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短篇 > 不做舔狗后,男神崩潰了
不做舔狗后,男神崩潰了

不做舔狗后,男神崩潰了巧合 著(zhù)

主角:江湛,賀笙
巧合是一位鳳毛麟角的優(yōu)秀小說(shuō)家,他的一戰成名,離不開(kāi)他的舉世之作《不做舔狗后,男神崩潰了》。本部小說(shuō)主要講述的是:我裝作聽(tīng)不見(jiàn),又說(shuō)了一遍:「我不同意,阿湛,再給我一次機會(huì )好嗎?」...
狀態(tài):已完結 時(shí)間:2024-06-11 02:52:56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我做了江湛十年舔狗。

但他白月光回來(lái)的第二天,他就迫不及待跟我提分手。

我說(shuō):「我不同意?!?/p>

眾人:「笑死,舔狗還有當上癮的?!?/p>

「這次又有機會(huì )看她如何自取其辱了?!?/p>

我裝作聽(tīng)不見(jiàn),又說(shuō)了一遍:「我不同意,阿湛,再給我一次機會(huì )好嗎?」

江湛也覺(jué)得我不能沒(méi)有他,可等他愛(ài)上我后,我立即選了別人。

1

11點(diǎn),赫茲酒吧。

遠遠的我就看到了卡座里熟悉的那撥人,江湛坐在他們中間。

我強迫自己擠出了一抹笑,越過(guò)人群,慢慢地向江湛靠近。

江湛單手擁著(zhù)我,掐著(zhù)一只煙和別人拼酒,我扶著(zhù)他的手臂,落下的煙灰不偏不倚地將我裙子燙了一個(gè)洞。

就在2小時(shí)前,我的腸胃炎犯了,打算吃了藥早點(diǎn)休息。

還沒(méi)來(lái)得及躺下,就收到江湛的短信

1小時(shí)后,赫茲酒吧。

就如他一如既往的作風(fēng),簡(jiǎn)短卻不容拒絕。

撥過(guò)去電話(huà),無(wú)人接聽(tīng)。

我不死心,又發(fā)了短信:今天可不可以不去,我有點(diǎn)不舒服。

江湛只回了三個(gè)字:十分鐘

我瞬間明了,只多給我十分鐘時(shí)間。

江湛這個(gè)人,耐心一向不多。

我痛得昏昏沉沉,再清醒的時(shí)候已經(jīng)快11點(diǎn),距離江湛給的時(shí)間遲了快40分鐘。

我拿起車(chē)鑰匙,一路疾馳。

等我坐定時(shí),已經(jīng)是臉色蒼白,江湛只是攬著(zhù)我,低聲說(shuō):

「讓我等了你一小時(shí)?」

「嗯?賀笙?!?/p>

我抬頭看他,冰冷的眸子沒(méi)有一絲同情,詢(xún)問(wèn)中帶著(zhù)一絲怒氣。

我身形一頓,索性雙手環(huán)住他的腰,忍著(zhù)隱隱作痛的胃縮在他懷里答道:「阿湛,我不是故意遲到的?!?/p>

這次,江湛居然意外地沒(méi)有立刻推開(kāi)我,只是轉過(guò)頭不再看我。

2

我貼在江湛的胸前,輕輕揉了揉我的胃,那是很多次替江湛擋酒留下的毛病。

我正出神,聽(tīng)到一陣騷動(dòng),他們又開(kāi)始了新一輪的拼酒了。

我往角落里縮了縮,祈求大家盡量不要注意到我。

跟每次一樣,一杯酒突兀地遞到我面前,來(lái)人不懷好意地笑了笑:「嫂子,一起啊?!?/p>

這個(gè)圈子里每個(gè)人都知道我是江湛的舔狗,沒(méi)人瞧得起我,可偏偏有人為了挑釁江湛,故意叫我嫂子。

果然,江湛在聽(tīng)到這句話(huà)的一瞬間,眉頭緊鎖。

我正打算擺手,那人卻不依不饒:「江哥已經(jīng)喝了一晚上,嫂子也該幫著(zhù)分擔點(diǎn)?!?/p>

我求助似地看著(zhù)江湛,后者沒(méi)有一絲動(dòng)搖,我便仰起頭一飲而盡。

剛喝完,沒(méi)想到面前又被擺了一排威士忌。

那人見(jiàn)我困惑地盯著(zhù)他,不懷好意地沖我笑了,「好心」地向我解釋?zhuān)骸附绺覀兇蛸€,他若喝不完這些威士忌,便同意讓嫂子選我們其中一個(gè)人,陪一晚?!?/p>

