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 > 【女頻】林青棠顧征小說(shuō)最新章節1與君分享

【女頻】林青棠顧征小說(shuō)最新章節1與君分享

2024-05-14 23:05:25 作者:竹酒
  • 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 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

    上輩子林青棠被算計嫁給村里的窮鬼顧征,婚后作天作地,將他賺的錢(qián)財敗光不說(shuō),還害得顧征摔斷了腿。自己更是被渣男賤女算計去賣(mài)賢賣(mài)血,蹉跎半生;但在她病痛纏身的時(shí)候,卻是她那個(gè)窮鬼前夫找到她,帶著(zhù)她四處看病。只是,當他們準備復婚的時(shí)候,他卻被白蓮堂姐推下高樓活活摔死。重生回到1986年的新婚夜,她當場(chǎng)踹翻渣男和白蓮堂姐,更是使得渾身解數在這個(gè)男人的心尖上撩火??伤l(fā)現,不管她怎么誘哄、撩拔,這男人總是冷冰冰的,氣得林青棠沖他吼道,“顧征,你還是不是個(gè)男人,連媳婦的炕都爬不上來(lái)嗎?”隔天,林青棠苦著(zhù)臉,揉著(zhù)小腰只想逃,卻被逼到了墻角?!疤邮裁?,昨晚不是挺會(huì )的嗎?今晚繼續……”

    竹酒 狀態(tài):已完結 類(lèi)型:穿越
    立即閱讀

《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 章節介紹

有一種小說(shuō),它像豢養的一只寵物,在你歡樂(lè )時(shí)陪你歡樂(lè ),在你傷心時(shí)卻逗你開(kāi)心。它就是作者竹酒的小說(shuō)《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吨厣肆阒沐X(qián)撩夫》第1章介紹:男人緊閉著(zhù)雙眼,靜靜地躺著(zhù),面容英俊。林青棠小心翼翼湊過(guò)去吻他的唇。這一定是夢(mèng),不然顧征.........

《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 第1章 別不要我 在線(xiàn)試讀

男人緊閉著(zhù)雙眼,靜靜地躺著(zhù),面容英俊。

林青棠小心翼翼湊過(guò)去吻他的唇。

這一定是夢(mèng),不然顧征怎么還會(huì )在她身邊!

“珍珠……你以后就是我媳婦了,我顧征發(fā)誓,一定會(huì )對你好的!”

突然,他在她耳邊呢喃了一句。

林青棠一怔,心臟一疼,眼尾不可抑制地滾落出來(lái)一滴淚。

看來(lái)顧征真的愛(ài)慘了那個(gè)女人。

林青棠貼在他堅硬的胸膛上,貪戀的盯著(zhù)他看了好一會(huì )兒。

剛要起身,卻被男人兀然摟進(jìn)懷里,封住了唇舌。

眼角的淚水滑落,被他細心的吻去,小心地誘哄著(zhù)……

林青棠輕嘆一聲,閉上眼睛,仔仔細細感受著(zhù)他的力量。

她心甘情愿摟上了他的脖頸,迎合他。

她的回應給了身上的男人極大的動(dòng)力。

他順著(zhù)她細嫩的唇啃吮到鎖骨,一只大掌捁著(zhù)她的細腰,另一只探進(jìn)她的衣角,一路往上……

他的掌心炙熱滾燙,沿著(zhù)她的皮膚紋理滑過(guò),引起她后背一陣顫栗。

……

林青棠醒來(lái)的時(shí)候,身邊已經(jīng)沒(méi)有人。

她撐著(zhù)酸軟的身子小心翼翼地坐了起來(lái),環(huán)顧陳舊的老破小,無(wú)比清晰的感知,都讓她意識到一件事,這不是夢(mèng)!

她,她是真的回到了1986年!

她回到跟顧征新婚后的第一天!

一切的一切回歸到了起點(diǎn),可以從頭開(kāi)始。

林青棠忍著(zhù)身體上的不適下了床,剛套上衣服,門(mén)就被人從外面推開(kāi)了。

顧征看著(zhù)林青棠,臉色沉郁。

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明明娶的是林珍珠,怎么一覺(jué)醒來(lái),昨夜跟他洞房的人卻變成了林青棠。

林青棠泛紅的眼眶看著(zhù)顧征,強忍想撲進(jìn)他懷里的沖動(dòng)。

他好好的。

沒(méi)有被林珍珠從高樓上推下,沒(méi)有摔得四分五裂,更沒(méi)有被大火吞沒(méi)。

前世,林青棠被奶奶楊大妞設計嫁給了村里最窮的窮鬼顧征。

猶記得上輩子,她因為不甘心嫁給顧征,又因失身給了顧征,醒來(lái)后將顧征揍了一頓,還大罵顧征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在離婚之前,她更是作天作地,將顧征賺回來(lái)的錢(qián)敗光不說(shuō),還害得顧征摔斷了腿。

離婚后,她被許銳城騙去賣(mài)腎賣(mài)血,蹉跎半生,落下一身病痛。

是顧征找到她,帶她四處奔走看病,在他們即將復婚的時(shí)候,顧征卻被林珍珠從高處推下,活活摔死。

便是此時(shí)閉上眼,她的眼前還能浮現顧征倒在血泊中,毫無(wú)氣息的那一幕。

顧征看著(zhù)林青棠那沉重的神情和通紅的眼眶,眉心微微皺起,“我雖不清楚為什么我的結婚對象突然變成你,但……我會(huì )對你負責!”

