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短篇 > 奇葩舅舅一家人
奇葩舅舅一家人

奇葩舅舅一家人佚名 著(zhù)

主角:方菀,王遠
有這么一對小說(shuō)主角,他們的愛(ài)恨糾葛讓你哭的肝斷寸腸,卻又讓你感到情感釋放的暢快淋漓!他們就是小說(shuō)《奇葩舅舅一家人》中主角方菀王遠。該小說(shuō)主要內容介紹:「菀菀,你們家可可還小,暫時(shí)用不上學(xué)區房,不如讓給遠兒吧,他可是我們老王家的獨苗苗,你這個(gè)當表姐的可不能小氣??!」我和老公剛買(mǎi)了房,仗著(zhù)有個(gè)扶弟魔老媽撐腰的舅舅全家就找上了門(mén),甚至賴(lài)著(zhù)不走,要求過(guò)戶(hù)給他們全家!我反手就是一個(gè)報警:“喂,110嗎?”...
狀態(tài):已完結 時(shí)間:2024-06-11 02:29:57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1

「菀菀啊,你還不知道吧?你表弟遠兒考到你們家附近的那所重點(diǎn)高中了,媽想著(zhù)你們那邊的學(xué)區房那么貴,你舅舅家也負擔不起,現在既然你這里有現成的房子,那不如你表弟住到你家去吧?!?/p>

這天一大早,我還沒(méi)醒呢,就接到了媽媽打來(lái)的電話(huà)。

什么?

媽媽這一句話(huà),直接給我嚇醒了。

我表弟王遠,從小學(xué)起就是遠近聞名的學(xué)?;熳?,別說(shuō)好好念書(shū)了,一天不打架斗毆,舅舅舅媽都得燒香拜佛。

「媽?zhuān)鷦e開(kāi)玩笑了,王遠那水平,別說(shuō)重點(diǎn)高中了,怕是連普通高中都夠嗆吧?」

我滿(mǎn)心狐疑地問(wèn)道。

「你這孩子,怎么說(shuō)話(huà)呢?」

一聽(tīng)我數落王遠的不是,媽媽當即就不高興了。

我用腳趾頭都能想出來(lái),她現在鐵定正在電話(huà)那頭翻白眼。

「算了算了,反正媽原本也沒(méi)想瞞著(zhù)你,遠兒能上這個(gè)重點(diǎn)高中,確實(shí)是你舅舅托關(guān)系找人,花了二十萬(wàn)才進(jìn)去的?!?/p>

2

二十萬(wàn)?

根據我對我那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沒(méi)夠,坑姐姐最是一把好手舅舅的了解。

別說(shuō)是二十萬(wàn)了,怕是就連兩萬(wàn)他都拿不出來(lái)。

「媽?zhuān)愀艺f(shuō)實(shí)話(huà),這二十萬(wàn)到底是哪兒來(lái)的?」我壓低眉心,語(yǔ)氣嚴肅地問(wèn)她。

媽媽卻不耐煩地選擇了回避這個(gè)問(wèn)題,老大不滿(mǎn)地質(zhì)問(wèn)我。

「行了行了,這錢(qián)哪兒來(lái)的跟你也沒(méi)關(guān)系,你就說(shuō),能不能讓遠兒去你家住吧!」

我嘆了口氣,沒(méi)再問(wèn)下去。

其實(shí)不問(wèn)我也知道,她肯定是又拿爸爸留給我們母女倆的遺產(chǎn),去貼補舅舅家了。

「這房子不是我一個(gè)人的,我得跟見(jiàn)深商量一下?!?/p>

「行,那你趕緊跟見(jiàn)深商量,商量好了馬上給我打電話(huà),我好去訂票!」

說(shuō)這句話(huà),媽媽就直截了當掛斷了電話(huà)。

我無(wú)奈爬起身,將表弟想來(lái)我家借住的事情告訴了老公。

「沒(méi)問(wèn)題啊,來(lái)唄,大家親戚一場(chǎng),總不好把人拒之門(mén)外不是?反正他一小孩兒,還能翻了天不成?」

心大的老公,滿(mǎn)口答應下來(lái)。

我直接給媽媽回了電話(huà),得到肯定的答復,向來(lái)對我不假辭色的媽媽?zhuān)豢谝粋€(gè)孝順女兒,樂(lè )呵呵地夸了我兩三句才掛了電話(huà)。

