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短篇 > 打臉圣母媽媽
打臉圣母媽媽

打臉圣母媽媽佚名 著(zhù)

主角:陳晞,林剛
佚名是小編非常喜歡的一名作家,成為他的忠實(shí)粉絲始于拜讀小說(shuō)《打臉圣母媽媽》,該小說(shuō)的主角是陳晞林剛,看了著(zhù)實(shí)讓人神魂顛倒!《打臉圣母媽媽》內容簡(jiǎn)介:我媽是村里遠近聞名的大善人。上輩子,得到所有人的稱(chēng)頌。再睜眼,我回到了十八歲。...
狀態(tài):已完結 時(shí)間:2024-06-11 02:22:30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我媽是村里遠近聞名的大善人。

上輩子,她踩著(zhù)我和爸爸的尸骨,得到所有人的稱(chēng)頌。

再睜眼,我回到了十八歲。

我那心腸柔軟的媽媽?zhuān)诳嗫谄判牡貏裎遥骸改懔质鍩o(wú)兒無(wú)女,你去照顧他一段時(shí)間,也算是大功德一件了?!?/p>

1

「他打了那么多年光棍,看著(zhù)也怪可憐的?!?/p>

「現在他又生病了,都是鄉里鄉親,你有空就去照顧照顧他?!?/p>

飯桌上,我媽破天荒地給我?jiàn)A了一筷子菜。

雖然只有零星的幾點(diǎn)肉沫。

但上輩子的我依然十分感動(dòng),忙不迭地答應了她讓我去照顧林叔的要求。

我出生在一個(gè)普通的家庭。

爸爸在外起早貪黑打工,但家里卻一直很窮,甚至我十八歲了都沒(méi)吃過(guò)一頓飽飯。

只因為我有一個(gè)善良的媽媽。

舅舅要結婚買(mǎi)不起房,她把爸爸存起來(lái)準備買(mǎi)房的錢(qián)送給他們應急。

鄰居的婆婆生病了,她把婆婆和她的孫女接來(lái)家里精心伺候。

外來(lái)的流浪漢咳嗽?xún)陕?,她都要把家里僅存的積蓄全都捐出去。

在她的嘴里,外面有太多貧困的人,我們能吃上幾片爛菜葉已經(jīng)是最大的幸福了。

「晞晞,媽媽就知道,你和媽媽一樣善良?!?/p>

她獎勵似地挑了一小片肥肉放在我的碗里。

我被這突如其來(lái)的母愛(ài)感動(dòng)到不行。

本還有些猶豫的心思蕩然無(wú)存,稀里糊涂地就去了林剛的破爛磚房。

2

那天的事情我不想再回憶第二次,悲劇發(fā)生后,我像丟了魂一樣回到家里。

我媽對我身上的傷痕視而不見(jiàn),她一臉欣喜地看著(zhù)我:「怎么樣,晞晞,你林叔還滿(mǎn)意嗎?」

我嘴唇哆嗦著(zhù),看不懂她的喜悅,好半天才艱澀地說(shuō)出一句話(huà)來(lái):「媽?zhuān)?,我被林剛……我被他強奸了……?/p>

我媽立馬拍了我的頭一巴掌,厲聲斥責道:「你這死孩子,說(shuō)的這是什么話(huà)?你林叔那么大年紀了,連個(gè)知冷知熱的人都沒(méi)有,你這是在做善事啊?!?/p>

我看著(zhù)我媽?zhuān)睦锔械綗o(wú)比絕望。

林剛說(shuō)的時(shí)候我還有些不信,原來(lái)我真是她“好心”送給別人的禮物,原來(lái)這一切,都是我媽一手策劃的。

就為了讓林叔能幸福開(kāi)心。

我徹底寒了心,拖著(zhù)疼痛不堪的身子往外走。

我媽擋在我面前:「陳晞,你要去哪兒?」

我心如死灰,面上卻意外地平靜:「我要去報警,我要讓林剛付出代價(jià)?!?/p>

我媽慌了,緊緊扯著(zhù)我的手臂,就差給我跪下:「晞晞,晞晞,不能報警啊,林叔一把年紀了沒(méi)老婆,媽媽讓你給他做老婆不好嗎?媽媽只是想讓你多做善事啊?!?/p>

