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短篇 > 他不配
他不配

他不配佚名 著(zhù)

主角:江慕寒,連輕鸞
主角江慕寒連輕鸞源自當紅小說(shuō)《他不配》,其作者是小說(shuō)家佚名,在他的筆下,故事情節如行云流水,人物刻畫(huà)如躍紙上。該小說(shuō)內容概要:“只因為她是掌教之女,所以你便悔婚,愛(ài)了她是嗎?”我躺在血泊里,渾身被鮮血染紅,絕望的眼睛死死地盯著(zhù)面前身形俊逸的男人?!半m說(shuō)青梅竹馬,可你樣樣都比不上她,只有她這樣的女子,才配得上我?!蹦腥祟^也沒(méi)回,只是扔下一句無(wú)情冰冷的話(huà)語(yǔ),便消失在我的視線(xiàn)里。...
狀態(tài):已完結 時(shí)間:2024-06-11 02:56:38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只因為她是掌教之女,所以你便悔婚,愛(ài)了她是嗎?”

我躺在血泊里,渾身被鮮血染紅,絕望的眼睛死死地盯著(zhù)面前身形俊逸的男人。

“雖說(shuō)青梅竹馬,可你樣樣都比不上她,只有她這樣的女子,才配得上我?!?/p>

男人頭也沒(méi)回,只是扔下一句無(wú)情冰冷的話(huà)語(yǔ),便消失在我的視線(xiàn)里。

1

“連輕鸞,中品火靈根,資質(zhì)中等!”

我收回放在測靈石上的手,感激的看了一眼負責測靈根的長(cháng)老。

“小姑娘,資質(zhì)還算不錯,以后可要努力修行,不負我無(wú)極宗盛名!”

長(cháng)老微微笑了笑,開(kāi)口鼓勵道。

“慕寒哥哥,你看,我是中品火靈根啊,可以和你一起在宗門(mén)修行啦!”

我蹦蹦跳跳的跳下比武臺,跑到一個(gè)男人面前,抬起亮晶晶的眼睛看他。

“嗯?!?/p>

面前長(cháng)相俊逸的男人淡淡地看著(zhù)前方,只回答了簡(jiǎn)短的一個(gè)字。

我失落的低下頭,收回了拉著(zhù)他衣角的手。

“切,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極品金靈根嘛,資質(zhì)也就那樣,你可一點(diǎn)不比他差!”

突然,我的衣袖里傳來(lái)一陣不忿的聲音。

我苦笑著(zhù)伸手摸了摸衣袖:

“我只是中品,慕寒哥哥卻是極品,差太多了,也不怪他這樣?!?/p>

嘴上雖然這么說(shuō),但心里還是止不住地難過(guò)。

我和江慕寒,都出生在人間的貴胄人家,由于兩家是世交,我和慕寒哥哥,在很小的時(shí)候就定了親。

不是那種口頭定親,我和他的婚約,有庚帖為證,皇帝做媒,是非常正式且隆重的的定親。

我和他青梅竹馬一起長(cháng)大,又是娃娃親,按理來(lái)說(shuō),我們才應該是最親近的人,可現在,他卻對我冷淡至極,一副拒我千里之外的樣子。

是從什么時(shí)候開(kāi)始的呢?

他對我的態(tài)度瞬間變了。

應該是前一段時(shí)間,宗門(mén)派人去人間招收弟子的時(shí)候開(kāi)始的吧。

像無(wú)極宗這種修仙大門(mén)派,每隔三年便會(huì )到人間招收新弟子,而我和他,便是在那個(gè)時(shí)候被測出了有修仙資質(zhì),而給我們測試的,則是無(wú)極宗掌教之女,楚翩然。

我到現在都忘不了,楚翩然笑著(zhù)對他伸出了手:

“歡迎你到我們無(wú)極宗來(lái)!”

她好像天上的仙女一般,笑的那樣溫柔好看,仿佛她渾身都散發(fā)著(zhù)光芒,我清楚的看到,江慕寒的眼中,瞬間明亮如太陽(yáng)。

“楚翩然,極品火靈根,資質(zhì)上等!”

就在這個(gè)時(shí)候,長(cháng)老的一聲大喝,將我瞬間喚了回來(lái)。

“楚師姐果然不愧為掌教之女,這修行資質(zhì),真讓我等望塵莫及??!”

