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 > 林青棠顧征是什么小說(shuō) 全部章節免費閱讀

林青棠顧征是什么小說(shuō) 全部章節免費閱讀

2024-05-14 23:05:53 作者:竹酒
  • 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 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

    上輩子林青棠被算計嫁給村里的窮鬼顧征,婚后作天作地,將他賺的錢(qián)財敗光不說(shuō),還害得顧征摔斷了腿。自己更是被渣男賤女算計去賣(mài)賢賣(mài)血,蹉跎半生;但在她病痛纏身的時(shí)候,卻是她那個(gè)窮鬼前夫找到她,帶著(zhù)她四處看病。只是,當他們準備復婚的時(shí)候,他卻被白蓮堂姐推下高樓活活摔死。重生回到1986年的新婚夜,她當場(chǎng)踹翻渣男和白蓮堂姐,更是使得渾身解數在這個(gè)男人的心尖上撩火??伤l(fā)現,不管她怎么誘哄、撩拔,這男人總是冷冰冰的,氣得林青棠沖他吼道,“顧征,你還是不是個(gè)男人,連媳婦的炕都爬不上來(lái)嗎?”隔天,林青棠苦著(zhù)臉,揉著(zhù)小腰只想逃,卻被逼到了墻角?!疤邮裁?,昨晚不是挺會(huì )的嗎?今晚繼續……”

    竹酒 狀態(tài):已完結 類(lèi)型:穿越
    立即閱讀

《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 章節介紹

《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是一部很走心的小說(shuō),作者是竹酒,他文風(fēng)幽默,饒有風(fēng)趣,源源不斷的給讀者帶來(lái)歡樂(lè )?!吨厣肆阒沐X(qián)撩夫》第4章概述:那是一塊葉子形狀玉墜,通靈剔透,瑩潤光澤,翠色溫碧,一眼就足以確定這塊玉佩的絕非凡品。而這塊玉佩,前世她.........

《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 第4章 你是不是還打她了 在線(xiàn)試讀

那是一塊葉子形狀玉墜,通靈剔透,瑩潤光澤,翠色溫碧,一眼就足以確定這塊玉佩的絕非凡品。

而這塊玉佩,前世她在林珍珠的脖子上見(jiàn)過(guò)……

林青棠撇了撇嘴,也不知道是不是顧征送她的。

但這是在顧征家的雜物間里找到的,等他回來(lái)的時(shí)候再還給他吧!

林青棠將玉佩小心的收好后,便拎著(zhù)桶帶著(zhù)工具出門(mén)來(lái)到海邊了。

現在還沒(méi)有漲潮,海貨不會(huì )有太多,林青棠也沒(méi)抱太大的希望,能撿一些是一些,中午能給顧征加個(gè)餐就行。

“青棠,趕海呢?”

“是??!蘭花嬸,你也來(lái)啦!”林青棠笑著(zhù)打招呼。

張蘭花看到她的笑也是微微愣了一下,她好像比起以前溫柔了好多。

“來(lái)這邊,這兒水多,海貨也能多些?!睆執m花笑著(zhù)招呼林青棠。

“誒……”林青棠沒(méi)有拒絕張蘭花的好意,她也想借機跟村里人交好。

“蘭花嬸,我撿了不少帶子,分您一些,您回去給鐵根弟弟他們做個(gè)湯?!?/p>

林青棠抓了一串的帶子放到了蘭花嬸的桶里,不等她拒絕又說(shuō)道,“蘭花嬸,日頭不早了,再過(guò)一會(huì )兒該漲潮了,我先回了,你也快些回吧!”

“唉,你這孩子!”張蘭花一個(gè)出神的時(shí)間,林青棠已經(jīng)提著(zhù)桶走遠了。

張蘭花看著(zhù)桶里的那串帶子,輕嘆了口氣,以后村里誰(shuí)再說(shuō)林青棠的壞話(huà),她可非得找他們好好理論理論才是。

挺好一孩子??!

顧征那小子福氣也該來(lái)了!

林青棠是有意拉攏一些村民的,第一是改變她在村里那不好的名聲,第二也是為了以后做生意找到一些合適的助力。

她拎著(zhù)桶回家的時(shí)候,看了眼堂屋的鐘,將近十一點(diǎn),顧征是十一點(diǎn)半下工回來(lái)吃飯,她抓緊些了。

她在院子里洗干凈手腳后,便進(jìn)了廚房。

水缸里的米并不多。林青棠抓了一把米,又放了一半以上的紅薯。

將火燒上,米下鍋后,她便開(kāi)始處理螃蟹。

她挑了幾只肥美的將它們切開(kāi)后做個(gè)香煎螃蟹;帶子燒湯,黃菇魚(yú)紅燒,然后再從后院的地里拔了一把的青菜,炒了個(gè)蒜蓉青菜。

顧征下工回來(lái)的時(shí)候,剛走到院門(mén)口,腳步也跟著(zhù)停頓了一下,廚房里飄出來(lái)的飯菜香,讓他有片刻的失神。

自打大嫂鬧著(zhù)分家后,他就獨自一人住在這處小院,他都不記得有多久沒(méi)有聞到這么香的飯菜了。

林青棠從廚房里端著(zhù)菜出來(lái),就看到站在門(mén)口的顧征。

“你回來(lái)了?快洗手吃飯了!”林青棠欣喜地出聲,忙將菜放到了桌上,雙手便忙抓著(zhù)耳垂降溫,碗太燙了。

她轉身進(jìn)廚房去端余下的菜時(shí),手剛碰到碗邊,一只大手便伸了過(guò)來(lái),“我來(lái)吧!”

“那我打飯!”靠近顧征的時(shí)候,林青棠心跳的有些快。

顧征看著(zhù)桌上豐盛的午飯,他忍不住抬頭看向廚房里忙碌的身影。

她不是又懶又饞嗎?可這看著(zhù)怎么有點(diǎn)兒不像??!

難道真如長(cháng)輩說(shuō)的一樣,女人結了婚就會(huì )變?

顧征回來(lái)的時(shí)候,注意到了被收拾得干凈院子,洗好晾曬著(zhù)的衣物,以及廚房外那個(gè)改造過(guò)的水桶。

水桶里還有不少海貨。

“我早上去趕海了,螃蟹太厲害,我擔心它把其它海貨咬了,就把雜物房的水桶改了改,沒(méi)有事先跟你說(shuō),如果水桶你有別的用處,我到時(shí)候再給改回來(lái)?!?/p>

林青棠見(jiàn)他低頭吃飯,幾次都想找話(huà)題開(kāi)口。

但見(jiàn)他沉著(zhù)臉,她到嘴邊的話(huà),就也只能生生地咽了回去。

最后見(jiàn)他看廚房外的水桶,這才找到了說(shuō)話(huà)的機會(huì )。

“改了就改了吧!”顧征收回視線(xiàn),抬首看向林青棠,卻見(jiàn)她顯得有些小心翼翼。

“飯菜還合你胃口嗎?”林青棠見(jiàn)他開(kāi)口了,便準備打鐵趁熱,趕緊繼續問(wèn)道。

“很好吃!”

“那你多吃些!”林青棠趕緊給他夾了只螃蟹放到他碗里。

“我早上抓了兩條黃菇魚(yú),燒了一條,還有一條你一會(huì )兒給媽他們送去,咱媽……”

顧征突然抬首看向林青棠,出聲打斷了她的話(huà),“珍……你堂姐他們早上來(lái)了?你是不是還打她了?”

林青棠夾菜的手在半空中停頓了幾秒。她緩緩將筷子放下,而后看向顧征。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