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 > 穿越小說(shuō)《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章節更新 第7章免費閱讀

穿越小說(shuō)《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章節更新 第7章免費閱讀

2024-05-18 05:17:18 作者:九萬(wàn)里
  •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

    分明是真千金,卻被抱錯在鄉下糙養十三年,原以為回到侯府便是解脫,卻不想落入下一個(gè)地獄,被白蓮假千金處處打壓,直至被凌虐而死。重生歸來(lái)只為復仇,為此開(kāi)啟了套路攝政王之路,使他成功成為自己靠山,只是靠著(zhù)靠著(zhù),怎么靠到了攝政王懷里去?白蓮花:王爺!你可知她曾經(jīng)在破廟中有個(gè)野男人!沈彧禮:知道,那野男人就是我!

    九萬(wàn)里 狀態(tài):連載中 類(lèi)型:穿越
    立即閱讀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 章節介紹

熱榜小說(shuō)《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由作者九萬(wàn)里編寫(xiě),整部作品情節新穎而曲折,語(yǔ)言平白而生動(dòng),達到了思想性、藝術(shù)性與可讀性的統一?!稊z政王嬌寵重生嫡妃》第7章主要內容:“我們微兒真美?!本o跟而來(lái)的朱婉柔頓時(shí)眼前一亮,臉頰都欣喜發(fā)紅,“不愧是娘的.........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 第7章 以身相許 在線(xiàn)試讀

“我們微兒真美?!本o跟而來(lái)的朱婉柔頓時(shí)眼前一亮,臉頰都欣喜發(fā)紅,“不愧是娘的女兒?!?/p>

“那也都是娘親給的?!?/p>

宋時(shí)微害羞的撫上面頰:“只是女兒皮膚粗糙,不像娘親般同剝了殼的雞蛋似的,怕還要養上一陣子才能行?!?/p>

“這怕什么,早晚能養回來(lái)?!?/p>

母女二人歡歡喜喜的往車(chē)上走,上車(chē)之前,她還給宋恩留下一個(gè)意味深長(cháng)的眼神,頓時(shí)將宋恩驚處一身冷汗。

究竟是怎么回事,她不是將宋時(shí)微的脂粉給換了嗎,怎么還會(huì ).......

宋時(shí)微淡笑的看著(zhù)她:“姐姐還在那站著(zhù)做什么,不走嗎?”

宋恩猛然回神,笑中帶著(zhù)三份驚慌。

“來(lái)了?!?/p>

她死死咬住下唇,一言不發(fā)的上車(chē)坐在朱婉柔身邊。

而朱婉柔渾然不覺(jué),自然地將宋時(shí)微摟進(jìn)懷中說(shuō)著(zhù)體己話(huà),仿佛她不存在一樣。

宋恩心底一寒,臉色難看的轉向窗外。

從前母親便是對她不親,可也從未如此冷落過(guò),如今什么都變了!

約又過(guò)了一炷香的功夫,馬車(chē)停在了勛國公府在京郊的別苑門(mén)口。

這會(huì )別苑已人聲鼎沸,朱婉柔一路帶著(zhù)二人到了陳夫人處。

“如意?!?/p>

“婉柔你來(lái)了?!?/p>

二人的手握在一起,陳夫人立刻看向她身后,頓時(shí)眼前一亮,將她松開(kāi),又去握宋時(shí)微:“這就是時(shí)微,從鄉下找回來(lái)了?”

“瞧瞧這模樣,似乎比你年輕之時(shí)還要更勝一籌,生的跟朵花兒似的!”

宋時(shí)微見(jiàn)狀乖巧行禮:“時(shí)微見(jiàn)過(guò)姨母?!?/p>

“這乖孩子討人喜歡?!?/p>

陳夫人拔下頭上的玉簪,找了個(gè)合適的地方給她插下去:“日后姨母這就是你第二個(gè)家,今日無(wú)法好好招待,快同你姐姐去玩吧?!?/p>

聞言,宋恩面上一涼。

她只能稱(chēng)陳夫人為夫人,可宋時(shí)微卻能稱(chēng)她姨母,什么見(jiàn)面禮更是沒(méi)有過(guò),此時(shí)需帶她去玩才想起自己的存在!

她死死咬住唇,直到口中蔓延出血腥味,才壓下恨意:“夫人母親放心,恩兒一定會(huì )好好帶著(zhù)妹妹玩兒的?!?/p>

二人一同往小姐們的小廳走去。

宋時(shí)微跟在宋恩身后,一直默不作聲的觀(guān)察周?chē)膭?dòng)靜。

沈彧禮只說(shuō)今日讓她來(lái)宴會(huì ),卻不曾講二人在何處見(jiàn)面,這讓她應如何去尋。

想到此處,宋時(shí)微微微皺了皺眉頭。

正當她思索時(shí),突然一陣尖銳的聲音傳來(lái)。

“這不是宋恩嗎,你身后跟著(zhù)的可是新?lián)Q的丫鬟?”