圍在比武臺周?chē)哪械茏觽?,皆是眼神狂熱的看?zhù)楚翩然。

面前的比武臺上,一身白衣的楚翩然亭亭玉立,面容高貴圣潔,不可侵犯,她聽(tīng)到長(cháng)老的話(huà),只是淡淡點(diǎn)頭,便轉身朝著(zhù)臺下走去。

“楚師姐,恭喜?!?/p>

江慕寒的手掌緊握了握,緩緩邁步上前,帥氣的臉上綻放出笑容,朝著(zhù)楚翩然拱手恭喜道。

“多謝師弟,江師弟為極品金靈根,資質(zhì)也不在我之下,日后還望努力修行,將我無(wú)極宗發(fā)揚光大?!?/p>

她見(jiàn)是江慕寒,這才臉上綻放出微微笑容,轉身和他客氣道。

“楚師姐放心,江某一定會(huì )……”

聽(tīng)到楚翩然悅耳如銀鈴一般的好聽(tīng)聲音,江慕寒臉色微微漲紅,當即就開(kāi)口說(shuō)道。

“慕寒哥哥……”

就在這時(shí),一只嫩白小手拉住了他的衣角,我從他身后鉆了出來(lái),看向面前的楚翩然:

“這位就是楚師姐吧,果然長(cháng)得國色天香,真的好像天上謫仙呢!”

聽(tīng)到我的夸獎,她黑曜石一般的眼睛移到了我的臉上:

“這位是?”

“我是連輕鸞,是慕寒哥哥的未婚妻?!?/p>

我笑著(zhù)開(kāi)口。

“果然是一對璧人,當真是合適得很?!?/p>

楚翩然先是愣了一下,緊接著(zhù)便笑著(zhù)開(kāi)口。

和楚師姐寒暄了幾句,她便離開(kāi)了。

“慕寒哥哥我們走吧,我的洞府我還不知道在……”

我一邊說(shuō)著(zhù)看向他,可下半句話(huà)卻怎么也說(shuō)不出來(lái)了。

此時(shí)的江慕寒目光癡癡的看著(zhù)楚師姐遠去的背影,手掌緊緊握起:

“我江慕寒,定會(huì )努力修行!”

“慕寒哥哥?!?/p>

我拽了拽他的衣角。

“我已經(jīng)被掌教收為了關(guān)門(mén)弟子,以后都會(huì )住在掌教峰上,和你不在一個(gè)地方,我便先走了?!?/p>

他看了我一眼,抽出衣角,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kāi)。

我愣在原地,心臟止不住的一陣抽疼,剛剛從他的眼神里,我竟清楚的看到了冷漠和疏離,還有淡淡的,厭惡?

“他,討厭我?”

我喃喃自語(yǔ)。

“唉,你個(gè)傻孩子,就看這樣子,他分明是喜歡上了那楚翩然??!”

我的衣袖中一陣蠕動(dòng),緊接著(zhù)一個(gè)男聲便傳了出來(lái)。

“可是我和慕寒哥哥青梅竹馬,感情深厚,他和這個(gè)楚翩然,總共才見(jiàn)了兩次面???”

我不理解。

“真是個(gè)傻孩子?!?/p>

喜歡上了就是喜歡上了,哪有那么多理由?

從那以后,我和江慕寒見(jiàn)面的次數越發(fā)的少了起來(lái)。

一開(kāi)始他好歹隔幾天便過(guò)來(lái)看看我,還給我帶我從沒(méi)見(jiàn)過(guò)的新奇玩意兒,可隨著(zhù)時(shí)間的推移,他來(lái)看我的次數越來(lái)越少,每次都說(shuō)忙著(zhù)修煉,便直接不過(guò)來(lái)了。

由于我每天都在思念中度過(guò),無(wú)心修煉,導致修煉進(jìn)度慢得可怕,和我一起的同門(mén)師兄弟們,早已超過(guò)了我,我竟成了最墊底的那一個(gè)。

于是在新生大比上,我成功的拿到了倒數第一名的好成績(jì)。

就連長(cháng)老都失望的看著(zhù)我:

“老夫活這么多年,第一次見(jiàn)到中品火靈根修煉成你這般模樣的,當真是開(kāi)了眼界了?!?/p>

看著(zhù)周?chē)藢ξ疑鋪?lái)的嘲諷目光,我無(wú)所謂的聳聳肩,目光卻一直在人群中搜索著(zhù),只期望能看到日思夜想的那個(gè)他。

我終于找到他了,卻是和楚翩然站在一起。

兩人郎才女貌,看起來(lái)極為登對。

見(jiàn)我的目光投向他,他竟裝作沒(méi)看到一般,微微撇過(guò)了頭。

我失望地低下了頭。

“江師弟?!?/p>

楚翩然見(jiàn)狀,輕輕開(kāi)口說(shuō)了一聲,他這才嘆口氣,和楚翩然一起朝著(zhù)我走了過(guò)來(lái)。

“中品火靈根,不應該修煉成這個(gè)樣子,你,太過(guò)憊懶了?!?/p>

一見(jiàn)面,他開(kāi)口便是責備。

我輕咬著(zhù)嘴唇,眼淚在眼眶中打轉,別人說(shuō)我也就罷了,連他也責備我。

“江師弟,她是你的未婚妻,說(shuō)話(huà)別太過(guò)嚴苛?!?/p>

楚翩然看著(zhù)我泫然欲泣的樣子,終歸是心中不忍,于是開(kāi)口勸道。

江慕寒看了看身邊的楚翩然,這才輕嘆了口氣:

“以后修煉上如果有不懂的,可以來(lái)掌教峰找我和楚師姐,你也爭點(diǎn)氣,努努力修煉,別在下次的大比上給我丟人現眼?!?/p>

我聽(tīng)到他的前半句話(huà),眼睛剛剛亮起,便被后半句打擊得體無(wú)完膚。

現在我一鳴驚人,整個(gè)無(wú)極宗都知道了掌教的關(guān)門(mén)弟子江慕寒,有個(gè)大比倒數第一的未婚妻。

就算是青梅竹馬,可能江慕寒現在也很想拋棄我這個(gè)拖油瓶吧,只可惜楚師姐認為大丈夫毀壞婚約,不守承諾,非修仙之人所為,所以為了保護他在楚師姐心中的形象,只得繼續和我糾纏在一起。

我知道,他很聽(tīng)她的話(huà),他原本根本就不想管我,只不過(guò)是因為楚師姐的一句話(huà),他便改了心意,表面上還是我的未婚夫,心里卻已經(jīng)對我厭煩,就好像我這個(gè)人的存在,就是他對楚師姐的背叛。

即便我知道是這樣,但我還是忍不住地喜歡他,很喜歡很喜歡。

沒(méi)過(guò)幾天,我便又屁顛屁顛的去找他了。

我實(shí)在是太無(wú)聊了。

整個(gè)宗門(mén)的人都在修煉,每天都是忙忙碌碌的,只有我,不思進(jìn)取,一心只想著(zhù)見(jiàn)江慕寒,而且因為大比的倒數第一名,也沒(méi)人愿意和我結交,我除了江慕寒,再沒(méi)別人了。

我剛踏上掌教峰的階梯,就看到一群人御劍飛行,朝著(zhù)山下飛去。

我清楚的看到,帶頭的,正是江慕寒和楚翩然。

“慕寒哥哥,楚師姐,你們要去哪兒???”

我站在階梯上,朝著(zhù)空中大聲喊道。

楚翩然看到是我,竟收了飛劍,輕飄飄落到了我身邊。

“連師妹,你來(lái)得正好,我正要讓江師弟去通知你,和我們一起出去執行任務(wù)呢?!?/p>

她看了看我,笑著(zhù)開(kāi)口道。

在陽(yáng)光下,她笑得那樣迷人,就連我見(jiàn)了也不由得一陣恍惚。

“師姐……”

江慕寒也落了下來(lái),他皺眉看了我一眼,聲音猶豫。

“無(wú)妨,這次任務(wù)沒(méi)有太大的危險,你保護好她即可,她來(lái)宗門(mén)這么久了,也沒(méi)有執行過(guò)任務(wù),這次正好帶她出去歷練一下?!?/p>

楚翩然輕輕拉起我的手,淡淡地開(kāi)口道。

江慕寒這次沒(méi)再說(shuō)話(huà)。

不過(guò)也是,楚師姐都發(fā)話(huà)了,他也沒(méi)有反對的道理。

我在楚師姐的飛劍上度過(guò)了一下午的時(shí)間,只因為以我的水平,還不會(huì )御劍飛行,所以只能讓楚師姐帶著(zhù)我。

到了傍晚的時(shí)候,我們終于在一個(gè)小鎮落了腳。

因為這里是人間,所以住宿不可避免的,需要錢(qián)。

“我等皆是修仙之人,豈會(huì )帶錢(qián)這種俗物?”