「你現在去報警,就是要毀了他的一輩子,你怎么這么惡毒??!」

3

后來(lái)我媽見(jiàn)一哭二鬧三上吊也不管用了,我還是鐵了心要去報警,直接強行把我鎖在了屋里。

等我好不容易逃出來(lái),高考已經(jīng)結束了。

兩個(gè)月后我例假一直沒(méi)來(lái),檢查后才發(fā)現懷孕了,我徹底心如死灰。

我媽卻高興得很:「晞晞啊,你真厲害,這可是大功德一件啊?!?/p>

我要打掉,她又故技重施,把我關(guān)在家里,軟硬兼施逼我嫁給了林剛。

我一個(gè)人孤立無(wú)援,只能每天窩在林剛的破磚房里,看著(zhù)自己的肚子像氣球一樣快速膨脹起來(lái),心里再也沒(méi)有了希望。

直到去了城里打工的爸爸過(guò)年回家,看到大著(zhù)肚子的我,氣得當場(chǎng)暈倒。

醒來(lái)后他就要我離婚回家,我媽在家里鬧翻了天:「陳大志,你要記住是誰(shuí)救了你,這個(gè)家必須聽(tīng)我的!」

我爸雖然心疼我,但顧念著(zhù)當年昏倒在路邊被我媽救了的恩情,一直不敢對我媽多苛責。

再加上我當時(shí)已經(jīng)完全崩潰,并沒(méi)有告訴他其中內情,所以離婚這事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沒(méi)過(guò)多久他就因為在工地上長(cháng)期不規則的飲食患上胃病,再加上心氣郁結,不到一年他就撒手人寰。

臨死前,他緊緊攥著(zhù)我的手:「爸爸對不起你,晞晞,爸爸沒(méi)有保護好你,爸爸的小晞……」

4

「陳晞,我跟你說(shuō)話(huà),你聽(tīng)見(jiàn)沒(méi)有?」

「明天去好好照顧照顧你林叔,他一個(gè)人孤零零的,看著(zhù)怪可憐的?!?/p>

我媽的話(huà)把我從回憶中喚醒。

第二次聽(tīng)到這樣的話(huà),我笑瞇瞇地放下碗。

「媽?zhuān)荫R上都要高考了,哪有空???你每天反正沒(méi)事,你去照顧照顧林叔唄?!?/p>

「再說(shuō)了,我這小胳膊小腿的,哪能有你照顧人利索?」

這話(huà)一出,我媽有些語(yǔ)塞。

她支支吾吾半天,最后擠出一句:「胡說(shuō)什么?我去照顧你林叔,孤男寡女的像什么樣子?」

我定眼瞧著(zhù)我媽?zhuān)樕祥W過(guò)一絲不易察覺(jué)的嫌惡。

看來(lái),她是明知道林剛是什么惡心貨色,還硬生生把我往火坑里推啊。

思及此,我的心更加冷硬起來(lái),乘勝追擊道:「媽?zhuān)蠹叶贾滥闶谴蠛萌?,怎么可能誤會(huì )你呢?你不會(huì )是不想去吧,你不想當好人了?」

我媽被我這么一激,當時(shí)就急了:「我的善良可是大家公認的,你怎么能這么說(shuō)呢!」

這是真話(huà),不管別人口中的“善良”摻雜了多少嘲弄和看好戲的成分,我媽明面上還真是十里八村有目共睹的好人。

我趁機緊緊拉住她的手:「媽?zhuān)蔷瓦@么定了,我現在就去告訴林嬸這件喜事,讓大家伙都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大善人?!?/p>