可我和老公誰(shuí)都沒(méi)有料到。

我們惦記親戚情分想幫他們一把,最終換來(lái)的卻是他們的貪得無(wú)厭。

3

兩天后,媽媽還有舅舅一家,風(fēng)塵仆仆地登門(mén)了。

他們大包小包進(jìn)了門(mén)。

舅媽就大呼小叫地把我家轉了個(gè)遍,就連我和老公的臥室都沒(méi)有放過(guò)。

「遠兒,快來(lái)跟表姐表姐夫打招呼!」

舅舅笑瞇瞇地,把王遠往我面前推了推。

可滿(mǎn)心滿(mǎn)眼只有游戲的王遠,不僅對舅舅的話(huà)置若罔聞,連看都沒(méi)看我們夫妻倆一眼,直接穿著(zhù)他那臟兮兮的球鞋進(jìn)了客廳,屁股一歪癱到沙發(fā)上,甚至還把腳踩到了茶幾上。

他的這通掃造作,直接把我和老公看了個(gè)目瞪口呆。

「誒呀,我就說(shuō)我們遠兒從小就跟他表姐最親,我沒(méi)說(shuō)錯吧?」

舅舅得意洋洋地開(kāi)口。

感情在他們看來(lái),王遠這沒(méi)素質(zhì)的行徑,原來(lái)是跟我親近的表現?

眼見(jiàn)媽媽也十分贊同的點(diǎn)點(diǎn)頭,我還是忍住了。

「你們家瞧著(zhù)挺大,怎么看來(lái)看去只有三個(gè)臥室???」

轉悠了一圈的舅媽?zhuān)罱K回到客廳,有些嫌棄地沖我問(wèn)了一句。

我當下也沒(méi)反應過(guò)來(lái),疑惑看向舅媽?zhuān)骸冈趺??難道遠兒一個(gè)人還得住兩間房?」

舅媽立刻不滿(mǎn)地嚷嚷起來(lái):「嫂子,你來(lái)之前不是說(shuō),菀菀這房子夠大,咱們全來(lái)了都住得下嗎?我和有柱可是把行李都帶來(lái)了,你可比跟我說(shuō),我倆還得再打道回府!」

什么?

他們一家都要住下來(lái)?!

「就是啊姑媽?zhuān)铱啥几瑢W(xué)們都把話(huà)放出去,我是要去大城主住大房子的,你可不能讓我丟這個(gè)臉??!」

估計是打完了一把游戲,王遠也忽然囔囔了起來(lái)。

看著(zhù)他混不吝的模樣,我真是想直接給他一個(gè)大耳瓜子!

4

我震驚看向媽媽?zhuān)瑓s見(jiàn)她望著(zhù)我的目光,居然也帶了幾分不滿(mǎn)。

「菀菀,當初不是你跟我說(shuō),你跟見(jiàn)深在上海買(mǎi)了大房子嗎?這就是你口中的大房子?怎么才三個(gè)房間?那媽跟你舅舅舅媽住哪兒?」

當初她給我打電話(huà)的時(shí)候,可是半句都沒(méi)提,他們都要住進(jìn)來(lái)啊。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媽?zhuān)艺f(shuō)的,只是小遠來(lái)我家借住,要知道您和舅舅舅媽都要來(lái),那我肯定建議你們直接在附近租房住??!」

「租房?租什么房?你這孩子眼里還有沒(méi)有長(cháng)輩?媽和你舅舅舅媽千里迢迢來(lái)看你,你就讓我們去外頭租房子???再說(shuō)了,這學(xué)區房就的房租多貴??!你舅舅哪兒能負擔得起!我看你就是存心要讓媽在你舅舅舅媽面前丟臉!」

媽媽頓時(shí)急了眼,劈頭蓋臉就給我一頓訓。

我剛要反駁,老公就拉住了我,他沖我搖搖頭,示意我不要沖動(dòng)。

見(jiàn)我不吭氣,舅媽的氣焰頓時(shí)變得更加囂張。

她十分不見(jiàn)歪地往沙發(fā)上一座,翹著(zhù)腿就開(kāi)麥了。

「嫂子,你可是答應過(guò)我和有柱的,我不管,你今天必須把這事兒給我們解決了,遠兒這眼看著(zhù)就要開(kāi)學(xué)了,可耽誤不起!」

舅舅也老大不滿(mǎn)的幫腔:「是啊姐,你可不能把我們騙來(lái)了,就不管我們一家死活了??!」

說(shuō)罷,他在舅媽身邊坐下,擺足了一副無(wú)賴(lài)像。

寶貝弟弟發(fā)了話(huà),媽媽頓時(shí)就看我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起來(lái)。

