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言情 > 天降夫君,富豪老公的小甜妻
天降夫君,富豪老公的小甜妻

天降夫君,富豪老公的小甜妻歌天北 著(zhù)

主角:任詩(shī)詩(shī),石嘉言
今天為大家推薦的是一部言情小說(shuō),名叫《天降夫君,富豪老公的小甜妻》,作者歌天北筆下的主角任詩(shī)詩(shī)石嘉言性格鮮明,愛(ài)憎分明,不禁讓讀者入戲很深,時(shí)而跟著(zhù)笑,時(shí)而又跟著(zhù)哭。小說(shuō)《天降夫君,富豪老公的小甜妻》簡(jiǎn)介:成功企業(yè)家石嘉言,一時(shí)沖動(dòng)和十八線(xiàn)小明星任詩(shī)詩(shī)協(xié)議結婚。本以為自己找的是個(gè)隨便打發(fā)就能解決的小人物,萬(wàn)萬(wàn)沒(méi)想到居然是個(gè)腦回路異于常人的“小妖精”?!拔?.....老公你好帥??!”任詩(shī)詩(shī)眨巴著(zhù)星星眼,一臉花癡看著(zhù)石嘉言流口水?!罢f(shuō)了不許叫我老公!”“啊,對對,差點(diǎn)兒忘了......好的!老公!”石嘉言.........
狀態(tài):連載中 時(shí)間:2024-06-18 14:33:30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直到張颶風(fēng)停車(chē)時(shí),任詩(shī)詩(shī)才發(fā)現石嘉言這是先帶她來(lái)做造型了。

“我們不就是回家吃個(gè)飯嗎?”任詩(shī)詩(shī)問(wèn),誰(shuí)回家吃飯還特地去打扮打扮自己的。

石嘉言也不想,可是石老夫人知道他要帶任詩(shī)詩(shī)回家以后,消息就都傳出去了,石家那些親戚今兒晚上都要來(lái)。

按任詩(shī)詩(shī)那隨隨便便的模樣去了不得被扒下一層皮來(lái)。任詩(shī)詩(shī)丟臉等同于自己丟臉,這點(diǎn)覺(jué)悟石嘉言還是有的。

“你管這些干嘛?!笔窝詫χ?zhù)任詩(shī)詩(shī)依舊不見(jiàn)得有多大的好感?!靶垘??!?/p>

卑微小張領(lǐng)命帶著(zhù)任詩(shī)詩(shī)走了,石嘉言開(kāi)始認真工作起來(lái)。

鐘婉上次去劇組看任詩(shī)詩(shī),回來(lái)以后卻沒(méi)聽(tīng)到什么大新聞,心知趙青青要不就是沒(méi)出手,要不就是出手后失敗了。

她現在也沒(méi)法再管任詩(shī)詩(shī)的事,因為如果自己再不能重獲石嘉言的心,她就真的要嫁給別人了。

聽(tīng)說(shuō)今晚石家有場(chǎng)家庭聚會(huì ),鐘婉忙不迭的準備,雖然她不能和石嘉言一起去,可石家還是有人支持她的。

鐘婉一到樓下就看到了停在那里的車(chē),她自然不會(huì )忘記那是石嘉言的車(chē),因為這一輛還是她當初說(shuō)最喜歡的。

所以說(shuō),石嘉言真的陪任詩(shī)詩(shī)來(lái)做造型了?

鐘婉剛雀躍的心又冷靜下來(lái),她還記得當初石嘉言陪自己來(lái)的時(shí)候,造型師羨慕的對她說(shuō):“鐘小姐,你可真幸運,這還是石總第一次帶女人來(lái)這里?!?/p>

可是現在石嘉言又帶了別的女人,鐘婉有些惋惜,早知道她當初就不要因為石老夫人的反對而同石嘉言鬧矛盾的。

不過(guò)她遲早會(huì )把石嘉言重新收回手中的,鐘婉十分自信的想。

“要我陪你上去嗎?”陪鐘婉來(lái)這里的是鐘婉的未婚夫。

蔣家的一個(gè)紈绔子弟蔣時(shí)杰,家世比不過(guò)石家,才能也比不過(guò)石嘉言。當初為了激石嘉言而答應他的訂婚,鐘婉簡(jiǎn)直腸子都悔青了。

還好蔣時(shí)杰是個(gè)好把握的,這不,她騙蔣時(shí)杰說(shuō)她去石家是為了打好關(guān)系,幫助蔣家更上一層樓他也信了。還十分殷勤的送自己來(lái)這兒。

在鐘婉看來(lái),男人不都這樣好騙嘛!

“不用了,你在這兒等我?!?/p>

上去要是遇到了石嘉言,她帶著(zhù)未婚夫不是讓石嘉言記起那些不愉快的事嘛。

“那行,我在這兒等你,寶貝?!笔Y時(shí)杰在鐘婉面頰上輕輕落下一吻。

鐘婉也沒(méi)在意,她畢竟還是蔣時(shí)杰的未婚妻,如果連這點(diǎn)事都無(wú)法接受的話(huà),蔣家人會(huì )懷疑的。

如果石嘉言真的不愿意回心轉意,她還要靠著(zhù)蔣家呢。

可惜鐘婉不知道的是,石嘉言沒(méi)有親自帶任詩(shī)詩(shī)上去,她和蔣時(shí)杰卿卿我我的樣子被不遠處車(chē)里的石嘉言看了個(gè)明明白白。

石嘉言留在下面的本意是想工作,可是熟悉的場(chǎng)景總會(huì )令他時(shí)不時(shí)的回想起從前。

那時(shí)候他帶著(zhù)鐘婉來(lái)這里盛裝打扮出席石家的宴會(huì ),鐘婉也落落大方,十分爭氣,可惜石老夫人不同意。

理由竟然是鐘婉看起來(lái)就太瘦,不好生孩子!