5

不等她伸手阻攔,我就一溜煙地跑到林嬸家里。

林嬸是林剛的妹妹,這些年也深受其害,正愁林剛生病沒(méi)人照顧。

此時(shí)見(jiàn)我主動(dòng)送上門(mén),又聯(lián)想到我媽自從林剛生病后就上趕著(zhù)送營(yíng)養品的舉動(dòng)。

林嬸恍然大悟:「我說(shuō)呢,你媽上次說(shuō)會(huì )有人來(lái)照顧你林叔,原來(lái)就是她自己啊?!?/p>

「林嬸,你也知道我媽的性格,就愛(ài)做點(diǎn)好事,你要不讓她幫忙,她肯定都得尋死覓活了?!?/p>

林嬸沉思地點(diǎn)了點(diǎn)頭。

我想她一定是記起了當年我媽以死相逼,把自家的好房子送給流浪漢住,自己卻帶著(zhù)一家人窩在小破屋里的壯舉吧。

走出不遠,我還能聽(tīng)見(jiàn)林嬸在說(shuō)村里的大傻子要幫她去照顧她猥瑣的光棍弟弟了。

原來(lái),這就是大善人的好名聲呀。

6

第二天一早我就和林嬸一起拉上我媽?zhuān)H手把她送到了林剛的破磚房。

「小花,要不大家都說(shuō)你覺(jué)悟最高呢?林剛那個(gè)邋遢樣子,衣服三個(gè)月都不帶換一次的,身上屋里都是跳蚤,我這親妹妹都受不了,你竟然主動(dòng)照顧他。嘖嘖嘖,全村還真得是你最善良?!?/p>

林嬸邊說(shuō)邊把還在發(fā)愣的我媽推進(jìn)了屋里。

我媽臉色十分難看。

但林嬸把她架上了高臺,她根本說(shuō)不出拒絕的理由。

畢竟,她還要維持自己老好人的人設。

要是她也表現出對林剛的嫌棄,那她塑造了這么久的好形象可就毀了。

7

和林嬸一起離開(kāi)的路上,我故意苦著(zhù)臉哀求林嬸不要把這件事說(shuō)出去,畢竟林剛的名聲確實(shí)算不上好。

林嬸嘴上連連答應。

但我知道,這件事,昨天那會(huì )兒功夫應該就已經(jīng)傳遍村頭村尾了。

村里人閑暇時(shí)就愛(ài)說(shuō)些八卦,更何況是主動(dòng)照顧林剛這么炸裂的事情。

果然不出我所料,近些天村里不斷傳出各種風(fēng)言風(fēng)語(yǔ)。

我媽騎虎難下,只能每天都去林剛家里給他洗衣做飯。

村里人面上都夸我媽是難得一遇的大善人,背地里卻極盡嘲諷,說(shuō)她指不定跟林剛有什么不清不楚的關(guān)系。

畢竟林剛的德性大家都知道,年輕時(shí)家暴打老婆,把老婆打跑了。

村里也沒(méi)人愿意給他說(shuō)媒,一拖再拖,他就成了遠近聞名的老光棍。

他每天最?lèi)?ài)干的事就是守在家門(mén)前,饑渴地盯著(zhù)過(guò)往的年輕女孩子,嘴里嘀嘀咕咕滿(mǎn)口下流不堪的話(huà)。

村里哪個(gè)女的不離他遠遠的,偏偏我媽上趕著(zhù)往上湊,也不怪人家多想。

8

這天,我媽照常一大早就去林剛家給他洗衣煮飯。

回來(lái)時(shí)卻衣衫不整,頭發(fā)凌亂,不住地喘著(zhù)粗氣,倒像是剛逃難回來(lái)的。

我假裝什么都沒(méi)發(fā)現,學(xué)著(zhù)上一世我媽的語(yǔ)氣,笑著(zhù)問(wèn)她:「媽?zhuān)趺礃?,有你的照顧,林叔是不是好得快多了?他心情是不是好多了??/p>

