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都市 > 若我離去,后悔無(wú)期
若我離去,后悔無(wú)期

若我離去,后悔無(wú)期迷弟 著(zhù)

主角:肖大軍,徐璐
拜讀迷弟的小說(shuō)《若我離去,后悔無(wú)期》,是一種享受,是一種樂(lè )趣,它能帶給我們強大的精神力量,讓我們變得更加堅強。小說(shuō)《若我離去,后悔無(wú)期》主要內容:我得了癌癥,半夜發(fā)病,快要死了。妻子說(shuō),等天亮就送我去醫院。我忍著(zhù)痛等了一夜。天亮后,她又說(shuō)等雨停。我知道,這病難纏且費錢(qián),我們失業(yè)了,家里還有嗷嗷待哺的孩子。當生命只剩下183天的時(shí)候,我只能放棄嗎?...
狀態(tài):連載中 時(shí)間:2024-06-18 14:51:30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他見(jiàn)不得這種場(chǎng)面,起身從病房里走了出去。

過(guò)了兩周。

付林出院了,他賣(mài)掉了自己的汽車(chē),賣(mài)掉了自己的房子。

把所有的錢(qián),都給了許愿的嫂子。

再次出現在肖大軍面前的時(shí)候,他變得成熟了,身上那股子頑劣的氣質(zhì),好像在一夜之間,消失了。

“該做的,你都做了,怎么樣,你也算是死里逃生了,以后有什么打算?”肖大軍問(wèn)道。

“我想和許愿結婚?!备读终?jīng)的說(shuō)道。

“許愿是第幾個(gè)了?”肖大軍皺眉。

付林想了想:“第六個(gè)?!?/p>

不過(guò)付林馬上解釋道:“這次不一樣,這次我是認真的!”

“哪次你不是認真的?”肖大軍勸道,“你考慮清楚了嗎?同情和愧疚,不足以支撐你們的婚姻?!?/p>

付林被肖大軍的一句話(huà)說(shuō)的怔住了。

“你說(shuō)的沒(méi)錯?!备读值恼f(shuō)道,“但是我已經(jīng)決定了,我相信我們之間是有愛(ài)情的?!?/p>

付林說(shuō)完,眼睛發(fā)澀。

“我算是受過(guò)沉重打擊了,我不敢說(shuō)這是無(wú)妄之災,但是我確實(shí)應該對此負起責任,我要娶她?!备读謭猿值?。

“既然上天讓你死里逃生,又讓你幡然醒悟,我支持你,結吧,趁著(zhù)我大限未到?!毙ご筌婞c(diǎn)頭道。

“那你呢?你還有什么想做的嗎?或者以前想做,沒(méi)做成的,我幫你,來(lái)完成你人生最后的謝幕?!备读终\摯的說(shuō)道。

“我?”肖大軍想了想,“如果可以的話(huà),當一切從頭再來(lái)的話(huà),我希望,我沒(méi)有和徐璐結婚?!?/p>

“你……”付林吃驚。

“意外是吧?我也覺(jué)得意外,我和徐璐在一起以后,愧疚和懊惱占據了我的全部私人生活,我怕傷害她,卻一次又一次的傷害她,從有了多多開(kāi)始,我變得敏感,脆弱,我的靈魂不再是自己的了,付林,如果可以的話(huà),我不想要這份婚姻?!毙ご筌娍嘈χ?zhù)說(shuō)道。

付林沒(méi)有說(shuō)話(huà)。

肖大軍感慨道:“可是現在,我的婚姻要到頭了,卻不由得我選擇,我要死了,你說(shuō)可笑不可笑?”

付林看著(zhù)肖大軍:“別說(shuō)這些了,說(shuō)的我都怕了?!?/p>

肖大軍嘆了口氣:“我不該讓你提前恐懼婚姻?!?/p>

和付林分開(kāi)以后,肖大軍回到了公司。

蔣濤一如既往的不在。

范可看了他一眼,沒(méi)說(shuō)話(huà),拿著(zhù)一支筆,在文件上寫(xiě)寫(xiě)劃劃。

他坐回到自己的工位上。

“肖老師,這幾天干嘛去了?”江瑤湊過(guò)來(lái)問(wèn)道。

“沒(méi)干嘛,江瑤,最近能不能把我給你的客戶(hù)都整合一下,列個(gè)表,我挨個(gè)和你介紹一下他們?!毙ご筌娦χ?zhù)說(shuō)道。

“全部嗎?”江瑤問(wèn)道。

“嗯,你跟我多久了?”肖大軍想不起來(lái)了。

“兩百四十七天?!苯幟摽诙?。

“記這么清楚,還不到一年,可惜了,要是再久點(diǎn)就好了?!毙ご筌姼锌?。

“可別了,您可別折磨我了,我可不想再在這里呆下去了,浪費青春?!苯幹苯訐u頭道。

“你要走?”肖大軍意外。

“肖老師,既然您問(wèn)了,我可就說(shuō)了,您也別生氣?!苯幭肓讼?,“我……在這里呆了兩百多天,我受夠了,我不喜歡這里,沒(méi)意思,沒(méi)空間,沒(méi)自由?!?/p>

