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言情 > 滿(mǎn)級大佬靠玄學(xué)爆紅娛樂(lè )圈
滿(mǎn)級大佬靠玄學(xué)爆紅娛樂(lè )圈

滿(mǎn)級大佬靠玄學(xué)爆紅娛樂(lè )圈奐楚 著(zhù)

主角:傅寧鳶,秦妄知
近來(lái),在小編閱讀的眾多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中,唯獨對小說(shuō)《滿(mǎn)級大佬靠玄學(xué)爆紅娛樂(lè )圈》寵愛(ài)有加,該小說(shuō)由作家?jiàn)J楚編寫(xiě),主角分別是傅寧鳶秦妄知,主要講述的是:作為玄門(mén)第一人,傅寧鳶竟然穿越了!她穿成了古早霸總文里才會(huì )出現的惡毒女配,開(kāi)局還撞上名場(chǎng)面?!耙话偃f(wàn),離開(kāi)我兒子?!卑钥偰赣H鄙夷地道。傅寧鳶看了眼命不久矣的貴婦人,利索地收下支票,甩下一張‘鬼畫(huà)符’,道:“買(mǎi)命錢(qián),收了?!薄鳛閵蕵?lè )圈毫無(wú)底線(xiàn)的‘蹭’神,傅寧鳶臭名昭著(zhù),人人厭惡??蓮乃诰C藝節目里算漏無(wú)疑后,風(fēng)向突然變了。...
狀態(tài):連載中 時(shí)間:2024-06-18 13:45:28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走吧?!备祵庿S道。

“???”冉哥一時(shí)沒(méi)反應過(guò)來(lái)。

“你不是來(lái)接我的嗎?”

“怪不得你沒(méi)讓司機送你,原來(lái)連我會(huì )來(lái)找你你都算到了!”冉哥驚嘆。

傅寧鳶聞言瞥了他一眼,像是在看個(gè)大傻子一樣。

她只是比較了解他的性格而已。

等到兩人離開(kāi)之后,轉角處才又走出兩個(gè)偷聽(tīng)的人來(lái)。

“她居然還偷藏了一張不賣(mài)給我!”周謹言控訴道。

裴言澈一時(shí)無(wú)語(yǔ),嘆了口氣,問(wèn):

“最近你家有沒(méi)有投資什么綜藝?”

“你要介紹資源給她?”

“老爺子讓我護著(zhù)點(diǎn)兒?!迸嵫猿旱?。

“要我說(shuō),你干脆直接把人給娶了算了!不是有句老話(huà),叫什么救命之恩無(wú)以為報,唯有以身相許嗎?這樣的老婆,娶回家絕對穩賺不賠!”周謹言舊事重提。

裴言澈聞言,沒(méi)再放任他繼續說(shuō)下去,而是神色嚴肅地看向周謹言。

“怎、怎么了?”周謹言被看得毛毛的。

“對別人放尊重些。少沾娛樂(lè )圈那些臭習慣!她是人,不會(huì )物品?!迸嵫猿簢烂C地道。

周謹言知道裴言澈雖然性子清冷,但卻從來(lái)不搞歧視那一套,相反,他看似不好接觸,但卻比娛樂(lè )圈那些資本家們要尊重演員這個(gè)職業(yè)。

“知道了?!敝苤斞缘?。

裴言澈這才拾級而下,往外走去。

周謹言欲言又止地看著(zhù)裴言澈的背影,跟了幾步還是沒(méi)忍住問(wèn)道:

“她被人欺負你讓我替她出頭,知道宴會(huì )廳晚上打不到車(chē)還準備讓我送她,這么貼心,真不是對她有意思?”

“我對男女之事沒(méi)興趣,你難道不知道?”

周謹言摸了摸鼻尖。

他當然知道,但……萬(wàn)一呢?身為裴家家主,他不可能真的做到終身不娶。

相比商業(yè)聯(lián)姻,他更希望裴言澈能夠找個(gè)自己喜歡的人。

“那你覺(jué)得她美嗎?”周謹言問(wèn)。

裴言澈點(diǎn)頭。

“那你覺(jué)得她性格怎么樣?”

“愛(ài)憎分明,挺好?!?/p>

“那你覺(jué)得她有什么缺點(diǎn)嗎?”

“演技差?!?/p>

“……”周謹言一口氣憋在胸口處。

找老婆要演技干嘛?

在床上欺騙自己?jiǎn)幔?/p>

周謹言覺(jué)得他有必要助攻一下。

既然裴言澈不討厭她,甚至還隱隱對她有幾分欣賞,那他就勉為其難地撮合撮合這兩人吧。

……

傅寧鳶不知道周謹言心里的小九九。

不然在接到那個(gè)旅行綜藝邀請的時(shí)候絕對不會(huì )同意參加。

她在回家路上又向冉哥探聽(tīng)了不少關(guān)于玄門(mén)的消息。

“阿姨經(jīng)常到處跑著(zhù)上香的話(huà),有去過(guò)星辰觀(guān)嗎?”她問(wèn)。

“星辰觀(guān)?”冉哥幾乎沒(méi)有任何猶豫地搖頭,道:“沒(méi)聽(tīng)說(shuō)過(guò)?!?/p>

“那阿姨平時(shí)都去哪里上香?”