提到林剛,我媽渾身顫抖了一下,她像是想說(shuō)什么,又有些忌憚地閉上了嘴,只有一雙眼睛通紅,里面滿(mǎn)是怨恨。

我心中冷笑,嘴上卻繼續道:「媽?zhuān)憧梢煤谜疹櫫质灏?,?wù)必讓他幸福開(kāi)心,這可是天大的功德啊?!?/p>

她嘴唇顫抖著(zhù):「晞晞,我不想去了,要不你替媽去吧……」

我直接打斷她的話(huà),一臉失望地看著(zhù)她:「那怎么可以,媽?zhuān)謇锶诉@些天都在夸你呢,你怎么能半途而廢,拋下生病的林叔不管呢?」

我有樣學(xué)樣,把我媽平時(shí)對我說(shuō)的話(huà)都還給她。

我媽蒙了,似乎沒(méi)想到我竟然會(huì )說(shuō)出這樣一番話(huà)。

她像是要發(fā)怒,但又說(shuō)不出什么理由,只能垂頭喪氣,一言不發(fā)地回了自己房間。

9

我冷眼看著(zhù)我媽?zhuān)闹胁幻庀肫鹕弦皇牢冶粡娂楹?,我媽變?zhù)法地逼我嫁給林剛。

甚至在我被林剛虐打致死后,她還反過(guò)來(lái)安慰林剛。

面對警察的詢(xún)問(wèn)時(shí),她大度地表示不予追究,還說(shuō)是我脾氣太倔,故意刺激林剛打我。說(shuō)林剛年紀大了,不應該去監獄度過(guò)余生。

在她嘴里,我好像是一個(gè)很賤的人,甚至不如路邊的野狗能得她愛(ài)憐。

多可笑,我甚至懷疑過(guò)自己不是她的親生女兒,但相似的長(cháng)相又讓我不得不認清現實(shí)。

這輩子,我倒要看看,同樣的事情發(fā)生在她身上,她會(huì )怎么解決。

看看巴掌真正落在她的身上時(shí),她會(huì )不會(huì )感覺(jué)到痛!

10

最后,我媽到底還是繼續去照顧林剛了。

我知道,她心里終究還是更看重心善的名聲。

為了這個(gè)虛無(wú)縹緲的頭銜,她寧愿吃了這個(gè)啞巴虧。

真是沒(méi)救了。

但不知道她是怎么和林剛協(xié)商的,她再也沒(méi)有像那天一樣狼狽地回來(lái)過(guò)。

不過(guò),好言難勸該死的鬼,我也不愿意再管她的事情。

11

我以為經(jīng)過(guò)上次那件事,我媽受了不小的打擊,應該能消停一陣。

沒(méi)想到她每天應付完林剛還有閑心管別人的閑事。

眼看著(zhù)還有三天就要高考,她又主動(dòng)給我攬活。

她絮絮叨叨地告訴我,舅舅家的小兒子馬上要中考了,成績(jì)總提不上去,讓我每天去給他補補課。

那焦急的模樣不知情的人看了,估計會(huì )以為徐天賜才是她家孩子。

我想也沒(méi)想,就一口回絕了她:「媽?zhuān)阋膊豢纯船F在什么時(shí)候了,我自己都沒(méi)時(shí)間看書(shū),哪還有空給他輔導?」

「再說(shuō)了,你自己答應下來(lái)的事,你自己去輔導他唄!」

我媽一聽(tīng)這話(huà),當即就不樂(lè )意了:「你這個(gè)當姐姐的怎么這樣,你舅媽是信任你的能力,才親自來(lái)托我找你幫天賜補課,人家什么樣的補課老師找不到?」

