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 > 【女頻】《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第8章更新提前看

【女頻】《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第8章更新提前看

2024-05-18 05:17:27 作者:九萬(wàn)里
  •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

    分明是真千金,卻被抱錯在鄉下糙養十三年,原以為回到侯府便是解脫,卻不想落入下一個(gè)地獄,被白蓮假千金處處打壓,直至被凌虐而死。重生歸來(lái)只為復仇,為此開(kāi)啟了套路攝政王之路,使他成功成為自己靠山,只是靠著(zhù)靠著(zhù),怎么靠到了攝政王懷里去?白蓮花:王爺!你可知她曾經(jīng)在破廟中有個(gè)野男人!沈彧禮:知道,那野男人就是我!

    九萬(wàn)里 狀態(tài):連載中 類(lèi)型:穿越
    立即閱讀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 章節介紹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的作者是九萬(wàn)里,他不拘一格,別出心裁,《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的每個(gè)章節都有精彩的看點(diǎn),讓人流連忘返?!稊z政王嬌寵重生嫡妃》第8章介紹:宋時(shí)微就躲在不遠處。見(jiàn)她那張臉已被脂粉撲的煞白,終才露出小虎牙會(huì )心一笑?!熬惯B自己的.........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 第8章 黑心湯圓宋時(shí)微 在線(xiàn)試讀

宋時(shí)微就躲在不遠處。

見(jiàn)她那張臉已被脂粉撲的煞白,終才露出小虎牙會(huì )心一笑。

“竟連自己的東西都不認得了,這個(gè)白癡?!?/p>

昨夜她讓蒲月與鳶時(shí)二人盯緊了院子里的每一個(gè)人,果真到了半夜時(shí)宋恩身旁的藏椿來(lái)給了穩雨一盒脂粉。

“宋大小姐,你的臉......”

水榭中傳出陣陣驚呼。

宋恩心中一慌:“我的臉?我的臉怎么了?”

有人遞上鏡子,在看清楚鏡子中的自己時(shí),宋恩尖叫出聲:“??!”

為什么會(huì )這樣。

她的臉上密密麻麻全部都是小紅疹子,甚至有的還冒出白色的漿液,駭人又惡心。

“為什么會(huì )這樣,是誰(shuí)要害我,是誰(shuí)!”

水榭中的驚呼一浪高過(guò)一浪,吸引了大部分人過(guò)去,亂成一團。

國公府的下人怕出問(wèn)題,忙差人去宮里請了太醫。

宋時(shí)微趁機將盒子拿了回來(lái),換成了袖子里皇后賞賜的真脂粉,熱鬧看夠,冷笑著(zhù)轉身。

不是喜歡送別人會(huì )爛臉的東西嗎,那就自己試試爛臉的滋味吧。

至于陳公子陳思明的桃花釀?

沒(méi)人比她更知道在哪里,若真的去向陳思明討要,那那個(gè)蠢貨不放狗咬她才怪。

趁亂,她像個(gè)小賊一樣,七扭八拐的到了無(wú)人知道的酒窖,用鼻子分辨了一會(huì ),便從一堆瓷瓶之中拿出了最好看的那個(gè),往嘴里一灌。

“就是你了?!?/p>

她砸吧砸吧嘴,一臉滿(mǎn)足的小模樣逗笑了一直跟著(zhù)她的人。

“這酒可是陳公子親手所釀,歷經(jīng)五年才出了這么一小瓶,宋姑娘不怕陳公子生氣?”

一個(gè)筆直修長(cháng)的身影從酒窖陰暗處出現。

燈火恍惚,只明亮了他一半的面頰,卻仍能夠看出來(lái)者的肆意與不羈。

宋時(shí)微一驚,猛然轉過(guò)頭去:“你怎么會(huì )出現在這?”

“本公子也在受邀之列?!?/p>

沈彧禮面色又恢復了往日的清淡,猶如不食人間煙火的謫仙一般。

當然,這不食人間煙火是在他喝了酒窖里的酒之前。

他不僅自己喝,還將似影叫了出來(lái),指揮他拿走了幾瓶稀世珍釀。

宋時(shí)微:“......”

“這位公子還真是......放蕩不羈?!?/p>

沈彧禮拱手:“過(guò)獎過(guò)......”

話(huà)好沒(méi)說(shuō)完,宋時(shí)微又補充:“像個(gè)小賊?!?/p>

沈彧禮一愣。

這同破廟中的是一個(gè)人嗎?

