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 >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高潮部分:第5章主子說(shuō)你必須去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高潮部分:第5章主子說(shuō)你必須去

2024-05-18 05:16:59 作者:九萬(wàn)里
  •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

    分明是真千金,卻被抱錯在鄉下糙養十三年,原以為回到侯府便是解脫,卻不想落入下一個(gè)地獄,被白蓮假千金處處打壓,直至被凌虐而死。重生歸來(lái)只為復仇,為此開(kāi)啟了套路攝政王之路,使他成功成為自己靠山,只是靠著(zhù)靠著(zhù),怎么靠到了攝政王懷里去?白蓮花:王爺!你可知她曾經(jīng)在破廟中有個(gè)野男人!沈彧禮:知道,那野男人就是我!

    九萬(wàn)里 狀態(tài):連載中 類(lèi)型:穿越
    立即閱讀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 章節介紹

九萬(wàn)里的這部小說(shuō)《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前慢后熱,之后漸入佳境。宋時(shí)微沈彧禮人物個(gè)性鮮明,情節設計巧妙,邏輯合理,三觀(guān)純正,適合靜靜品讀!該小說(shuō)(第5章主子說(shuō)你必須去)內容介紹:沈彧禮輕輕撫摸著(zhù)帕子上的桃花,興味盎然:“東西讓華歲送去,再告.........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 第5章 主子說(shuō)你必須去 在線(xiàn)試讀

沈彧禮輕輕撫摸著(zhù)帕子上的桃花,興味盎然:“東西讓華歲送去,再告訴她,三日后的垂魚(yú)宴,讓小狐貍去?!?/p>

小狐貍?

似影眸中閃過(guò)疑惑,哦,或許是宋家那位二小姐。

主子和二小姐這么熟悉?

居然都有昵稱(chēng)了?

似影臉上露出驚恐。

沈彧禮揮手讓他退下,自己則提筆,于宣紙幾筆勾勒出那夜女子璀璨的笑容。

家中方來(lái)外男,便能夠警覺(jué)于手帕之上,此等貼身之物最容易讓人拿出做文章,大肆宣揚出去,反而讓人覺(jué)得坦蕩。

若為男子,前途不可限量也。

小雨漸停,珍馥居小徑依舊潮濕,葉梢墜著(zhù)幾滴欲落不落的雨珠,格外晶瑩。

這等天氣最是好眠。

宋時(shí)微翻了個(gè)身,從睡夢(mèng)中驚醒,猛然發(fā)覺(jué)床幔前竟然站著(zhù)個(gè)消瘦的人影,正欲呼喊便一把被捂住了嘴。

“宋二小姐莫出聲,我是來(lái)給你送帕子的!”

華歲將她丟了的帕子拿出塞給她,卻沒(méi)有將手撤回的意思:“我們主子說(shuō),三日后垂魚(yú)宴希望能夠看到小姐身影?!?/p>

說(shuō)完后便要轉身離去。

主子,垂魚(yú)宴?

沈彧禮竟然這么快便找過(guò)來(lái)了!

宋時(shí)微眸子倏爾一縮,回手拽住華歲:“若是我不去呢?”

華歲微愣。

宋時(shí)微微微一笑,露出兩個(gè)小梨渦:“你主子讓你來(lái)約我,我若是不去,他會(huì )怪你吧?!?/p>

主子還真沒(méi)說(shuō)。

看著(zhù)華歲猶豫,宋時(shí)微又迅速補充:“不過(guò)我不會(huì )讓他怪你的,你在此處略一逗留,幫我個(gè)忙,我便答應去宴會(huì )?!?/p>

華歲頭腦發(fā)懵,在主子手下做事,似乎還是第一次被談條件。

她沒(méi)忍?。骸澳憧芍抑髯邮钦l(shuí)?”

“不知?!?/p>

華歲:“……”

連她主子是誰(shuí)都不知,這宋二小姐怎么敢的……

微風(fēng)吹進(jìn),淡粉色床幔如水波般掃過(guò),露出床后女子姣好的容貌。

宋時(shí)微穿鞋起身,對著(zhù)妝鏡梳頭:“能這般悄無(wú)聲息的來(lái)到侯府,定不是等閑之輩,幫不幫選擇權在你,自然去不去也在我?!?/p>

華歲嘆氣,在她有限的小腦瓜里,似影似乎還真沒(méi)有教過(guò)她,萬(wàn)一被主子的恩人威脅了怎么辦。

但她都把主子救了,那應該得被威脅吧。

華歲認真的點(diǎn)點(diǎn)頭:“幫?!?/p>

“好?!彼螘r(shí)微笑彎了雙眼,趴在她耳邊低聲叮囑幾句。

待華歲聽(tīng)話(huà)的隱匿起來(lái),她將鳶時(shí)與蒲月叫來(lái)為她挽發(fā),主仆三人浩浩蕩蕩的往蒹葭院去。

如今宋恩也方午歇起來(lái),鼻尖上還帶著(zhù)沁密的汗水。

聽(tīng)聞宋時(shí)微來(lái)了,登時(shí)皺起眉頭:“她方回府第一日,不在自己院子好好待著(zhù)來(lái)我處做什么!”