聽(tīng)到我媽提起舅媽?zhuān)倚睦锊挥傻梅浩鹨魂噽盒摹?/p>

如果說(shuō)我媽的善心對外尚且能保持理智的話(huà)。

那面對舅舅一家,她就可以犧牲自己的一切。

當時(shí)舅舅結婚沒(méi)錢(qián)買(mǎi)房,知道我媽的德行,二話(huà)不說(shuō)就找上我們家,讓我媽把存款給他。

我媽想也沒(méi)想就要答應,最后是我爸及時(shí)趕回來(lái)黑著(zhù)臉把他們趕了出去。

事后我媽不停責怪我爸,說(shuō)都是一家人,這點(diǎn)小忙都不幫。

一段時(shí)間下來(lái),我爸迫于當年的恩情,又一次選擇了妥協(xié)。

說(shuō)的是借,可誰(shuí)都知道我爸起早貪黑給我們家攢的四十萬(wàn)買(mǎi)房錢(qián)多半是打了水漂了。

舅舅嘴上說(shuō)得好聽(tīng),說(shuō)肯定會(huì )在家里給我媽留一個(gè)最好的房間。

結果房產(chǎn)證一到手,他就再也沒(méi)提過(guò)讓我媽去住新房的事情,更別提還錢(qián)了。

可我媽不但不生氣,還一個(gè)勁替他家辯解,說(shuō)什么舅舅從小身體就不好,那個(gè)錢(qián)是我們一家自愿補貼他的。

我媽自己都不計較,旁人自然也就更不好多說(shuō)什么。

12

我和爸爸雖然生氣,但也無(wú)可奈何。

我也以為這件事就這么過(guò)去了。

沒(méi)想到舅媽住進(jìn)了新房,反而開(kāi)始針對我們家。

按她的話(huà)來(lái)說(shuō),如果當初早點(diǎn)把錢(qián)借給舅舅,她就不會(huì )肚子顯懷了才舉辦婚禮,白白讓別人看了笑話(huà)。

而且現在雖然住了新房,可村里人都在背后議論他們家。

而我們家,就是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我媽本就心疼舅舅,這下更覺(jué)得自己十萬(wàn)分地對不住他們,幾次三番想拉著(zhù)我和我爸一起登門(mén)道歉,他們每次回村時(shí)更是卑躬屈膝,端茶倒水地伺候著(zhù)。

徐天賜在他爸媽的熏陶下,見(jiàn)了我們也是一臉鄙夷的樣子。

我媽卻絲毫不在意,反而把我的學(xué)費拿去給他買(mǎi)玩具,買(mǎi)新衣服新鞋。

好像我們家真的虧欠了他們什么一樣。

我爸想過(guò)阻攔,但我媽每次都會(huì )把錯推到他身上,最后又拿出救命之恩來(lái)說(shuō)事。

久而久之,我爸也就麻木了,只能更加拼命地掙錢(qián)。

13

后來(lái)因為我媽一心做好事,家里的日子越過(guò)越差,甚至可以說(shuō)是揭不開(kāi)鍋了。

這正好合了舅媽的心意。

所以她和我家的來(lái)往反而緊密了些,我媽也好像從中窺到了些許規律,她可能以為是自己的善良打動(dòng)了舅媽?zhuān)谑亲龊檬略桨l(fā)積極。

可惜人家只是喜歡那種處處把我家踩在腳下的莫名其妙的優(yōu)越感。

所以我基本上可以確定,舅媽口中所謂的補課根本就是個(gè)幌子。

他們只是不愿意我這個(gè)成績(jì)優(yōu)異的侄女把他們家徐天賜比下去,存心想影響我發(fā)揮罷了。

我媽還在我耳邊喋喋不休:「晞晞,媽都答應你舅媽了,你就辛苦一點(diǎn),給天賜輔導輔導?!?/p>

「媽媽知道你成績(jì)好,這個(gè)忙你可一定要幫,要是天賜沒(méi)考上好高中,你舅媽得多傷心啊?!?/p>

「當初那件事畢竟是我們有錯在先,這次就當你替媽彌補之前的過(guò)錯,你舅媽肯定能和咱們重歸于好的?!?/p>

我冷笑一聲:「媽?zhuān)阏媸俏矣H媽?zhuān)∧悴恢牢覟榱烁呖加卸嗥疵鼏???/p>

「平時(shí)抽出時(shí)間陪你做好人好事我也認了,可是你問(wèn)問(wèn)整個(gè)村子里的人,有誰(shuí)會(huì )讓自己孩子高考前三天給別人補課?」

