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 > 林青棠顧征小說(shuō)全章節免費版與君共享

林青棠顧征小說(shuō)全章節免費版與君共享

2024-05-14 23:06:21 作者:竹酒
  • 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 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

    上輩子林青棠被算計嫁給村里的窮鬼顧征,婚后作天作地,將他賺的錢(qián)財敗光不說(shuō),還害得顧征摔斷了腿。自己更是被渣男賤女算計去賣(mài)賢賣(mài)血,蹉跎半生;但在她病痛纏身的時(shí)候,卻是她那個(gè)窮鬼前夫找到她,帶著(zhù)她四處看病。只是,當他們準備復婚的時(shí)候,他卻被白蓮堂姐推下高樓活活摔死。重生回到1986年的新婚夜,她當場(chǎng)踹翻渣男和白蓮堂姐,更是使得渾身解數在這個(gè)男人的心尖上撩火??伤l(fā)現,不管她怎么誘哄、撩拔,這男人總是冷冰冰的,氣得林青棠沖他吼道,“顧征,你還是不是個(gè)男人,連媳婦的炕都爬不上來(lái)嗎?”隔天,林青棠苦著(zhù)臉,揉著(zhù)小腰只想逃,卻被逼到了墻角?!疤邮裁?,昨晚不是挺會(huì )的嗎?今晚繼續……”

    竹酒 狀態(tài):已完結 類(lèi)型:穿越
    立即閱讀

《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 章節介紹

竹酒執筆的這部小說(shuō)《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是穿越題材小說(shuō)的巔峰之作,也是女頻小說(shuō)中的一座里程碑。該小說(shuō)(第7章現在不一樣了)內容介紹:將錢(qián)又遞給了林青棠,“你收著(zhù)吧!”林青棠也沒(méi)拒絕,這樣省得她到時(shí)又管他要,“你要花的時(shí)候跟我說(shuō)!”顧征只是.........

《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 第7章 現在不一樣了 在線(xiàn)試讀

將錢(qián)又遞給了林青棠,“你收著(zhù)吧!”

林青棠也沒(méi)拒絕,這樣省得她到時(shí)又管他要,“你要花的時(shí)候跟我說(shuō)!”

顧征只是微微頜首,見(jiàn)她將錢(qián)收好后,她又忙碌開(kāi)了,他也帶著(zhù)魚(yú)和螃蟹出門(mén)了。

……

“顧征,這是往你媽那兒去呢?”

顧征才從家里出來(lái)沒(méi)走多遠,就跟張蘭花碰了個(gè)面。

“是啊,蘭花嬸!”

張蘭花將手里一個(gè)籃子遞給了顧征。

“我本來(lái)也是要去你家的,早上青棠跟我一道趕海,后來(lái)見(jiàn)我桶里沒(méi)多少東西,還給了我一把帶子。

這是嬸子后院那顆葡萄架上結的葡萄,你帶回去給青棠嘗嘗?!?/p>

顧征有些意外,忙道,“謝謝蘭花嬸!”

張蘭花也沒(méi)再多說(shuō),把籃子遞給顧征后,便急急回家了。

顧征倒是好奇,林青棠到底是做了什么?蘭花嬸這么挑剔的人居然會(huì )領(lǐng)她的情。

或許,他真的該多觀(guān)察一下林青棠!

顧征斂了斂神,拎著(zhù)魚(yú)和螃蟹去了二哥顧海的家中。

顧海他們也剛吃了飯,母親林梅芬正坐在院子里,她因為身體不好,一個(gè)人也是瘦得皮包骨,好似風(fēng)一吹就能被吹跑。

當看到顧征進(jìn)來(lái)的時(shí)候,林梅芬便忍不住落淚。

“老三,媽都知道了,林家太不是東西,委屈你了!”

顧二嫂楊雪麗見(jiàn)婆婆哭,也便從廚房里出來(lái),“媽?zhuān)鷦e哭了!你這一哭,小叔不是更難受嘛!”

“小叔,吃過(guò)了嘛?二嫂給你煮碗面條?”楊雪麗問(wèn)道,她也聽(tīng)說(shuō)林青棠在家里就是個(gè)懶貨,只怕也不會(huì )給顧征做飯。

“二嫂,你不忙,我吃過(guò)了!”顧征說(shuō)罷,將手里的籃子和水桶遞了過(guò)去。

“這是……她早上趕海抓的黃菇魚(yú)還有一些螃蟹,讓我送來(lái)給媽補身子用的?!?/p>

“她去抓的?”顧母林梅芬一聽(tīng),滿(mǎn)眼不敢相信。

“嗯,也是她讓我送來(lái)的?!鳖櫿鼽c(diǎn)了點(diǎn)頭。

“還真是她去抓的???”楊雪麗也瞪大了雙眼。

“老三?!绷置贩彝蝗怀雎?。

“媽?zhuān)趺戳???/p>

“你回去跟你媳婦說(shuō),媽去你們家住一段時(shí)間,明天就去?!?/p>

林梅芬想了想,還是決定去親自盯著(zhù)林青棠。

“成!我……們收拾一下,明日來(lái)接您!”

