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短篇 > 我死后,她們開(kāi)始愛(ài)我
我死后,她們開(kāi)始愛(ài)我

我死后,她們開(kāi)始愛(ài)我佚名 著(zhù)

主角:薛茗麗,洛笙
佚名是一位新生代網(wǎng)絡(luò )作家,他的男頻小說(shuō)《我死后,她們開(kāi)始愛(ài)我》,平凡中顯示出不凡的文學(xué)功底,可謂是字字珠璣。而且藝術(shù)感染力強,令人意味悠長(cháng)?!段宜篮?,她們開(kāi)始愛(ài)我》簡(jiǎn)介:在和自己最?lèi)?ài)的女人薛茗麗交換戒指時(shí),可我哥一個(gè)電話(huà),她就將我扔在婚禮現場(chǎng),為了哥哥,她提出離婚,甚至讓我捐腎,我這才明白,原來(lái)他們從一開(kāi)始便只在意哥哥不在意我,更不知道,我其實(shí)快死了...但我也真的很想知道,我死后,他們到底會(huì )變成什么樣?...
狀態(tài):已完結 時(shí)間:2024-06-11 03:08:56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在和自己最?lèi)?ài)的女人薛茗麗交換戒指時(shí),

可我哥一個(gè)電話(huà),她就將我扔在婚禮現場(chǎng),

為了哥哥,她提出離婚,甚至讓我捐腎,

我這才明白,原來(lái)他們從一開(kāi)始便只在意哥哥不在意我,

更不知道,我其實(shí)快死了...

但我也真的很想知道,我死后,他們到底會(huì )變成什么樣?

1.

我終于要如愿娶我最?lèi)?ài)的女人——薛茗麗了。

但在交換戒指時(shí),我哥洛恒特意給我發(fā)了一條信息,

上面寫(xiě)著(zhù):【弟弟,猜猜看,你最?lèi)?ài)的女人,最終會(huì )選擇陪在誰(shuí)的身邊?】

接著(zhù),薛茗麗便接到了他的電話(huà),

不知道我哥在電話(huà)那邊說(shuō)了什么,

薛茗麗一向清冷的臉色瞬間變了,不顧我和在場(chǎng)所有賓客,

穿著(zhù)婚紗便要離開(kāi)。

“你要去干什么?”我飛快拉住了她,

薛茗麗轉身,眼神中透著(zhù)躲閃“阿恒出事了,我要馬上去醫院!”

“薛茗麗,你今天非去不可嗎?”我忍著(zhù)心中閃過(guò)的鈍痛,一字一句問(wèn)她,

她眼神閃過(guò)一絲愧疚后直直看向我,“阿笙,阿恒是你哥哥,當年他是因為你才變成這個(gè)樣子的!你別鬧了,等阿恒好了,我們重新辦婚禮!”

薛茗麗甩開(kāi)了我的手,就帶著(zhù)兩邊的長(cháng)輩離開(kāi)了婚禮,

留下一眾賓客面面相覷。

我閉了閉眼,穩住了搖搖欲墜的自己。

我顫抖著(zhù)手拿起話(huà)筒,向賓客露出一抹我自以為得體的笑容;“抱歉大家,婚禮取消了,份子錢(qián)和禮物稍后會(huì )按照名單歸還?!?/p>

說(shuō)完后我便逃出了婚宴的大廳。

我在衛生間重新?lián)Q回了衣服,兄弟于懷看著(zhù)我,眼圈紅紅的。

當年,他見(jiàn)證了我和薛茗麗相處的各種甜蜜點(diǎn)滴,

現在他也全程見(jiàn)證了我的狼狽。

“阿笙……”他只叫了我的名字,便再也說(shuō)不下去了,我看得見(jiàn)他眼底有淚,

我朝他笑笑,心臟有些疼,但胃部的疼痛比心臟疼還難受。

我快死了,胃癌晚期。

早在幾個(gè)月前就覺(jué)得胃疼到難以附加,我一直以為是東西吃錯了。

醫生當初那張擔心又隱忍的表情,早就提醒我該回頭了。

可我突然覺(jué)得有一絲解脫的感覺(jué)。

胃癌的事,薛茗麗不知道。

我抱著(zhù)對薛茗麗最后一絲的期望,希望她能在這個(gè)時(shí)候留下來(lái),

只要他留下來(lái),過(guò)去的一切我都可以當作沒(méi)發(fā)生過(guò)。

可她還是為了洛恒走了。

“阿笙,我們去找薛茗麗說(shuō)清楚吧,今天明明是你和她結婚的日子,你哥哥這時(shí)候添什么亂?他分明就是不想讓你好過(guò)!當初那件事,明明就是……”