一個(gè)師兄在店主人面前,氣得吹胡子瞪眼。

“管你們是修仙還是修鬼啊,沒(méi)錢(qián)還想住店?沒(méi)門(mén)!”

店主人眼睛一瞪,毫不客氣的一頓謾罵。

“給你!”

滿(mǎn)滿(mǎn)當當一袋子錢(qián)幣扔到了店主人面前,我斜眼瞅著(zhù)他:

“夠不?”

面對我的豪橫,店主人立馬將錢(qián)袋收了,喜笑顏開(kāi),一個(gè)勁兒的夸我大方。

我一轉身,便看到身后一群人以一種異樣的眼光看著(zhù)我。

大概是他們都沒(méi)想到,我這么一個(gè)修仙之人,竟然還會(huì )隨身攜帶錢(qián)這種凡人才會(huì )用的東西吧。

“真是多虧了連師妹,要不是你隨身帶著(zhù)錢(qián),恐怕我們這一行人,晚上都要睡大街了呢?!?/p>

楚師姐怔了怔,隨即便笑盈盈地走上前來(lái),拉住了我的手。

我像個(gè)孩子一般,眼巴巴地看向江慕寒。

“嗯,多虧你了?!?/p>

他看了看楚翩然,這才勉強看了我一眼,語(yǔ)氣生硬的道。

即便他對我這樣疏離,能得到他的一句夸贊,我便也滿(mǎn)足了。

“這江慕寒,真是讓我惡心,你就不該出這個(gè)頭,我倒要看看,他們怎么解決這件事!”

心頭突然傳來(lái)男人說(shuō)話(huà)的聲音。

“小鳳住嘴,能幫到他,我已經(jīng)很開(kāi)心了,你就不要再說(shuō)了?!?/p>

小鳳是一只黑色小蛟龍,是我的小伙伴,是我五歲那年偷跑出去玩,結果在樹(shù)林里遇到了野獸,還是小鳳跑出來(lái)救了我,從此他便跟著(zhù)我回了家。

“哼!”

小鳳冷哼了一聲,不再說(shuō)話(huà)。

“好了,你們都先來(lái)我房間吧,晚上那妖物就會(huì )出來(lái),我們需要商討一下具體事宜?!?/p>

江慕寒微微抬高下巴,聲音淡淡。

“嗯,江師弟說(shuō)的沒(méi)錯,不管面對什么,我們都需要全力以赴?!?/p>

我抬頭看去,楚翩然被一群師兄弟?chē)谥虚g,如出世謫仙,高貴又清冷。

我亦步亦趨的跟在他們身后,進(jìn)了江慕寒的房間。

我坐在角落里,聽(tīng)著(zhù)他們商量,說(shuō)這個(gè)妖物最喜歡的便是擄走當天成婚的新娘,吸走她們體內的純陰之氣用以修煉,所以要想騙那個(gè)妖物出來(lái),就必須營(yíng)造一個(gè)成婚現場(chǎng)。

“江師兄,你和你未婚妻不都在這里嗎,你們倆來(lái)扮演新婚夫婦,最合適不過(guò)了!”

一個(gè)師弟看了看江慕寒,又看了看我,于是開(kāi)口道。

可是他的話(huà),卻換來(lái)的是所有人的沉默。

“我覺(jué)得不妥,勾引妖物的新娘必須實(shí)力過(guò)強,方能保護自身不被迫害,而她的實(shí)力……”

一個(gè)師兄看了我一眼,搖了搖頭。

“就是啊,論實(shí)力,楚師姐才是最合適的人選!”

這句話(huà)引來(lái)了所有人的附和。

“楚師姐實(shí)力在我之上,她作為新娘,一定可以順利收服妖物?!?/p>

江慕寒沉吟半天,這才出聲。

經(jīng)過(guò)一陣商討,他們決定讓江慕寒和楚翩然扮作假夫妻成婚,引妖物出來(lái)。

可是我就在這里,怎么說(shuō)也是修仙之人,實(shí)力再差能差到哪去,可他們卻還是讓江慕寒和別的女人扮演假夫妻,所有人都忽略了我這個(gè)正牌未婚妻。

說(shuō)不難過(guò)都是假的,可是我的想法,根本沒(méi)有人會(huì )在意,如果我反對,他們只會(huì )說(shuō)我不顧全大局。

入夜,江慕寒穿著(zhù)一身紅衣,靜靜地站在我面前:

“楚師姐從小長(cháng)在修仙宗門(mén),不是太擅長(cháng)裝扮自己,你從前是人間貴胄家族小姐,想來(lái)這方面比她擅長(cháng),所以,麻煩你了?!?/p>

他低頭看了我一眼,面無(wú)表情。

這是自我們修仙以來(lái),他同我說(shuō)的最長(cháng)的一段話(huà)。

沒(méi)成想卻是為了楚翩然。

我只能站在楚翩然身后給她梳妝。

她不愧是這整個(gè)無(wú)極宗男弟子心目中的女神,平日里淡妝,襯的她好像出世謫仙,而現在濃妝艷抹,卻有了別樣的韻味,實(shí)在是好看的緊。

當她身穿婚服出現在江慕寒面前時(shí),他目光癡癡地看著(zhù)她,仿佛她才是他真正的新娘,而新娘身后的我,卻被他直接無(wú)視了。

江慕寒和楚翩然假扮夫妻,拜堂,掀蓋頭,喝交杯酒,我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著(zhù)江慕寒,我清晰的看到了他眼底的歡喜和宛如波濤般洶涌的愛(ài)意。

那是他看我從來(lái)不曾有的。

妖物終于出現,師兄弟們全都一擁而上,和那九尾妖狐纏斗在了一起。

我看著(zhù)人群中配合親密無(wú)間的兩人,心有不甘,一時(shí)間不知哪里來(lái)的勇氣,竟也提劍沖了上去。

一只長(cháng)著(zhù)尖銳指甲的毛茸茸手爪狠狠拍在我的胸口,我直接倒飛了出去,這妖物真是好生厲害。

一陣柔和的靈力傳來(lái),我瞬間穩定住了身形,扭頭一看,是楚翩然。

“師妹,以你的靈力打不過(guò)它,需小心謹慎,保護好自己最為重要?!?/p>

她朝我笑了一笑,便拎劍繼續和狐妖纏斗起來(lái)。

神仙打架,屬我遭殃。

劍光滿(mǎn)天,妖氣蔓延,除了楚翩然,壓根沒(méi)人注意我。

慌亂中,一道強勁劍氣被狐妖靈活躲開(kāi),誰(shuí)知那劍氣去勢不減,竟直直地沖著(zhù)我橫掃過(guò)來(lái)。

我慌忙將靈劍恒在胸前,努力運起靈力,只希望能勉強抵擋下來(lái),不要拖別人后腿。

只可惜,那劍氣太過(guò)凌厲,以我的水平,根本抵擋不了分毫。

千鈞一發(fā)之際,從我身側猛然出現一道劍氣,二者狠狠相撞,互相抵消掉了。

我瞪大眼睛,看著(zhù)面無(wú)表情的江慕寒,低聲囁嚅道:

“慕寒哥哥,謝謝……”

“以后莫要喊我慕寒哥哥,還有,不要逞強到處亂跑,不求你能幫忙,只希望別拖我們后腿?!?/p>

江慕寒不耐的看了我一眼,手掐法訣,和狐妖戰在一處。

我目光呆呆的看著(zhù)江慕寒,心中痛的無(wú)法呼吸。

“可是我從小,就是這么喊你的啊……”

“楚師姐!”

就在這時(shí),一陣驚呼聲陡然傳進(jìn)我的耳朵,我抬眼一看,場(chǎng)中不知何時(shí)又出現了一只妖物,他竟躲藏在暗處,偷襲了楚翩然。

“是,是我們大意了,這狐妖竟然是一對夫妻,咳咳……”

楚翩然嘴角流血,臉色蒼白的躺在江慕寒的懷里。

“你先莫要說(shuō)話(huà),先把療傷丹藥吃了,這兩個(gè)妖物,就交給我來(lái)對付?!?/p>

江慕寒心疼的眼眶都紅了,他從懷里掏出一顆丹藥塞進(jìn)了楚翩然的櫻桃小口里,溫柔勸道。

“那就拜托你了?!?/p>

楚翩然看著(zhù)江慕寒,露出了一個(gè)溫柔的笑容,配上蒼白的精致臉頰,著(zhù)實(shí)讓人心疼。

接下來(lái),江慕寒勢力全開(kāi),招招狠辣,直擊狐妖要害,很快,那對狐妖夫妻便敗下陣來(lái),尤其是那只男性狐妖,也就是偷襲了楚翩然的那只,更是被江慕寒直接一劍捅穿了心臟,還將內丹給生生挖了出來(lái)。

“竟敢傷她,那就將命留下來(lái)!”

