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言情 > 鳳凰令
鳳凰令

鳳凰令桃林吹雪 著(zhù)

主角:溫蘊,霍宴
《鳳凰令》是作者桃林吹雪的一部最新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口碑頗豐,值得大家一讀!小說(shuō)《鳳凰令》主要講述的是:前世,她眼盲心盲,自愿為他奉上自己的一切。原以為能等來(lái)他的風(fēng)光迎娶。最終等來(lái)的卻是全家滅門(mén),國土成殤。重來(lái)一次,她決心登上那最高處,手持?zhù)P凰令,讓他此生都只能如螻蟻一般,卑微地匍匐于她腳下。至于那個(gè)鮮衣怒馬的少年將軍,她將用一生來(lái)償還他前世的深情。...
狀態(tài):連載中 時(shí)間:2024-06-18 13:54:29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等洛少淵走得沒(méi)影,甄靈茹極自然牽起溫蘊的手朝前走。

這讓溫蘊心中軟軟的,便又牽掛起甄靈茹不久后會(huì )遇害的事情來(lái)。

不過(guò)可惜的是,時(shí)間已經(jīng)過(guò)去太久,她根本記不起來(lái)事發(fā)在哪一日。

只好牢牢握著(zhù)她的手鄭重開(kāi)口:“夏日漸深,甄姐姐睡覺(jué)時(shí)一定要關(guān)好門(mén)窗,破月殿后面就挨著(zhù)冷宮,時(shí)常會(huì )有老鼠鉆洞爬過(guò)來(lái)?!?/p>

“可嚇人了?!?/p>

甄靈茹見(jiàn)溫蘊說(shuō)的時(shí)候小臉掉下來(lái),看起來(lái)真像那么一回事。眉毛就皺了起來(lái):“怎的還有這樣的事情?明兒便要和這邊的女官說(shuō)一說(shuō),讓人來(lái)修繕?!?/p>

溫蘊無(wú)奈道:“姐姐莫要找人說(shuō),那些女官成日里忙的很,何必為了這么小的事情勞煩別人?!?/p>

“反正晚上把門(mén)關(guān)實(shí)了便就安心了?!?/p>

甄靈茹見(jiàn)她一臉著(zhù)急之色好笑的點(diǎn)點(diǎn)頭:“好吧,那便不說(shuō)?!?/p>

眼見(jiàn)破月殿到了,甄靈茹與溫蘊含笑道了聲:“明兒見(jiàn)?!北阃鶘|殿那邊走,顯然沒(méi)有把溫蘊的話(huà)放在心上。

溫蘊站在小徑上愁眉苦臉一會(huì )兒,最終嘆口氣往西殿那邊去。

白日里才說(shuō)起了冷宮,晚上溫蘊睡得迷迷糊糊時(shí)就聽(tīng)到了那邊傳來(lái)的哭聲。

聲音忽急忽慢,把溫蘊的睡意嚇得完全散去。

小蘭卻依然睡得深深,偶爾還有一兩聲淺鼾傳來(lái)。

溫蘊尋思一會(huì )兒,起身下了榻。赤著(zhù)腳出了寢室走到了緊挨著(zhù)冷宮的那處宮院里。

月色照人,把溫蘊的影子拉的老長(cháng),尤其宮墻邊的幾株槐樹(shù)被風(fēng)一吹,那影子便顯得張牙舞爪起來(lái)。

溫蘊卻并不害怕,身體牢牢貼在墻上,側耳繼續聽(tīng)那邊的聲音。

溫蘊心中一緊,忽然瞧見(jiàn)了被樹(shù)枝擋住的一個(gè)小洞來(lái)。

她悄無(wú)聲息把樹(shù)枝掃開(kāi),一個(gè)托盤(pán)大小的洞就露了出來(lái)。

成年人也許鉆不進(jìn)去,但溫蘊身材瘦小,很快就鉆了進(jìn)去。

她撥開(kāi)茂密的野草,按著(zhù)狂跳的心臟悄悄探出了頭。

溫蘊駭得瞪大了眼睛,在月光的照射下清楚的看到正是在外一向溫文爾雅的英王!

英王乃皇帝一母同胞的親弟弟,平日里經(jīng)常以看望太后而在皇宮里歇息。

卻沒(méi)有想到,竟然會(huì )在這樣的一個(gè)夜里做出這樣的事情來(lái)!

這個(gè)女人她并不認識,但料想也是被打入冷宮的妃子,英王的膽子未免太大!

