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短篇 > 窒息的家庭
窒息的家庭

窒息的家庭初學(xué)者 著(zhù)

主角:李佩,李南
初學(xué)者的這部小說(shuō)《窒息的家庭》,故事代入感很強,給人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jué),其中的喜怒哀樂(lè ),讓人感同身受。小說(shuō)《窒息的家庭》介紹:初學(xué)者的最新小說(shuō)《窒息的家庭》,是小編近年來(lái)拜讀過(guò)的最佳優(yōu)秀作品之一。整篇小說(shuō)文不加點(diǎn),一氣呵成,而且引人入勝。小說(shuō)《窒息的家庭》介紹:我叫李佩。很不幸的是,我身為一個(gè)女孩。自然是得不到家里的重視。沒(méi)人肯為我花心思,在我十九歲的人生中,我沒(méi)有感受到這個(gè)世界對我的一丁點(diǎn)愛(ài)意。...
狀態(tài):已完結 時(shí)間:2024-06-11 02:37:58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我叫李佩。

很不幸的是,在這個(gè)重男輕女的時(shí)代,我身為一個(gè)女孩。

自然是得不到家里的重視。

沒(méi)人肯為我花心思,在我十九歲的人生中,我沒(méi)有感受到這個(gè)世界對我的一丁點(diǎn)愛(ài)意。

正文

1

我在廠(chǎng)里拼命的干活著(zhù),今年我還是沒(méi)有回家。

卻一次不落的,每個(gè)月給家里轉錢(qián)。

頭一陣眩暈,我撐住了墻。

這幾天腦袋總是犯暈,這邊很難買(mǎi)到一些好用的藥,我告訴了媽媽?zhuān)墒羌依镞t遲沒(méi)有寄藥過(guò)來(lái)。

我又一次打通了電話(huà)。

「媽媽……」

接電話(huà)的是我爸。

「你媽媽快生了,忙著(zhù)呢,你個(gè)賠錢(qián)貨沒(méi)事別打電話(huà)過(guò)來(lái)?!?/p>

他說(shuō)完就掛斷了。

我盯著(zhù)電話(huà),眼神有些不聚焦,嘴唇發(fā)白。

「這樣啊……」我喃喃道。

聽(tīng)說(shuō)這次是個(gè)弟弟,果然,老天爺還是聽(tīng)到了爸媽的心聲。

給了他們一個(gè)男孩。

可老天爺為什么沒(méi)聽(tīng)到我的心聲呢?

我實(shí)在太難受了,腦袋愈發(fā)脹痛,心臟也不太舒服。

我又打給了我妹妹。

「小南,你能不能給我寄點(diǎn)藥過(guò)來(lái),這邊醫生都見(jiàn)錢(qián)眼開(kāi),藥又貴?!?/p>

或許是從小生活在貧苦家庭的原因,我或多或少都被潛移默化的摳著(zhù)錢(qián)花。

只因為家里的孩子只有我一個(gè)在賺錢(qián),妹妹還在上學(xué),爸媽還要求我每個(gè)月身上留兩百,其余都轉回家補貼,每一次打電話(huà),都是要錢(qián)。

「姐,你怎么那么矯情,藥上次不是寄過(guò)去了嗎?」

距離上次寄藥,已經(jīng)過(guò)了半年有余了,藥寄過(guò)來(lái)的也不多,我又是個(gè)身體不好的,早就吃完了。

「小南,我身體不舒服的厲害,你能不能再給我寄點(diǎn)兒過(guò)來(lái)?!?/p>

家里跟我要錢(qián)的時(shí)候,也是命令的語(yǔ)氣,要是不順著(zhù),就是一頓破口大罵,可我只是想要家里寄點(diǎn)藥而已,他們卻永遠能推三阻四。