「他徐天賜能不能上好高中跟我有什么關(guān)系?我又是犯了多大的過(guò)錯,要犧牲自己的前程來(lái)滿(mǎn)足你做好人的愿望!」

14

我媽急了,她不自覺(jué)地提高嗓門(mén):「陳晞,你說(shuō)的都是些什么話(huà)?你現在怎么這么自私,一點(diǎn)小忙都不愿意幫!」

「你爸常年在外打工,是誰(shuí)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的,你就這么跟你媽說(shuō)話(huà)?」

「我看這個(gè)高考你也別去了,就在家好好給天賜補課,反正你是個(gè)女孩子,讀再多書(shū)也是要嫁人的。還不如找個(gè)好人家,到時(shí)候好幫襯你表弟?!?/p>

她說(shuō)著(zhù)就要把我推進(jìn)屋,準備鎖門(mén)。

下一秒。

「砰」的一聲。

門(mén)開(kāi)了,我爸風(fēng)塵仆仆地站在門(mén)口。

我媽愣了一瞬,手停在半空,訕訕收回:「你咋這么早就回來(lái)了?」

我爸沒(méi)搭理她,只是掃了一圈道:「你們在干啥?」

還沒(méi)等我媽反應過(guò)來(lái),我就搶先開(kāi)口。

「爸爸,媽媽不讓我參加高考,要我去給徐天賜補課?!?/p>

「她還要我早點(diǎn)嫁人,好幫襯徐天賜!」

我媽知道自己不占理,剛想辯駁幾句。

不料,一向對她溫柔包容的爸爸直接甩手給了她一個(gè)響亮的耳光。

我媽捂著(zhù)自己迅速腫起來(lái)的左半邊臉,癱在地上好半天沒(méi)反應過(guò)來(lái)。

我爸沒(méi)丟給她任何眼神,直接冷冷開(kāi)口:「徐小花,你真的不配當媽?!?/p>

「我累死累活也要供出來(lái)的女兒,你要讓她放棄高考,我們就離婚!」

我媽從沒(méi)有被我爸用這樣的態(tài)度對待過(guò),扁著(zhù)想哭的嘴也收了回去。

泥人都有三分脾性,她明白我爸是真的生氣了,語(yǔ)氣一下子輕柔起來(lái):「大志,我剛說(shuō)的都是氣話(huà),晞晞你也是的,怎么假話(huà)真話(huà)都分不清呢?」

「只是晞晞她舅媽說(shuō)我們家經(jīng)濟困難,讓晞晞給天賜補補課賺點(diǎn)學(xué)費,我想著(zhù)你掙錢(qián)那么辛苦,她也是一片好意嘛?!?/p>

