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言情 > 替嫁后,病弱總裁總想強吻我
替嫁后,病弱總裁總想強吻我

替嫁后,病弱總裁總想強吻我腦斧不吃糖 著(zhù)

主角:葉竹,顧梟
主角葉竹顧梟是小說(shuō)《替嫁后,病弱總裁總想強吻我》中的一對情侶,他們的感情之路雖然曲折,但卻唯美動(dòng)人,你有沒(méi)有被感化到呢?《替嫁后,病弱總裁總想強吻我》主要內容介紹:葉竹嫁到豪門(mén)沖喜,總裁老公不喜歡她,婆家人不待見(jiàn)她。不過(guò),都商量好離婚了,她自然要放飛自我。大嫂看我不順眼?那肯定是你眼睛有問(wèn)題,我幫你掛最好的眼科。二嫂覺(jué)得我貪慕虛榮?傻子才跟錢(qián)過(guò)不去,二嫂不喜歡錢(qián)捐出去??!可是怎么總裁越來(lái)越奇怪了?“我們可是說(shuō)好的,走,跟我去民政局離婚?!?..
狀態(tài):連載中 時(shí)間:2024-06-18 14:39:30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葉竹推開(kāi)門(mén),本已經(jīng)做好會(huì )被數落的心理準備,可眼前的一幕讓她傻了眼。

林茗雪熱情地走到她身邊,拉起手迎接她,“小竹啊,你終于回來(lái)了,媽特意讓廚房給你準備了好吃的,快進(jìn)來(lái)?!?/p>

葉竹瞪大眼睛不敢相信,這到底是做什么?

她整個(gè)人幾乎是夢(mèng)游的狀態(tài),任由著(zhù)林茗雪將她帶到餐廳。

飯菜十分的豐盛,可是因為林茗雪實(shí)在太反常,葉竹怎么都提不起胃口。

林茗雪見(jiàn)葉竹臉色不對,趕忙看了一眼顧天祥。

顧天祥無(wú)奈搖頭隨后道:“小竹啊,顧梟那臭小子的事兒,你別放在心上,我和你媽已經(jīng)嚴厲批評過(guò)他了?!?/p>

“???”葉竹更是難以理解了,她沒(méi)去醫院照顧顧梟,他們二老不是應該生氣嗎?怎么還反倒訓斥顧梟?

“你放心小竹,有我和你媽在,絕對不會(huì )讓顧梟欺負你,也絕對不會(huì )讓他去M國找那個(gè)女人!”

“對對對,小竹你爸說(shuō)得沒(méi)錯?!?/p>

葉竹這才反應過(guò)來(lái)原來(lái)他們說(shuō)的是這件事情。

不過(guò)老兩口的通情達理讓她很敬佩,只是她跟顧梟是絕對不可能的,她也從來(lái)沒(méi)有因為這件事生氣過(guò),她甚至巴不得顧梟趕緊去M國,她落得個(gè)清凈。

葉竹只是輕輕一笑回應道:“我知道了爸、媽?!?/p>

她的懂事,顧天祥看在眼里,只覺(jué)得心疼,“孩子,讓你受委屈了?!?/p>

葉竹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只是尷尬的笑笑。

心里盤(pán)算著(zhù),她倒還真不覺(jué)得委屈,只要能想辦法快點(diǎn)離婚,自己就能拿到顧梟承諾的五千萬(wàn)。

只不過(guò)眼下看來(lái),好像并沒(méi)有那么容易。

吃過(guò)飯以后,老兩口在別墅睡下,葉竹也正準備回到休息室睡覺(jué),卻被劉姨叫住。

“夫人,顧總讓你到樓上去找他?!?/p>

葉竹不想上去,可說(shuō)到底顧梟也算是自己的‘老板’,只能應聲到樓上。

她剛進(jìn)去,就看到顧梟半倚在床上,冷冽的眼神似乎要把她千刀萬(wàn)剮一樣。

顧梟冷冷開(kāi)口:“這就是你說(shuō)的計劃?葉竹,你是不是看上我們顧家的財產(chǎn)了?巴結我爸媽?zhuān)幌腚x婚!”

“被害妄想癥是病,顧總在醫院的時(shí)候,怎么不一起治了?”

“你什么意思!”

葉竹無(wú)奈扯了扯嘴角,“我的意思是,我根本沒(méi)有惦記你們顧家的錢(qián)?!?/p>

顧梟不屑地冷哼一聲,在他心中早就認定葉竹是個(gè)愛(ài)財的女人。

“不惦記,那你怎么還不想辦法離婚?我給你三個(gè)月的時(shí)間,如果你還沒(méi)有讓我爸媽同意我們離婚,我之前答應過(guò)的五千萬(wàn)你一分別想拿走!”

“你這人怎么能說(shuō)話(huà)不算話(huà),當初可是你承諾過(guò)的,只要離婚就給我五千萬(wàn),現在怎么變成給我設定期限了!”