「姐,媽媽要生了,你也知道,我要高考了,沒(méi)那么多時(shí)間?!?/p>

「又不是什么大病,至于那么矯情嗎?忍忍就過(guò)去了?!?/p>

妹妹語(yǔ)氣也硬得跟個(gè)不講理的大人似的。

「可我真的……」

許是妹妹待在爸媽身邊的時(shí)間更多,日積月累的,性格也差不多了。

我話(huà)還沒(méi)說(shuō)完,妹妹就不耐煩了。

「哎呀,行了,我要去學(xué)習了,不跟你說(shuō)了?!?/p>

「對了姐,媽生了弟弟,家里就更需要錢(qián)了,你要多打幾份工?!?/p>

說(shuō)完,她就無(wú)視我這個(gè)姐姐的話(huà),掛了電話(huà)。

我垂下手機,滿(mǎn)臉苦澀。

這就是我的家人。

他們就像是吸血鬼一樣,無(wú)止境的要錢(qián),卻不容許我回家。

我胸口一陣不適,有些喘不過(guò)氣來(lái)。

這幾天,我又多找了一份工作,一天天的連軸轉,打四份工。

凌晨?jì)牲c(diǎn)都還沒(méi)能躺進(jìn)被窩。

天色昏昏沉沉的,我只能裹緊了身上的被子。

被子也破了洞,我錢(qián)都寄給家里了,沒(méi)錢(qián)買(mǎi)新的。

我嘴唇愈發(fā)的慘白,員工宿舍里只有我一個(gè)人,靜謐的連根針掉地上都能夠聽(tīng)見(jiàn)響。

我終于忍無(wú)可忍的,將這么多年來(lái)的委屈放聲痛哭出來(lái)。

大哭除了讓我散失體力,以及身體更加艱熬,并沒(méi)能讓我輕松一些。

慢慢的,我喘息變得不規律,心跳像是要從心口噴出來(lái)一樣。

我盯著(zhù)窗外的枝頭,冷風(fēng)呼嘯著(zhù),拍打著(zhù)窗。

我想起了那年高考,我憑借自己的力量考上了某所大學(xué),卻被家里人勒令不許去。

只因為我是姐姐,而李南是妹妹,我就要放棄我的學(xué)業(yè),我的努力,開(kāi)始拼命的連軸轉工作。

人們都說(shuō),在人死前,會(huì )回望過(guò)去。

在閉上眼睛那一刻。

我腦海里,不停的播放著(zhù)以前的那些痛苦,壓抑,被大人們口中的我把你拉扯大,你得報答我們。

打的,罵的,大年夜我回家不讓我進(jìn)家門(mén),把我趕回去廠(chǎng)里干活。

直至,我心跳停止了,也無(wú)人知曉。

廠(chǎng)里的機器還在運作做,有工人因為無(wú)聊而自發(fā)挑起話(huà)題的交談聲,來(lái)來(lái)往往的腳步聲,所有人都忙的不可開(kāi)交。

沒(méi)有人發(fā)現,有個(gè)人死在了員工宿舍里。

我看著(zhù)自己垂落在床邊的手,臉色已經(jīng)死白一片,我知道,我已經(jīng)死了。

2

我身體變得輕盈,原來(lái)真的有所謂的靈魂出竅。

我朝著(zhù)家里的方向飄去,往常,我不用想都知道,回到家,肯定毫不意外的,又是一頓對我的辱罵,然后把我趕回來(lái)繼續拼命的干活。

可這一次我不用擔心了,因為我知道,他們看不到我了。

我來(lái)到了產(chǎn)房門(mén)口。

奶奶,爸爸正圍著(zhù)媽媽轉呢。

奶奶嘴里念念有詞。

「保佑保佑,我孫子一定要平平安安出生啊?!?/p>

奶奶生了爸爸還有叔叔,所謂的傳宗接代,一定要為男孩,不過(guò)都是世俗的偏見(jiàn)而已。

我一直不明白,憑什么女孩就不被重視。

媽媽前面其實(shí)也懷過(guò)一個(gè)男孩,但是很不幸,滑了。

這次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就連媽媽?zhuān)膊活欁陨淼纳踩?,拼了這一把。