“我可以理解你,你還年輕,可以去追求自己喜歡的東西?!毙ご筌姾艽蠓降恼f(shuō)道。

要是以前他,可能會(huì )沉著(zhù)一張臉,和江瑤說(shuō),年輕人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苦悶,一步一個(gè)腳印,慢慢爬向人生巔峰。

可現在他,完全能夠理解江瑤的想法。

“哇,您這么開(kāi)明,我還以為您會(huì )卡我一段時(shí)間,讓我放棄這個(gè)念頭呢?!苯幮老驳?。

“想好去哪了嗎?”肖大軍問(wèn)道。

“還沒(méi),先在家呆一段時(shí)間吧,但是這份工作,我確實(shí)是做不下去了?!苯師o(wú)奈的聳聳肩。

“說(shuō)真的,我有點(diǎn)羨慕你?!毙ご筌娍粗?zhù)江瑤,“你現在是如此的年輕,時(shí)間一大把,可以去揮霍,去浪費,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無(wú)論有無(wú)意義,那都是你的生活,都是你存在的象征?!毙ご筌姼锌f(wàn)分。

“您怎么突然這么說(shuō)?”江瑤不解,她似乎覺(jué)得肖老師話(huà)里有話(huà)。

“因為我也要走了?!毙ご筌娦÷暤恼f(shuō)道。

“???”江瑤突然樂(lè )了,“那您走,不帶我?可說(shuō)不過(guò)去了哈?!?/p>

肖大軍無(wú)奈:“你跟我走,你知道我去哪嗎?你就跟我走?!?/p>

江瑤立刻回答:“不管是哪,我都愿意跟著(zhù)你?!?/p>

似乎覺(jué)得這個(gè)回答有些曖昧,她又補充道:“我說(shuō)的是工作,您要去哪?透露一下?”

“到時(shí)候你就知道了?!毙ご筌娰u(mài)個(gè)關(guān)子。

“那你可不能丟下我,我再撐幾天?!苯幧斐鍪?,和肖大軍拉勾說(shuō)定這個(gè)事情。

徐璐又來(lái)了電話(huà)。

“今晚,我有點(diǎn)事情,去吃個(gè)飯,你去接一下多多?!毙扈丛陔娫?huà)里那頭說(shuō)道。

“男的女的?”肖大軍隨口問(wèn)道。

“男的,你認識,鄭宏義?!?/p>

“就你那個(gè)初戀?”

“別提那事了,晚上回去再說(shuō)?!?/p>

徐璐直接掛斷了電話(huà)。

肖大軍心里很不是滋味,怎么就別提了,一個(gè)已婚的少婦,和初戀出去吃飯。

他做丈夫的,還不能過(guò)問(wèn)一下嗎?

“總是這樣,自以為是,從來(lái)不問(wèn)問(wèn)我什么想法?!毙ご筌娻止局?zhù)。

剛好被江瑤給聽(tīng)到了。

肖大軍走下樓,走進(jìn)了公園,在長(cháng)椅上抽了半截煙,然后碾滅煙頭,丟到河里。

“破壞環(huán)境!小心我舉報你!”江瑤從他身后竄出來(lái),一臉的得意。

“你出來(lái)干嘛?”肖大軍嚇了一跳。

“那你呢,無(wú)精打采的,學(xué)老頭在這曬太陽(yáng)?!苯幋┲?zhù)白T,帶著(zhù)鴨舌帽,短褲高過(guò)膝蓋,眼睛大大的,看著(zhù)肖大軍。

“我跟你比,不就是個(gè)老頭嗎?”肖大軍打趣道。

“我看你最近臉色比較差,有沒(méi)有去看看醫生,好久了都,是不是生病了?”江瑤關(guān)切道。

“先坐吧,陪我說(shuō)說(shuō)話(huà)?!毙ご筌娬f(shuō)道。

“我可沒(méi)時(shí)間,我還去跑你的客戶(hù)呢!”江瑤努努嘴。

“五分鐘,我想聽(tīng)你說(shuō)說(shuō)話(huà)?!毙ご筌娍聪蚪?。

最新小說(shuō)

書(shū)友評價(jià)

  • 斗破乾坤
    斗破乾坤

    小說(shuō)《若我離去,后悔無(wú)期》害人不淺,作者迷弟筆下的人物肖大軍徐璐躍然紙上,如印腦海,他們的曲折讓我如坐針氈,他們的甜蜜讓我載歌載舞。雖知《若我離去,后悔無(wú)期》有毒,但我情愿為之上癮!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