「要不這樣,」媽媽頤指氣使對我說(shuō):「反正你和見(jiàn)深掙得多不差這兩個(gè)錢(qián),要不你們一家三口出去租房子住,那這三個(gè)房間媽和你舅舅舅媽?zhuān)€有遠兒就夠住了?!?/p>

媽媽在前沖鋒陷陣,當然少不了舅舅在后煽風(fēng)點(diǎn)火:「就是,反正你們家也就一個(gè)丫頭片子,這學(xué)區房你們住著(zhù)也浪費,不如直接讓給你表弟,遠兒可是我們老王家的獨苗苗,你這個(gè)當表姐的可不能小氣??!」

我直接氣了個(gè)仰倒,他們說(shuō)得這還是人話(huà)嗎!

「媽?zhuān)‰y道我們夫妻倆的錢(qián)是大風(fēng)刮來(lái)的?這里是我家!憑什么我們一家要搬去外面??!」

我再也忍不下去,直接吼了出來(lái)。

她可是我的親媽?zhuān)?/p>

怎么能說(shuō)出這種話(huà)來(lái)?

5

可我的大吼,不僅沒(méi)讓媽媽改變主意,反而還讓她拍著(zhù)腿開(kāi)始哭天搶地。

「孩子她爸!你可睜開(kāi)眼看看吧!你這好閨女才出來(lái)幾年啊,就完全不把我這當媽的放在眼里了!我還不如當初就跟了你去,也好在現在還得受她的氣??!」

「我——」

我剛要再說(shuō)什么,老公就直接把我拉到了他身后。

他先是用眼神安撫了我,隨即才看向媽媽?zhuān)骸感∵h要上高中,身邊確實(shí)不能沒(méi)有父母陪著(zhù),這樣,反正我爸媽那邊房子大,剛好夠我和菀菀還有可可住過(guò)去,媽您就和舅舅舅媽安心在這兒住下?!?/p>

我目瞪口呆看向老公,我以前只知道他脾氣好,可沒(méi)想到他的脾氣居然能好到這個(gè)地步!

「不是,這是咱們的家!憑什么要讓給別人住??!」

我試圖讓老公改變主意,可他顯然主意已定,根本不聽(tīng)我的話(huà),反而還又把我往身后推了推。

奈何我身材瘦弱力氣小,硬是沒(méi)扛過(guò)他。

老公這話(huà)一出,媽媽還有舅舅舅媽果然露出了滿(mǎn)意的表情。

媽媽甚至還親熱的拍了拍老公的肩膀,順勢還狠狠瞪了我一眼:「看吧,這家里啊啥時(shí)候都得有個(gè)男人做主,好女婿,媽領(lǐng)你這份心意了?!?/p>

老公笑笑,倆人活脫脫一副母慈子孝的畫(huà)面。

舅舅和舅媽也從沙發(fā)上站了起來(lái),兩人都用一副「孺子可教也」的表情看著(zhù)老公。

顯然對老公的識時(shí)務(wù)不能更滿(mǎn)意了。

我氣到眼前發(fā)黑,恨不能當場(chǎng)把這房子里的所有人都趕出去!

6

「還生氣呢?」

坐上老公的車(chē),開(kāi)車(chē)去往公婆家的路上,我也就氣得不想跟老公說(shuō)話(huà)。

趁著(zhù)等紅燈的空檔,老公無(wú)奈地揉揉我頭頂,打趣我。

「她好歹是你媽?zhuān)y道你還真為了這個(gè)房子,跟你媽鬧到翻臉???」

行,也是怪我,當初沒(méi)跟他說(shuō)清楚家里的情況。

否則今天的事情也不會(huì )變成現在這樣。

「老公,你不知道,我媽就是個(gè)純純扶弟魔!」

接下來(lái)的一個(gè)小時(shí),我事無(wú)巨細地跟老公講了,從我記事起,媽媽是怎么哄著(zhù)逼著(zhù)當年還沒(méi)過(guò)世的爸爸,給舅舅買(mǎi)車(chē)買(mǎi)房幫他張羅結婚。

又是怎么在爸爸去世后挖空心思,將爸爸原本留給我的財產(chǎn),分批分次親手送到了舅舅家。

聽(tīng)完我對媽媽和舅舅的控訴,老公果然徹底傻眼了。

可能在他短短三十年的人生履歷中,還從沒(méi)見(jiàn)過(guò)這樣的奇葩!