后來(lái)鐘婉就傳出了和蔣家人訂婚的消息。

在石嘉言回想從前的時(shí)候,恍惚間就看到了從車(chē)上下來(lái)的鐘婉和蔣時(shí)杰,回過(guò)神來(lái),也就看到了兩人繾綣的一幕。

手里的文件被石嘉言捏成了一團,但他終于忍住了沒(méi)下車(chē),直到看到鐘婉走過(guò)旋轉門(mén),身影越來(lái)越遠。

鐘婉上來(lái)后果不其然的看見(jiàn)了任詩(shī)詩(shī)和小張,還有一些別的顧客,就是沒(méi)看到石嘉言。

看來(lái)石嘉言沒(méi)來(lái)!

鐘婉有些得意的想,石嘉言上次帶自己來(lái)的時(shí)候還包場(chǎng)了,看起來(lái)任詩(shī)詩(shī)在他眼中也沒(méi)那么重要嘛!

她特地坐在了任詩(shī)詩(shī)旁邊,熟練的叫來(lái)了造型師,和造型師聊天,處處彰顯著(zhù)自己對這些事的熟悉。

比起一旁什么都不太懂的任詩(shī)詩(shī)來(lái)說(shuō),她的確看起來(lái)自信且大方,可惜就有一點(diǎn)驕傲得自以為是。

任詩(shī)詩(shī)只覺(jué)得旁邊的人說(shuō)話(huà)像蒼蠅似的嗡嗡響,好煩人,她很有禮貌的說(shuō),“這位小姐,麻煩你安靜一下可以嗎?”

任詩(shī)詩(shī)并不認識鐘婉,可小張認識??!從鐘婉上來(lái)的時(shí)候他就提著(zhù)一口氣,現在見(jiàn)兩人搭話(huà),差點(diǎn)一口氣沒(méi)上來(lái)。

他本想上前說(shuō)些什么,又覺(jué)得不太合適,便還是坐在了原地。

鐘婉聽(tīng)任詩(shī)詩(shī)這樣說(shuō)的時(shí)候,就知道她不認識自己了,按道理來(lái)說(shuō)自己也不應該認識她,所以鐘婉也把任詩(shī)詩(shī)當陌生人看了。

“不好意思,我是覺(jué)得造型師她們每天都在做事太辛苦了,所以我才想跟她們聊聊天的,打擾到你我很抱歉?!辩娡袢缡钦f(shuō)。

“鐘小姐真的太溫柔體貼了,而且還十分懂行,說(shuō)的話(huà)這些聽(tīng)起來(lái)都很專(zhuān)業(yè)呢!”

鐘婉身后的造型師就是當初說(shuō)鐘婉是石嘉言帶來(lái)的第一個(gè)的那個(gè),她覺(jué)得鐘婉和石嘉言一定有些關(guān)系,因此對于鐘婉的話(huà)她自然是捧著(zhù)的。

任詩(shī)詩(shī)一聽(tīng)這話(huà),噗嗤一笑,“鐘小姐這是造型師的同行嗎?還十分專(zhuān)業(yè)?!?/p>

任詩(shī)詩(shī)這只是下意識的想法,畢竟人家話(huà)就是這么說(shuō)的,可在鐘婉看來(lái)就是任詩(shī)詩(shī)故意貶低自己了。

可她還是要好好保持風(fēng)度,她輕抿嘴角,“不過(guò)知道些東西罷了,沒(méi)有造型師那么厲害,不過(guò)是商業(yè)互吹罷了?!?/p>

她在自謙,身后的造型師卻想多在鐘婉面前露露臉,忙迫不及待的說(shuō),“鐘小姐懂的真多還如此謙虛,比起某些人來(lái)說(shuō)強多了?!?/p>

而她口中的某些人自然是任詩(shī)詩(shī)。

小張離得太遠也不知道他們在聊什么,不過(guò)看到任詩(shī)詩(shī)臉色平和就覺(jué)得應該沒(méi)有什么大問(wèn)題了。

可惜任詩(shī)詩(shī)只是對于造型師的說(shuō)法沒(méi)什么感覺(jué)罷了,畢竟她是真的不懂。

“那鐘小姐真的很厲害啊,我好佩服你!”任詩(shī)詩(shī)真心實(shí)意的夸贊道。

見(jiàn)任詩(shī)詩(shī)一副渾不吝的樣子,鐘婉感覺(jué)自己的一腔心思都打在了棉花上,心里有些暗暗生氣。

造型師見(jiàn)如此也沒(méi)再說(shuō)什么,畢竟她也不會(huì )為了露臉而得罪人。

任詩(shī)詩(shī)先來(lái),自然也先離開(kāi),小張也起身跟著(zhù)走了。

書(shū)友評價(jià)

  • 涼了時(shí)光傷了心
    涼了時(shí)光傷了心

    終于一口氣把這部小說(shuō)《天降夫君,富豪老公的小甜妻》看完了,《天降夫君,富豪老公的小甜妻》故事太過(guò)精彩,讓人看了根本停不下來(lái),像我這樣完全沒(méi)有自制力的盆友,小心慎入??!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