宋時(shí)微挑釁一笑,知他如今定然對自己入心了少許,抬腿便要離開(kāi),卻不想被他擋住退路。

“宋小姐身上還帶著(zhù)我的銀環(huán),為何裝作不認得我?!?/p>

宋時(shí)微挑眉,等著(zhù)他繼續說(shuō)下去。

上一世外界傳言,這位攝政王一張臉像冰封了一般,可她知,那不過(guò)是為了早早撐起門(mén)楣而制造的假象罷了。

如今這一面,才是真實(shí)的他。

“那日破廟之中,多謝宋小姐的救命之恩?!?/p>

沈彧禮耳垂微紅:“我喚沈彧禮,今亦是我約你來(lái)的國公府?!?/p>

他講華歲喚來(lái),道:“宋厚福并非表面那版風(fēng)平浪靜,那日小姐以自身......”

暗處的似影和華歲瞪大雙眼。

他卻偏偏不肯繼續說(shuō)下去:“華歲乃我一手培養,日后便跟隨你,有什么危險也大可以來(lái)向我求助?!?/p>

畢竟她身上還有他的銀環(huán),旁人或許不知那代表什么,但華歲是知道的。

宋時(shí)微看了看華歲,又看向沈彧禮,許久之后才施施然行禮:“那日不過(guò)舉手之勞,華歲此人也正是我所需要,便不同你推脫了,多謝沈公子?!?/p>

“無(wú)妨?!?/p>

二人不方便在此處停留太久,一前一后往外走去。

他目光向下,落在少女纖細的腰肢上,換了個(gè)姿勢大步走在她前方,腦海里權勢那夜破廟中的畫(huà)面。

她,很是不錯。

二人從酒窖出去,才知宋恩的臉已經(jīng)沒(méi)事。

方才亂作一團,自然無(wú)人在意宋時(shí)微做什么去了。

“不過(guò)是虛驚一場(chǎng),太醫扎了兩下漿液便沒(méi)了,卻金貴成那樣?!?/p>

“那又如何,就是爛了臉我們公子也喜歡不是?”

“你是不知啊,方才我經(jīng)過(guò)假山,她竟然帶著(zhù)面紗與我們公子......”

幾個(gè)經(jīng)過(guò)宋時(shí)微的丫鬟嘰嘰喳喳的過(guò)去,并未發(fā)現二人的存在。

她好奇:“沈公子可聽(tīng)清了?”

“在假山廝混?!鄙驈Y面無(wú)表情,仿佛方才偷酒的人不是他。

“假山......”

宋時(shí)微會(huì )心一笑,輕車(chē)熟路的帶著(zhù)沈彧禮找到了那二人的藏身之處。

二人找了個(gè)好地方看熱鬧。

“恩兒,你這話(huà)可是當真?可你知道我想娶得人一直都是你,怎么可能娶那個(gè)鄉巴佬!”

“可我只不過(guò)是個(gè)抱養來(lái)的,根本配不上勛國公府的門(mén)楣,時(shí)微她……性格很好?!?/p>

陳思明上前一步,緊緊抓住宋恩的手:“什么時(shí)不時(shí)微,我心里只有你,那個(gè)鄉下丫頭剛來(lái)第一天就欺負你,定不是什么好貨,母親若不同意我娶你,我便跪死在她床頭,不論如何我都要娶你!”

宋時(shí)微聽(tīng)的眼皮子都跳起來(lái)了。

這陳思明為表忠心,真是恨不得將她敗壞的“出淤泥而涂抹均勻”。

二人慢慢湊近,一直抱在一起。

你儂我儂,令人惡心。

宋時(shí)微厭惡的呼出一口氣去。

只怕陳思明還不知,過(guò)不了多久他懷中這心疼他的解語(yǔ)花,便要利用他害人了。

只是這個(gè)傻子,還以為宋恩離開(kāi)他是因為他毀了旁人的清白。

卻不知人家宋恩早就搭上了皇家的船,只等榨干他最后一絲價(jià)值,便將人一腳踹開(kāi)。

宋時(shí)微摸了摸胳膊上的雞皮疙瘩:“華歲,辛苦你去將宋恩的帕子偷來(lái),在將陳思明腰間的玉佩偷來(lái)?!?/p>

華歲看向沈彧禮:“是不是不太好?!?/p>

賞賜就讓她偷耳墜了,這次又偷玉佩。

以前在公子身邊之時(shí)也不用啊。

“聽(tīng)宋小姐的就是?!?/p>

華歲點(diǎn)頭,人影一晃就不見(jiàn)了,待成功之時(shí),宋時(shí)微隨手撿了個(gè)石頭,“噗通”一聲,丟在水面。

那二人嚇了一跳,慌不擇路的從小路離開(kāi),逗的宋時(shí)微笑彎了雙眼。

心眼可有點(diǎn)壞。

沈彧禮不由得一笑,還是個(gè)黑心湯圓?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