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言情 > 閃婚厚愛(ài):葉家男人不離婚
閃婚厚愛(ài):葉家男人不離婚

閃婚厚愛(ài):葉家男人不離婚塵心如月 著(zhù)

主角:溫涼,葉沉淵
單身的周末,一人、一桌、一椅、一茶、一本書(shū),也不失浪漫的情調。說(shuō)到這里,作者塵心如月的優(yōu)秀之作《閃婚厚愛(ài):葉家男人不離婚》是你的佳選!《閃婚厚愛(ài):葉家男人不離婚》內容簡(jiǎn)介:為不拖累小姨,溫涼閃婚嫁了葉沉淵。本以為新婚老公只是一個(gè)普通人,誰(shuí)知竟是傳說(shuō)中的葉家長(cháng)孫?;楹鬁貨霰桓嬷?,葉家男人不能離婚!溫涼不服,又不是賣(mài)給你!男人挑起她的下巴解釋?zhuān)骸澳鞘莾纱a事!”溫涼發(fā)現,自從有了這個(gè)老公,她有困難老公來(lái),她被欺負老公來(lái),就連她上電視老公都來(lái)。只是,主持人請老公上來(lái)時(shí)為什么介紹的是傳說(shuō)中的哪位?...
狀態(tài):已完結 時(shí)間:2024-06-18 14:00:29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天還沒(méi)有完全黑,在葉沉淵車(chē)里的角度看,溫涼是有什么不高興的事情,正和人理論。

葉沉淵不清楚溫涼是什么情況,才尾隨她。

兩人不近不遠,溫涼也沒(méi)發(fā)現有人尾隨。

葉沉淵的臉色異常難看,這女人一點(diǎn)保護意識都沒(méi)有,真是夠可以!

溫涼沒(méi)多久到了地方,在餐廳門(mén)口看了一下,溫涼奇怪。

林東浩中獎了,來(lái)這么豪華的地方。

雖然不算市中心,但伯爵餐廳也是云城首屈一指的餐廳了。

來(lái)這里消費一次,沒(méi)有三五千不夠。

溫涼所在的醫院離這邊不遠,這里的主要消費,是對面的繁華街區,而環(huán)境摒除了醫院那邊,也算得天獨厚。

伯爵餐廳的位置,剛好就在一個(gè)繁華街區的中心點(diǎn)上,加上周?chē)簧賷蕵?lè )場(chǎng)所,也把餐廳的客源穩定下來(lái)。

溫涼在門(mén)口打電話(huà)給林東浩:“你給我發(fā)的是伯爵餐廳的位置,你確定?”

“我就在門(mén)口,你進(jìn)來(lái)吧?!?/p>

溫涼看著(zhù)門(mén)口,一個(gè)三十多歲,穿著(zhù)成熟穩重,面容姣好的男人走了出來(lái)。

一出來(lái)立刻拉著(zhù)溫涼往餐廳去。

溫涼就是奇怪,林東浩那里來(lái)的錢(qián)來(lái)這種地方吃飯?

進(jìn)了門(mén)溫涼被帶到里面去,餐廳的里側一個(gè)位置上,一位五十幾歲的男人坐在那里。

頭上有點(diǎn)禿頂,真是肚滿(mǎn)腸肥的一個(gè)人。

“溫涼小姨夫給你介紹,這是我們新來(lái)的主管,徐先生,你們認識認識,徐主管,這是我外甥女?!?/p>

溫涼的臉色頓時(shí)難看起來(lái),她轉過(guò)去看著(zhù)林東浩:“林東浩你什么意思?”

“你要不想我把小俊帶走,讓你姐姐見(jiàn)不到他,就乖乖聽(tīng)話(huà)?!?/p>

林東浩壓低聲音,在溫涼耳邊說(shuō)。

溫涼冷著(zhù)臉:“林東浩你以為我怕你?”

林東浩好像沒(méi)聽(tīng)見(jiàn),反倒看向徐新:“徐主管,我還有事先走了,你們慢聊!”

說(shuō)完林東浩轉身就走。

溫涼冷冷的看著(zhù)腳底抹油的林東浩,一直到他離開(kāi),才轉身看向餐桌對面的男人。

對方并不擔心溫涼逃跑,相反他滿(mǎn)眼不懷好意的打量溫涼。

“確實(shí)很漂亮,林經(jīng)理沒(méi)說(shuō)錯?!?/p>

徐新是個(gè)老色鬼,被他玩弄過(guò)的公司女職員,不知道有多少。

別說(shuō)區區一個(gè)經(jīng)理的外甥女,就是女經(jīng)理他也照玩不誤。

林東浩的把柄抓在他手里,他就沒(méi)什么好怕的。

“小姑娘,我雖然年紀大,但我很疼人的,你小姨夫那個(gè)人,工作可以,就是貪,不然他也不會(huì )把你送來(lái)給我?!?/p>

溫涼臉色越發(fā)難看。

林東浩貪污?

“林東浩的事和我無(wú)關(guān),你想怎么他,那是你的事?!?/p>

溫涼轉身打算離開(kāi),一轉身被兩個(gè)年輕人攔住。

溫涼回頭看著(zhù)徐新:“眾目睽睽你敢攔我?”

“你現在是我女兒,女兒不聽(tīng)話(huà),要和男朋友私奔,我這個(gè)做父親的攔著(zhù)你,有什么不可以?”

“你這是詐騙,強拐!”