昨夜顧征被林珍珠的大哥林國棟灌酒,到最后他也喝高了。

黑燈瞎火,又是新婚夜,娶得還是他喜歡的林珍珠,他怎么可能不跟自己的媳婦兒親熱。

如今生米煮成飯,已是不爭的事實(shí)。

顧征也不是傻子,他的新娘子好端端的為什么會(huì )從林珍珠變成林青棠?顯然他是被算計了。

林青棠看著(zhù)緊鎖眉心的顧征,試探性地問(wèn)道,“顧征,如果我說(shuō)是我奶奶不想讓林珍珠跟你過(guò)苦日子,才把我跟林珍珠掉了包,你信嗎?”

林青棠知道,前世這個(gè)時(shí)候的顧征還是喜歡林珍珠的,突然新娘子變成了她,顧征八成是無(wú)法接受。

但能重來(lái)一次,她絕不會(huì )再像前世那般蠢笨,她要好好寵著(zhù)她的男人,讓他早些認清林珍珠的真面目。

顧征只是看了林青棠一眼,神色冷淡,“你放心,既然錯誤已經(jīng)釀成,我會(huì )對你負責的?!?/p>

林青棠見(jiàn)他如此,眼眶又紅了。

顧征見(jiàn)她這般姿態(tài),心里多了抹煩躁,眉頭擰得更死:“如果你不愿意,我們可以現在就去離婚!”

“我不要離婚!我會(huì )跟你好好過(guò)日子,你別不要我!”林青棠急了。

她好不容易能重來(lái)一次,說(shuō)什么也不會(huì )跟顧征離婚。

顧征被她激烈的反應嚇了一跳。

他抬首怔怔看著(zhù)林青棠,心中困惑。

她不是喜歡許銳城嗎?

他雖然極少關(guān)注村里的事情,可也知道林青棠先前總追著(zhù)許銳城的屁股后頭跑。

但想到自己已經(jīng)把她……

顧征抬眼向她點(diǎn)頭,“好,那就好好過(guò)日子?!?/p>

林青棠得到肯定的答復,立馬沖著(zhù)他揚起一抹清淺的笑。

這抹溫柔的笑,卻讓顧征一時(shí)無(wú)所適從。

他慌忙起身熱了早飯,匆匆吃過(guò)幾口,給林青棠端過(guò)來(lái)一份?!拔摇蚁潞A??!?/p>

他丟下一句話(huà),匆匆的拿起掛在院中的水壺等物便急急地出門(mén)。

林青棠望著(zhù)他離開(kāi)的背影,唇角微微上揚,顧征現在就算喜歡林珍珠又如何?

她早晚會(huì )讓顧征認清林珍珠是什么樣的人!

她也不會(huì )再讓林珍珠和許銳城這對渣男賤女玩弄于股掌之中。

想到那個(gè)害自己和顧征慘死的女人,林青棠抿了抿唇,捏著(zhù)碗沿的手骨節泛白。

從廚房出來(lái),看著(zhù)昨日婚禮后凌亂的院子,林青棠拿起掃把開(kāi)始掃地,看著(zhù)小院的破敗,為今之計,最重要的還是想法子賺錢(qián)。

顧征這人的命里是帶財的,只是前世遇上她這么一個(gè)蠢貨,否則前世都能當首富了。

青山漁村靠海,正所謂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如今的交通不發(fā)達,內陸的人幾乎吃不上海鮮,但其實(shí)很多海鮮都可以制成干貨,不管是批發(fā)或是零售,這都是一個(gè)不錯的選擇。

不過(guò),如今村里人的想法簡(jiǎn)單,只要餓不死,賺不賺錢(qián)都無(wú)所謂。

所以青山漁村如今除了干蝦米外,并沒(méi)有其它海產(chǎn)品的干貨出售。

但她如果能做大做成,那可是能帶動(dòng)整個(gè)村子的能賺錢(qián)的,這些都得慢慢盤(pán)算,她也得一步一個(gè)腳印的來(lái)。

可是,她現在還沒(méi)有啟動(dòng)資金,如今還是得抓緊搞到第一桶金才是最重要的。

她正想著(zhù),“吱呀!”院門(mén)的竹籬笆被人推開(kāi)。

進(jìn)來(lái)的人四處打量了起來(lái),直接一腳踢倒了院中的一桶水。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