“算了于懷?!蔽艺Z(yǔ)氣中透著(zhù)一絲顫抖,連我自己都沒(méi)有發(fā)覺(jué)。

“這段時(shí)間,陪陪我吧?!?/p>

這樣一場(chǎng)鬧劇之后,我沒(méi)有回家,而是住在了于懷的家。

我不敢告訴自己的兄弟,我生病了,

但胃痛越來(lái)越強烈,我不知道我會(huì )瞞多久。

第三天,于懷沒(méi)攔住找過(guò)來(lái)的媽媽?zhuān)?/p>

直接沖進(jìn)房間就把正在睡覺(jué)的我扯了起來(lái)。

“媽?zhuān)俊眲×业睦秳?dòng)作讓我本來(lái)就疼的胃更加難受。

“你哥哥在醫院那么難受,你卻要在他難受的時(shí)候結婚,還整日不回家,洛家的教育和規矩你就是這樣遵守的嗎?”

我腦子有些眩暈,疲憊看著(zhù)眼前這個(gè)親生又陌生的人,

看著(zhù)她的嘴巴一張一合。

通過(guò)她劈頭蓋臉一陣責罵中,我這才知道,

洛恒覺(jué)得自己拖累了我的幸福,吞了藥,

給薛茗麗發(fā)了短信祝福我們,一直到剛才,洛恒才在醫院醒過(guò)來(lái)。

“薛茗麗不是過(guò)去了嗎?您還要我做什么?難道要過(guò)去和哥哥道歉,說(shuō)我結婚影響到了他恢復嗎?”

我笑了一下,“媽?zhuān)遣皇欠且屛宜?,才能彌補我對哥哥犯下的錯?”

“你心腸怎么這么歹毒?要不是你愛(ài)慕虛榮,阿恒又怎么會(huì )少一顆腎?我當初就不該生你!”

媽媽嘴中各種惡毒的詞匯從我的耳朵進(jìn)去又出來(lái),

我耳鳴越來(lái)越嚴重了,頭暈眼花,

于懷看出了我不舒服,急忙把我媽拉走,關(guān)上了門(mén)。

我媽說(shuō),我那顆腎是欠哥哥的。

洛恒是爸媽最相愛(ài)的時(shí)候生下來(lái)的,在爸媽的萬(wàn)千寵愛(ài)下,洛恒被慣壞了,

那時(shí)候家里還沒(méi)開(kāi)始做生意,爸媽給哥哥的零花錢(qián)根本不夠他花銷(xiāo),

17歲的時(shí)候,他看上了最新款的西裝,巨額數目讓他萌生了換錢(qián)的想法。

當時(shí)我才12歲,什么都不懂。

“弟弟,我給你買(mǎi)最新款的手機玩,好不好?”

那時(shí)我不知道洛恒到底在想什么,

只是覺(jué)得一向不喜歡自己的哥哥要給我買(mǎi)手機,當然興高采烈說(shuō)了聲好。

而那聲好,成了我幾乎一輩子的噩夢(mèng)。

洛恒本想去大醫院,但聽(tīng)說(shuō)大醫院不允許這樣做,

用錢(qián)心切的他,轉頭就在廁所隔板上面找了個(gè)電話(huà)號碼,

可去了之后才發(fā)現那就是個(gè)黑診所,

被那黑心診所的醫生取走了一顆腎,

如果當時(shí)不是正好有熟人經(jīng)過(guò)大醫院,看見(jiàn)洛恒猶猶豫豫,

察覺(jué)不對跟上去,洛恒可能連命都沒(méi)了。

可后來(lái)在醫院,洛恒輕飄飄一句

“爸媽?zhuān)艿鼙緛?lái)想玩那款最新款的手機,可我沒(méi)錢(qián),想到你們做生意,掙錢(qián)辛苦,就擅作主張這樣做了,你們千萬(wàn)別怪弟弟!”

洛恒在病床上哭得格外愧疚和傷心,卻讓我挨了一生中最疼的打。

無(wú)從辯解,無(wú)處伸冤。

從那以后,家中生意越發(fā)紅火,如果有洛恒想要的東西,

爸媽總是第一時(shí)間給他,更是時(shí)刻警告我“隨時(shí)讓著(zhù)他”。

只要洛恒一句身體不舒服,家人便如臨大敵。

而我也讓出了一切,更是因為他,讓出了自己喜歡了7年的女人。

2.

