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 > 林青棠顧征小說(shuō)最新章節目錄 第5章精彩內容

林青棠顧征小說(shuō)最新章節目錄 第5章精彩內容

2024-05-14 23:06:02 作者:竹酒
  • 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 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

    上輩子林青棠被算計嫁給村里的窮鬼顧征,婚后作天作地,將他賺的錢(qián)財敗光不說(shuō),還害得顧征摔斷了腿。自己更是被渣男賤女算計去賣(mài)賢賣(mài)血,蹉跎半生;但在她病痛纏身的時(shí)候,卻是她那個(gè)窮鬼前夫找到她,帶著(zhù)她四處看病。只是,當他們準備復婚的時(shí)候,他卻被白蓮堂姐推下高樓活活摔死。重生回到1986年的新婚夜,她當場(chǎng)踹翻渣男和白蓮堂姐,更是使得渾身解數在這個(gè)男人的心尖上撩火??伤l(fā)現,不管她怎么誘哄、撩拔,這男人總是冷冰冰的,氣得林青棠沖他吼道,“顧征,你還是不是個(gè)男人,連媳婦的炕都爬不上來(lái)嗎?”隔天,林青棠苦著(zhù)臉,揉著(zhù)小腰只想逃,卻被逼到了墻角?!疤邮裁?,昨晚不是挺會(huì )的嗎?今晚繼續……”

    竹酒 狀態(tài):已完結 類(lèi)型:穿越
    立即閱讀

《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 章節介紹

有一種小說(shuō),它像心理咨詢(xún)師,無(wú)形之中幫你走出失戀的陰影。它就是作者竹酒編寫(xiě)的當紅小說(shuō)《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第5章介紹:“他們是來(lái)找我了,我確實(shí)也打了林珍珠,難道她不該打嗎?”很顯然,林珍珠在離開(kāi)顧家后,去找過(guò)顧征,甚至.........

《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 第5章 冥冥之中注定的 在線(xiàn)試讀

“他們是來(lái)找我了,我確實(shí)也打了林珍珠,難道她不該打嗎?”

很顯然,林珍珠在離開(kāi)顧家后,去找過(guò)顧征,甚至還說(shuō)了她不少的壞話(huà)。

也是,如果不去找顧征惡人先告狀,那還真不是她認識的林珍珠。

“她是不是跟你說(shuō),昨天我把她打暈關(guān)進(jìn)柴房,然后我代替她跟你結婚?”

“她來(lái)問(wèn)我為什么要這么做?結果我不分青紅皂白的打了她,還誣陷她跟許銳城有一腿?”

“最后還說(shuō)什么,說(shuō)她是真心喜歡你的,可這樣的結果她也沒(méi)想到,讓你跟我好好過(guò)日子,對吧!”

顧征錯愕地看著(zhù)林青棠,確實(shí)如同林青棠所說(shuō)的一樣,林珍珠也確實(shí)說(shuō)了這些話(huà)。

但他很快便收斂了情緒,菲薄的唇抿成一條線(xiàn),審視地看著(zhù)林青棠。

“對了!她肯定還說(shuō),明明林青棠喜歡的是許銳城,我真的想不明白她為什么要這樣做,看著(zhù)我無(wú)法得到幸福,她是不是就高興了?對吧!”

顧征收回視線(xiàn),眼瞼下垂,林青棠看不到他眼中的情緒,但她知道自己猜對了!

“顧征,你覺(jué)得呢?林珍珠幸不幸福與我有什么關(guān)系?

如果真如她說(shuō)的一樣,我有多喜歡許銳城,我為什么要在跟許銳城還有婚約的情況下打暈林珍珠,然后代替她嫁給你?”

“再有,我是有通天的本領(lǐng)嗎?才能在一家人神不知鬼不覺(jué)的情況下,讓他們都沒(méi)發(fā)現我代替林珍珠嫁給你?”