江慕寒冰寒刺骨的話(huà)傳進(jìn)了在場(chǎng)所有人的耳朵。

我的心臟狠狠一抽,那痛感,比直接給我一劍還疼。

任務(wù)終于順利完成,江慕寒抱起虛弱至極的楚翩然,轉身便御劍離開(kāi)了,看都沒(méi)看我一眼。

我可是他的未婚妻啊,他怎么能丟下我,帶別的女人走?

余下的師兄們皆是嫌棄的看了我一眼,都不想帶我回宗門(mén)。

“唉算了算了,再怎么說(shuō)也是江師兄名義上的未婚妻,如果真把她扔在這兒也不合適?!?/p>

一個(gè)身形矮胖的師兄看了我一眼,無(wú)奈的道。

我咬緊嘴唇?jīng)]有說(shuō)話(huà)。

回了宗門(mén)后,我便把自己關(guān)在了洞府內,怎么也不肯出來(lái)了。

“姑奶奶,你就讓我進(jìn)去唄,你有什么想不開(kāi)的和我說(shuō)???”

洞府門(mén)口,小鳳走來(lái)走去,一臉無(wú)奈。

“出去作甚,反正我實(shí)力低微,也幫不到別人什么,自己又不能獨立完成任務(wù),出去也是丟人現眼?!?/p>

我坐在床上雙手抱膝,眼中滿(mǎn)是淚水。

“就連我最喜歡的慕寒哥哥,現在也嫌棄我了,也對,楚師姐人又漂亮,實(shí)力又強,還是掌教之女,哪方面都比我強,選她也是應該的?!?/p>

小鳳聽(tīng)到我自暴自棄的話(huà),急了:

“胡說(shuō),誰(shuí)說(shuō)你哪哪都不如那個(gè)什么楚翩然的,你知不知道你是……”

我豎起耳朵,誰(shuí)知小鳳話(huà)說(shuō)到一半,卻又停了。

“總之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你比那楚翩然,尊貴百倍,她就是給你提鞋都不配!”

“噗!”

我忍不住地笑出聲來(lái)。

幸虧我還有小鳳這個(gè)好朋友陪著(zhù)我,安慰我。

“經(jīng)過(guò)這次的事情,我算是想明白了,靠人不如靠自己,我決定了,我要努力修煉,在下次比武大會(huì )上,我要一鳴驚人!”

我緊握雙拳,一字一字的說(shuō)道。

“好!我們阿鸞就是有骨氣!但是你能不能先放我進(jìn)去???”

小鳳垂頭喪氣的聲音響起。

洞府大門(mén)打開(kāi)了,小鳳眼睛一亮,屁顛屁顛的走了進(jìn)來(lái)。

“唉,說(shuō)是這么說(shuō),可還有半個(gè)月就又要比武了,我現在努力,也來(lái)不及了吧……”

“這次又要被慕寒哥哥嫌棄了,我在楚翩然面前,還是抬不起頭……”

想到這里,我仿佛泄了氣的皮球一般,垂頭喪氣起來(lái)。

“其實(shí),你的資質(zhì)也算是比較不錯的,堅持修煉,肯定不會(huì )比別人差?!?/p>

小鳳看著(zhù)我一副活不起了的樣子,忍不住開(kāi)口勸道。

“莫要安慰我了,這次大比就是我最后的翻身機會(huì ),如果這次表現不好,就徹底沒(méi)辦法挽回慕寒哥哥的心了?!?/p>

想到這里,我便止不住地難過(guò),眼淚又開(kāi)始在眼眶里打轉。

“其實(shí)吧,我有辦法讓你快速變強,只不過(guò)……”

小鳳看著(zhù)我傷心欲絕的樣子,沉默片刻,還是忍不住開(kāi)口。

“嗯?什么辦法,快說(shuō)!”

我猛然間抬起腦袋,眼睛亮晶晶地盯著(zhù)小鳳。

“唉,算了……”

小鳳搖搖頭:

“算算時(shí)間,也快到了,也不差這點(diǎn)兒了?!?/p>

我奇怪的看著(zhù)他,這家伙神神秘秘的,在說(shuō)什么?

