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都市 > 戎馬生涯
戎馬生涯

戎馬生涯借點(diǎn)蛋白粉 著(zhù)

主角:王晨,星星
有一種著(zhù)迷,是因為小說(shuō)《戎馬生涯》中的主角王晨星星而寢食難安,他們的多舛命運令人牽腸掛肚,坐立不安?!度竹R生涯》主要講述的是:五年特種生涯的老兵,二次入伍重返部隊。為了身患重病的妹妹,王晨再一次踏入軍營(yíng)。不過(guò)這次他不再是一無(wú)所知的新兵蛋子。新兵:“王哥,為啥糾察看見(jiàn)你還要繞著(zhù)走?”王晨:“不知道啊,可能是我以前揍過(guò)他們吧?!毙卤骸澳菫槭裁催B長(cháng)看見(jiàn)你都要給你遞煙?”王晨:“有沒(méi)有一種可能,連長(cháng)也被我揍過(guò)?!毙卤骸?.....”新兵班長(cháng):“你才是我班長(cháng),滿(mǎn)級大號回新手村是吧?!”...
狀態(tài):連載中 時(shí)間:2024-06-18 14:54:30
在線(xiàn)閱讀 放入書(shū)架
  • 章節預覽

所謂的空床架,就真的是空空的床架。

上頭除了鋪了木頭做了個(gè)底以外,其他什么都沒(méi)有。

好在那個(gè)來(lái)自東北的孫宇,人還挺好。

告訴周昊天被褥被子床單,在鐵皮柜的頂上。

周昊天倒了聲謝,將兩套被褥拿了下來(lái)。

遞給王晨一套。

王晨接過(guò)被褥,以一種異常老練的手法,將被褥鋪好。

接著(zhù)鋪上了一層白色的床單。

將四個(gè)邊都壓實(shí)。

整個(gè)床單看上去沒(méi)有任何的褶皺,頗為完美!

“臥槽!哥們你強迫癥??!怎么搞這么完美?!”

“是啊,別一開(kāi)始整這么高標準,那班長(cháng)以后不得讓我們按照你的標準來(lái)?”

王晨這邊搞好,其他幾個(gè)新兵都看傻了。

周昊天從上鋪探了個(gè)腦袋下來(lái),看見(jiàn)王晨鋪的床鋪,也嚇了一跳:

“龜龜,晨哥你有點(diǎn)東西啊,鋪的好平整?!?/p>

王晨只是笑了笑說(shuō)道:

“菜就多練,玩不起就別玩……”

“不好意思,有點(diǎn)太囂張了,我的意思是,鋪這個(gè)東西又不難,基本上有手就行?!?/p>

“疊被子那個(gè)才勉強有點(diǎn)難度?!?/p>

“你看我們班長(cháng)的床鋪,跟我這床鋪不是也差不多嗎?!?/p>

聽(tīng)著(zhù)他的話(huà),幾個(gè)新兵朝著(zhù)班長(cháng)的床鋪望去。

光是床單的話(huà),確實(shí)跟王晨的差不多。

但是這個(gè)王晨也太囂張了吧?

“你咋那么得瑟呢?”

孫宇有些看不慣地問(wèn)道。

他向來(lái)都喜歡有啥說(shuō)啥。

王晨給他的感覺(jué),他很不喜歡。

“那班長(cháng)是老兵了,在部隊比我們兵齡長(cháng)點(diǎn),做事好一點(diǎn)很正常?!?/p>

“有本事你把被子的標準弄得跟他一樣啊?!?/p>

孫宇指了指班長(cháng)的豆腐塊說(shuō)道。

這被子可讓他們頭大。

里頭的棉花不知道是什么材質(zhì),蓬松地很。

疊起來(lái)就跟個(gè)炮筒一樣,根本沒(méi)法搞。

而且他私底下問(wèn)過(guò)班長(cháng),結果班長(cháng)只是讓他們壓被子。

說(shuō)什么等被子底下的棉花壓實(shí)在了,然后才好疊。

“你這人……倒是挺有意思?!?/p>

“那要不然打個(gè)賭怎么樣,要是我被子疊的比班長(cháng)還好的話(huà)?!?/p>

“你給我整條煙,如何?”

王晨笑著(zhù)說(shuō)道。

“可以,要是你輸了你給我整條煙?!?/p>

孫宇也是杠上王晨了。

這家伙,咋那么能裝逼呢?

“叮~”

“恭喜宿主觸發(fā)任務(wù):疊被子”

“任務(wù)獎勵:神級疊被子手法?!?/p>

“我拒絕任務(wù)!”

王晨想都沒(méi)想,當即拒絕。

開(kāi)什么玩笑,自己疊被子的手法,當初在整個(gè)旅里頭。

說(shuō)第二,沒(méi)人敢說(shuō)第一的。

自己需要嗎?!

現在給自己這技能,瞧不起誰(shuí)?

只見(jiàn)王晨從自己帶過(guò)來(lái)的大背囊之中,掏出了自己打好的背包。

解開(kāi)之后,將自己之前五年軍旅一直陪著(zhù)自己的被子,鋪在了自己的床上。

“臥槽!哥你什么人啊,怎么來(lái)當兵還自帶被子的?”