江湛的兄弟們都歡呼起來(lái),口哨聲不斷。

我倒吸一口冷氣,看著(zhù)江湛。

所有人都在等江湛表態(tài)

「江哥不說(shuō)話(huà)了,這回玩大了吧?!?/p>

「誰(shuí)知道呢,不就一個(gè)舔狗,我看不一定?!?/p>

「不能吧,上次有人只不過(guò)跟童菲調笑了一句,就被江哥打斷了一條腿」

「那可是江哥白月光,一個(gè)舔狗而已,怎么能和童菲比?」

「話(huà)說(shuō)童菲快回來(lái)了你知道嗎?」

「我也聽(tīng)說(shuō)了,就這幾天,我……」

我聽(tīng)著(zhù)周?chē)说母`竊私語(yǔ),害怕地攥緊了江湛的衣角,心里祈禱他千萬(wàn)不要答應,像往常一樣只當個(gè)兄弟間的玩笑就好。

我滿(mǎn)眼委屈地看向江湛,江湛在我身邊嘆了口氣:「阿笙,我也不想的,可惜你遲到了?!?/p>

隨后往后一靠,向我示意:「可以?!?/p>

我來(lái)之后江湛的酒都是我代喝,現在就更不可能替我喝酒了。

我閉了閉眼,顫抖地拿起面前的酒杯,開(kāi)始毫無(wú)章法地灌自己。

3

我聽(tīng)不到周?chē)须s的音樂(lè ),也感受不到自己的胃病。

只知道一杯接一杯地灌酒

中途好像有人來(lái)攔我,但我看不清來(lái)人。

因為怕被江湛就這樣把我輕易地賣(mài)掉,所以只能拼命地灌酒。

突然我的手腕被人抓住,是林穆,江湛的死對頭。

「江湛,差不多得了,整人也不是這么個(gè)整法?!?/p>

江湛沒(méi)看他,怒極反笑:「我竟不知,你什么時(shí)候勾搭上了林家公子?!?/p>

我沒(méi)吱聲,只是捏緊了手中的酒杯。

林穆是眾多人中唯一一個(gè)愿意在我難堪時(shí)幫我的人,我不想連累他。

突然一陣疼痛的感覺(jué)蔓延至四肢百骸,我甚至直不起身面對江湛。

我跪在原地扯了扯江湛的袖子,「阿湛,我胃病犯了,送我去趟醫院好嗎?」

說(shuō)完,我便失去了意識。

等到思緒回籠,我是被江湛車(chē)上的一陣鈴聲吵醒的。

此時(shí)外面下著(zhù)大雨,豆大的雨滴拍著(zhù)車(chē)窗,伴著(zhù)那陣熟悉的鈴聲,我瞬間寒意遍體。

那是江湛白月光童菲的來(lái)電,江湛為她設得專(zhuān)屬鈴聲。

江湛沖我偏了偏頭,「幫我接下?!?/p>

我微怔了一下,下意識想拒絕,害怕自己會(huì )再一次被江湛拋棄。

一接通,那邊傳來(lái)一陣細碎的哭聲:「阿湛,你在哪里,外面在打雷,我剛回江城,我好害怕,你來(lái)陪我好嗎?」

「好,我這就來(lái),你等我?!?/p>

江湛溫柔的聲音伴著(zhù)窗外的雷聲直擊我的心臟。

隨后剎車(chē)的巨大慣性使我重重地向后仰去,我瞬間泛起一陣惡心。

江湛扭過(guò)頭對我說(shuō):「賀笙,你自己打車(chē)去醫院吧?!?/p>

胃痛伴著(zhù)時(shí)不時(shí)的惡心讓我變得更加軟弱,我抓著(zhù)江湛的手臂,低聲懇求:「求你,別丟下我?!?/p>

外面大雨滂沱,不斷砸在車(chē)身上,發(fā)出砰砰的聲音。

凌晨三點(diǎn),又是這樣的天氣,公路上哪還有車(chē)讓我打。

江湛只是將外套脫下來(lái)披在我身上,似笑非笑地盯著(zhù)我:「別以為這樣我會(huì )心軟,你是自己下車(chē)還是要我抱你?」

