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 >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免費閱讀】精彩章節第3章更新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免費閱讀】精彩章節第3章更新

2024-05-18 05:16:40 作者:九萬(wàn)里
  •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

    分明是真千金,卻被抱錯在鄉下糙養十三年,原以為回到侯府便是解脫,卻不想落入下一個(gè)地獄,被白蓮假千金處處打壓,直至被凌虐而死。重生歸來(lái)只為復仇,為此開(kāi)啟了套路攝政王之路,使他成功成為自己靠山,只是靠著(zhù)靠著(zhù),怎么靠到了攝政王懷里去?白蓮花:王爺!你可知她曾經(jīng)在破廟中有個(gè)野男人!沈彧禮:知道,那野男人就是我!

    九萬(wàn)里 狀態(tài):連載中 類(lèi)型:穿越
    立即閱讀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 章節介紹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是九萬(wàn)里的一部經(jīng)典作品,故事情節婉轉曲折,人物關(guān)系錯綜復雜,文筆優(yōu)美,而且能夠做到每個(gè)角色都有自己的故事?!稊z政王嬌寵重生嫡妃》第3章主要介紹的是:“小姐,到侯府了?!卑讒邒咻p聲提醒道。宋時(shí)微垂睫遮掩住譏諷。上一世她所.........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 第3章 宋恩永遠是我妹妹 在線(xiàn)試讀

“小姐,到侯府了?!卑讒邒咻p聲提醒道。

宋時(shí)微垂睫遮掩住譏諷。

上一世她所有的噩夢(mèng)便是從這一刻開(kāi)始的。

所有的痛苦,不堪,既然從這一刻開(kāi)始,那就從這一刻結束。

所以宋恩,準備好迎接你的噩夢(mèng)了嗎。

她儀態(tài)端莊的下了馬車(chē):“辛苦嬤嬤帶路?!?/p>

白嬤嬤滿(mǎn)意點(diǎn)頭,看來(lái)路上同她講的那些都沒(méi)有白說(shuō)。

穿過(guò)抄手游廊,自垂花門(mén)而過(guò),一個(gè)穿著(zhù)杏色束腰長(cháng)裙的中年美婦便飛奔而來(lái),一把將宋時(shí)微摟進(jìn)懷里:“微兒,你是微兒!是娘的微兒回來(lái)了對不對!”

朱婉柔喜極而泣,血濃于水,她見(jiàn)到這孩子的第一眼就心生親近,這種感覺(jué)對恩兒從未有過(guò),這一定是她的孩子!

感受著(zhù)熟悉的懷抱,宋時(shí)微喉頭有些發(fā)堵。

這是娘親的香味,沒(méi)錯。

是她在莊子被折磨的日日夜夜中所懷念的娘親的溫暖。

上輩子她被宋恩挑撥,越發(fā)的疏遠娘親,到最后甚至沒(méi)能見(jiàn)到娘親最后一面!

宋時(shí)微眼眶發(fā)紅,抬眸細細的看著(zhù)朱婉柔的眉眼。

“娘親,原來(lái)你才是我親娘,我說(shuō)為何,為何鄉下的那個(gè)娘總是打我罵我,讓我干粗活,原來(lái)我的娘親這么好看,這么溫柔?!?/p>

她邊說(shuō)著(zhù)便將袖子擼起來(lái),露出小臂上的青紫。

朱婉柔心疼的幾乎要暈厥,連聲叫著(zhù)女兒,將她往懷里摟。

哭夠了,便介紹站在身側的宋策:“這是你二哥,今日大哥和爹爹有事中午才能回來(lái),快見(jiàn)過(guò)二哥啊?!?/p>

宋時(shí)微心中漠然,卻仍舊屈膝行禮:“二哥?!?/p>

此時(shí),身側也傳來(lái)細碎的啜泣,比朱婉柔哭的更加悲切。

宋時(shí)微唇角勾起一抹冷笑,略帶凜冽的眸子直接向那啜泣聲射去。

只見(jiàn)哭泣的少女一身同朱婉柔款式相似的粉藍色束腰長(cháng)裙,頭上又是一套和田玉鑲金頭面,精致華貴,又一眼便能看出她同朱婉柔的關(guān)系,同粗衣麻布的宋時(shí)微可謂云泥之別。

除了宋恩有這般心機,還能是誰(shuí)如此急切的宣布她同朱婉柔的關(guān)系呢。

還未等宋恩開(kāi)口,宋時(shí)微便人畜無(wú)害道:“娘親,這就是我鄉下養母的親女兒,那個(gè)同我抱錯了的姐姐嗎?”

