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言情 > 被王爺賜死,醫妃瀟灑轉身嫁皇叔
被王爺賜死,醫妃瀟灑轉身嫁皇叔

被王爺賜死,醫妃瀟灑轉身嫁皇叔金銀滿(mǎn)屋 著(zhù)

主角:江歲歡,顧錦
最近,有網(wǎng)友問(wèn)今年哪部小說(shuō)最好看,在此,小編為你力薦作者金銀滿(mǎn)屋的這部小說(shuō)《被王爺賜死,醫妃瀟灑轉身嫁皇叔》,你信或不信,小說(shuō)就在這里,等君翻閱!《被王爺賜死,醫妃瀟灑轉身嫁皇叔》主要講述的是:江歲歡是醫學(xué)界的頂尖奇才,卻穿到了懷著(zhù)身孕被賜死的王妃身上。不僅容貌被毀,還被扔到了亂葬崗!她一身血衣,重返京城。與渣男王爺和離,揭露惡毒妹妹的真面目,打臉偏心爹娘......為了賺錢(qián)養團子,她開(kāi)了京城第一家美容院。生意紅火,日進(jìn)斗金。就在她賺錢(qián)養娃忙得不亦樂(lè )乎之時(shí),向來(lái)不近女色的皇叔,卻逐漸向她靠攏。三年后,瘟疫爆發(fā),她用一手出神入化的醫術(shù)拯救了世人。渣男后悔跪地求原諒,卻被皇叔一劍刺穿?!翱匆?jiàn)她身邊的團子了嗎?我的?!?..
狀態(tài):連載中 時(shí)間:2024-06-18 14:27:36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公孫胥搖著(zhù)手中的折扇,似乎想裝作一副紈绔的樣子,可周身干凈的氣質(zhì)讓他看上去一點(diǎn)都不像紈绔,反而像個(gè)官家中不諳世事的小少爺。

“箱子里的首飾值多少錢(qián)不重要,我這個(gè)人喜歡交朋友,江姐姐看上去氣質(zhì)不俗,是我喜歡結交的朋友?!?/p>

公孫胥從懷中拿出一張三萬(wàn)兩的銀票遞給江歲歡,“江姐姐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典當的東西,盡管拿到我這里來(lái)?!?/p>

既然他都這么說(shuō)了,江歲歡也不客氣,收起銀票朝他點(diǎn)了點(diǎn)頭,“既然如此,那便多謝了,以后你若是身體不適,可以去侯府找一個(gè)叫瑩桃的人,瑩桃會(huì )帶著(zhù)你來(lái)找我?!?/p>

公孫胥有些詫異:“江姐姐還會(huì )醫術(shù)?”

“略懂一點(diǎn)?!?/p>

江歲歡離開(kāi)以后,公孫胥隨手從箱子里拿起一個(gè)玉鐲子,回到了架子后面。

架子后面是一間茶室,一個(gè)人正坐在桌旁慢悠悠地倒茶,公孫胥把手中的玉鐲子放到那人面前,“表舅舅,你交代給我的都辦好了,已經(jīng)把銀票給江姐姐了?!?/p>

“嗯?!?/p>

那人淡淡地點(diǎn)頭,竟是北漠王顧錦,也是這個(gè)珍寶閣真正的主人。

公孫胥是顧錦表姐的兒子,從小就喜歡跟在顧錦身邊,記事起開(kāi)始幫他打理珍寶閣,深知顧錦是個(gè)什么性格。

一直以來(lái)顧錦對其他女子都很冷漠,所以當顧錦讓公孫胥去把江歲歡帶來(lái)的首飾全都買(mǎi)下來(lái)時(shí),公孫胥震驚不已。

“表舅舅,那個(gè)江姐姐是你什么人呀?”公孫胥好奇的抓耳撓腮,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答案。

顧錦瞥了他一眼:“你很閑?”

公孫胥神情一下子變了,連忙擺手,“不閑不閑,我還有好多東西要整理,我先走了!”

轉眼間茶室只剩下了顧錦一人,他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玉鐲,冰冷的眼神中泛起一絲波瀾,這個(gè)侯府的大小姐,究竟需要這么多銀子干什么?

還有她和自己未完成的交易,已經(jīng)半月有余了都不見(jiàn)她找上門(mén)來(lái),她到底想干什么?

此時(shí)的江歲歡已經(jīng)回到了侯府,她將兩張銀票放在一起,內心很是激動(dòng),一下子多了三萬(wàn)兩,到時(shí)候可以買(mǎi)個(gè)大點(diǎn)的宅子了。

不僅可以居住,還能重操舊業(yè)開(kāi)一個(gè)醫館,想到這兒她開(kāi)心地笑出聲來(lái)。

“歲歡,什么事情笑得這么開(kāi)心?”

身后傳來(lái)了侯夫人的聲音,江歲歡斂起笑意,“娘,你怎么來(lái)了?”