「現在,你知道我為什么不讓他們住進(jìn)咱家了吧!」

看著(zhù)老公追悔莫及的表情,我又一個(gè)氣不打一處來(lái),更不想理他了。

「那咱們以后可怎么辦?」

老公無(wú)奈問(wèn)我。

我仰天長(cháng)嘆:「等著(zhù)看吧,以后的麻煩不會(huì )少了?!?/p>

7

我一語(yǔ)成讖。

等我兩天后因為不放心,打算回家看看,就發(fā)現我家的門(mén)鎖居然被換掉了。

我耐著(zhù)性子敲了足足五分鐘的門(mén),才等來(lái)舅媽給我開(kāi)門(mén)。

家門(mén)剛一打開(kāi),我就見(jiàn)體型比我胖了一倍不止的舅媽?zhuān)尤簧米源┝宋业乃隆?/p>

關(guān)鍵是,這睡衣還是我去念過(guò)生日時(shí),老公斥巨資給我買(mǎi)的!

我一直沒(méi)舍得穿,沒(méi)想到居然便宜了她!

「誰(shuí)讓你穿我睡衣的!」

我發(fā)出忍無(wú)可忍的大喊,狠狠一把推了個(gè)四腳朝天,緊接著(zhù)也走進(jìn)了家門(mén)。

可接下來(lái)看到的一幕。

卻只讓我眼前一陣陣發(fā)黑,恨不能就此昏死過(guò)去。

我那兩天前還潔白如新的墻壁上,多了不知多少個(gè)黑腳印。

客廳茶幾下面鋪著(zhù)的地毯,更是已經(jīng)臟的不像樣子。

還有廚房、衛生間。

都被折騰得好像颶風(fēng)過(guò)境似的一片狼藉。

家里彌漫著(zhù)嗆得人睜不開(kāi)眼的煙味兒,要不是早有心理準備,我簡(jiǎn)直都想奪門(mén)而出了。

我甚至都不敢去想,那三個(gè)臥室現在的是什么樣兒!

被推到地上的舅媽頓時(shí)扯著(zhù)嗓子尖叫起來(lái)。

正在收拾房間的媽媽聽(tīng)到聲音趕出來(lái),立馬沖了出來(lái)。

「怎么了怎么了?」

看到舅媽狼狽到底的樣子,媽媽再一次跟我急眼了:「方菀!你發(fā)什么瘋呢!桂花可是你親舅媽?zhuān)∧阊劾镞€有沒(méi)有人!」

說(shuō)著(zhù),媽媽就狠狠打了兩下我肩膀,按著(zhù)我的頭逼我給舅媽道歉。

「還杵那兒干什么!趕緊給你舅媽道歉!」

8

「她不經(jīng)過(guò)我同意,隨便穿我的衣服,還把我家糟蹋成這個(gè)樣子,憑什么讓我跟她道歉!」

我甩開(kāi)媽媽的手,怒氣翻涌地恨恨盯住好不容易才從地上爬起來(lái)的舅媽。

「就算要道歉,也該是她向我道歉!」

「你這個(gè)——」

媽媽剛要再對我動(dòng)手,反倒像一向樂(lè )于添油加醋的舅媽?zhuān)_(kāi)口攔住了她。

「好了嫂子,菀菀她肯定也不是有心的,就是一時(shí)沖動(dòng)了才推的我,你就別孩子計較了?!?/p>

我蹙眉看向笑得一臉寬容大度的舅媽?zhuān)挥X(jué)跟之前突然判若兩人的他,肚子里指不定又在釀什么壞水兒!