可是她甘之如飴,我只是想笑。

那時(shí)我剛出生,家里早就取好了名字,叫做李佩。

其實(shí)不過(guò)是諧音賠字,賠錢(qián)賠錢(qián),也不就是他們口中所說(shuō)的,女孩就是賠錢(qián)貨。

本來(lái)家里是想要把我滑掉的,可是醫生說(shuō)那樣的話(huà),以后再孕會(huì )很困難。

所以我才有幸存活了下來(lái),看上這個(gè)世界一眼。

可是我卻很失望,還不如……當初就不要出生。

沒(méi)人肯為我花心思,我就這樣,頂著(zhù)寓意著(zhù)賠錢(qián)的佩字,活了將近十九年。

生日那天,那是我第一次知道自己的生日具體是哪一天。

爸爸去打麻將,賭博,靠的大多是手氣,老天爺站在那一邊,那一邊就會(huì )贏(yíng)。

可是贏(yíng)的人會(huì )上癮,輸的人會(huì )不甘心,想贏(yíng)回來(lái)。

那天,一直手氣都很差的爸爸好不容易贏(yíng)了一回。

手里拎著(zhù)大魚(yú)大肉回來(lái)。

到這里,我都不知道那天是我的生日。

因為我從不被允許上桌吃飯。

媽媽在房間里喂妹妹喝完了奶,他們夫妻兩有說(shuō)有笑的,可是都無(wú)視了我的存在。

我趴在小灶臺上,看著(zhù)媽媽炒肉。

這是為數不多家里會(huì )吃好肉的時(shí)光,我哈喇子都要流出來(lái)了。

媽媽看見(jiàn)我,推搡了我一下。

「去去去,別來(lái)我這里煩我?!?/p>

我就跑去爸爸那里,爸爸在「收拾」活魚(yú),把活蹦亂跳的魚(yú)變成半死不活。

我拉了下爸爸的衣角。

「爸爸,我們今晚吃魚(yú)嗎?」

爸爸嘴里叼著(zhù)煙,手上魚(yú)腥味很重,還沾著(zhù)魚(yú)的鮮血,連洗都沒(méi)有就往我臉上掐。

我被熏的眉頭一皺。

「老子今天運氣好,贏(yíng)了錢(qián),吃頓好的,老子心情好,今晚就讓李佩上桌吃飯吧?!?/p>

說(shuō)話(huà)的時(shí)候,他揚了揚脖子朝灶臺那邊喊,這話(huà)是跟我媽說(shuō)的。

這時(shí)候,家里都秉持著(zhù)夫為妻綱,我爸都開(kāi)口了,我媽也不好說(shuō)什么。

我媽想到了什么,順帶說(shuō)了一句:「也好,今天好像是李佩生日,也算是給她過(guò)了?!?/p>

那時(shí)候我才知道,那天是我生日。

盡管他們不愛(ài)我,可那個(gè)時(shí)候我還小,對于這些情感還不太懂,聽(tīng)到過(guò)生日,我還是很高興的。

可我的生日并沒(méi)能過(guò)完整,飯吃到一半,奶奶來(lái)了,看到我坐了她的位置,立刻用力的把我從椅子上推倒在地。

嘴里罵著(zhù):「死丫頭,誰(shuí)讓你上桌的,你坐地上吃就好了?!?/p>

說(shuō)完她的大屁股就坐了下去。

爸媽也沒(méi)有說(shuō)什么,沒(méi)有人站在我這一邊,后半頓飯我都是在地上吃完的,跟往常一樣。

村里人說(shuō),當時(shí)我出生的時(shí)候,奶奶是要把我送走的。

但我終究是我媽身上掉下的塊肉,她還是于心不忍,我爸則是為了長(cháng)大后的彩禮錢(qián)。

我才留在了這個(gè)家。

現在我想,我在這個(gè)家,跟送人了也沒(méi)什么區別,畢竟我連吃飯都跟畜生一樣,等他們吃剩扔地上的碗里給我的。

每當他們不順心,輕則打我,重則罵我出氣。

「我當初就不該把你生下來(lái)?!?/p>

現在,如他們所愿,我真的死了。

也不會(huì )有人為我傷心的。

3

凌晨的時(shí)候,弟弟終于出生了。

「蓉女士的家屬,恭喜,孩子安全出生,母子平安?!?/p>

奶奶和爸爸都笑出了一臉褶皺。

妹妹也早就來(lái)了,明明還跟我說(shuō)她沒(méi)時(shí)間,要學(xué)習來(lái)著(zhù),不過(guò)也都不重要了,只是我的尸體還無(wú)人知曉。