“小小年紀,懂得不少,等你知道我的厲害,就會(huì )喜歡我了?!?/p>

徐新一個(gè)眼色,他的人準備把溫涼帶走。

溫涼立刻拿起一邊的紅酒,準備自保。

“我已經(jīng)打電話(huà)報警,你們可以留下?!钡统恋穆曇糇詼貨錾砗髠鱽?lái),溫涼聽(tīng)到葉沉淵的聲音,猛然轉身看過(guò)去。

“葉沉淵?”

溫涼的雙眼有些驚恐,但沒(méi)哭。

葉沉淵看著(zhù)她,卻極大的不滿(mǎn),甚至憤怒。

徐新已經(jīng)起身,被葉沉淵的臉嚇到。

“葉......”

葉沉淵是什么人,他們公司有合作,他怎么會(huì )不認識。

葉沉淵繞過(guò)兩個(gè)年輕人,來(lái)到溫涼面前。

“下不為例!”

冷漠,毫無(wú)溫度。

溫涼卻深呼吸,嚇壞了一樣。

葉沉淵拿走溫涼手中的紅酒。

低沉的雙眼注視著(zhù)徐新,紅酒砰一聲落地,酒水崩了徐新一臉。

徐新渾身一哆嗦,差點(diǎn)被嚇尿褲子。

張了張嘴,硬是說(shuō)不出話(huà)。

葉沉淵手臂橫過(guò)溫涼的身體,轉身將溫涼帶走。

離開(kāi)的這條路,葉沉淵面無(wú)表情。

而他所經(jīng)之處,引來(lái)無(wú)數女人為之癡狂,他高大俊美,威嚴拉滿(mǎn),仿佛是大磁鐵一般,吸引著(zhù)無(wú)數女人的目光,更是讓無(wú)數男人無(wú)地自容。

溫涼被他攬入懷中,身上的寒意正一點(diǎn)點(diǎn)的影響他男人強大的氣場(chǎng)。

那種柔弱無(wú)助,那種驚恐懼怕,都時(shí)刻在影響他的神經(jīng)。

“該死!”

走至餐廳門(mén)口,葉沉淵脫口而出。

不僅是溫涼被他嚇到,抬頭茫茫然,雙眼如小鹿亂撞一般看他,就連他自己都感到驚奇。

為了一個(gè)女人,他想殺人?

溫涼沒(méi)有看到葉沉淵看她,她被直接從餐廳帶到外面。

溫涼走了十幾步舒了一口氣,才想起什么。

“謝謝葉先生幫忙?!?/p>

“保護我自己的女人,理所當然,不必謝!”

溫涼張了張嘴不知道說(shuō)點(diǎn)什么。

葉沉淵所說(shuō)也有道理。

葉沉淵的手離開(kāi)溫涼,兩人拉開(kāi)距離。

走了一會(huì ),溫涼平復下一團亂的心情,想起葉沉淵。

“葉先生怎么在這里,路過(guò)?”

“來(lái)接你!”

葉沉淵直截了當,心情所致,回的比平時(shí)冷。

溫涼不在意葉沉淵此時(shí)的態(tài)度,她只是想起林東浩,氣不打一處來(lái)。

小姨被打,說(shuō)不定是因為這事。

林東浩變著(zhù)法的拿她說(shuō)事,她和小姨以為,是想趕他走,一定是她突然結婚,讓林東浩不滿(mǎn),才會(huì )打了小姨。

溫涼越想越氣,攥緊拳頭。

林東浩,你等著(zhù)!

葉沉淵把溫涼的一切盡收眼底,活像是個(gè)沒(méi)用的小豹子。

不知不覺(jué),兩人已經(jīng)走到葉沉淵開(kāi)來(lái)的那輛車(chē)前,葉沉淵差點(diǎn)走了過(guò)去。

是溫涼忽然停下,然后拉了一下葉沉淵的袖子。

“葉先生......”

“嗯!”

葉沉淵轉身,此刻已經(jīng)消氣。

跟溫涼漫步在街上,心情很放松。

加上靜謐的氛圍。

讓他全身都松弛。

溫涼問(wèn):“這不是葉先生的車(chē)?”

葉沉淵雙眸落在他那輛車(chē)上,半天才認出,是他的車(chē)!

“是?!?/p>

溫涼驚訝的發(fā)現:“沒(méi)鎖?”

扭頭溫涼看向葉沉淵:“葉先生你沒(méi)鎖車(chē)就離開(kāi)了?”

“......”

葉沉淵沉默。

溫涼已經(jīng)習慣,也不好怪他。

畢竟是看見(jiàn)她才跟去看看的,也許是擔心她。

書(shū)友評價(jià)

  • 愛(ài)情小偷
    愛(ài)情小偷

    平實(shí)無(wú)華的日子,相愛(ài)的人不會(huì )因為一句分手而結束。相愛(ài)的人會(huì )在感情的曲折中一起成長(cháng)。只要經(jīng)歷一次曲折并且熬了過(guò)去,愛(ài)就會(huì )增長(cháng)一點(diǎn)。再經(jīng)歷一次曲折并又熬了過(guò)去,于是彼此便學(xué)會(huì )珍惜對方。就這樣一路走下去,兩人彼此懂得對方的好,愛(ài)也就越來(lái)越深。這是我在塵心如月的小說(shuō)《閃婚厚愛(ài):葉家男人不離婚》中的所感所悟!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