顧梟極為傲嬌地輕挑眉頭,“因為錢(qián)是我出的,所以我說(shuō)了算?!?/p>

面對顧梟這種人,葉竹是有理難辨,只能認栽,氣鼓鼓地一屁股坐到沙發(fā)上。

不情愿地回答道:“好!我知道了!”

“這還差不多,到廚房幫我拿些吃的,我餓了?!?/p>

“我又不是你的傭人,再說(shuō),你有手有腳的為什么還要人伺候!”

“第一我現在是病人,第二在我看來(lái)你就是傭人,不然你拿自己當什么了?我們顧家的夫人?”

葉竹憤怒盯著(zhù)顧梟,“我都嫁過(guò)來(lái)了,難道還不算顧家的媳婦!”

顧梟勾起嘴角冷笑一聲,突然下床走向葉竹。

葉竹深感不對勁,雙手擋在身前,“你要干什么!”

下一秒,高大的身影一整個(gè)壓了下來(lái),顧梟手撐著(zhù)沙發(fā),彎著(zhù)腰,將葉竹禁錮在臂彎之下,戲謔的眼神就這樣盯著(zhù)葉竹看。

葉竹被看得發(fā)毛,不過(guò)面對顧梟這張邪魅到不像話(huà)的臉龐,她竟然止不住臉紅,心跳也開(kāi)始加速。

深呼一口氣,讓自己保持冷靜,“你讓開(kāi)!”

“你不是嫁給我做媳婦了嗎?既然是媳婦,總不能有名無(wú)實(shí)吧?”

葉竹緊抿著(zhù)唇,她知道顧梟這就是在唬她,可看著(zhù)越來(lái)越靠近的臉龐,她心里開(kāi)始拿不定主意。

這種事,怎么算男人也不吃虧!

只能服軟,“好!我去幫你拿飯就是了!”

顧梟這才肯起身,看著(zhù)葉竹落荒而逃的背影,他得意的像是個(gè)惡作劇成功的孩子,揚起嘴角半倚在床上。

葉竹滿(mǎn)肚子的氣,下了樓一路到廚房。

剩菜剩飯早就被傭人處理掉了,根本沒(méi)剩下一點(diǎn)吃的。

葉竹無(wú)奈只能打開(kāi)冰箱拿出西紅柿和雞蛋,親自動(dòng)手給顧梟做飯。

不過(guò)她越想越氣,顧梟竟然拿自己當傭人,做菜的時(shí)候特意多加了點(diǎn)料。

沒(méi)過(guò)一會(huì )兒,米飯煮好,菜也做好葉竹便端著(zhù)到了樓上。

將飯菜遞到顧梟面前,沒(méi)好氣地說(shuō)道:“吃吧!”

顧梟掃了一眼,“你做的?”

“當然了,廚房根本沒(méi)有剩菜剩飯?!?/p>

顧梟點(diǎn)點(diǎn)頭,葉竹還以為自己辛苦給他做飯,他良心發(fā)現了,誰(shuí)料他突然說(shuō)道:“那你先吃一口?!?/p>

“你、你懷疑我給你下毒?”

顧梟沒(méi)有說(shuō)話(huà),只是點(diǎn)了點(diǎn)頭。

葉竹氣的牙根癢癢,不過(guò)為了讓顧梟把自己做的飯菜吃下去,她只能拿起筷子‘試毒?!?/p>

一口下去,酸的她眼淚都要出來(lái)了,但也只能忍耐。

“看吧,沒(méi)毒,顧總能放心吃了吧?”

“嗯,看樣確實(shí)沒(méi)毒,下樓再拿雙新筷子?!?/p>

葉竹努力控制不讓自己脾氣發(fā)作,下樓幫顧梟拿了雙新的筷子。

顧梟這才終于開(kāi)始吃了起來(lái)。

不過(guò)一口,他便被酸得眉頭緊鎖,吐又不能吐,只能咽下去。

隨后他憤怒地盯著(zhù)葉竹,“你是把醋瓶子都扔里了嗎!”

葉竹忍不住勾起嘴角,攤了攤手,“我又不知道廚房醋瓶子開(kāi)口那么大,一不小心就倒多了?!?/p>

顧梟氣惱地將碗筷放到一邊,“去給我重新做!”

“廚房已經(jīng)沒(méi)有菜了,這是僅剩的兩個(gè)西紅柿,這大半夜的,你總不能讓我出去買(mǎi)吧,多危險啊?!?/p>

顧梟的肚子早就餓得咕咕叫,可是葉竹炒的菜他真是再一口吃不下去。

他氣得脖子上青筋都爆了起來(lái)。

書(shū)友評價(jià)

  • 似水亦流年
    似水亦流年

    讀罷作者腦斧不吃糖的小說(shuō)《替嫁后,病弱總裁總想強吻我》,讓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原來(lái),愛(ài)戀的精髓不在于初見(jiàn)時(shí)的魂飛魄散,而在于漫長(cháng)歲月中的難舍難離。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