溫蘊進(jìn)宮這兩日算是見(jiàn)識過(guò)了前世進(jìn)宮那么幾年從來(lái)沒(méi)有見(jiàn)過(guò)的宮廷密事了。

窺視大臣女兒的三皇子,與皇帝妃子有染的王爺。

這皇宮,比她想象中的還要臟!

溫蘊原本打算就此退去,但英王卻在這時(shí)開(kāi)口了:“素衣?!?/p>

溫蘊要退的身影慢慢頓了下來(lái),但是以防萬(wàn)一,她靜靜縮了脖子蹲在了地面。

“你說(shuō)讓我說(shuō)你什么好呢?”

“我不過(guò)就是喜歡美人,我最?lèi)?ài)的還是你啊......”

“你就那樣入了那死鬼的后宮......”

溫蘊算是明白了,這叫素衣的不是皇帝的妃子,而是先皇的妃子!

半盞茶過(guò)后。

心滿(mǎn)意足的英王體貼的替素衣整理好了衣裙,又不顧她的掙扎把她摟進(jìn)了懷中。

他溫聲開(kāi)口勸道:“伺候誰(shuí)不是伺候,又不是千嬌玉貴沒(méi)被人碰過(guò)的身體?!?/p>

“我皇兄最?lèi)?ài)美人,且在我面前不止一次說(shuō)起過(guò)你?!?/p>

“你配合一些,我自然有辦法把你撈出這不見(jiàn)天日的冷宮?!?/p>

“到時(shí)候,我們再續前緣?!?/p>

他像是感覺(jué)不到懷里的人正發(fā)著(zhù)抖,用手指挑起她的下巴,突然俯下身子狠狠親了一口,這才起身不緊不慢把錦袍整理一番。

“素衣,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敏貴妃可比你要聰明得多?!?/p>

英王居高臨下的看著(zhù)她:“以前好歹也是閨中密友,你瞧瞧現在,一個(gè)人間富貴花,一個(gè)成了低賤的泥巴?!?/p>

“我再給你三天時(shí)間考慮,是生是死你自己說(shuō)了算?!闭f(shuō)罷,他最后看了她一眼,甩了甩袍子大步離去。

那叫素衣的女人呆呆愣愣坐在那井蓋旁,許久才站了起來(lái)。

帶淚的眼睛里全是絕望。

溫蘊想起前世里傳出冷宮有妃子薨世的消息,不過(guò)從幾個(gè)宮女口中不在意的提起,要不是當時(shí)渾身是傷的霍宴說(shuō)出的那句莫名其妙的話(huà),溫蘊又哪里記得起。

那會(huì )兒霍宴又被人揍得鼻青臉腫,溫蘊心疼清風(fēng)朗月的異國皇子受到那樣的對待,特意從西殿把藏起來(lái)的糕點(diǎn)給了他。

當時(shí)兩人就坐在大樹(shù)的陰影里,過(guò)來(lái)的兩個(gè)宮女端著(zhù)托盤(pán)從樹(shù)旁路過(guò)。

“冷宮那位確實(shí)死了,昨晚上發(fā)現的?!?/p>

“也是可憐,雖然先皇死前下旨赦免她同葬,但住在冷宮當年就不如隨了先皇去?!?/p>

“也落得個(gè)好一點(diǎn)的名聲?!?/p>

“噓,小聲點(diǎn)?!?/p>

兩個(gè)宮女走的遠了,吃著(zhù)糕點(diǎn)的霍宴也停了下來(lái)。

“死了也好?!彼蝗坏吐曢_(kāi)口。

溫蘊一愣,茫然的睜著(zhù)眼睛看他。

他卻只是笑了笑,不再說(shuō)話(huà)。

當時(shí)兩人還不太熟,不過(guò)是第二次見(jiàn)面。

溫蘊見(jiàn)他不說(shuō)也沒(méi)有再問(wèn),不過(guò)霍宴的那句“死了也好”卻一直回響在她耳邊。

聽(tīng)著(zhù),總讓人心中莫名傷感。

溫蘊現在終于明白,霍宴一定是知道什么的。

全程糊里糊涂的,大概只有她一人罷。

溫蘊神色復雜,等她再重新收回心思準備離去時(shí),一個(gè)陰影卻悄無(wú)聲息立在了她的面前。

最新小說(shuō)

書(shū)友評價(jià)

  • 掌燈師
    掌燈師

    終于一口氣把這部小說(shuō)《鳳凰令》看完了,《鳳凰令》故事太過(guò)精彩,讓人看了根本停不下來(lái),像我這樣完全沒(méi)有自制力的盆友,小心慎入??!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