真千金針對假千金,竟將人推入水中,女主成了惡人。

我看著(zhù)面前的女孩,挑了挑眉。

“原來(lái)你就是許憶呀!怪不得,我看見(jiàn)就想打呢?!?/p>

許憶眼睛瞪大,生氣道:“你敢打我?”

我微微一笑,“為什么不敢,我不僅敢,還覺(jué)得沒(méi)打夠呢!”

說(shuō)完就抬手又狠狠的扇了她一巴掌。

許憶在原著(zhù)里沒(méi)少給女主扇巴掌,偏偏女主還不敢說(shuō),我現在扇她幾下都算便宜她的了。

我們的動(dòng)靜鬧的有些大,周?chē)馁e客紛紛看向了我們。

許憶現場(chǎng)表演了個(gè)變臉,她猛然抓住我的手,將我往泳池邊上帶。

撲通一聲落了水。

從賓客的角度看很像是我推了她。

看見(jiàn)她在水中撲騰的樣子,笑了,

好好好,你要這么玩是吧?

眾賓客和許父許母看見(jiàn)許憶落水,都紛紛跑了過(guò)來(lái)。

許母更是直接朝我開(kāi)罵:“小安,我知道你平時(shí)不喜歡姐姐,但今天是你姐姐的生日,你怎么能當眾讓她出丑呢?”

我呵呵一笑,直接回懟“你知道,你知道個(gè)屁!是她自己故意掉下去的,關(guān)我什么事?”

許父表情嚴肅起來(lái),冷冷的說(shuō):“小安,這么多賓客在,注意你的素質(zhì)?!?/p>

素質(zhì)?什么素質(zhì)?我笑了,

“我沒(méi)有素質(zhì),注意什么?”

許父被我氣到,抬手就想打我。

我把臉湊了過(guò)去?!皝?lái)來(lái)來(lái),打打打,我倒是想看看當眾打自己女兒的你多有素質(zhì)?!?/p>

許父一噎,卻只能放下了手,惡狠狠的盯著(zhù)我。

“怎么?不打了,謝謝爸爸,您可真是個(gè)有素質(zhì)的人??!”我不慌不忙的嘲諷道。

許父的臉都綠了。

此時(shí)許憶已經(jīng)被人從泳池撈了上來(lái),頭發(fā)凌亂,坐在地上。

可憐兮兮的開(kāi)口:“ 爸爸媽媽?zhuān)銈儾灰鷼?。小安剛回?lái)沒(méi)多久,一時(shí)不能接受我也是正常的。雖然是她推的我,但是我不怪她?!闭f(shuō)完又適時(shí)的掉了一滴眼淚。

此話(huà)一出,眾賓客均議論紛紛,矛頭指向了我。

遇到困境怎么辦?無(wú)所謂,我會(huì )發(fā)瘋!

我大叫一聲,身體一抽,頭一歪,在地上陰暗的爬行。

我邊爬邊大喊道:“我都說(shuō)了不是我推的,你們是覺(jué)得我好欺負嗎?為什么要冤枉我!”

說(shuō)著(zhù)我格格地笑起來(lái),“都欺負我,都欺負我,殺了殺了,全都殺了??!”

說(shuō)著(zhù)我抓起許父許母的腳,撲通一聲將他們推入了水里。

周?chē)h論著(zhù)的賓客也被我毫無(wú)差別的攻擊。我爬行到他們身邊,突住他們的褲腳,死死的將他們往泳池邊上拖。

看著(zhù)他們下餃子似的一個(gè)個(gè)落入水中,我笑的更大聲了。

許憶被嚇得趕緊往邊上跑。

我雙手雙腳并用,表情猙獰的爬到許藝旁邊。

“你別跑啊,不是說(shuō)我推了你嗎?”

說(shuō)著(zhù)我緊緊的抱住她,一使勁,和她一起落入了水里。

許憶在水里瘋狂的掙扎,但是我偏不放手,我死死的抱住她。

在她的頭剛想冒出水面的時(shí)候,又把她扯了回去。

于是就演變成了許憶拼命的想浮出水面,我拼命的將她往水下拉。

被拉上岸的時(shí)候,許憶大口大口的呼吸著(zhù)新鮮空氣。

“你說(shuō)我推了你沒(méi)有?”

許憶驚恐的瞪大眼睛,慌亂的搖頭?!皼](méi)沒(méi)沒(méi)有……是我,是我自己不小心落水的?!?/p>

我微微一笑,站了起來(lái)??粗?zhù)剛從水里爬出來(lái)的狼狽的許父許母和眾賓客,我緩緩開(kāi)口:“都說(shuō)了之前不是人家推的啦,非要人家證明給你們看?!?/p>

書(shū)友評價(jià)

  • 滄似海
    滄似海

    可以說(shuō),《穿成虐文女主后我只會(huì )發(fā)瘋》是一部?jì)?yōu)秀的短篇題材小說(shuō),作者小田故事架構宏大,運用進(jìn)階模式,逐步推進(jìn)故事發(fā)展,制造爽點(diǎn),讓讀者產(chǎn)生很強的代入感。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