我從于懷家告別后去了趟醫院,回到別墅后已經(jīng)晚上了。

進(jìn)門(mén)后發(fā)現薛茗麗早就在家了,

見(jiàn)我回來(lái)迫不及待跑來(lái)一通責備:

“你怎么回來(lái)這么晚?你知道你哥哥和爸媽多擔心你嗎?”

我抬頭,定定看了她一眼,繞開(kāi)他去拿杯子吃藥。

我一點(diǎn)點(diǎn)把藥倒出來(lái),一顆顆吃著(zhù)。

看我沒(méi)什么反應,薛茗麗愣了一下,輕輕抱住我的腰。

“阿笙,我知道今天把你丟在婚禮現場(chǎng)是我不好,但那是你哥哥,而且你哥哥當年為了你的事情沒(méi)有了腎,對他的傷害還很大,這是欠他的,知道嗎?”

薛茗麗語(yǔ)氣雖然溫和,但透著(zhù)不容置疑,像篤定我不會(huì )拒絕一般。

“薛茗麗?!蔽野阉旁谖壹缟系氖帜昧讼聛?lái),

這樣的動(dòng)作讓她一愣,“分手吧?!?/p>

她眼里閃過(guò)了一絲不可置信和迷茫,緊接著(zhù)她笑了笑。

“阿笙,我說(shuō)過(guò)了,現在別和你哥哥爭,大不了下周我補給你一個(gè)婚禮不就行了?你——”

“我說(shuō),我們分手?!蔽掖驍嗔怂脑?huà)。

“薛茗麗,你若是不愛(ài)我,大可以痛快解釋清楚,也好過(guò)我在你身上浪費那么長(cháng)時(shí)間,我的確斗不過(guò)洛恒,可你憑借他一面之詞就否定了我的所有,薛茗麗,你配不上我這么多年對你的愛(ài)?!?/p>

我悲哀的笑了笑,打開(kāi)了她抓著(zhù)我的手,

我眼前一片模糊,胃在這時(shí)又開(kāi)始劇烈疼痛。

“你又在鬧什么???”薛茗麗皺眉企圖打斷我,我輕輕揚了揚手。

“薛茗麗,我不要你了,洛恒不是喜歡你嗎?我給他就是了?!?/p>

“我今晚搬出去,從此以后你,還有洛家,再與我無(wú)關(guān)?!?/p>

薛茗麗愣了很久,才知道原來(lái)我不是在開(kāi)玩笑。

“洛笙,能不能別再胡鬧了?我都說(shuō)了對不起了,你還想怎么樣?我是在幫你還債你懂嗎?如果你哥哥在這時(shí)候出了什么意外,你以后能好過(guò)嗎?”

“幫我還債,還到你們兩個(gè)人共喝一個(gè)奶茶吸管,還到兩個(gè)人住在一起,是嗎?”我輕輕的問(wèn)她,突然覺(jué)得眼前這個(gè)我愛(ài)了那么多年的女孩兒好陌生。

“我什么時(shí)候和他共用一個(gè)吸管,住在一起了?洛笙,不要無(wú)理取鬧行嗎?你哥哥才吞了藥,他禁不起再次打擊了,如果你在之前聽(tīng)叔叔阿姨的,聽(tīng)我的把腎捐給你哥哥,哪里還有后面這些事情?”

薛茗麗正說(shuō)著(zhù)時(shí),手機響了,電話(huà)里傳來(lái)了我媽焦急的聲音。

“麗麗啊,洛恒在念著(zhù)你的名字!”