幾人圍著(zhù)弟弟和媽媽轉悠,如此的和睦融融。

又有誰(shuí)會(huì )想到,當他們享受著(zhù)弟弟的出生的同時(shí),我的尸體早已如同冰霜。

好在,同一個(gè)廠(chǎng)的宿舍室友,發(fā)現了我的死亡。

警察聯(lián)系了家里人,可他們依然不相信,甚至還對著(zhù)電話(huà)那頭辱罵。

「他媽的,晦不晦氣?老子剛生了兒子,想詐騙想瘋了吧?」

爸爸罵罵咧咧的掛了電話(huà)。

「小點(diǎn)聲,火氣那么大干啥子,別嚇著(zhù)我乖孫了?!?/p>

爸爸才收斂了起來(lái),轉而又換上了一副我從沒(méi)見(jiàn)過(guò)的笑容,去逗樂(lè )我剛出生的弟弟。

我目光看向了另一個(gè)人,從一開(kāi)始就被忽略的我妹妹李南。

她有點(diǎn)呆愣在原地,我想,她肯定是在想,爸媽為什么對她那么冷淡。

我笑了一聲,我仿佛能預見(jiàn)我妹妹將會(huì )變成下一個(gè)我了。

直到警察親自上門(mén),他們才相信了。

「送去醫院的時(shí)候,人已經(jīng)沒(méi)了,李佩是因為勞累過(guò)度,再加上身體各方面機能急速衰竭,簡(jiǎn)單來(lái)說(shuō),就是猝死?!?/p>

妹妹眼里閃過(guò)了心虛,她表情顯露了幾分不安,一時(shí)間病房里面鴉雀無(wú)聲。

可我卻沒(méi)能從他們身上看出幾分親人離世的悲傷。

我不禁苦笑,是啊,我還在抱什么莫須有的希望呢?

人啊,總是會(huì )忍不住去期待,即使到死了,也還是會(huì )受到血緣的牽扯。

「媽媽?zhuān)憬阌薪o我打電話(huà),讓我給她寄點(diǎn)藥……」

說(shuō)著(zhù),李南眼神飄忽,想到什么,又迅速硬氣了起來(lái)。

「可是我當時(shí)在學(xué)習,根本沒(méi)時(shí)間,你也知道,我下學(xué)期要高考了,這是跟時(shí)間賽跑來(lái)著(zhù)呢?!?/p>

果然,我不出意外的看到媽媽對她說(shuō):「沒(méi)事,不怪你,南南也是為了高考,高考重要?!?/p>

每每李南做錯事了,或者偷懶之類(lèi)的,都會(huì )拿要高考當借口,所有人就都會(huì )哄著(zhù)她,這些,都是我不曾有過(guò)的待遇。

明明當初我也同樣面臨高考,他們怎么說(shuō)來(lái)著(zhù)?

「不過(guò)就是一考試?有什么大不了的,文字能當飯吃嗎?」

「這就是借口,我告訴你,有這時(shí)間,你給我們家多掙點(diǎn)錢(qián)回來(lái)?!?/p>

「找個(gè)人趁早嫁了,我們也能掙個(gè)彩禮錢(qián)?!?/p>

那些話(huà)語(yǔ),余音繞梁的不停在我耳邊環(huán)繞著(zhù)。

我還是會(huì )心痛,可是不會(huì )跟以前一樣了,因為,我已經(jīng)對他們不抱任何希望了。

我只希望,下一輩子,不會(huì )在落到他們家來(lái)就好了。

媽媽靠在床頭,看著(zhù)回來(lái)的爸爸,「真是她?」

爸爸滿(mǎn)臉嫌惡,「這個(gè)賠錢(qián)貨,活著(zhù)的時(shí)候不爭氣,我這彩禮錢(qián)都沒(méi)到手呢,人就沒(méi)了?!?/p>

我聽(tīng)著(zhù),絲毫不訝異他們此刻的言行舉止,因為他們就是這樣的人,薄情自私。

我聽(tīng)著(zhù)他們罵完我。

奶奶才開(kāi)口,「醫生有沒(méi)有說(shuō)她是什么時(shí)候走的?」

「時(shí)間……和弟弟相差不多?!?/p>

奶奶神情詭異,立刻慌忙朝病房外走去。

書(shū)友評價(jià)

  • 少年多夢(mèng)不多心
    少年多夢(mèng)不多心

    讀了初學(xué)者的小說(shuō)《窒息的家庭》,讓我很是渴望一段這樣的愛(ài)情:一個(gè)人的笑印在倆人的眼眸,一份淚由兩顆心來(lái)體味。如果今生的緣由前生定,我愿用一切來(lái)?yè)Q一份真誠。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