今日不過(guò)丟了個(gè)帕子便將侯府攪得天翻地覆,如今又來(lái)尋她,莫非是發(fā)現了什么。

宋恩心頭一跳。

不可能,那帕子反正已經(jīng)被拿走了,就算是發(fā)現了,她死不承認又能如何。

話(huà)音剛落,宋時(shí)微便帶著(zhù)兩名丫鬟,一臉委屈的站在了貴妃榻前:“姐姐是不歡迎我嗎?”

宋恩臉色一僵,迅速調整好情緒:“妹妹什么時(shí)候進(jìn)來(lái)的,底下的人怎么也不通傳一聲?!?/p>

她忙穿上鞋到宋時(shí)微身旁,扶著(zhù)她坐在榻上:“姐姐是怕你回家第一日會(huì )迷路,所以才會(huì )如此問(wèn),怎會(huì )不歡迎你呢?!?/p>

說(shuō)著(zhù),揮手讓丫鬟上茶。

看著(zhù)她和和氣氣這副模樣,宋時(shí)微心中有些嘲諷:“姐姐,今日母親送我的帕子被弄掉了,我好心疼?!?/p>

她撇撇嘴:“娘親說(shuō),那是知我要回來(lái),每日點(diǎn)燈熬油,一針一線(xiàn)為我縫制出來(lái)的,結果我才回來(lái)第一天,就被我弄丟了,你說(shuō)娘親會(huì )不會(huì )傷心啊?!?/p>

宋恩臉色勉強:“那的確是母親心血,想來(lái)……應該也不會(huì )吧?!?/p>

這便挑撥上了?

宋時(shí)微心中好笑。

上一世她謹小慎微,才會(huì )每每被這好長(cháng)姐給騙了,認為娘親只是表面慈祥,里子是不好相處的。

想來(lái)也確是她好騙,這般拙劣的演技,竟也相信。

她余光掃過(guò)宋恩妝臺,眉頭微挑,裝難過(guò)的低下頭:“姐姐不必安慰我,我弄丟了娘親送的東西,既如此,姐姐可否幫我在娘親面前說(shuō)說(shuō)好話(huà),我……我先躲兩天吧?!?/p>

說(shuō)完后便行了個(gè)禮,從蒹葭院退了出去。

身后的蒲月還想說(shuō)些什么,卻被鳶時(shí)死死拽住袖子。

一直到出了蒹葭院好遠,她才忍不住跺腳:“小姐為何要躲兩天,咱們夫人是最最疼愛(ài)小姐的了,不會(huì )怪罪您的啊?!?/p>

宋時(shí)微聞言心生感動(dòng),摸了摸蒲月的小臉:“你這傻瓜,我如何不知娘親疼我,那不過(guò)是客氣話(huà)罷了?!?/p>

上一世鳶時(shí)和蒲月同自己受盡了苦,如今還是這般為她著(zhù)想,她自然要好好對待二人。

蒲月不解,宋時(shí)微只輕輕搖頭:“有些事你們還不懂,最遲一個(gè)月,我便會(huì )告訴你們,走吧,咱們回院子?!?/p>

這是什么意思。

蒲月還想再問(wèn),可卻被鳶時(shí)攔?。骸皠e問(wèn)了,小姐不說(shuō)定然是有道理的,到時(shí)候不就知道了嗎?!?/p>

“可是……”

“別問(wèn)啦!”

鳶時(shí)佯裝發(fā)怒,嚇得蒲月只得閉上了嘴,臉色憋的發(fā)紫。

宋時(shí)微忍不住笑話(huà)她:“就是這般沉不住氣,多和人家鳶時(shí)學(xué)學(xué)?!?/p>

待回了珍馥居,她便稱(chēng)想嘗嘗侯府的點(diǎn)心,打發(fā)二人去取。

待到屋中只留自己后,才道:“出來(lái)吧?!?/p>

華歲現身,將從宋恩妝臺上偷來(lái)的青金石耳墜交給她,有些氣鼓鼓的:“我家主子還不知道恩人是個(gè)小賊呢!”

“什么恩人?”宋時(shí)微裝沒(méi)聽(tīng)清。

嚇得華歲趕緊捂住嘴:“沒(méi),沒(méi)什么!”

她不能暴露主子的身份。

余捂嘴的模樣煞是可愛(ài),宋時(shí)微被她逗笑:“那我就當沒(méi)什么吧?!?/p>

她將耳墜放在手心,仔細打量了一番,此乃當初宮中貴妃賞賜,宋恩寶貝的很,非隆重宴會(huì )等絕對不帶,整個(gè)侯府都知它是宋恩心肝兒。

若是這東西到了田磊手中,那私相授受之名……

宋時(shí)微心中涌現出報復的快感,再次將東西交給華歲:“我的帕子從誰(shuí)處取來(lái),便將這耳墜放進(jìn)誰(shuí)的錢(qián)袋子中,順便告訴你主子,三日后我定然前往?!?/p>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