侯夫人面露愧疚,“昨日是娘不對,不該那么說(shuō),娘今日是來(lái)跟你道歉的?!?/p>

江歲歡淡淡道:“沒(méi)事的娘,我已經(jīng)習慣了?!?/p>

侯夫人看了看四周,關(guān)心道:“聽(tīng)李嬤嬤說(shuō)我讓人送來(lái)的首飾你拿去當了,你若是缺錢(qián)的話(huà)就跟娘說(shuō),要是讓人知道侯府的女兒去當鋪當首飾,會(huì )笑話(huà)侯府的?!?/p>

“我知道了?!苯瓪q歡點(diǎn)頭,“我并不缺錢(qián),只是娘送來(lái)的首飾是江媚兒喜歡的,不是我喜歡的?!?/p>

侯夫人有些尷尬,“歲歡,娘不知道你的喜好,明日你若是有空,娘親自帶著(zhù)你去買(mǎi)?!?/p>

“不用了,我不怎么喜歡首飾,娘若是沒(méi)什么事就請回吧?!?/p>

侯夫人卻不動(dòng)身,猶豫了一下說(shuō)道:“確實(shí)還有一件事,兩日后是媚兒的大婚之日,屆時(shí)她要從侯府出門(mén),你住的這間院子從前是她住的,按習俗出嫁那天媚兒得從這間院子出門(mén),而且你身為姐姐,須得幫她梳頭......”

江歲歡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娘,你說(shuō)什么?”

“娘知道你心里委屈,但是這一天對媚兒極為重要,你身為姐姐,就幫她這一次吧?!焙罘蛉藨┣笾?zhù)她。

江歲歡嘴唇抿得發(fā)白,過(guò)了很久說(shuō)道:“娘,我答應你,但這件事過(guò)后,我會(huì )搬出侯府住?!?/p>

侯夫人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江媚兒和楚訣大婚前一天,江媚兒回到了侯府,直奔江歲歡的院子,看到院子里的布置后不滿(mǎn)地對下人問(wèn)道:“這個(gè)院子里的燈籠怎么這么少?還沒(méi)有其他院子的一半多!”

江歲歡從房間里走出來(lái),手里端著(zhù)一盤(pán)桂花酥,捻起一塊桂花酥放進(jìn)口中,桂花酥香甜酥軟,入口即化,甜的江歲歡原本緊皺的眉頭都舒展開(kāi)來(lái)。

“燈籠太多晃得人眼花,我讓人取下來(lái)了,你有意見(jiàn)么?”江歲歡冷冷問(wèn)道。

江媚兒轉過(guò)頭,看到江歲歡的臉后臉色一變,“你的臉怎么好了?”

那天夜里,她親手毀了江歲歡的臉,怎么這才過(guò)了半月有余,江歲歡的臉上居然白嫩如初,一絲痕跡都沒(méi)有了。

“真是不巧,姐姐我剛巧會(huì )一些醫術(shù),治好了我自己的臉?!苯瓪q歡的笑容別有深意,“看見(jiàn)我的臉好了,你很失望吧?!?/p>

“沒(méi)有,姐姐的臉好了我開(kāi)心都來(lái)不及呢!”江媚兒笑靨如花,眼底卻閃過(guò)一絲嫉妒。

“姐姐,我明日要在這間院子里出嫁,你今日應該搬到別的院子里去?!?/p>

“我搬到哪里去?”江歲歡挑眉問(wèn):“既然你搬到了我的院子,那按道理來(lái)講,我是不是應該搬到你的院子里去呢?”

“不行!”江媚兒急得聲音都變得尖銳起來(lái),察覺(jué)到自己有些失態(tài),她扭頭對著(zhù)周?chē)南氯苏f(shuō)道:“這里沒(méi)事了,你們先下去吧?!?/p>

下人們離去以后,江媚兒露出了本來(lái)的面目,眼神變得陰毒,“臉好了又能怎么樣?王爺對你討厭至極,你以為你還能回到南冥王府嗎?”

江歲歡微微一笑,走到江媚兒身邊在她耳邊輕聲說(shuō)道:“我不僅會(huì )重回南冥王府,我還要讓南冥王府化為灰燼,你能拿我怎樣?”

說(shuō)完江歲歡把手中的桂花酥全都倒在了她的身上,故意驚呼一聲:“呀妹妹,你怎么這么不小心?真是可惜這些桂花酥了?!?/p>

“來(lái)人啊,二小姐不小心把點(diǎn)心灑在身上了,快去幫她清理一番?!苯瓪q歡腳步輕快地朝門(mén)外走去,留下臉色鐵青的江媚兒站在原地。

“這次是你僥幸活下來(lái),下一筆就不知道有沒(méi)有這么幸運了?!苯膬赫Z(yǔ)氣陰狠,用力攥緊了拳頭。

次日辰時(shí),睡在別院的江歲歡被人叫醒,“大小姐,大小姐,快醒醒,該給二小姐梳頭了?!?/p>

江歲歡故意換上一身雪白鏤金百蝶羽紗裙,頭戴云鳳鏤花長(cháng)簪,淺淺畫(huà)了一個(gè)淡妝,本就長(cháng)相精致絕倫的她多了一絲仙氣,好似巫女洛神。

瑩桃“哇”出聲來(lái):“小姐是我見(jiàn)過(guò)最漂亮的女子,略施粉黛都這么漂亮,比今日出嫁的二小姐好看多了,南冥王可真是沒(méi)眼光!”

“什么樣的鍋配什么樣的蓋?!苯瓪q歡冷哼一聲,敢讓她來(lái)梳頭,江媚兒膽子真大。

她從實(shí)驗室里拿出一瓶藥粉,抬腳朝江媚兒出嫁的房間走去。

書(shū)友評價(jià)

  • 浮生若夢(mèng)
    浮生若夢(mèng)

    作者金銀滿(mǎn)屋的這部小說(shuō)《被王爺賜死,醫妃瀟灑轉身嫁皇叔》,是我有屎以來(lái)看過(guò)最最好看的小說(shuō)了,感覺(jué)再華麗的辭藻都無(wú)法形容它的美好,在此,感謝金銀滿(mǎn)屋給我們帶來(lái)這么優(yōu)秀的作品。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