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 > 宋時(shí)微沈彧禮小說(shuō)無(wú)彈窗免費閱讀 第2章精彩繼續

宋時(shí)微沈彧禮小說(shuō)無(wú)彈窗免費閱讀 第2章精彩繼續

2024-05-18 05:16:30 作者:九萬(wàn)里
  •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

    分明是真千金,卻被抱錯在鄉下糙養十三年,原以為回到侯府便是解脫,卻不想落入下一個(gè)地獄,被白蓮假千金處處打壓,直至被凌虐而死。重生歸來(lái)只為復仇,為此開(kāi)啟了套路攝政王之路,使他成功成為自己靠山,只是靠著(zhù)靠著(zhù),怎么靠到了攝政王懷里去?白蓮花:王爺!你可知她曾經(jīng)在破廟中有個(gè)野男人!沈彧禮:知道,那野男人就是我!

    九萬(wàn)里 狀態(tài):連載中 類(lèi)型:穿越
    立即閱讀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 章節介紹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是九萬(wàn)里的又一部佳作,九萬(wàn)里不僅文思泉涌、信手拈來(lái),而且筆底生花、妙趣橫生。該小說(shuō)章節(第2章用清譽(yù)捆綁比救命之恩更有用)內容介紹:天黑路滑,宋時(shí)微一步一滑往山頂爬。周?chē)鷷r(shí)不時(shí)還有野獸嘶吼,陰森又恐怖,可她一點(diǎn)也不怕。.........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 第2章 用清譽(yù)捆綁比救命之恩更有用 在線(xiàn)試讀

天黑路滑,宋時(shí)微一步一滑往山頂爬。

周?chē)鷷r(shí)不時(shí)還有野獸嘶吼,陰森又恐怖,可她一點(diǎn)也不怕。

老天爺既然讓她重生一次,那么必定會(huì )在這等小事上也護她周全,不會(huì )那么倒霉的讓野狼叼去。

突然,一個(gè)踉踉蹌蹌的身影沖她一撲:“救我?!?/p>

“誒……”宋時(shí)微被男人壓彎了腰,借著(zhù)月光仔細去分辨他的面容,內心瞬間被喜悅沖擊。

此人一身黑衣被鮮血染的黏膩,狼狽卻不影響那出塵的氣質(zhì),沒(méi)想到她運氣這么好,竟真的遇到了未來(lái)權傾朝野的攝政王沈彧禮!

“搜山!這次千萬(wàn)不能讓他跑了!”

原處草叢傳出動(dòng)靜,宋時(shí)微壓下心頭喜悅,使出吃奶得勁將他往不遠處的破廟里拖。

雜亂的腳步越來(lái)越近,宋時(shí)微心里不免驚慌:“公子,你還能不能走,他們要追上來(lái)了,你撐著(zhù)些,我帶你躲到破廟里?!?/p>

“多謝?!?/p>

沈彧禮聞言,拖著(zhù)重傷的腿,同她進(jìn)了破廟中。

二人剛躺在草堆里,腳步聲便出現在了門(mén)口。

察覺(jué)到沈彧禮呼吸一滯,她立刻扯下二人的衣服,香肩半露的跪坐在他身上,對上身下震驚的目光,她立刻俯身下去捂住他的嘴:“想活命就別管這些!”

下一刻,嘈雜的腳步出現在她身后:“什么人!”

“??!”

宋時(shí)微猛的趴在他身上,手忙腳亂的往草堆后躲:“是他勾引我的,不是我……”

看清破廟里的香艷,刺客忙尷尬的退出去,也忘記看草堆下男子的臉,對門(mén)外人道:“沒(méi)在這,走!”

腳步聲漸漸遠去。

整個(gè)后山基本上被翻的差不多了,大概半個(gè)時(shí)辰才安靜下來(lái)。

沈彧禮清醒了許多,漆黑的眸子里有些復雜:“很少有女子愿用自己的清譽(yù)……”

“我只知此刻要救公子的命?!?/p>

宋時(shí)微扣好衣衫,微微一笑,還有些稚嫩的小臉已能看出日后的風(fēng)華絕代:“公子不必記掛心上,他們沒(méi)找到人,怕還要回來(lái)尋一次,您還是快些離開(kāi)吧?!?/p>

見(jiàn)沈彧禮不說(shuō)話(huà),她湊過(guò)去同他目光對上:“公子,你還好嗎?”

二人臉頰近在咫尺,宋時(shí)微有些豁出去的意味。

若是能憑借今日之事讓未來(lái)的攝政王欠她恩情,回到京城,不可謂一大助力。

烏云飄過(guò),借著(zhù)昏暗的月光,沈彧禮看清了她的臉:“你叫什么名字?”