她羨慕的看向宋恩:“姐姐,你的皮膚真白嫩,不像我在鄉下干了那么多年的活,又黑又粗糙,姐姐,你長(cháng)得真好看?!?/p>

說(shuō)著(zhù),她面帶羞怯的將小手往身后藏了藏。

上一世她便是挑了同朱婉柔同款式的衣裙和頭面,襯托的自己怯懦又畏縮土氣,亦讓旁的下人們將她看低到了泥土里去。

可如今宋時(shí)微占了先機,眾人眼神往宋恩身上打量,真假千金云泥之別,如今竟都反了過(guò)來(lái)。

嘰嘰喳喳的聲音傳進(jìn)宋恩耳中,立刻讓她白了臉色。

宋策心里一疼,立刻低呵一聲:“什么真假千金!恩兒永遠是我宋策的妹妹!誰(shuí)再嚼舌根子便找人牙子賣(mài)了去!”

宋時(shí)微仿若并未聽(tīng)見(jiàn)。

宋策是宋恩忠實(shí)的追隨者,在他心中,唯有宋恩才是唯一的妹妹,無(wú)論自己如何討好,都只得一句“你永遠不如恩兒”。

直到最后她被宋恩陷害,他都能冷眼別過(guò),仿佛二人從未相識。

這一世的自己,再不會(huì )為此人而煩心。

見(jiàn)女兒有些不知所措,朱婉柔的臉色立刻陰沉下來(lái),直接帶著(zhù)宋時(shí)微往珍馥居走。

“日后侯府若有誰(shuí)給了微兒委屈受,直接來(lái)告訴娘親,你是娘親懷胎十月的心肝兒,這會(huì )珍馥居已經(jīng)給你準備好了衣裙首飾,日后娘親會(huì )好好補償你,不讓任何人越了你過(guò)去?!?/p>

朱婉柔心里不悅。

她一直同恩兒親近不起來(lái),想來(lái)也是血緣的緣故,此次找到了微兒,本想將她送回鄉下,可卻有婆婆同夫君攔著(zhù)。

若她能夠好好與微兒相處,也不是不能留下,但若是敢生出嫉妒,朱婉柔也絕不會(huì )手軟。

宋恩心頭怦然而起龐大的嫉妒和不甘。

這個(gè)鄉巴佬來(lái)到侯府的第一天,便自吸引了母親所有的目光!

這些本來(lái)就是她的!

若是鄉巴佬死了呢!

對,若是她死了,侯府中所有的寵愛(ài)都是她的,再也不會(huì )擔心被這個(gè)鄉巴佬擠出錦衣玉食的日子。

到時(shí)候,她就是侯府唯一的千金小姐。

宋時(shí)微對背后怨懟的目光滿(mǎn)不在乎。

不論這一世如何,她同宋恩不死不休。

而此時(shí)的朱婉柔正忙著(zhù)給女兒梳妝打扮,那柜中掛滿(mǎn)了各色衣裙,價(jià)值千兩,妝鏡下的抽屜里乃是十二套當下京城流行的頭面,以及散碎首飾無(wú)數,皆為極品。

為宋時(shí)微上妝挽發(fā)之事,更是直接落在朱婉柔手上。

待到宋時(shí)微緩緩從屏風(fēng)后走出,珍馥居頓時(shí)齊齊傳來(lái)抽氣聲。

白嬤嬤忍不住拭淚:“小姐打扮之后好美,同夫人年輕之時(shí)一模一樣!”

一個(gè)叫蒲月的丫鬟也道:“小姐是嫡親的女兒,自然無(wú)人比擬!”

宋時(shí)微閉口不言,她如今剛回侯府,便是臉上再厚的粉也遮不住微黑粗糙的皮膚,這些人當真是……

她無(wú)奈的笑了笑,拉著(zhù)朱婉柔的手撒嬌:“娘親,嬤嬤她們說(shuō)我像娘親呢?!?/p>

“那是自然,你可是娘親的親生女兒,你不像誰(shuí)像?!敝焱袢嵫劭舭l(fā)熱,貼了貼宋時(shí)微的額頭,“你父親已帶著(zhù)位貴客回來(lái)了,走,娘親帶你去見(jiàn)見(jiàn)?!?/p>

宋時(shí)微乖巧點(diǎn)頭,眸子卻亮的嚇人。

這位貴客,可是一位老相識呢。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