下車(chē)后我盯著(zhù)江湛遠去的背影,嗤笑了一聲。

果然,童菲在你心里永遠是最重要的。

我才是那個(gè)隨時(shí)都能被拋棄的人。

我在大雨里走著(zhù),身上披著(zhù)江湛的外套,可還是從外到里都被雨澆了個(gè)透。

直到最后,我倒在了一盞路燈下。

4

這是我舔江湛的第十年,也是我們即將訂婚的前一天。

我們兩家是世交,他也是高我一級的學(xué)長(cháng)。

江湛有很多追求者,可他對誰(shuí)都淡淡的。

后來(lái)也就沒(méi)人再去招惹他,

除了我。

我天天跟在江湛旁邊,竭盡全力的對他好。

怕他胃痛,天天給他帶早點(diǎn)。

怕他翹課被退學(xué),早早等在他宿舍樓下,一遍遍給他打電話(huà)。

他打籃球我也是全程陪伴,送水送毛巾,生怕他忘記我這號人。

江湛被童菲拒絕后的每一場(chǎng)醉酒,都是我在后面收拾殘局。

最后一次,童菲要出國卻沒(méi)告訴江湛。

我找到江湛的時(shí)候,他正在異國他鄉的酒吧爛醉如泥。

酒吧發(fā)生了槍擊案,我抱住喝醉的江湛,替他擋了一槍。

后來(lái)江湛居高臨下地站在我的床邊:「賀笙,你別以為這樣我就會(huì )選擇你,你比不過(guò)童菲一根手指頭?!?/p>

我無(wú)奈地閉上了眼,繼續跟在江湛身邊做他的舔狗。

大家都說(shuō),有江湛在的地方,準能找到賀笙。

大家都以為我愛(ài)慘了江湛

可是我對江湛根本沒(méi)感覺(jué),我這么做,只想回家。

系統告訴我,我被綁定了舔狗女配的劇本。

江湛就是古早小說(shuō)里的霸道總裁。

但是,是變態(tài)版,意思是我越舔他,他越厭惡我。

而我的任務(wù),就是在走劇情的同時(shí),讓江湛厭惡我。

等江湛的怒氣值到達頂峰,拋棄我和白月光在一起,系統才能送我回家。

起初我擔心這么舔江湛,他不會(huì )對我生出好感吧。

系統告訴我,以江湛的變態(tài)程度,完全不會(huì )。

我一直不信,直到我在系統的指點(diǎn)下走了給江湛擋槍的劇情后。

我才相信,江湛就是個(gè)徹頭徹尾的變態(tài)。

于是我開(kāi)始變本加厲地舔江湛。

5

再睜眼,我躺在了醫院的病床上。

周?chē)諢o(wú)一人,抬起頭,點(diǎn)滴瓶已經(jīng)空了。

我拔了針頭,扶著(zhù)墻走到門(mén)口,隱約看到像是江湛的背影一閃而過(guò)。

等我追出去時(shí),人已經(jīng)沒(méi)了蹤影。

正當我路過(guò)服務(wù)臺打算回病房時(shí),看到了江湛的幾個(gè)發(fā)小往樓上走去,我也跟了上去。

一進(jìn)門(mén)就看到江湛的兄弟?chē)艘蝗?,林穆拄?zhù)拐躺在一旁的沙發(fā)上。

病床上躺著(zhù)童菲,江湛正握著(zhù)她的手輕聲安慰,削了蘋(píng)果一點(diǎn)點(diǎn)喂童菲吃。

見(jiàn)我推門(mén)進(jìn)來(lái),江湛不悅地開(kāi)口:「你來(lái)干什么?」

我扯出一抹笑,口氣略帶一點(diǎn)卑微:「你忘記我們今天訂婚的事了嗎?」

在江湛的白月光前提訂婚的事,不得不說(shuō),我是懂怎么激怒江湛的。

江湛盯了我兩秒,「我什么時(shí)候說(shuō)過(guò)要和你訂婚,分手倒是沒(méi)少說(shuō),怎么不見(jiàn)你同意?」