“你躺好,好好睡一覺(jué),一覺(jué)起來(lái),你就變強了?!?/p>

小鳳揚起腦袋,示意我在床上躺好。

“小鳳,睡一覺(jué)就變強了?你可莫要騙我?!?/p>

我躺在床上,狐疑地看著(zhù)他。

“放心便是?!?/p>

小鳳站在床前,伸出一根蛟龍指頭便朝著(zhù)我丹田處點(diǎn)了過(guò)來(lái)。

迷迷糊糊中,小鳳的低喃聲傳進(jìn)我的耳朵:

“也不知道我這樣做,算不算違背天道啊……”

“棲鳳,你看你,這根樹(shù)枝都落花了……”

一個(gè)小女孩坐在一棵巨大無(wú)比的樹(shù)上,笑著(zhù)伸手指了指面前的樹(shù)枝。

“輕鸞,你可莫要再摘花了,再摘吾就真的禿了?!?/p>

巨大的樹(shù)木抖了抖樹(shù)身,搖晃的小女孩咯咯直笑:

“可是你身上的花我最喜歡了!”

我緩緩睜開(kāi)眼,熟悉的洞府讓我感覺(jué)到,我還在無(wú)極宗。

可是,夢(mèng)里的那個(gè)小女孩是誰(shuí),她為什么也叫輕鸞,和我名字一樣?

還有那棵看起來(lái)能貫穿天地的巨大樹(shù)木,到底是什么?

“姑奶奶,你醒了啊,感覺(jué)怎么樣?”

在旁邊瞇眼休憩的小鳳見(jiàn)我睜開(kāi)眼,趕忙爬起來(lái)問(wèn)道。

“唔,感覺(jué),丹田里面很熱,而且,我身上,有很多很多的靈力在流動(dòng)?!?/p>

我握了握拳,濃厚的火紅色靈力瞬間覆蓋在我的手上,一股恐怖至極的高溫霎時(shí)間彌漫開(kāi)來(lái)。

“小鳳!”

我瞪大了眼睛,驚駭的看著(zhù)眼前這一幕。

“你原本便是變異極品火靈根,只不過(guò)無(wú)極宗這幫蠢材,壓根看不出來(lái)罷了,那測靈石也實(shí)屬一般,所以你這個(gè)千年難遇的天才,生生被遺漏了去?!?/p>

小鳳撇撇嘴,嘲諷的道。

“所以你最近就不要出門(mén)了,尤其不要去找那個(gè)江慕寒,就安心待在家修煉即可?!?/p>

小鳳一提到江慕寒,就一臉晦氣。

“好好好,你莫要生氣,我會(huì )努力修煉的!”

我心情大好的揉了揉小鳳的腦袋,隨即便端坐在床上,閉目修煉了起來(lái)。

這一修煉便是半個(gè)月過(guò)去。

“鐺!”

一聲洪亮古老的鐘聲響起,我瞬間睜開(kāi)了眼。

“小鳳,走吧?!?/p>

我笑著(zhù)將小鳳收到衣袍里,靈劍出現在腳下,仿若一陣煙霧般,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我看啊,這次大比,頭名肯定是楚師姐?!?/p>

“哎,趙師兄,你莫不是忘了,江慕寒江師兄,可也是極品金靈根,雖說(shuō)他入門(mén)晚了點(diǎn),可是修煉天賦畢竟擺在那,修為那是一日千里??!”

“江師兄修煉天賦極為驚人,恐怕現在的修為,已經(jīng)不弱于楚師姐了吧!”

“像這般的天驕人物,就是可惜了,有那樣一個(gè)拖后腿的未婚妻?!?/p>

練武場(chǎng)下,同門(mén)師兄弟姐妹們都站在一起,低聲討論著(zhù)什么。

“名字是叫連輕鸞,據說(shuō)上次比武大會(huì ),還得了倒數第一名的好成績(jì)!”

“哈哈哈!”

“真給江師兄丟臉??!”

周?chē)艘宦?tīng),頓時(shí)笑作一團。

“別笑了,江師兄和楚師姐來(lái)了!”

就在這時(shí),一個(gè)眼神機靈的師兄看到遠處御劍而來(lái)的兩人,趕忙開(kāi)口提醒道。

“江師兄好,楚師姐好!”

見(jiàn)到二者,所有人都是微微低頭,恭敬開(kāi)口道。

江慕寒眼神淡淡,楚翩然則是露出了一個(gè)溫柔笑容,算是打過(guò)招呼了。

“咻!”

我如一陣風(fēng)般,快速靠近著(zhù)練武場(chǎng),終于,看到了那心心念念的人。

“慕寒哥哥!”

我收了靈劍,蹦蹦跳跳的到了他身邊。

“連師妹,你竟學(xué)會(huì )御劍飛行了?”