薛茗麗看都沒(méi)看我一眼,掛掉電話(huà)后奪門(mén)而出,聽(tīng)著(zhù)別墅大門(mén)關(guān)上的聲音,

我緩緩蹲下身,極力忍住涌上喉嚨口的腥甜,看著(zhù)手機里洛恒很早發(fā)來(lái)的照片。

那是一張用兩人相擁的圖片,和奶茶圖片拼在一起的照片,

上面還有配文:【你退出吧,洛笙!】

上面的口紅印,刺眼到極致。

看,一個(gè)不被愛(ài)的人,哪怕在他離開(kāi)之時(shí),

別人都只他在胡鬧,卻能被一個(gè)不缺愛(ài)的人反復踐踏。

我從16歲時(shí)就開(kāi)始暗戀薛茗麗了,

那時(shí)候她也是個(gè)呆頭鵝,給我買(mǎi)男生都喜歡的東西,用一雙亮晶晶的眼看著(zhù)我。

但聽(tīng)說(shuō)了洛恒的事后他就變了,

薛家信佛,薛茗麗也心善,從那之后起,她事事以洛恒為先,

哪怕洛恒故意找我茬,她也會(huì )蹙著(zhù)眉頭,手里捻著(zhù)一串佛珠,

像我父母那樣苦口婆心讓我讓著(zhù)自己的哥哥。

洛恒身體不好,但他可以讓薛茗麗陪她去樂(lè )園,

更是將去玩的照片po在網(wǎng)上,時(shí)間一長(cháng),

他和薛茗麗成了粉絲眼中最羨慕的一對。

可從頭到尾 ,我做錯什么了呢?

離開(kāi)薛家的當天晚上,我看了看洛恒的朋友圈,

發(fā)現他將薛茗麗和他十指相扣的照片po發(fā)了出來(lái),還發(fā)了文案:

我有在好好康復,因為我知道我喜歡的女孩 ,一直在等我!

底下,很多人評論祝福,也有人表示兩人登對。

而我愛(ài)的爸爸媽媽?zhuān)麄冊谠u論區中回復:

【希望我的好兒子快快康復,康復以后帶你去吃你最?lèi)?ài)的澳龍,去帶你看最喜歡的大海?!?/p>

還有我愛(ài)了7年的女人,她也在評論區中回復著(zhù):【早日康復,我會(huì )一直等你?!克麄兩踔林?,薛茗麗是我的對象。

我笑了笑,注銷(xiāo)了賬號卸載了軟件,刪掉了洛家薛家所有人的聯(lián)系方式。

我胃癌的事情還是沒(méi)瞞住于懷,

他硬是逼問(wèn)我才得知了答案,錘著(zhù)墻,肩膀顫動(dòng)了好久,

才擦干了眼淚轉頭看向我,

“為什么所有不公平的事情都在你身上?可你明明是無(wú)辜的??!”

其實(shí)我知道洛恒這么討厭我的原因。

大概是我從小聽(tīng)話(huà)乖巧,并且從沒(méi)讓父母操心過(guò),更沒(méi)提過(guò)什么要求。

可洛恒當時(shí)是怎么說(shuō)的呢?

他說(shuō):“你那副聽(tīng)話(huà)的樣子真讓我惡心,可那又怎么樣?一想到你愛(ài)的人在我身邊,你是不是覺(jué)得恨極了?我就是要讓大家討厭你,我才是洛家最重要的存在!”

事實(shí)證明,我爭不過(guò)洛恒,我也沒(méi)辦法得到父母的愛(ài)。

可我也在好奇,我好奇我死之后,他們會(huì )有什么感受?

3.

我的病情越來(lái)越嚴重,于懷不死心帶著(zhù)我到處治療,每天吐出來(lái)的血越來(lái)越多,耳邊越來(lái)越重的嗡鳴聲,醫生搖搖頭提醒于懷,就這兩天了。

我讓于懷帶我去看海,這是我最后的遺愿了。

小時(shí)候想看海時(shí),他們只帶走了洛恒,

卻對我說(shuō):“阿笙,哥哥身體弱,他想去看看海,下次,下次我們一定帶你去,好不好?”

之前和薛茗麗在一起時(shí),

我也曾提出過(guò)讓薛茗麗陪我去看海,

薛茗麗卻帶著(zhù)幾分責備看著(zhù)我,說(shuō)“你哥哥都那么不舒服了,你卻想去看海?阿笙,別讓你的家人操心好嗎?”

他們用著(zhù)最是輕飄的言語(yǔ),一遍遍打擊著(zhù)我向往自由的心。

因為他們知道我最是堅強,什么事情都可以消化掉的。

電話(huà)在這時(shí)候想起,我躺在床上實(shí)在是沒(méi)有力氣,只能讓于懷給我接。

“阿笙,你現在在哪里?”電話(huà)那頭,傳來(lái)了薛茗麗焦急的聲音。

“你要干什么?”于懷冷聲問(wèn)道。

“阿笙,我知道你在旁邊,別再置氣了,回來(lái)吧,醫生說(shuō)你哥哥的身體因為少了顆腎越發(fā)虛弱了,阿笙——”電話(huà)被搶過(guò),媽媽的聲音在電話(huà)那邊響起,

“洛笙,你今天就算是死了也得過(guò)來(lái)給我捐腎!他是你哥哥,這是你欠他的!”