那女子聲音尖細,頓時(shí)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人群傳來(lái)嗤笑,誰(shuí)不知此人是宋侯府方尋回來(lái)的千金小姐,卻被人說(shuō)成丫鬟……

宋時(shí)微抬眸看去,見(jiàn)女子臉蛋兒俏麗,只是一身水紅色金絲繡花長(cháng)袍,有些不襯她微黑的膚色。

正三品中書(shū)令褚慶堂的女兒褚思思,上一世方到宴會(huì )上,便給了她一個(gè)下馬威,讓她頂著(zhù)個(gè)丫鬟的名聲滿(mǎn)臉燥紅,成了垂魚(yú)宴最大的笑話(huà)。

宋時(shí)微目光一閃,同受驚的鹿兒般往宋恩身后躲:“這位姐姐,你聲音這么高,我好害怕啊?!?/p>

“姐姐,娘親不是說(shuō)過(guò)這種宴會(huì )不會(huì )讓丫鬟進(jìn)來(lái),為何這位姐姐還認為我是丫鬟,是她不懂規矩嗎?”

花園中剎時(shí)嗤笑一片。

“宋侯府剛回來(lái)的千金可不是個(gè)好惹的?!?/p>

“真傻還是假傻,敢這么對褚思思說(shuō)話(huà)?!?/p>

“活該,京城也該有個(gè)能治治她的了?!?/p>

褚思思只覺(jué)臉上熱辣刺痛。

她仗著(zhù)父兄官職,在京城橫行霸道多年,何時(shí)如此吃癟過(guò)!

“看來(lái)這位姐姐就是故意的,若是不喜歡我,我走就是?!?/p>

宋時(shí)微作勢要走,卻被宋恩一把拽?。骸懊妹?,這宴會(huì )上都忙著(zhù)呢,咱們還是別有事沒(méi)事便尋娘親了,打攪了夫人們也不太好不是?!?/p>

這個(gè)小賤人,捅到朱婉柔處,不還是她吃癟。

宋恩氣的臉都白了。

宋時(shí)微幾乎忍不住笑出聲,似懂非懂的點(diǎn)頭:“姐姐說(shuō)的對,那姐姐和她說(shuō)說(shuō)規矩嗎,她好像不太懂?!?/p>

讓她給褚思思說(shuō)?

宋恩猛然一頓,牙都快咬碎了:“妹妹別鬧了,姐姐怎么能教別人規矩?!?/p>

宋侯府就是個(gè)空殼子,再兩輩子也無(wú)法同中書(shū)令比。

讓她給褚思思講規矩?

她不會(huì )吃了自己?

宋時(shí)微瞬間紅了眼眶,帶著(zhù)哭腔道:“也是,我方從鄉下回來(lái),同各位小姐都不熟悉,還是姐姐同她們一起玩吧,我,我一個(gè)人坐著(zhù)去便好?!?/p>

“妹妹說(shuō)什么呢,只不過(guò)是褚小姐同你開(kāi)玩笑罷了?!?/p>

松恩慌了神,忙沖褚思思甩了個(gè)眼色。

宋侯府比不上中書(shū)令不假,但不見(jiàn)得朱婉柔的娘家不行,若是真的得罪將軍府的外孫女他們二人豈不是吃不了兜著(zhù)走。

二人好說(shuō)歹說(shuō)才糊弄著(zhù)她留下,卻也因方才的插曲再沒(méi)人搭理她,不自覺(jué)的便將她冷落到了一邊。

宋時(shí)微樂(lè )得清閑,捏起水榭桌上的糕點(diǎn)放進(jìn)口中,清甜蔓延,舒服的她瞇起了雙眼,像只吃到魚(yú)干的貓兒。

“微兒自己坐在此處,倒是將我們都給冷落了?!?/p>

宋恩嬌笑著(zhù):“來(lái)都來(lái)了,一起玩才是,我們正行酒令呢,輸了的人要去向陳公子討要他最?lèi)?ài)的桃花釀,妹妹快一起玩吧?!?/p>

“一起來(lái)吧?!?/p>

“一起來(lái)?!?/p>

其他小姐也幫著(zhù)說(shuō)話(huà)。

宋時(shí)微面露難色:“姐姐,我不會(huì )?!?/p>

“不會(huì )?”

眾人安靜了一瞬,沒(méi)想到她會(huì )直截了當的說(shuō)出來(lái)。

“是啊,姐姐不是知道我剛回侯府嗎,自然不像您一般學(xué)了多年詩(shī)書(shū)?!?/p>

她將杯中的梅花露一飲而盡:“那我這就去吧?!?/p>

眾人眼神都集中在二人身上,宋恩覺(jué)得自己好像能夠聽(tīng)到所有人嘰嘰喳喳的聲音讓她如芒在背。

“姐姐的妝花了?!?/p>

宋時(shí)微臨走之前好心提醒,將自己的脂粉盒子放在桌上:“妹妹去找陳公子,姐姐您補補妝,一會(huì )還要尋母親呢?!?/p>

她快步離開(kāi)。

“誰(shuí)要你的脂粉,我自己沒(méi)有嗎!”

見(jiàn)所有小姐眼神意味不明,宋恩再次憋氣,正欲將那盒子扔了,卻猛然發(fā)覺(jué)這是皇后賞賜,據說(shuō)為大越國特產(chǎn),每年只有那么兩三盒......

沒(méi)想到母親連這個(gè)都給她了。

不識貨的東西。

宋恩咬牙,不要錢(qián)似的將東西往臉上撲。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