我撇撇嘴,舅媽手里能漏出錢(qián)給我們,這件事放全村講都是個(gè)笑話(huà)。

14

但眼見(jiàn)我爸想要開(kāi)口說(shuō)話(huà)。

我直接攔住我媽靠近我爸的動(dòng)作,沖我爸眨眨眼道:「爸,你餓了吧,要不讓我媽出去買(mǎi)點(diǎn)吃的回來(lái)?」

我媽立刻揣上鑰匙出門(mén)了買(mǎi)菜去了,腳步急匆匆的,不知道是怕我爸再生氣,還是急著(zhù)跟我舅媽賠罪去了。

當然我讓她出去也有我的顧慮,我知道爸爸剛剛想說(shuō)什么。

上輩子,爸爸不知道究竟發(fā)生了什么,我也不愿意跟別人交流。

他沒(méi)辦法讓我離婚,只能掏出十萬(wàn)塊錢(qián),想要補貼我。

那是他在上班之余偷偷在不正規工地當臨時(shí)工偷偷存的血汗錢(qián),本來(lái)是給我的大學(xué)學(xué)費。

我沒(méi)要。

結果轉天,這錢(qián)就不見(jiàn)了蹤影。

一番盤(pán)問(wèn),才知道我媽把錢(qián)分成兩份,分別給了林剛和我舅舅。

好笑吧,她上趕著(zhù)把錢(qián)送給強奸自己女兒的罪人。

上輩子我爸如果有那十萬(wàn)塊,就不會(huì )因為沒(méi)錢(qián)治病,硬生生把小病拖成大病,剛滿(mǎn)四十歲就早早離世。

想到這些,我心里的怨恨更深了些。

客廳里,我爸小心翼翼地安慰著(zhù)我:「晞晞,你媽她就是那樣的人,她沒(méi)辦法改了,你別放心上?!?/p>

「爸爸會(huì )對你好的,爸爸肯定不會(huì )讓咱們晞晞沒(méi)有書(shū)讀,爸爸有錢(qián)的?!?/p>

15

我自重生以來(lái),一直冷著(zhù)一副心腸,努力保持堅強。

現在面對爸爸關(guān)切的眼神,我心中的委屈再也抑制不住,不由得撲進(jìn)他懷里痛哭起來(lái)。

爸爸輕拍著(zhù)我的背,安撫著(zhù)我,眼前暖乎乎的懷抱和前世他手指冰冷的觸感重合在一起。

我的心里滿(mǎn)是慶幸,這一次,我和爸爸,一定都要好好活著(zhù)。

我直接開(kāi)口:「爸,你和我媽離婚吧!」

我爸被自己的口水嗆到,咳了好幾聲才驚詫地看著(zhù)我:「晞晞,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shuō)什么?」

「爸,你難道不想知道我為什么會(huì )讓你在高考前回來(lái)嗎?」

是的,當初爸爸離開(kāi)家之前,我就央求他一定要在高考前回來(lái)看我。

果不其然,爸爸沒(méi)有詢(xún)問(wèn)任何緣由就答應了下來(lái)。

接下來(lái),面對我爸恍惚的臉色,我開(kāi)始講述起了我的故事,一個(gè)關(guān)于重生的故事。

怕我爸不信,我還指了指他鼓鼓囊囊的背包,「我知道你這次帶了十萬(wàn)回家……」

還沒(méi)說(shuō)完,爸爸已經(jīng)緊緊攥住了我的手,滾燙的熱淚一滴一滴砸在我的手上:「爸爸相信你,晞晞,你受苦了……」

我的話(huà)對于爸爸來(lái)說(shuō)無(wú)異于晴天霹靂,但他還是沒(méi)有絲毫遲疑地相信了我。

我的鼻尖有些酸澀,但還是強行鎮定道:「爸爸,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我的高考,我想好好考完,不被媽媽打擾?!?/p>

爸爸緊了緊握著(zhù)我的手,我知道,這是他無(wú)言的保證。

16

我媽讓我去給徐天賜補課的愿望終究還是沒(méi)有實(shí)現。

因為我爸把我關(guān)在了家里,讓我好好備考,誰(shuí)來(lái)也不給見(jiàn)。

我自重生以來(lái),難得安心地睡了幾個(gè)好覺(jué)。

我媽天天除了去照顧林剛就是往舅舅家跑,買(mǎi)各種好東西去給他們賠罪。

我和爸爸都沒(méi)管。

高考在即,孰輕孰重我們還是分得清的。

很快,我如愿去參加了上輩子未能參加的高考。

走出考場(chǎng)時(shí),夕陽(yáng)正好。

橙色的余暉落在我的肩上,爸爸在遠處舉著(zhù)一束向日葵沖我笑得燦爛。

真好啊……能夠重來(lái)一次。

17

高考后,我就帶爸爸去了醫院體檢。

目前只是輕微的胃潰瘍,并不嚴重,只要后續不要太過(guò)勞累,營(yíng)養均衡進(jìn)食就行。

這天我們剛到家,媽媽就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但到底還是被我爸之前的態(tài)度嚇到了。