冉哥報了幾個(gè)觀(guān)名。

她一個(gè)都沒(méi)聽(tīng)說(shuō)過(guò)。

短短兩百年的時(shí)間,當初香火鼎盛的星辰觀(guān)怎么可能會(huì )毫無(wú)蹤跡了呢?

就連星辰山的信息她都沒(méi)在網(wǎng)上查到。

“那個(gè)地方對你來(lái)說(shuō)很重要嗎?”冉哥從后視鏡看到傅寧鳶凝重的表情,問(wèn)。

“嗯,非常重要?!?/p>

“那我托我媽下次上香的時(shí)候向老師傅打聽(tīng)打聽(tīng)?”冉哥問(wèn)。

“謝了,冉哥?!?/p>

“謝什么!你怕是不知道這一張符箓在外面能賣(mài)多少錢(qián)!”

傅寧鳶:……

她總不能說(shuō),徐冉會(huì )倒霉是去了她那里,才會(huì )差點(diǎn)一屁股坐在小鬼臉上吧。

等回到家后,傅寧鳶仍然沒(méi)有將三個(gè)小邪祟放出去,哄了他們幾句,就去衛生間泡澡去了。

雖然沒(méi)有以前在星辰山的木桶舒服,但勝在方便。

她半躺在浴缸里,一邊喝著(zhù)杯紅酒,一邊刷起了手機。

既然決定要繼續以‘女演員’的身份去工作、生活,那她就絕對不允許自己還是原來(lái)那個(gè)樣子。

有神識未歸位前的記憶,傅寧鳶使用起這些現代設備也不會(huì )手忙腳亂。

很快,她就在微博上刷到了不少關(guān)于她的消息。

比如——

【傅寧鳶片場(chǎng)耍大牌,十八線(xiàn)小演員被打?!?/p>

【傅寧鳶演技太爛了,能不能好好做個(gè)花瓶別演戲了!】

【嘔,只會(huì )倒貼和舔男人,真丟我們女人的臉!滾出娛樂(lè )圈行不行?】

總之,看了幾十條營(yíng)銷(xiāo)號、公眾號關(guān)于她的訊息,沒(méi)有一條不是罵她的。

傅寧鳶泡了大半個(gè)小時(shí),剛準備把手機放到一旁起身,卻看到一條熱度嗖嗖嗖上漲的微博。

【啊啊啊,FNY太帥了!今晚去參加了個(gè)慈善晚宴遇到了FNY和QJY,她本人和傳聞完全不一樣!超A!怒罵渣男,我爽了!】

只有這么一條關(guān)鍵信息很模糊的博文。

甚至沒(méi)有貼上視頻。

可下面的評論都已經(jīng)大幾千條了。

可想而知,傅寧鳶的黑粉數量有多龐大。

她點(diǎn)開(kāi)評論區。

【她跪舔秦總的事情誰(shuí)不知道?你這話(huà)三歲小孩都不信?】

【她全身上下哪一個(gè)細胞能和A有關(guān)?蹭神除了蹭怕是連生活都不能自理吧!】

【渣男?人家秦總都說(shuō)了不認識她,怎么就成渣男了?因為不和她好,就是渣男?】

【嘖嘖嘖,傅寧鳶的宣傳外包了?這次的團隊不行啊,洗的也太明顯了!】

【我今天也在,只能說(shuō)太帥了!不在場(chǎng)的人根本想象不到有多爽!而且,ZL也太真人不露相了,沒(méi)想到她居然是個(gè)小三!】

【ZL?不會(huì )是我想的那個(gè)吧?之前傅寧鳶公開(kāi)承認過(guò)的娛樂(lè )圈唯一的朋友?當初她不是因為這個(gè)低情商發(fā)言被罵得很慘嗎?怎么ZL還背叛她了?】

鄭嵐是小三的這個(gè)評論一出現,頓時(shí)就將這條微博的熱度推向了一波高潮。

鄭嵐的粉絲怎么能忍受自家正主被人說(shuō)是小三?

于是,這條微博下面不只有傅寧鳶的黑粉在罵,還有鄭嵐的粉絲在不停加入,直接給罵上了微博熱搜榜。

然后……

剛寶貝地把平安符放在胸口打算安詳入睡的冉哥突然就被團隊的人一個(gè)電話(huà)給叫了起來(lái)。

冉哥:???

果然!

他就不該放任傅寧鳶一個(gè)人去參加慈善晚宴!

另一邊。

裴言澈剛回到家就接到了老爺子的電話(huà)。

電話(huà)里,老爺子把他罵了個(gè)狗血淋頭,說(shuō)裴言澈放著(zhù)他的救命恩人不管,是不肖子孫。

裴言澈:……

書(shū)友評價(jià)

  • 年華似流水
    年華似流水

    拜讀了小說(shuō)《滿(mǎn)級大佬靠玄學(xué)爆紅娛樂(lè )圈》,才知道什么是經(jīng)典!作者奐楚構思精巧,主題新穎別致,情感發(fā)展含蓄曲折,主角傅寧鳶秦妄知兩條不同人生軸線(xiàn)平行、交錯并互文。在此,瘋狂為奐楚打CALL。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