我抿了抿嘴,陪笑道:「江湛,別鬧了?!?/p>

江湛都不看我一眼,只留下冷冷的一句:「我說(shuō)了,我們分手?!?/p>

我說(shuō):「我不同意?!?/p>

眾人:「笑死,舔狗還有當上癮的?!?/p>

「江哥根本沒(méi)把她放在眼里好吧?!?/p>

「這次又有機會(huì )看她如何自取其辱了?!?/p>

我裝作聽(tīng)不見(jiàn)他們的聲音,深吸一口氣,又說(shuō)了一遍:「我不同意,江湛,再給我一次機會(huì )好嗎?」

江湛挑了挑眉,用手捏著(zhù)我的下巴,「好啊,最后一次機會(huì )?!?/p>

我呆住了,因為按照劇情,江湛當著(zhù)她白月光的面,面對我糾纏不休時(shí),應該生氣地拒絕我的。

此時(shí)我腦中的系統解釋了我的疑惑——

「檢測到攻略目標對您產(chǎn)生愛(ài)意,請盡快消除!」

「檢測到攻略目標對您產(chǎn)生愛(ài)意,請盡快消除!」

「檢測到攻略目標對您產(chǎn)生愛(ài)意,請盡快消除!」

我站在原地,手足無(wú)措。

想起了童菲還在,于是裝作一副耀武揚威的樣子看向她,「阿湛,那她是什么?」。

下一秒就聽(tīng)到童菲嬌滴滴的啜泣音。

果然,毫不意外地聽(tīng)到江湛對我說(shuō):「賀笙,我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huì )?!?/p>

「滾?!?/p>

眾人看到我被江湛如此對待,也都變得面目可憎起來(lái)。

「我就說(shuō)江哥不會(huì )選她」

「就是,江哥昨天就是為了送她去醫院耽誤了時(shí)間,童菲才受驚入院的?!?/p>

我聽(tīng)著(zhù)這些人言語(yǔ)間都向著(zhù)童菲,一時(shí)間有點(diǎn)心煩意亂。

人群中,不知道誰(shuí)說(shuō)了句:「江哥,昨天酒吧的賭約可還沒(méi)兌現呢!」

童菲眨著(zhù)無(wú)辜的雙眼笑道:「阿湛,什么賭約?」

江湛的朋友十個(gè)有八個(gè)都和童菲一伙的,不可能沒(méi)人告訴她。

我看了眼童菲,又看了眼默不作聲的江湛。

指著(zhù)沙發(fā)上的林穆說(shuō):「我選他?!?/p>

眾人瞬間唏噓不已,我腦中的系統再次提示:「恭喜宿主,江湛怒氣值已達臨界值?!?/p>

林穆是江湛的死對頭,看起來(lái)我選對了。

我整個(gè)人都沉浸在興奮里,扶著(zhù)林穆的時(shí)候,甚至沒(méi)聽(tīng)到他那句:「阿笙,你可別后悔?!?/p>

我攙扶著(zhù)林穆出了病房,回頭看了一眼江湛氣成豬肝色的臉,瞬間心情大好。

心里開(kāi)始盤(pán)算現在先利用林穆激怒江湛,等他正式和童菲在一起后,我就能回家了。

書(shū)友評價(jià)

  • 北極星下落不明
    北極星下落不明

    非常佩服小說(shuō)《不做舔狗后,男神崩潰了》的作者巧合,他雖然是一名新生代網(wǎng)絡(luò )作家。但他卻用樸素老練的語(yǔ)言、曲折精彩的故事、性格飽滿(mǎn)的角色(江湛賀笙)繪制出一部?jì)?yōu)秀巨作。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