只能在飯桌上小心翼翼地問(wèn)我爸:「大志,你準備啥時(shí)候回去上班呀?」

我爸板著(zhù)臉,硬邦邦地道:「你問(wèn)這些干什么,嫌我沒(méi)出去給你弟弟一家掙錢(qián)了?」

我媽見(jiàn)爸爸態(tài)度不同于往日,終究沒(méi)敢多說(shuō)什么,訕訕地閉了嘴。

高考成績(jì)沒(méi)多久就下來(lái)了,668分!

我很快收到了夢(mèng)寐以求的錄取通知書(shū)。

爸爸的身體調理得差不多了,也再次去了城里上班。

臨走之前,他還警告我媽要好好照顧我,我媽拍著(zhù)胸脯答應下來(lái)。

我看著(zhù)她喜形于色的表情,心中隱隱有些不安。

18

爸爸離開(kāi)后的第二天晚上,飯桌上。

我媽格外殷勤地給燉了排骨,還特意放在我的面前:「晞晞,你最?lèi)?ài)的冬瓜排骨湯,快吃!」

看著(zhù)她說(shuō)不清道不明的神色中暗含的期待,想起上輩子我在林剛家里莫名的困倦。

我心念一動(dòng),雙手捂住肚子。

「哎喲,我肚子不舒服,媽你先吃吧?!?/p>

進(jìn)到廁所關(guān)上門(mén)后,我險些癱倒在地。

心中怨恨更加深刻,我還有什么不明白的。

這就是我的親媽?zhuān)酁閯e人著(zhù)想啊,擔心林剛年紀大不了制不住我,特意給我下了藥再送上門(mén)去。

不一會(huì )兒廁所門(mén)就被敲響,我媽的聲音在門(mén)外響起:「晞晞,你還沒(méi)好嗎?排骨湯都要涼了?!?/p>

我指甲嵌進(jìn)肉里,卻聽(tīng)到自己的聲音平靜得可怕:「媽?zhuān)荫R上就來(lái)?!?/p>

再回桌上,我面前已經(jīng)擺上了一碗熱氣騰騰的排骨湯,我媽殷切地看著(zhù)我:「喝吧,晞晞,媽媽剛給你盛的,熱乎著(zhù)呢?!?/p>

我心下一沉,不動(dòng)聲色地望向她:「謝謝媽媽?!?/p>

我捕捉到了她臉上一閃而過(guò)的心虛,但很快她就把頭扭向了另一邊,不再看我。

我拿起自己的那碗湯,邊喝邊往廚房里走:「媽?zhuān)@個(gè)湯真好喝,我也給你盛一碗?!?/p>

到了廚房,我快速拿出了一個(gè)新碗,把我碗里的湯倒了一小半進(jìn)去了,又舀了一勺鍋里滾熱的湯混在一起,才給我媽端出去。

看著(zhù)她把整碗湯一飲而盡,我心里沒(méi)有絲毫放松,反而沉甸甸的像墜了一塊大石頭。

書(shū)友評價(jià)

  • 醉紅塵
    醉紅塵

    真的很喜歡佚名的這部小說(shuō)《打臉圣母媽媽》,它傳遞了那份我無(wú)法用言語(yǔ)表達的情感:愛(ài)你,就是見(jiàn)不到你的時(shí)候,心里有好多話(huà)想和你說(shuō);你在身邊時(shí),靜靜地靠近你,即使不說(shuō)話(huà),也感覺(jué)很好!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