“宋時(shí)微?!?/p>

“我會(huì )報答你?!彼麖牟弊由先∠裸y環(huán)給她,蒼白著(zhù)臉色,用劍做拐杖快步離開(kāi)。

宋時(shí)微看著(zhù)她的背影,握緊了銀環(huán),笑的像只狐貍,轉身去了佛像后的地窖休息。

沈彧禮前期還算個(gè)君子,用此事捆綁住他,可比救他一命更有用。

反正,她這一世只為復仇而活,清譽(yù),成親,都同她無(wú)關(guān)。

翌日清晨,萬(wàn)籟俱靜,遠處泛起一絲絲光亮,浸潤著(zhù)天幕。

宋時(shí)微睜開(kāi)雙眼,昨夜倒是少見(jiàn)的好眠,將銀環(huán)掛在脖子上,估摸著(zhù)時(shí)辰往山下走去。

此刻的陳氏臉上被煙熏的黢黑,看見(jiàn)宋時(shí)微過(guò)來(lái)高高揚起手:“你個(gè)死丫頭竟然敢縱火亂跑,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宋時(shí)微眸光一變,突然抬手往她麻筋上狠狠一扣,咯嘣一聲陳氏整條胳膊又酸又軟。

“哎呦!”陳氏齜牙咧嘴的去取掃帚,追著(zhù)宋時(shí)微滿(mǎn)院子跑,“你個(gè)死丫頭片子還敢動(dòng)手,看我不打死,打死你!”

“別打了,娘,求求你別打了!”宋時(shí)微邊躲邊喊,眼睛時(shí)不時(shí)的往外看去。

這時(shí)一隊馬車(chē)突然停在陳氏家門(mén)口,一個(gè)中年婦人從車(chē)上下來(lái),宋時(shí)微立刻往他身后躲去:“大嬸,大嬸救我,我娘要打死我!”

“還敢躲!”陳氏的掃帚更用力,婦人忙道,“攔住她!”

兩個(gè)婆子一左一右架住陳氏胳膊,她這才看清來(lái)者非富即貴,頓時(shí)心里慌亂起來(lái):“這……這位夫人找誰(shuí)?”

“你是陳氏,你女兒在哪?”

剛剛躲在他身后的小姑娘臉上帶了些緊張:“這位大嬸……找我做什么?”

白嬤嬤一愣,剎那老淚縱橫:“小姐,奴婢是來(lái)接你回府的,你是咱們長(cháng)明侯府的千金小姐??!”

錯不了,絕對錯不了,這模樣同夫人年輕時(shí)候有七八分相似,都是那么美。

宋時(shí)微眼中冷芒劃過(guò),侯府,宋恩,她可是又要回來(lái)了呢。

她裝著(zhù)不可置信:“這……什么侯府,我怎么不明白大嬸您在說(shuō)什么?”

白嬤嬤拉著(zhù)她的手將前因后果簡(jiǎn)單說(shuō)了一遍:“小姐,咱們快上車(chē)吧,夫人還在家里等著(zhù)吶!”

白嬤嬤急著(zhù)帶她走,可宋時(shí)微卻沒(méi)動(dòng)腳步,神色漠然的看向陳氏:“在走之前,還有筆賬?!?/p>

白嬤嬤臉色瞬間一變,她可是看見(jiàn)小姐挨打了的!

侯府的千金,也能讓人這般作踐?

陳氏臉色一白,急忙跺腳:“你,你這丫頭幾個(gè)意思,老娘養你到這么大還沒(méi)管你要錢(qián)呢!”

“你昨日不是已經(jīng)用三兩銀子將我賣(mài)回本了?!彼螘r(shí)微冷笑著(zhù)將她腰間的銀子掏出來(lái)。

陳氏頓時(shí)哆嗦的說(shuō)不出話(huà),“不……不是,那是良配,良配??!”

“良配就是個(gè)傻子?”宋時(shí)微眼里露出復仇的興奮,旋即向馬車(chē)處走去,“她曾經(jīng)差點(diǎn)打斷了我的腿?!?/p>

白嬤嬤臉色鐵青,揮手便有兩個(gè)粗壯婆子上前按住陳氏,幾悶棍子打斷了陳氏的腿,眾人就在她的哀嚎中離開(kāi)這個(gè)山坳。

宋時(shí)微閉著(zhù)眼睛,靠在晃晃悠悠的馬車(chē)上。

三日后,隨著(zhù)車(chē)夫“吁——”一聲,宋時(shí)微雙眸黑亮,嘴角扯出興奮的笑。

宋恩,我回來(lái)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