你們瘋了嗎?捐了腎,阿笙也就少了一顆腎,阿笙的身體就不是身體嗎?”

于懷帶著(zhù)哽咽聲憤怒咒罵著(zhù)。

“于懷,電話(huà)給我吧?!蔽柑鄣梦铱殳偭?,但我這時(shí)候除了忍著(zhù)別無(wú)其他選擇。

“薛茗麗?!毖惵?tīng)到我的聲音之后欣喜了片刻,

“阿笙!你生病了?聲音聽(tīng)起來(lái)有氣無(wú)力的?”

“薛茗麗,是不是就算我死了,你們也要讓我捐腎給洛恒?”

“阿笙,就當我求你了,聽(tīng)話(huà),把腎捐給你哥哥吧?”

“做夢(mèng)!”我掛掉了電話(huà),光是這幾句話(huà),就耗費了我全部的力氣。

快了。

時(shí)間快到了……

我終于如愿去看了海,海很藍,沙灘上的人曬著(zhù)太陽(yáng),歡聲笑語(yǔ)。

于懷的手機鈴聲一直響,他一直掛,臉上還有著(zhù)憤怒的神色。

“怎么啦?”我問(wèn)他。

于懷張了張嘴,沉默半天,“你爸打的電話(huà)?!?/p>

我無(wú)言,拿過(guò)了手機。

“洛笙,你哥哥在醫院里面生死難料,你卻在外面玩得開(kāi)心,你有沒(méi)有半點(diǎn)羞恥心和孝心?你哥哥需要腎源,你是他親弟弟,給我滾過(guò)來(lái)捐腎!”

我看著(zhù)面前的海,看著(zhù)天上飛著(zhù)的、自由自在的海鷗,沉默了好久,突然覺(jué)得好像有什么東西放下了一樣。

“好,我捐?!?/p>

“阿笙,你他媽瘋了嗎?”于懷紅著(zhù)眼罵我。

“你早點(diǎn)像這樣懂事不就好了?”

爸爸聽(tīng)見(jiàn)我同意捐腎之后,聲音也緩和了一些,

“那你趕緊來(lái)醫院吧,等你給哥哥捐了腎之后,你以后可以陪哥哥一起看海,你們也可以回到以前要好的時(shí)候,這樣難道不好嗎?”

我沒(méi)有任何回應掛掉了電話(huà),

喉嚨一股腥甜沖上來(lái),血吐了我一身,眼前陷入一片黑暗。

第二天,于懷將我轉入了洛恒那個(gè)醫院,在檢查期間醫生一再問(wèn)我是否要捐,

因為我的癌細胞已經(jīng)擴散到不可挽回的底部,

如果同意捐腎,我將沒(méi)有任何活路。

我同意了,沒(méi)有一絲猶豫,整個(gè)過(guò)程,只有于懷陪著(zhù)我。

進(jìn)手術(shù)室前,于懷嚎啕大哭,我笑了笑安慰他。

“行了于懷,別像個(gè)娘們兒似的,那個(gè)東西,還在你那兒?jiǎn)???/p>

于懷哭紅了的眼看著(zhù)我,良久,才輕輕點(diǎn)頭。

是時(shí)候了。

是時(shí)候送給他們這個(gè)禮物了……

我帶著(zhù)這樣的想法,眼前再次陷入了黑暗。

我再次睜開(kāi)眼時(shí),發(fā)現眼前一片刺眼的白,我在醫院的病房中。

醫生朝于懷搖搖頭,表情很沮喪,我明白我已經(jīng)進(jìn)入了彌留期。

于懷眼睛通紅一邊痛哭看著(zhù)我。

“阿笙……”于懷想暖一下我的手,可我渾身都是管子,他都不知道從何下手。

我想謝謝于懷,可我再也沒(méi)有力氣了。

這樣的話(huà),我是不是就可以解脫了?像海上的海鷗一樣?

好困啊……這下,可以睡個(gè)好覺(jué)了……

2023年12月9日,洛笙搶救無(wú)效去世,年僅24歲。

書(shū)友評價(jià)

  • 淡淡的蛋疼
    淡淡的蛋疼

    喜歡佚名很久了,更喜歡他的這部小說(shuō)《我死后,她們開(kāi)始愛(ài)我》,它讓我明白:最浪漫的事是,遭遇風(fēng)雨考驗后,還能與愛(ài)人牽手夕陽(yáng)。經(jīng)歷磨難后,仍和愛(ài)人細數滄桑,兩個(gè)人肩并肩,相互依伴。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