顧征留下一句后,便拎著(zhù)楊雪麗遞過(guò)來(lái)的空水桶和籃子走了。

顧征買(mǎi)了白酒,拎著(zhù)籃子回到了家里。

“回來(lái)啦!”林青棠見(jiàn)此,忙上前了幾步,從他的手里將酒接了過(guò)來(lái),便將它倒入一邊的壇子里。

“這是蘭花嬸給你的,我自作主張拿了一串給媽他們了!”顧征有些不好意思,畢竟他沒(méi)有事先問(wèn)過(guò)林青棠。

其實(shí),他也是存了試探的心思,看看林青棠是什么反應?

現在水果比大米更貴,像他們一年到頭,也不定能吃上一次水果。

林青棠接過(guò)后見(jiàn)里面放著(zhù)好幾串葡萄,“這么多,你就拿了一串給媽?zhuān)俊?/p>

“嗯!”顧征應聲。

“一會(huì )兒你上工的時(shí)候,再帶兩串過(guò)去,二嫂家還有兩個(gè)孩子呢,一串哪兒夠吃。

我們倆能吃多少。另外你再給大哥家也送兩串,總不好厚此薄比?!?/p>

雖然她不喜歡顧征的大嫂,但是顧征的大哥顧安對顧征還算不錯。

再有就是顧安的兩個(gè)孩子,前世對她這個(gè)小嬸嬸也不錯,所以林青棠也愿意將葡萄給他們吃。

“剩下還有一些,我釀些葡萄酒給你喝吧!剛好有白酒?!绷智嗵淖灶欁缘陌才帕似饋?lái),倒是將一籃子的葡萄安排得明明白白。

嘴里還不忘碎碎念著(zhù),“以后趕海的時(shí)候,若是得了東西,再往蘭花嬸的家里送一些,這一籃子的葡萄,拿去賣(mài)可值不少錢(qián)呢!”

顧征靜靜地看著(zhù)她。

“對了!阿征,以前媽都是大哥和二哥兩家輪流照顧的吧!你現在結婚了,你抽個(gè)空去把媽接過(guò)來(lái)住吧!”

她想替林梅芬好好調理身體。

前世,林梅芬就是在今年年底去的,顧征因為婆婆去世大受打擊,萎靡了很長(cháng)一段時(shí)間。

“算了,你忙你的去吧!我先把屋子收拾出來(lái),明天去接她老人家過(guò)來(lái)住?!绷智嗵淖灶欁缘恼f(shuō)道。

她將那些葡萄整理出來(lái)后,另外又洗了一碗,“這份你帶著(zhù)上工的時(shí)候吃,你們下午出海嗎?”

“不出?!?/p>

“成?!绷智嗵臎](méi)有多說(shuō),又忙活開(kāi)了。

顧征在那兒站了好一會(huì )兒,心情有些復雜,最終還是帶著(zhù)東西和水壺出門(mén)。

林青棠出來(lái)的時(shí)候,已經(jīng)不見(jiàn)顧征的身影,她有些小失落,不過(guò)她不能著(zhù)急,她還是要慢慢來(lái),總有一天……

顧征在出門(mén)的時(shí)候,會(huì )跟她說(shuō):媳婦兒,我上工去了!

下工回來(lái)的時(shí)候,也會(huì )跟她說(shuō):媳婦兒,我回來(lái)了!

林青棠把葡萄收拾好后,便去柜子里抱著(zhù)被子和床單掛在外面晾曬了起來(lái),這些放在柜子里太久難免有些霉味。

林梅芬的身體不好,就該更加注意這些。

而后,又把房間里里外外認真的擦洗干凈,開(kāi)窗通風(fēng)。

等她忙完這一切的時(shí)候,抬首看了一眼堂屋內破舊的大鐘,上面的指針指在了三點(diǎn)。

林青棠見(jiàn)此,又趕忙進(jìn)了廚房去燒火。

顧征干的是體力活,肚子餓的很快,以前他可以將就的餓到晚飯再吃。

可現在不一樣了。

前世,顧征的胃就很不好,稍微餓一點(diǎn)兒就會(huì )胃疼的冷汗直冒。

所以現在她要趕緊給顧征調理,將他的胃病掐死的搖籃里。

林青棠從柜子里拿了白面和雞蛋,將它調成面糊,又切了些蔥花放進(jìn)去。

想到顧征的二哥顧海也跟著(zhù)他一起在海邊做工,她干脆就多貼了一些。

做好之后,林青棠就帶著(zhù)東西出門(mén)了。只是她才走出一段路,就被人攔住了。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