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 > 《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精彩章節推薦:第8章怎么這么糊涂

《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精彩章節推薦:第8章怎么這么糊涂

2024-05-14 23:06:30 作者:竹酒
  • 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 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

    上輩子林青棠被算計嫁給村里的窮鬼顧征,婚后作天作地,將他賺的錢(qián)財敗光不說(shuō),還害得顧征摔斷了腿。自己更是被渣男賤女算計去賣(mài)賢賣(mài)血,蹉跎半生;但在她病痛纏身的時(shí)候,卻是她那個(gè)窮鬼前夫找到她,帶著(zhù)她四處看病。只是,當他們準備復婚的時(shí)候,他卻被白蓮堂姐推下高樓活活摔死。重生回到1986年的新婚夜,她當場(chǎng)踹翻渣男和白蓮堂姐,更是使得渾身解數在這個(gè)男人的心尖上撩火??伤l(fā)現,不管她怎么誘哄、撩拔,這男人總是冷冰冰的,氣得林青棠沖他吼道,“顧征,你還是不是個(gè)男人,連媳婦的炕都爬不上來(lái)嗎?”隔天,林青棠苦著(zhù)臉,揉著(zhù)小腰只想逃,卻被逼到了墻角?!疤邮裁?,昨晚不是挺會(huì )的嗎?今晚繼續……”

    竹酒 狀態(tài):已完結 類(lèi)型:穿越
    立即閱讀

《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 章節介紹

有一種小說(shuō),它像情感回收站,回收你所有的負面情緒。這部小說(shuō)名叫《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堪稱(chēng)一部治愈系佳作!《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第8章內容介紹:“青棠!”攔路的人不是別人,正是許銳城??吹皆S銳城時(shí),林青棠的心口便結了一團郁氣,幾個(gè)呼吸間,她.........

《重生八零之搞錢(qián)撩夫》 第8章 怎么這么糊涂 在線(xiàn)試讀

“青棠!”

攔路的人不是別人,正是許銳城。

看到許銳城時(shí),林青棠的心口便結了一團郁氣,幾個(gè)呼吸間,她壓下了心中的滔天恨意。

她不能讓許銳城看出端倪。

“讓開(kāi)!”林青棠的眉心凝起一片冷意。

“青棠,你怎么這么糊涂,你嫁給我難道不比嫁給顧征好嗎?顧征就是個(gè)泥腿子,你居然……”“我糊涂?我確實(shí)糊涂?!?/p>

不!更確切的說(shuō)應該是蠢,否則就不會(huì )被許銳城和林珍珠這兩個(gè)狼心狗肺的人欺騙至那種地步。

許銳城聞言,心下一喜,果然林青棠還是一樣的好騙。

“青棠,你別擔心!我會(huì )想辦法讓顧征同意跟你離婚,這樣我們就能在一起了!”許銳城忙上前一步,語(yǔ)氣溫柔。

但看林青棠時(shí),眼底卻是壓抑著(zhù)的厭惡。

林青棠看到了,許銳城對她的厭惡是這般的明晃晃,而前世她居然眼瞎地看不到。

“然后呢?”林青棠面無(wú)表情地后退了一步,拉開(kāi)與他之間的距離。

此時(shí)周邊已經(jīng)聚了些人。

“青棠,我相信我!只要你和顧征離婚,我一定會(huì )娶你的。真的,我不會(huì )嫌棄你離過(guò)婚的!”許銳城趕緊說(shuō)道。

“你媽能同意?”林青棠干脆將手環(huán)在身前,欣賞許銳城的表演。

“我媽那里的確有些難辦!”許銳城皺著(zhù)眉,一臉苦惱,隨即便又豁然開(kāi)朗。

他出主意,“青棠,我媽今天是真的被你氣到了,身子也虛,你的手里不是有二百塊錢(qián)嘛,你拿給我,我去買(mǎi)一些補品告訴我媽是你買(mǎi)給她的,她肯定就能消氣!”

林青棠靜靜看著(zhù)他,“演完了沒(méi)有?”

“許銳城,別把想騙我錢(qián)說(shuō)是這么好聽(tīng)。你媽有多瞧不上我,你自己心里沒(méi)點(diǎn)數?”

她突然伸手,指著(zhù)不遠處的槐樹(shù)下面,姚香菊正站在那兒,手里抓著(zhù)一把瓜子,唾沫橫飛的說(shuō)著(zhù)八卦。

“喲,你媽病得可真重,還能磕瓜子說(shuō)閑話(huà)呢!看來(lái)確實(shí)是病入膏肓了,依我看別買(mǎi)什么補品了,還是去打一副棺材吧!”林青棠譏諷道。

許銳城的臉色難看至極,

林青棠看傻子似的看了他一眼,抬腳直接將人往邊上踹去,“好狗不擋道,我還要給我男人送飯呢!”

許銳城本來(lái)就弱,林青棠又是故意用力,許銳城直接摔在了地上。

林青棠挎著(zhù)籃子大步離開(kāi)去給顧征送飯。

現如今正是捕蝦米的季節,而這蝦米是青山漁村唯一的收入,只可惜這背后的老板不是青山漁村的人,而是外來(lái)的一個(gè)商人。

因此,給的工錢(qián)并不高,但這卻是青山漁村的男人們賺錢(qián)的一個(gè)門(mén)路。

所以,大多數青山漁村的男人都在這兒幫忙。

林青棠來(lái)到海邊的蝦米廠(chǎng)的時(shí)候,遠遠的就看到一群男人光著(zhù)膀子在那兒用著(zhù)大鍋鏟在鍋里翻動(dòng)著(zhù)粉色的蝦米。

她一眼就看到了顧征,還未出聲,顧征就注意到了她,表情頗為意外。

不過(guò)到底還是將手里的鍋鏟交給了身邊的人,拿著(zhù)毛巾擦了擦身上的汗,而后跑了過(guò)來(lái)。

看到顧征那一身的腱子肉,林青棠下意識的咽了咽口水。

好家伙!

光這一身的肌肉,都能看得出來(lái)他的爆發(fā)力有多強。

怪不得昨夜折騰得她的腰都快散架了。

林青棠趕緊甩掉腦中那些帶顏色的想法,跟著(zhù)迎上了前。

“我給你送些吃的?!绷智嗵恼f(shuō)道,偷偷地往他的胸口瞄。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