有了舅媽的這一打岔,媽媽果然偃旗息鼓,沒(méi)再繼續揪著(zhù)剛剛的問(wèn)題不放。

她沒(méi)好氣地剜了我一眼,又像沒(méi)事兒人似的跟我說(shuō)。

「你今天來(lái)得巧,剛好我跟你舅舅有事兒要跟你說(shuō),這樣,你現在給見(jiàn)深打個(gè)電話(huà),讓他趕緊過(guò)來(lái)?!?/p>

「你跟舅舅?」我懷疑地看看媽媽?zhuān)謷吡搜壅驹谂赃?,笑得跟朵野菊花似的舅媽?zhuān)骸改銈兿胝f(shuō)什么?為什么還非得見(jiàn)深也在場(chǎng)?」

媽媽擺擺手,不耐煩道:「讓你打電話(huà)就趕緊打,哪兒來(lái)的那么多為什么?」

說(shuō)話(huà)間,她又不滿(mǎn)地瞪了眼我,才扶著(zhù)舅媽坐下。

眼見(jiàn)媽媽一副油鹽不進(jìn)的樣子,無(wú)奈之下,我只能聯(lián)系上老公,讓他現在趕緊回家一趟。

可當舅舅和老公先后回來(lái)。

媽媽當著(zhù)所有人的面,理所當然說(shuō)出一句。

「這房子你舅舅家住得挺滿(mǎn)意,你們小兩口商量商量,哪天抽個(gè)空跟你舅舅還有遠兒去趟房管局,把這房子過(guò)戶(hù)到遠兒名下吧?!?/p>

我猛地瞪大眼睛,沒(méi)忍住從沙發(fā)上彈了起來(lái)。

9

可還不等我開(kāi)口,舅舅就舔著(zhù)個(gè)老臉說(shuō)話(huà)了:「對,我這兩天特地去周?chē)疾爝^(guò)了,你這房子小區綠化好,地段也不錯,出了門(mén)要打車(chē)還是坐地鐵、公交都挺方便,這眼看著(zhù)遠兒高中畢業(yè)上了大學(xué)就該找對象了,說(shuō)不得現在就得準備好房子,好方便他以后結婚用?!?/p>

我氣到幾乎說(shuō)不出來(lái)話(huà),可他們卻以為我不敢反對,舅媽又搖頭晃腦著(zhù)說(shuō)起來(lái)。

「對啊,我們遠兒這一表人才的,將來(lái)肯定有大把的姑娘往上撲,現在就準備好房子,也省得我和他爸再折騰,菀菀,反正你們夫妻倆掙錢(qián)厲害,不如就把這房子讓給遠兒,遠兒心里肯定記你這個(gè)表姐的好!」

不給我說(shuō)話(huà)的機會(huì ),媽媽直接贊同道。

「對,遠兒可是老王家唯一一個(gè)男孩了,這老王家傳宗接代、光耀門(mén)楣的事兒,肯定是要落在遠兒身上的,媽雖然沒(méi)本事,可你有本事啊,不僅年輕輕輕就在這種大城市立住了腳,還買(mǎi)了這種好房子,你爸要是知道了,保準也臉上有光!」

媽媽嘴上說(shuō)著(zhù)夸我的話(huà),可說(shuō)到底,她也只是想通過(guò)這些話(huà)讓我心軟,好搶走我的房子。

「菀菀,你到底只是個(gè)姑娘家,現在還成了別人家的人,但你表弟可不一樣,你要跟你媽好好學(xué)學(xué),多為咱們老王家著(zhù)想才行??!」

舅舅叼著(zhù)根煙,恬不知恥地發(fā)表著(zhù)他的高見(jiàn)。

「咱們老王家好了,你這個(gè)在婆家就也能硬得起腰板了不是?等遠兒將來(lái)飛黃騰達了,也總不會(huì )忘了你這個(gè)表姐的!」

「對對對!」

媽媽喜不勝收地接話(huà),好像已經(jīng)暢想到幾年后,王遠那個(gè)廢物走上人生巔峰的畫(huà)面,更是擅自替我做了主。

「行,那這事兒就這么說(shuō)定了,菀菀,你跟見(jiàn)深這就去準備材料,明天房管局一開(kāi)門(mén)咱們就去辦手續,至于過(guò)戶(hù)費,你也知道你舅舅家困難,這個(gè)錢(qián)你就也出了吧!」

書(shū)友評價(jià)

  • 曼陀羅
    曼陀羅

    《奇葩舅舅一家人》是作者佚名寫(xiě)的一部短篇小說(shuō),其實(shí)早就對佚名有所耳聞,但并未拜讀他的作品。今天拜讀《奇葩舅舅一家人》后,對佚名好感飆升,妥妥的路轉粉了!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