“我有這本事嗎?”林青棠直直地看著(zhù)顧征,見(jiàn)他依舊不做回答,她知道有些事情得給他時(shí)間,讓他自己想清楚。

她看著(zhù)碗里余下的一口飯,“我吃飽了,你慢慢吃!”

她端著(zhù)碗筷起身直接進(jìn)了廚房,放下碗后她盯著(zhù)碗里看了許久。

不管怎么樣,她都得早一點(diǎn)兒讓顧征明白,她和他才是被他們被算計的人,她和顧征一樣都是受害者。

她盯著(zhù)碗中的那口飯看了一會(huì )兒后,最終還是沒(méi)有浪費,將飯塞到嘴里后生生咽了下去,之后便收拾起灶臺,就像剛剛的事情沒(méi)有發(fā)生過(guò)一樣。

顧征坐在桌前,望著(zhù)豐盛的晚餐,腦中回蕩著(zhù)林青棠剛剛所說(shuō)的那些話(huà)。

林青棠收拾完灶臺時(shí),顧征還坐在那兒發(fā)愣。

林青棠也不催他,而是出來(lái)將他上工時(shí)帶的水壺拎進(jìn)廚房,往里灌了她早上燒好的涼茶。

將水壺放回去后,她來(lái)到了顧征的面前,摸出了那塊葉子形狀的玉佩,放到了桌上。

“這是我早上在雜物間的木板下看到的,應該是你的!”

顧征看著(zhù)出現在眼前的那雙小手,腦中不知怎的就浮現昨夜動(dòng)情之時(shí),這雙小手在他后背又抓又撓的那一幕。

顧征的耳尖泛紅,趕緊甩掉腦中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

他的視線(xiàn)又落到她掌心的那塊玉佩上面,有些意外它居然會(huì )出現在雜物間。

這是他奶奶留給未來(lái)孫媳婦的,在奶奶去世之前交到了他的手里,后來(lái)因為他大嫂一直想要這塊玉佩,母親就說(shuō)幫他藏起來(lái)。

但母親的記性不好,之后連她都忘記放哪里了,結果林青棠跟他結婚的第二天,這玉佩居然就被她從雜物間里找到。

奶奶去世前總說(shuō),玉講究緣分,所以這是冥冥之中注定的?

還是說(shuō),奶奶在天之靈認定了她?

“你撿到你就戴著(zhù)吧!”顧征說(shuō)道。

林青棠有些意外,“這個(gè)看起來(lái)很貴重的樣子,給我?”

“嗯!”顧征也沒(méi)多說(shuō),低頭三兩口的便解決了碗里剩下的飯。

他起身時(shí),卻見(jiàn)林青棠雙眼灼灼地望著(zhù)他。

“有事?”顧征疑惑地問(wèn)。

林青棠卻是將手一攤,露出掌心的玉佩,“我只會(huì )打平結,容易掉;你幫我打個(gè)結實(shí)點(diǎn)、牢固些不容易掉的結,可以嗎?”

顧征見(jiàn)她模樣嬌俏,嗓音綿軟,甚至帶點(diǎn)兒撒嬌的味道。

鬼使神差的拿起她掌心的玉佩,指尖滑過(guò)她的手心,或是癢了,她的手也跟著(zhù)蜷縮了一下。

林青棠開(kāi)心的轉過(guò)身,將長(cháng)長(cháng)的辮子撩到了身前,“阿征,你幫我戴上吧!”

顧征打結的手頓了一下,望了眼手中的玉佩,又看了看上面紅繩,她的腦袋不大,但這紅繩也不長(cháng),如果打了結再從她的腦袋上套到脖頸上,可能還會(huì )卡住。

顧征只好將玉佩掛到了她的頸上,她也跟著(zhù)微低下頭露出光滑潔白的后頸,不知怎的,顧征就覺(jué)得她的后頸都生得比旁人的要漂亮,便是上面細小的絨毛都很可愛(ài)。

好似,昨夜他還吻過(guò)那兒……

林青棠站在那兒,顧征卻遲遲不動(dòng),她回首看向顧征,“阿征,怎么了?”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