一旁看熱鬧的同班新兵,發(fā)出了驚訝的問(wèn)候。

“沒(méi)什么,這也是我的被子而已?!?/p>

王晨隨口說(shuō)道。

手上的速度很快,一分鐘不到的時(shí)間。

一個(gè)整整齊齊的豆腐塊,就出現在了班級新兵的面前。

那邊邊角角,扣的是該有的都有。

拿去跟班長(cháng)的被子做對比,直接甩了班長(cháng)的被子一條街。

“好了,你輸了我一條煙?!?/p>

王晨攤了攤自己的雙手。

孫宇的臉上紅一塊白一塊。

顯然是沒(méi)想到這個(gè)結果會(huì )是這樣子的。

這個(gè)人有問(wèn)題吧??。?!

“不是,你怎么自己帶被子???”

孫宇有些不服氣道。

“你也沒(méi)說(shuō)用什么被子,咋滴,你玩不起要耍賴(lài)???”

王晨望著(zhù)孫宇的眼神中充滿(mǎn)了戲謔。

“玩得起,行,一條煙是吧?!?/p>

孫宇也意識到自己是被擺了一道。

礙于自己也在那么多人的面前夸下???,此刻也不能反悔。

于是從自己的前運袋中,掏出了一整條中華,有些憤恨地遞給了王晨。

本來(lái)打算孝敬一下新兵班長(cháng),這樣能讓自己的日子好過(guò)一點(diǎn)。

沒(méi)想到,栽在王晨這邊了。

“看樣子還沒(méi)有點(diǎn)驗,行吧,那煙我收下了?!?/p>

王晨嘴里又說(shuō)出了一個(gè)其他新兵聽(tīng)不懂的詞。

順手把孫宇給自己的煙,收到了自己的背包里頭。

最后再次來(lái)到床前,小心翼翼地把迷彩帽放在豆腐塊的被子上頭。

編織腰帶放在被子旁邊,這才滿(mǎn)意地點(diǎn)了點(diǎn)頭。

最后悠閑地拿出手機,給星星打過(guò)去一個(gè)電話(huà)。

電話(huà)那頭很快就接通了,傳來(lái)了星星可愛(ài)的聲音:

“喂哥哥?你到地方了嗎?星星好想你噢?!?/p>

“哥哥到啦,哥哥也想我們家星星呀?!?/p>

“那李姨對你還好嗎?”

“姨姨對我可好了,今天還給我買(mǎi)了我最?lèi)?ài)吃的小蛋糕,還有新裙子呢!”

“噢噢,那就好噢?!?/p>

王晨又聊了幾句,等聊得差不多之后,這才放下了手機,掛斷了電話(huà)。

或許是感覺(jué)到幾個(gè)新兵的目光很奇怪,于是王晨問(wèn)道:

“干什么,看我干嘛?我臉上有花???”

“不是啊晨哥,剛剛那個(gè)是你女朋友?”

周昊天小聲地問(wèn)道。

“放屁,那是我妹妹!”

王晨沒(méi)好氣地在周昊天的胸口上來(lái)了一拳。

這人腦子里頭裝的都是什么玩意。

“噢噢噢,妹妹啊,那方便看一眼照片嗎?”

周昊天揉了揉發(fā)痛的胸口問(wèn)道。

“看唄?!?/p>

王晨倒是無(wú)所謂地從迷彩服肩膀處的側兜里頭,掏出了一張星星的照片。

照片上,漂亮的小女孩手中正拿著(zhù)風(fēng)車(chē),朝著(zhù)鏡頭做鬼臉。

“哇!妹妹好可愛(ài),是親哥嗎?”

“我也有個(gè)表妹,但是每次見(jiàn)了我,都一副很嫌棄的樣子?!?/p>

周昊天將照片還給王晨。

“不是親妹妹,但是勝似親妹妹?!?/p>

“我從小孤兒院長(cháng)大的,跟我妹是一塊長(cháng)大?!?/p>

王晨重新認真收好照片,隨口道。

“咦,這樣啊?!?/p>

周昊天的臉上帶著(zhù)歉意,似乎知道自己說(shuō)錯話(huà)了。

“沒(méi)事,我早就看開(kāi)了?!?/p>

王晨擺了擺手。

只聽(tīng)見(jiàn):

“咣當”一聲

班級的門(mén)被推開(kāi)了。

班長(cháng)從門(mén)口走了進(jìn)來(lái),看見(jiàn)王晨的床鋪臉上表情一愣。

臉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以為自己走錯班了,還特地走出去看了一眼掛在門(mén)口的班級牌。

書(shū)友評價(jià)

  • 慕蕊
    慕蕊

    看了這部小說(shuō)《戎馬生涯》,讓我意識到:世界上的愛(ài)情有兩種,一種是小說(shuō)里的愛(ài)情,不論多么肉麻,都可以讓你看得掉眼淚;另一種是自己正在經(jīng)歷的愛(ài)情,即使對方是只豬,也可以讓你痛苦到徹夜不眠。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