楚翩然看到我,不由得一陣訝然。

“嗯,修煉上取得了一些進(jìn)步?!?/p>

我收起笑容,聲音淡淡。

“我說(shuō)過(guò),莫要再喊我慕寒哥哥?!?/p>

江慕寒面色古井無(wú)波,看都沒(méi)看我一眼。

我垂下腦袋,心里止不住地難過(guò)。

“姑奶奶別生氣,你現在修煉天賦可比他好,論起來(lái),是他配不上你!”

衣袍里一陣鼓動(dòng),小鳳的聲音在我腦海中響起。

我點(diǎn)點(diǎn)頭,勉強笑了一下。

“每月的大比,旨在為了檢測大家的修煉進(jìn)度,以鞭策同門(mén)好好修煉,所以,同門(mén)切磋,點(diǎn)到為止,本月大比,現在開(kāi)始!”

長(cháng)老站在比武場(chǎng)上,看著(zhù)臺下烏泱泱的人群,蘊含著(zhù)靈力的聲音亮如洪鐘,在比武場(chǎng)上響徹而起。

“現在,大家可以依次上來(lái)抽簽,抽到相同數字簽的,便是切磋對手!”

長(cháng)老大手一擺,一排放著(zhù)竹簽的小木桶便出現在比武場(chǎng)上。

“張師兄,我先走一步!”

“楚師弟,我也來(lái)!”

臺下眾弟子皆飛身上場(chǎng),紛紛抽簽定對手。

“52號……”

我看著(zhù)手中的竹簽,上面寫(xiě)著(zhù)一個(gè)數字。

“我亦是52?!?/p>

站在我不遠處的一個(gè)同門(mén)師兄,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竹簽,嘴角以肉眼可見(jiàn)的速度揚了起來(lái)。

我撇了撇嘴。

說(shuō)來(lái)也正常,任誰(shuí)看到自己的對手居然是上月大比的倒數第一名,都會(huì )笑出聲來(lái)吧。

“師妹放心,師兄我定會(huì )手下留情,不會(huì )讓你輸的太難看的?!?/p>

那位師兄笑著(zhù)揚了揚手中的竹簽,話(huà)語(yǔ)中充滿(mǎn)了得意。

“那就請師兄手下留情了?!?/p>

我甜甜一笑。

我抬起頭,一眼便看到了人群中的江慕寒,長(cháng)身玉立,般般入畫(huà)。

“慕寒哥哥,你的是……”

“我之前便說(shuō)過(guò),莫要喊我慕寒哥哥?!?/p>

我小跑到他身邊,話(huà)才說(shuō)一半,便直接被他堵了回去。

“哦,江慕寒,你的是幾號???”

我忍住滿(mǎn)腹的委屈,輕咬嘴唇,還是開(kāi)口問(wèn)道。

“與你無(wú)關(guān)?!?/p>

他不耐的看了我一眼,不著(zhù)痕跡的抽出了我手中攥著(zhù)的衣袖,絲滑錦緞滑過(guò),留給我一手空。

我失落的看著(zhù)他遠去的背影,本想著(zhù)跟上,可是我的腿,卻怎么也邁不開(kāi)。

想必,他又去找楚師姐了吧。

大比順利進(jìn)行,一組又一組的師兄弟們上臺比賽,有人歡喜有人憂(yōu)。

楚師姐也上去了一次,她一出現,場(chǎng)下的大部分人瞬間便將目光轉移到了她身上,她就那么靜靜的站在場(chǎng)上,嬌軀玲瓏,氣質(zhì)出塵,如出世謫仙,神圣不可褻瀆。

面對同門(mén)師妹,楚翩然只用了一招,對面的人便直接倒飛了出去。

“師妹還是好生修煉吧?!?/p>

她笑著(zhù)搖搖頭,收起靈劍,翩然下臺。

我轉頭緊緊的盯著(zhù)江慕寒,看著(zhù)他濃烈的感情在眼底翻滾。

終于,輪到我了。

當恐怖高溫籠罩了整個(gè)練武場(chǎng)時(shí),所有人臉色都變了。

書(shū)友評價(jià)

  • 檸檬不該羨慕西瓜的甜
    檸檬不該羨慕西瓜的甜

    佚名的言情小說(shuō)《他不配》,讓情竇初開(kāi)的我深深明白:愛(ài)上一個(gè)人,才能領(lǐng)略到思念的滋味、分離的愁苦和妒忌的煎熬,還有那無(wú)休止的占有欲。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